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宋 @ 鯤鯷工作室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201211192011呂宋

    選自清張廷玉(康熙11年~乾隆20年,即1672年-1755年)等奉敕撰「明史」(1739年定稿)。

    ●呂宋

    呂宋,居南海中,去漳州甚近。洪武五年(1372年)正月,遣使偕瑣里諸國來貢。永樂三年(1405年)十月,遣官齎詔撫諭其國。八年(1410年),與馮嘉施蘭入貢。自後,久不至。

    萬曆四年(1576年),官軍追海寇林道乾至其國,國人助討有功;復朝貢。時佛郎機強與呂宋互市;久之,見其國弱可取,乃奏厚賄遺王,乞地如牛皮大,建屋以居;王不虞其詐而許之。其人乃裂牛皮,聯屬至數千丈,圍呂宋地;乞如約。王大駭;然業已許諾,無可奈何;遂聽之,而稍徵其稅如國法。其人既得地,即營室築城,列火器、設守禦具,為窺伺計。巳竟乘其無備,襲殺其王、逐其人民而據其國,名仍呂宋:實佛郎機也。

    先是,閩人以其地近且饒富,商販者至數萬人;往往久居不返,至長子孫。佛郎機既奪其國,其王遣一酋(ㄑㄧㄡˊ)來鎮。慮華人為變,多逐之歸;留者悉被其侵辱。二十一年(1593年)八月,酋郎雷敝裏系朥美洛居,役華人二百五十助戰。有潘和五者,為其哨官。蠻人日酣臥,而令華人操舟;稍怠輒鞭韃(ㄉㄚˊ),有至死者。和五曰:『叛死、箠(ㄔㄨㄟˊ)死,等死耳;否亦且戰死。曷若刺殺此酋以救死!勝則揚帆歸;不勝而見縛死,未晚也』。眾然之;乃夜刺殺其酋。持酋首大呼,諸蠻驚起,不知所為;悉被刃,或落水死。和五等盡收其金寶、甲仗,駕舟以歸。失路之安南,為其國人所掠(ㄌㄩㄝˋ);惟郭惟太等三十二人附他舟獲返。

    時酋子郎雷貓吝朔霧;聞之,率眾馳至,遣僧陳父冤,乞還其戰艦、金寶,戮仇人以償父命。巡撫許孚遠聞於朝,檄兩廣督、撫以禮遣僧,置惟太於理;和五竟留安南,不敢返。初,酋之被戮也,其部下居呂宋者盡逐華人於城外,毀其廬。及貓吝歸,令城外築室以居。會有傳日本來寇者,貓吝懼交通為患,復議驅逐;而孚遠適遣人招還,蠻乃給行糧遣之。然華商嗜利,趨死不顧;久之,復成聚。

    其時礦稅使者四出,奸宄(ㄍㄨㄟˇ)蜂起言利。有閻應龍、張嶷(ㄧˊ)者,言呂宋機易山素產金、銀,採之歲可得金十萬兩、銀三十萬兩;以三十年(1602年)七月詣闕,奏聞,帝即納之。命下,舉朝駭異。都御史溫純疏言:『近中外諸臣爭言礦稅之害,天聽彌高。今雲南李鳳,至汙辱婦女六十六人,私運財賄至三十巨舟、三百大扛;勢必見戮於積怒之眾。何如及今撤之,猶不失威福操縱之柄。酋以寶井故,提兵十萬將犯內地,西南之蠻岌岌可憂;而閩中奸徒又以機易山事見告,此其妄言,真如戲劇!不意皇上之聰明而誤聽之,臣等驚魂搖曳,寢食不寧。異時變興禍起,費國家之財不知幾百萬!倘或剪滅不早,其患又不止費財矣。臣聞海澄市舶高寀已歲徵三萬金,決不遺餘力而讓利。即機易越在海外,亦決無遍地金銀,任人採取之理;安所得金十萬、銀三十萬以實其言。不過假借朝命,闌出禁物勾引諸番,以逞不軌之謀;豈止煩擾公私,貽害海澄一邑而已哉!昔年患,正緣奸民下海私通,大姓設計勒價;致賊憤恨,稱兵犯順。今以朝命行之,害當彌大。及乎兵連禍結,諸奸且效汪直曾一本輩故智,負海稱王、擁兵列寨,近可以規重利、遠不失為尉佗(ㄊㄨㄛˊ),於諸亡命之計得矣;如國家大患何!乞急置於理,用消禍本』。言官金忠士、曹於汴(ㄅㄧㄢˋ)、朱吾弼(ㄅㄧˋ)等亦連章力爭;皆不聽。

    事下福建守臣,持不欲行;而迫於朝命,乃遣海澄王時和、百戶干一成往勘。呂宋人聞之,大駭;華人流寓者謂之曰:『天朝無他意,特是奸徒橫生事端;今遣使者按驗,俾奸徒自窮,便於還報耳』。其酋意稍解,命諸僧散花道旁若敬朝使,而盛陳兵衛迓(ㄧㄚˋ)之。時等入,酋為置宴;問曰:『天朝欲遣人開山;山各有主,安得開!譬中華有山,可容我國開耶』?且言『樹生金豆,是何樹所生』?時不能對,數視曰:『此地皆金,何必問豆所自』!上下皆大笑。留,欲殺之;諸華人共解,乃獲釋歸。時還任,即病悸死。守臣以聞,請治妄言罪;事已止矣。而呂宋人終自疑,謂天朝將襲取其國,諸流寓者為內應;潛謀殺之。明年,聲言發兵侵旁國,厚價市鐵器;華人貪利,盡鬻之。於是家無寸鐵;酋乃下令錄華人姓名,分三百人為一院,入即殲(ㄐㄧㄢ)之。事稍露,華人群走菜園,酋發兵攻;眾無兵仗,死無算,奔大崙山;蠻人復來攻,眾殊死鬥,蠻兵少挫。酋旋悔,遣使議和;眾疑其偽,撲殺之。酋大怒,斂眾入城,設伏城旁。眾饑甚,悉下山攻城;伏發,眾大敗,先後死者二萬五千人。酋尋出,令諸所掠華人貲(ㄗ),悉封識貯庫;移書閩中守臣,言『華人將謀亂,不得已先之;請令死者家屬往取其孥與帑』。

    巡撫徐學聚等亟告變於朝,帝驚悼(ㄉㄠˋ),下法司議奸徒罪。三十二年(1604年)十二月,議上;帝曰:『等欺誑(ㄎㄨㄤˊ)朝廷,生釁(ㄒㄧㄣˋ)海外;致二萬商民盡膏鋒刃,損威辱國,死有餘辜!即梟(ㄒㄧㄠ)首傳示海上。呂宋酋擅殺商民,撫、按官議罪以聞』。學聚等乃移檄呂宋,數以擅殺罪,令送死者妻子歸;竟不能討也

    其後華人復稍稍往;而蠻人利中國互市,亦不拒。久之,復成聚。時佛郎機已並滿剌加,益以呂宋,勢愈強,橫行海外;遂據廣東香山澳,築城以居,與民互市,而患復中於粵矣。

    ●後記

    1.瑣里,即『注輦(ㄋㄧㄢˇ)國』,在今印度科羅曼德爾(Coromandel)沿岸,其都Uragapura,在今馬德拉斯(Madras)以南。

    2.馮嘉施蘭,在今菲律賓的班絲蘭(Pangasinan)省,位仁牙因(Lingayen)一帶。

    3.美洛居:即今『摩鹿加群島』,為香料產地。

    4.朔霧,即今菲律賓的宿務(Cebu)島。

    5.機易山,即今菲律賓馬尼拉西南的甲米地(Cavite)。

    6.尉佗,即『趙佗』,佗曾任秦南海郡尉,故稱。《資治通鑑》瑁重上疏曰『昔尉佗叛逆,僭號稱帝,於時天下安,百姓康阜,然漢文猶以遠征不易,告喻而已。』

    7.佔領呂宋的佛郎機,不是葡萄牙人,而是西班牙人,顯然明朝人未能分辨其間的差異。這可能是延襲阿拉伯人的講法,他們統稱西歐人為Faranjii或Franci,即法蘭克人(Franks)。

    8.呂宋形勢圖

    ●延伸閱讀

    佛郎機|日誌首頁|琉球上一篇佛郎機下一篇琉球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