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12我有點醉

一個人靜靜的躺在學校的草地上,躺在夜晚的草地上,無風無雨,沒有過往的行人,聽不到一點聲音。這裡屬於寂靜。我有點醉,頭腦昏昏沉沉,那是酒精的作用,該死的領導,逼著我喝了一點酒,一點,就醉了 ,我本是滴酒不沾的女子啊 。有點恨那讓我喝酒的人,恨他們,想遠離他們,走到一個真正屬於我的安靜的地方去,在那裡,我不需要那樣勉強和委屈自己 ,不需要面對一群從沒有心靈溝通的人群,不需要在意任何人對自己的評價和態度。我就是一個很自然很純粹的生命。我有點醉,淚水開始在臉頰噴湧而出,世界靜悄悄,我就像一座孤島,一個只有我一人的孤島。世界那麼大,人那麼多,可我的心怎就感覺不到溫暖呢。此刻,電話響起,有人關心我嗎?可我不想接,我不想說話,一句也 不想說,接了又怎樣,還不是 那些老套的 話語,還不是無法走進我的心靈。我 有點醉,醉吧,醉吧,乾脆就一醉方休,醉到不知今夕是何年,醉到想怎樣就怎樣,醉到一個 晚上睡在野外,想像著或者親臨著死亡的感覺,那個世界的人不就像是醉了嗎,醉到自己家爛成泥都不知道。我 有點醉,想起遠方的一個哥哥,打電話過去,話剛說了一句,就開始淚流滿面地追問不止:他們為什麼要讓我喝酒,我是不會喝酒的人,為什麼一個 女子也不 能放過?他們算什麼狗男人?下次,如果有要喝酒的場合,我寧願餓死也不去奔赴那種餐局……我由最初的悶聲不響到大聲的宣洩。很奇怪,什麼時候多了一個 這樣可以使自己那樣宣洩的人呢?什麼時候開始有了這樣的 一個人,他可以聽我的無緣由的哭鬧?!這個人與愛情無關。可我分明又在渴望愛情,渴望一種刻骨的愛情。乾脆,好好的愛我吧,好嗎?我有點醉,靜靜的,我在聽,躺在草地上聽,看能不能聽到其他的聲音。哦,好像有聲音呢,那是什麼聲音呢,一絲絲,一陣陣,一片片,不停息,密密匝匝,那是蛐蛐的聲音呢。蛐蛐在唱歌,你聽,它好開心呢,有這樣的夜晚屬於它,它能不興奮嗎?我的一舉一動,現在只有蛐蛐看在眼裡了,蛐蛐會笑我嗎?它是在笑我呢還是想安慰我呢。為什麼它的聲音開始包圍在我的四周?蛐蛐,咱們做朋友,好嗎?我說,你唱。儘管你聽不懂我的 語言,我也不明白你的意思。可我們 聲音的高低起伏是可以傳達我們彼此的情感的,對嗎?的們,那個這個世界不在寂寞和孤單了,因為有了蛐蛐……我開始真的醉了,陶醉了 ,醉在寂靜的夜晚,醉在蛐蛐的歌聲裡,醉在遠方

(繼續閱讀)

201304111120原來,我們都可以很幸福

(一)前世童話說,所有的王子都愛真美麗的公主;仙女笑善良的上帝已將水晶鞋交給漂亮的灰姑娘。雲端深處,頑皮的愛神悄悄射出手中的 利箭。只是,適才經過的清風偷偷輕挪了終點的那道草扎的靶子……(二)今生暖冬,湖堤,垂柳,城堡裡住著英俊的王子,深情凝望著美麗的公主。城堡外頭是淒涼哀怨的醜小鴨,做不成天鵝便注定被神明輕輕落下。就這樣,王子只愛公主,就這樣天鵝永遠幸福……(三)來世水晶鞋是王子的饋贈,蕾絲裙是公主的美麗。櫻桃紅是艷麗的詮釋,粉紅香是愛戀的傳遞。回眸的微笑是心跳的源泉,轉身的欣慰是暗戀的味道……有一種特別的依賴是對彼此的眷戀,有一種特別的在意是愛彼此的表現。有一種明顯的期待是對彼此的思戀,有一種酸澀的黯然是感情萌芽的歷練……哦!公主和王子都幸福了。那灰姑娘呢? 她終於知道,每一個灰姑娘的是公主。只是要等待…… 等待自己的王子…… 在那之前,每一個都是灰姑娘……會歷經?多個別人的幸福…… 但我們要相信……我們都會狠幸福……文章來源:化妝造型師溫狄的BLOG

(繼續閱讀)

201205041204風雨中,那些王者

那天回家,雨下得很大。途中,只覺得豆大的雨點,翩然而下,儼然去赴一場期待已久的盛會。它們你推我攘,爭先恐後。一個接一個敲打著水泥路面,整個大地便充滿了擊打樂器美妙的旋律,久經不息。路旁的竹林裡,蓬蓬勃勃,一低頭,一昂首,反反覆覆。一眼望去,宛如一群綠衣少女踏著優美的旋律在歡快地舞蹈,似在上演一場經典。車前,雨簾一道又一道,一道還未退去,另一道又湧了上來。來來去去間,似翻飛的蝴蝶,舞得我眼花繚亂。頭突然有點暈眩。  回到家,下了車,才發現屋旁的水田里,有青青的荷,亭亭直立於雨中,絕無半點彎曲之意。越來越大的雨點如脫韁的野馬,向著荷葉勇猛前進,葉兒勇敢而輕巧地接住這些雨點,僅微微地顫了一下,仍又還原了仰面朝天的姿勢。不卑不亢,似一個個臨危不懼、鎮定自若地迎接挑戰的勇士。荷葉所遮掩著的小草,儘管柔弱,儘管只有稀疏的幾棵,也並沒有連成一片,但它們始終巋然不動,像一個個驕傲的王者。田埂上,小路旁,土地裡,也有一些小草,儘管它們密密麻麻,手牽著手,肩並著肩,築成了一堵堵巨大的城牆。可因為沒有任何遮攔,它們全被雨點擊得東倒西歪,表現出少有的矜持、恐慌和戰慄,失去了原來的堅強挺立和泰然自若。  荷葉下的小草,儘管柔弱,儘管稀疏,卻能處之泰然,臨陣不驚;而曠野中的小草,儘管成群結隊、精誠團結,可在危難之際,仍免不了驚慌失措、戰戰兢兢。同樣是小草,它們之間為何如此迥異?其實,原因很簡單,它們之間的不同,主要在於一個有荷葉的保護,一個卻孤獨無助,要獨自迎風著雨。我為荷葉下的小草而慶幸,它們不需要獨自支撐,不需要迎風著雨。日曬,有荷葉為它遮陽;雨淋,有荷葉為它擋雨。它們是幸運的嬌子。可另一方面,我又為曠野中的小草而悲哀。無論日曬雨淋,還是大自然的任何災難來臨,他們都得直面人生,迎接各種挑戰,經受各種考驗,獨自承受生活中的各種苦與樂,它們是可憐的難兒。然而,這兩者的命運誰也無法改變,因為它們雖然同屬一種事物,可正因為它們所選擇的生存居所不同,所以就該接受不同的命運。  此時荷田里,除了荷和小草,還有一道特別的風景,他在風雨中不緊不慢地挪動著。我驚訝地叫了一聲:“叔叔,怎麼這個時候還在忙碌呢?不怕雷打,也不怕雨淋麼?”“呵呵,不怕,要除掉這些草,荷葉下面的藕才能長得更好呢。”田中大叔立起身,笑著說。“怎麼,這還要除草?我一直以為

(繼續閱讀)

201204301050我丟失了自己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總是提不起精神,腦袋裡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怎麼走,下一秒鐘我要做什麼,只是覺得自己累了,身體累了,心也累了。有時想,如果我有從29樓跳下去的勇氣,那該有多好。可是我知道我沒有那麼大的勇氣。我是一個膽小鬼,總是將自己捲縮在堅強的外殼裡。其實自己很害怕,害怕寂寞也害怕被遺忘,總是再小心翼翼的躲藏好那顆容易受傷的心。我很自私,自私到我可以去傷害別人,卻不允許別人來傷害我。我一直都知到自己不是一個好女孩,但是我通常都會說自己是個好女孩,因為這樣才會讓自己的心裡好過一點。現在的我,連我自己都快不認識了,變得越來越貪心,以前那個只要一點點的關注,就會覺得很幸福的自己,不見了,越來越想得到別人更多的關心,以前那個,簡簡單單的自己不見了,變得越來越陰沉,所有的心事都只會往心裡埋葬,越來越沉默。以前那個被遺忘在角落的自己,變得不想要在角落了,想要站在中央讓別人圍繞。以前那個對所有事都充滿激情得自己不見了,對所有的事都變得消極,漫不經心。就像是燃盡了的蠟燭,在爭扎最後的一點餘光。是我自己變了,還是世界變了,讓我再也找不回,自己最當初的那份單純了。那個簡簡單單,雖然不起眼,但是是最真實的自己。現在的我遺失了太多的東西,再也找不回來了。從簡單到複雜,我遺失了自己。那個曾經最單純,也是最美的自己,現在剩下的只能是回憶。現在的我,每一天都會帶上一副面具,我都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只有在夜晚一個人的時候,面具才會從臉上滑落,露出最真實的自己,那個小小的,可笑得自己。只有躲在被窩裡哭泣的勇氣。我丟失了自己,也丟失了快樂,剩下的只有孤獨和回憶。劉和平的BLOG |The Blog of Columbus | 肖永亮 |The Bottom Line | 利澳克魯尼邵偉

(繼續閱讀)

201204272123就這麼,糾結下去

有人說我就算匍匐一萬年,也等不來愛情的春天。今年的氣候,似乎比去年冷多了,心裡的積澱都醞釀成了一罈陳年的老酒,未嘗人已醉。我老了,周圍的人都這麼說,我自己也覺察到了,總是不由自主的歎息,有的時候我甚至連剛發生的事都忘了。我的確老了,迷惘地虛度20載春秋,歲月是一把無情的刻刀,改變了的,是你我的容顏,當素顏不復時,我知道,我們失去的,不僅僅是年華,我想,今年秋天,校園那棵古樹飄落的最後一片葉子,是我悲傷的見證,我也是她生命終結時的過客,無發挽留,只能心歎:西風無情,偏偏在最後一片秋葉落下後,一場不大不小的雪緊跟著飄飄散散地落下,記得那晚,我打開了窗戶,端起茶杯,我想要活得很浪漫,像雪花那樣。我喜歡雪,喜歡那純白的,不帶一絲污痕和斑駁純白覆蓋,如果我們的過去能夠像一場大雪一樣覆蓋過去,那該多好,然而,過了兩天,天晴了,可是,我卻感冒了,更可恨的是,這次感冒,讓我的鼻炎又犯了,看來,純白的雪,掩蓋不了大地的一切,一切,都在日光下顯得蒼白無力,我們就像那飄落的雪,她敵不過日光的灼熱,我們,抵不過時光的倉促,有誰會知道雪花她在空中有過的美麗,又有誰能牽掛起我們在人世裡走過的繁華?很多的時候,我只是在留戀那逝去的年華和逐漸消散的記憶,我總在日記本裡說:遐想,是最廉價的旅行。我幻想著,有一天和她一起手牽著手地去一個遙遠的大草原,那裡碧草青青,藍藍的天,我們就這樣靜靜地躺著,聽風從耳邊輕輕地吹過,看天上的雲淘氣地遊戲。帶著皮箱去流浪,隨著綠色的火車皮,沒有出發地,沒有目的地,就在大江南北之間穿梭,在天涯海角里流浪…我們來自音樂!!~ |【自得其樂】 | Campaign Embeds |ASHES OF ALL | 西夏夢 |

(繼續閱讀)

201204222335我還能是我嗎

夜裡漫無目地的走在大街上,行人穿梭,燈紅酒綠,夜依舊美麗動人,無論你多憂傷,都遮蓋不住它的光彩。望向漆黑的夜空,落寞將我推入了哀傷裡。想著人生變故,清風拂過臉龐,盡不然的留下了淚痕。五歲的童年,十二歲的天真,十六歲的懵懂,十八歲的年華,二十歲的青春,我的無憂無慮,我的輕鬆自在,我的憧憬時代,我的蠢蠢欲動,我的青澀戀情,我的似水年華,自問該如何找回失去的美好,該如何彌補錯過的時光,該如何填補那一去不復返的人生軌跡……是煙酒麻痺了感覺 還是早已失去了知覺,或許是痛已痛的無法再痛了,看著血一滴滴的掉落,該稱之為什麼呢,宣洩還是發洩,懲罰還是自虐,多好笑的名詞啊,發洩自己的卑微,懲罰自己的無知,自虐自己的可憐。乏力的偽裝-香煙的迷幻-酒精的麻醉-死亡的威脅,我還能是我嗎?

(繼續閱讀)

201204101024荔枝樹下的往事

十來歲時已可以揮動鋤頭,在雜草叢生的荔枝地隨母親一起除草。不為什麼,只是見到母親早出晚歸的身影心中不那麼好受,便要求跟著去了。家裡有著兩塊荔枝地,一新一舊,離村子不是很遠。舊的那塊地上荔枝樹已長得老高,而新地上的荔枝樹剛栽植不過幾年。  因為家裡只有母親與我們五兄妹,祖父、父親以及叔叔們都外出拼事業去了,我排行老大,卻也只有十來歲。家庭這副重擔子幾乎全壓在母親一個人肩上了。  舊的那塊地還好,至少是高大的荔枝樹樹蔭下總還比較涼快。跟母親一起鋤草,還不覺得太累,只是手上起泡的時候,才感覺到這雙稚嫩的手,終究幫不了母親多少。在新地上就沒那麼好過了,矮小的荔枝樹根本幫不上什麼,有時雜草實在頑固,揮動了幾下鋤頭仍然不為所動,而每次母親見到我鬱悶的樣子,便都安慰著笑了笑,叫我多喝水,別中暑。可是,即便是一個下午兩瓶水也是不夠用的,只是當時畢竟年幼,不夠細心,便也就聽話的喝水了。也許當時還不是很渴,只是受了雜草的氣才喝的,如今想來也太不懂事了些。期間有些趣事,便是母親跟我的比賽,她說她鋤好三棵荔枝樹的草,我鋤好一棵的,看誰比較快。當時欣欣然答應了,誰知道結果我還是輸了,母親鋤好了四五棵,而我還在擺弄著那棵荔枝樹下老頑固般的雜草。現在想來,心中還會不自覺的開心,那段日子是幸福的,至少,我就陪在母親身邊忙活。  我鋤上一兩棵之後便得好好休息一番,否則手上會磨出水泡,破開的話可就有些麻煩了,畢竟是比較痛的。母親偶爾會說我嬌氣,我想自己一個大男生,將來可是個男子漢來的,豈可這麼不經累,便常常堅持下來,後來漸漸的休息少了,而田地上的活兒漸漸多了,雜草漸漸少了。母親的背漸漸地彎下來了,想必是太過勞累了吧。  鋤草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一鋤頭下去翻翻土便罷,而是得很有技巧的除去雜草而不傷到荔枝樹的根。這是很費勁的,久了手心灼燙,偶爾需要往手心裡吐口唾沫。後來我也學了這個習慣,果然手心不那麼疼,握著鋤頭柄的手也不會那麼滑。可是,即便再怎麼防護,這手最後仍是很疼,也不知道母親是怎麼堅持過來的。她說過她從小就開始干許多農活。  太陽常常在不知不覺間便升得老高,光線變得毒辣了許多,這時母親便會拉著我去陰涼些的地方休息。期間她會留意添上的雲,一旦太陽被雲層遮住,她便又開始揮動鋤頭,卻不喊我過去,我常常是自行跟了過去幫忙。鋤完每一棵荔枝樹下的草,我都會深深地呼吸一次,感覺心中有著莫名的喜悅,我知道我鋤草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