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1946殘酷的懲罰

時間過的真快,一轉眼,13年就這麼悄無聲息地過去了。在這13年當中,家鄉的村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曾經破舊的紅磚房變成了一排排嶄新的北京平。唯有老家對門的大叔家,依然如故。農村的舊房屋因為沒有院牆,所以是一眼就能望到炕上的。每年回家,最怕在晚上開門,最怕一開門就看到大叔映在電視屏幕上的背影。大叔家左右的鄰居早已新房林立,高高的院牆阻擋了所有可能窺探的視線,只有大叔家,仍是破舊的土牆圍,低矮的房屋,除了電視屏幕前少了一個來回忙碌的身影,一切都是13年前的老樣子。而這一切,都是不善表達的大叔用歲月訴說著的一年多似一年的悲痛!大嬸是13年前去世的,是自殺。常聽母親叨念起大嬸,那是個溫柔、賢淑、明理的女人。在我們那個村子,大叔和大嬸是公認的模範夫妻,結婚將近三十年沒有紅過一次臉。大嬸是個軟言細語卻頗具勸解能力的人,誰家夫妻吵架,鄰里矛盾她都會好心說勸,因句句在理,所以每次都能說得大家心服口服。所以,當那個明媚的春天剛剛開始,大嬸自殺的消息傳來,整個村莊都被驚呆了!是真的嗎?大家面面相覷,不敢相信!直到從醫院歸來拉著大嬸遺體的拖拉機滿載著一車的哀號越來越近,大家才在扼腕歎息的同時都禁不住淚如雨下!事後母親從大叔的口中斷斷續續地瞭解了事情的全部經過:出事的前一天,大嬸因為一件小事和大叔鬥了幾句嘴,不善言辭的大叔對大嬸反常的表現有些不滿,就沒有像往常一樣安撫上幾句。整個晚上,大嬸一言不發,大叔也獨自睡去。第二天一早,本應早起的大嬸沒有起床,於是大叔默默地起來做飯。大叔燒火的時候,聽到大嬸下地的聲音,接著拿茶缸,倒水,一陣靜寂。再接著有腳步聲來來回回,剪刀剪東西的卡嚓聲,一下,頓了頓,又一下,又頓了頓,緊接著好幾下。大叔沒吭聲,也沒往屋裡看,只是在心裡歎了一口氣,默默地想:不知道她這脾氣究竟要鬧到什麼時候。這麼多年,從來不曾如此,吃完飯還是找個人來勸勸吧!這時,他聽見大嬸喝水的咕咚聲。大叔偷偷掀開門簾的一角,看見大嬸站在寫字檯前喝水,突然回頭望了大叔一眼,那眼神就像一根針,刺得大叔一陣心痛。大叔趕緊放下門簾,茫然地起身收拾燒剩的柴火,把地打掃乾淨。又到院子裡轉了一圈,竟不知道找些什麼活來幹。他只好轉身回來,站在屋外。他想進屋給大嬸道個歉,卻又一時不知怎麼開口。正在這時,屋裡發出一聲怪異的聲響,像嘔吐,又像掙扎。大叔突然心裡一緊,一種不好的預感驀然湧上心頭,他發瘋似的跑進屋去

(繼續閱讀)

201204230502或許我該去找上帝了

無力地爬起床,木訥地拿起啞鈴,擰開水龍頭,呆呆地站著,就像窗前萎靡的盆栽,似乎要枯萎了。桌上殘留的半塊棗糕,俯視良久,最後還是拿起放進了嘴裡。背上書包,朝真實得讓人覺得虛幻的地方走去。路上,遇見佛了,佛說:“萬苦皆緣於欲”剛想開口詢問,卻不見佛影,只看見一個在掃地的大媽。洗澡的時候忘了溫度,習慣性地穿起了短袖,一上午整個手臂就一直在地勢起伏中。冷起的疙瘩就像珠穆朗瑪峰一樣高高隆起,筆直的毫毛酷似各國登峰者插上的旗幟,但只有旗桿而已。課已經很少去上了,以至於滑稽到老師在教室裡上課,我卻在隔壁教室裡上自習。不過有時會懷疑是否仍堅持著最初的動機。又想到那個問題,我在放羊嗎?可能是吧,只是我還不想承認而已。我以懷疑的眼光向眾人看去,卻看到眾人正以懷疑的眼光看了過來,懷疑中還帶有鄙夷和不屑的神情。我趕緊去照鏡子,卻把自己嚇倒了。從此我就喜歡上了這麼一個故事: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廟,廟裡有個老和尚和一個小和尚。老和尚給小和尚講故事,老和尚說,從前有座山……突然想起步非煙的那個故事。不可一世的主人自以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沒有人能逃出修羅道,除了自己。可是最後,他自己也命喪於遊戲的輪迴之中。唯有相視而笑的那一刻才得以逃出,只是轉瞬又進入了另一輪迴。外面的想進去,裡面的想出來,我卻站在中間。問於來往之人,進者謂進,出者謂出。佛卻說:進出本無別,虛妄爾。或許,我該去找上帝了!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