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郎機 @ 鯤鯷工作室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201211181003佛郎機

    選自清張廷玉(康熙11年~乾隆20年,即1672年-1755年)等奉敕(ㄔˋ)撰「明史」(1739年定稿)。 

    ●佛郎機 

    佛郎機,近滿剌(ㄌㄚˋ)加。正德中,據滿剌加地,逐其王。十三年(1518年),遣使臣加必丹末等貢方物,請封;始知其名。詔給方物之直,遣還。其人久留不去,剽劫行旅,至掠(ㄌㄩㄝˋ)小兒為食。已而夤(ㄧㄣˊ)緣鎮守中貴,許入京。武宗南巡,其使火者亞三江彬侍帝左右,帝時學其語以為戲。其留懷遠驛者,益掠買良民;築室立寨,為久居計。

    十五年(1520年),御史邱道隆言:『滿剌加乃敕封之國,而佛郎機敢並之;且啗(ㄉㄢˋ)我以利,邀求封貢;決不可許。宜卻其使臣,明示順逆;令還滿剌加疆土,方許朝貢。倘執迷不悛(ㄑㄩㄢ),必檄(ㄒㄧˊ)告諸藩(ㄈㄢˊ)聲罪致討』。

    御史何鰲(ㄠˊ)言:『佛郎機最兇狡,兵械較諸藩獨精。前歲駕大舶突入廣東會城,砲聲殷(ㄧㄣ)地;留驛者違制交通,入都者桀驁(ㄠˊ)爭長。今聽其往來貿易,勢必爭鬥殺傷;南方之禍,殆無紀極!祖宗朝貢有定期,防有常制;故來者不多。近因布政吳廷舉謂缺上供香物,不問何年,來即取貨;致番舶不絕於海澨(ㄕˋ)、蠻人雜遝(ㄊㄚˋ)於州城。禁防既疏,水道益熟:此佛郎機所以乘機突至也。乞悉驅在澳番舶及番人潛居者,禁私通、嚴守備,庶一方獲安』。疏下:禮部言:『道隆先宰順德,即順德人;故深晰利害。宜俟滿剌加使臣至,廷詰佛郎機侵奪鄰邦、擾亂內地之罪,奏請處置。其他悉如御史言』。報可。

    亞三侍帝驕甚。從駕入都,居會同館。見提督主事梁焯(ㄓㄨㄛˊ),不屈膝;焯怒,撻(ㄊㄚˋ)之。大詬(ㄍㄡˋ)曰:『彼嘗與天子嬉戲,肯跪汝小官邪』!明年,武宗崩,亞三下吏;自言本華人,為番人所使。乃伏法,絕其朝貢。 

    其年七月,又以接濟朝使為詞,攜土物求市;守臣請抽分如故事,詔復拒之。其將別都盧既以巨砲利兵肆掠滿剌加諸國,橫行海上;復率其屬疏世利等駕五舟,擊破巴西國

    嘉靖二年(1523年),遂寇新會西草灣;指揮柯榮、百戶王應恩禦之。轉戰至稍州,向化人潘丁苟先登。眾齊進,生禽別都盧疏世利等四十二人,斬首三十五級,獲其二舟;餘賊復率三舟接戰,應恩陣亡,賊亦敗遁。官軍得其砲,即名為「佛郎機」;副使鋐(ㄏㄨㄥˊ)進之朝。九年秋,累官右都御史;上言:『今塞上墩(ㄉㄨㄣ)臺城堡,未嘗不設;乃寇來輒(ㄓㄜˊ)遭蹂躪者,蓋墩臺止瞭望、城堡又無制遠之具,故往往受困。當用臣所進佛郎機,其小止二十斤以下、遠可六百步者,則用之墩臺;每墩用其一,以三人守之。其大至七十斤以上、遠可五六里者,則用之城堡;每堡用其三,以十人守之。五里一墩、十里一堡,大小相依,遠近相應;寇將無所容足,可坐收不戰之功』。帝悅,即從之。砲之有佛郎機,自此始;然將士不善用,迄莫能制寇也。 

    初,廣東文武官月俸,多以番貨代;至是,貨至者寡,有議復許佛郎機通市者。給事中王希文力爭,乃定令:諸番貢不以時及勘合差失者,悉行禁止。由是,番舶幾絕。巡撫林富上言:『粵(ㄩㄝˋ)中公私諸費,多資商稅;番舶不至,則公私皆窘。今許佛郎機互市,有四利。祖宗時,諸番常貢外,原有抽分之法;稍取其餘,足供御用:利一。兩粵比歲用兵,庫藏耗竭;籍以充軍餉,備不虞:利二。粵西素仰給粵東,小有徵發,即措辦不前;若番舶流通,則上下交濟:利三。小民以懋(ㄇㄠˋ)遷為生;持一錢之貨,即得展轉販易,衣食其中:利四。助國裕民,兩有所賴;此因民之利而利之,非開利孔為民梯禍也』。從之。 

    自是,佛郎機得入香山澳為市;而其徒又越境商於福建,往來不絕。至二十六年(1547年),朱紈(ㄨㄢˊ)為巡撫,嚴禁通番;其人無所獲利,則整眾犯漳州之浯嶼,副使柯喬等禦卻之。

    二十八年(1549年),又犯詔安;官軍迎擊於走馬溪,生禽賊首李光頭等九十六人,餘遁去。用便宜,斬之;怨者御陳九德遂劾其專擅。帝遣給事中杜汝禎往驗,言『此滿剌加商人歲招海濱無賴之徒,往來鬻(ㄩˋ)販,無僭(ㄐㄧㄢˋ)號流劫事。擅自行誅,誠如御史所劾』。遂被逮,自殺:蓋不知滿剌加佛郎機也。自死,海禁復弛(ㄔˊ),佛郎機遂縱橫海上,無所忌;而其市香山澳壕鏡者,至築室、建城,雄踞海畔,若一國然;將吏不肖者反視為外府矣。 

    壕鏡,在香山縣南虎跳門外。先是,暹(ㄒㄧㄢ)羅、占城、爪哇、琉球、浡(ㄅㄛˊ)泥諸國互市,俱在廣州;設市舶司領之。正德時,移於高州電白縣嘉靖十四年(1535年),指揮黃慶納賄,請於上官,移之壕鏡;歲輸課二萬金。佛郎機遂得混入,高棟飛甍(ㄇㄥˊ),櫛比(ㄐㄧㄝˊ ㄅㄧˋ)相望;閩、粵商人趨之若騖(ㄨˋ)。久之,其來益眾;諸國人畏而避之,遂專為所據。

    四十四年(1565年),偽稱滿剌加入貢;已改稱「蒲都麗家」。守臣以聞,下部議;言必佛郎機假託,乃卻之。

    萬曆中,破滅呂宋,盡擅閩、粵海上之利;勢益熾。至三十四年(1606年),又於隔水青州建寺高六、七丈,閎(ㄏㄨㄥˊ)敞奇閟(ㄅㄧˋ);非中國所有。知縣張大猷(ㄧㄡˊ)請毀其高墉(ㄩㄥ),不果。明年,番禺(ㄆㄢ ㄩˊ)舉人盧廷龍會試入都,請盡逐澳中諸番,出居浪白外海,還我壕鏡故地。當事不能用。番人既築城,聚海外雜番廣通貿易,至萬餘人。吏其土者,皆畏懼莫敢詰;甚有利其寶貨,佯禁而陰許之者。總督戴燿(ㄧㄠˋ)在事十三年,養成其患;番人又潛匿賊,敵殺官軍。

    十二年(1614年),總督張鳴岡檄番人驅出海;因上言:『粵之有澳夷,猶疽(ㄐㄩ)之在背也;澳之有倭賊,猶虎之傅翼也。今一旦驅斥,不費一矢;此聖天子威德所致。惟是倭去而番尚存,有謂宜剿(ㄐㄧㄠˇ)除者,有謂宜移之浪白外洋、就船貿易者。顧兵難輕動;而壕鏡在香山內地,官軍環海而守;彼日食所需,咸仰於我。一懷異志,我即制其死命。若移之外洋,則巨海茫茫,奸宄(ㄍㄨㄟˇ)安詰、制禦安施!似不如申明約束,內不許一闌出、外不許闌入,無啟釁(ㄒㄧㄣˋ)、無弛防:相安無患之為愈也』。部議從之。

    居三年,設參將於中路雍陌營,調千人戍(ㄕㄨˋ)之;防禦漸密。天啟元年(1621年),守臣慮其終為患,遣監司馮從龍等毀其所築青州城;番亦不敢拒。其時大西洋人來中國,亦居此澳。蓋番人本求市易,初無不軌謀;中朝疑之過甚,迄不許其朝貢,又無力以制之,故議者紛然。然終明之世,此番固未嘗為變也。 

    其人長身高鼻,貓睛鷹嘴,拳髮赤鬚。好經商,恃強陵轢(ㄌㄧˋ)諸國,無所不往。後又稱干系臘國,所產多犀、象、珠、貝。衣服華潔,貴者,賤;見尊長,輒(ㄓㄜˊ)去之。初奉佛教,後奉天主教。市易,但伸指示數:雖累千金,不立約契。有事,指天為誓,不相負。自滅滿剌加、巴西、呂宋三國,海外諸番無敢與抗者。

    ●後記

    1.佛郎機,此處即『葡萄牙』。但佛郎機(Faranji)係阿拉伯人對歐洲人的泛稱。因11 ~ 13世紀,十字軍東征時,阿拉伯人分不清這些西歐敵人來自何國,統稱十字軍為「法蘭克人」(Franks)。而明朝也分不清楚西班牙和葡萄牙人,認為是同一種人,叫做【佛郎機】的。


    2.滿剌加即『麻六甲』蘇丹王朝(1402-1511)。

    3.香山澳壕鏡,即澳門。

    4.加必丹=甲必丹=Kapitan或Kapitein,1512年,葡萄牙人佔領馬六甲後,即設立『甲必丹』制度。委任被殖民者領袖任甲必丹,旨在讓他管理被殖民地的事務。本文中的『加必丹末等』,『末等』應該是馬六甲人。

    5.暹羅,即泰國。占城,在今越南中南部一帶,有占城港。浡泥,今汶萊。

    ●延伸閱讀 

    和蘭http://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64435824

    和蘭|日誌首頁|呂宋上一篇和蘭下一篇呂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