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蘭 @ 鯤鯷工作室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201211162035和蘭

    選自清張廷玉(康熙11年~乾隆20年,即1672年-1755年)等奉敕(ㄔˋ)撰「明史」(1739年定稿)。

    ●和蘭

    和蘭,又名紅毛番,地近佛郎機 

    永樂、宣德時,鄭和七下西洋,歷諸番數十國,無所謂和蘭者。其人深目長鼻,髮眉鬚皆赤;足長尺二寸,頎(ㄑㄧˊ)偉倍常。萬曆中,福建商人歲給引往販大泥呂宋咬留吧者,和蘭人就諸國轉販,未敢窺中國也。自佛郎機市香山、據呂宋,和蘭聞而慕之。二十九年(1601年),駕大艦、攜巨砲,直薄呂宋;呂宋人力拒之,則轉薄香山澳。澳中人數詰(ㄐㄧㄝˊ)問;言欲通貢市,不敢為寇;當事難之。稅使李道召其酋(ㄑㄧㄡˊ)入城,遊處一月,不敢聞於朝;乃遣還。澳中人慮其登陸,謹防禦;始引去。

    海澄人李錦及奸商潘秀郭震久居大泥,與和蘭人習語及中國事,曰:『若欲通貢市,無若漳州者。漳南有彭湖嶼,去海遠;誠奪而守之,貢市不難成也』。其酋(ㄑㄧㄡˊ)麻韋郎曰:『守臣不許,奈何』!曰:『稅使高寀(ㄘㄞˇ)嗜金、銀甚,若厚賄之,彼特疏上聞天子,必報可;守臣敢抗旨哉』!酋曰:『善』。乃代為大泥國王書,一移、一移兵備副使、一移守將,俾齎(ㄐㄧ)以來。

    守將陶拱聖大駭,亟白當事,繫於獄;遂不敢入。初,與酋約:入閩有成議,當遣舟相聞。而酋卞(ㄅㄧㄢˋ)急不能待,即駕二大艦直抵彭湖。時三十二年(1604年)之七月,汛兵已撤,如入無人之墟;遂伐木築舍,為久居計亦潛入漳州偵探,詭(ㄍㄨㄟˇ)言被獲逃還;當事已廉知其狀,並繫獄。已而議遣二人諭其酋還國,許以自贖;且拘與俱。三人既與酋成約,不欲自彰其失;第云:『我國尚依違未定』!而當事所遣將校詹獻忠齎檄(ㄒㄧˊ)往諭者,乃多攜幣帛、食物,覬(ㄐㄧˋ )其厚酬;海濱人又潛載貨物往市。酋益觀望,不肯去。當事屢遣使諭之,見酋語輒不競,愈為所慢。而寀已遣心腹周之範詣(ㄧˋ)酋,說以三萬金餽寀,即許貢市;酋喜,與之盟,已就矣。

    會總兵施德政令都司沈有容將兵往諭;有容負膽智,大聲論說。酋心折,乃曰:『我從不聞此言』!其下人露刃相詰有容無所懾,盛氣與辨。酋乃悔悟,令之範還所贈金,止以哆囉嗹、玻璃器及番刀、番酒餽寀,乞代奏通市;寀不敢應。而撫、按嚴禁奸民下海,犯者必誅。由是接濟路窮,番人無所得食;十月末,揚帆去。

    巡撫徐學聚劾(ㄏㄜˊ)等罪,論死、遣戍(ㄕㄨˋ)有差。然是時佛郎機橫海上,紅毛與爭雄,復汎舟東來,攻破美洛居國,與佛郎機分地而守。後又侵奪臺灣地,築室耕田,久留不去;海上奸民闌出貨物與市。已又出據彭湖築城設守,漸為求市計。守臣懼禍,說以毀城遠徙,即許互市;番人從之。天啟三年(1623年),果毀其城,移舟去。巡撫商周祚以遵諭遠徙上聞,然其據臺灣自若也。已而互市不成,番人怨,復築城彭湖;掠漁舟六百餘艘,俾華人運土石助築。尋犯廈門,官軍禦之,俘斬數十人;乃詭詞求款,再許毀城遠徙,而修築如故。已又泊舟風櫃仔,出沒浯嶼、白坑、東椗、莆頭、古雷、洪嶼、沙洲、甲洲間,要求互市,而海寇李旦復助之;濱海郡邑為戒嚴。

    其年,巡撫南居益初至,謀討之;上言:『臣入境以來,聞番船五艘續至,與風櫃仔船合,凡十有一艘,其勢愈熾。有小校陳士瑛者,先遣往咬留吧宣諭其王;至三角嶼遇紅毛船,言咬留吧王已往阿南國。因與士瑛偕至大泥,謁其王;王言咬留吧國主已大集戰艦,議往彭湖求互市。若不見許,必至構兵。蓋阿南,即紅毛番國;而咬留吧、大泥與之合謀,必不可以理諭。為今日計,非用兵不可』。因列上調兵足餉方略;部議從之。四年(1624年)正月,遣將先奪鎮海港而城之,且築且戰;番人乃退守風櫃城。居益增兵往助,攻擊數月,寇猶不退;乃大發兵,諸軍齊進。寇勢窘,兩遣使求緩兵,容運米入舟,即退去。諸將以窮寇莫追,許之;遂揚帆去。獨渠帥高文律等十二人,據高樓自守;諸將破禽之,獻俘於朝:彭湖之警以息,而其據臺灣者猶自若也。

    崇禎中,為鄭芝龍所破,不敢窺內地者數年;乃與香山佛郎機通好,私貿外洋。十年(1637年),駕四舶由虎跳門廣州,聲言求市。其酋招搖市上,奸民視之若金穴;蓋大姓有為之主者。當道鑑壕鏡事,議驅斥;或從中撓之。

    會總督張鏡心初至,力持不可;乃遁去。巳(ㄙˋ)為奸民李葉榮所誘,交通總兵陳謙為居停出入。事露,葉榮下吏;自請調用以避禍,為兵科凌義渠等所劾,坐逮訊。自是,奸民知事終不成,不復敢勾引;而番人猶據臺灣自若。

    其本國在西洋者,去中華絕遠,華人未嘗至。其所恃,惟巨舟、大砲。舟長三十丈、廣六丈、厚二尺餘,樹五桅;後為三層樓,旁設小窗,置銅砲;桅下置二丈巨鐵砲,發之,可洞裂石城,震數十里,世所稱紅夷砲,即其制也。然以舟大難轉;或遇淺沙,即不能動。而其人又不善戰,故往往挫衄(ㄋㄩˋ)。其所役使名「烏鬼」,入水不沈,走海面若平地。其柁後置照海鏡,大徑數尺;能照數百里。其人悉奉天主教。所產有金、銀、琥珀、瑪瑙、玻璃、天鵝絨、瑣服哆囉嗹。國土既富,遇中國貨物當意者,不惜厚資,故華人樂與為市。

    以上見原書卷三百二十五「列傳第二百一十二」(外國六)。

    ●後記

    1.和蘭(Holland或Nederland):明史中也稱『阿南』或『紅毛番』。

    2.佛朗機:此處與和蘭爭『美洛居國』,分地而守。係指葡萄牙。

    3.大泥:即『北大年』,位於馬來半鳥,泰國南部。或稱『太泥』、『佛打泥』。

    4.呂宋:為菲律賓最大島,港口為馬尼拉。

    5.咬留吧:位於爪哇,即今『雅加達』,荷蘭人建有『巴達維亞』城。

    6.香山澳:即今『澳門』,又名濠江、海鏡、鏡湖或蠔鏡。

    7.美洛居國:即今『摩鹿加群島』,為香料產地。

    8.虎跳門:為珠江入海水道之一,在廣東中山縣西南海口,與新會縣之崖門隔灣相望,地形險隘,為縣門戶,舊有炮台。然而明史『佛郎機』中說:『壕鏡,在香山縣南虎跳門外。』。故虎跳門應為圖上所示之虎門較適當。

    9.三角嶼:在今馬來半島東岸外的珀亨提安(Perhentian)群島,或謂即大珀亨提安島。

    10.貢品考據:

    琥珀【宋時充貢】
    瑪瑙【《格古論》曰:非玉、非石。堅而且脆,中有人物、鳥獸形者最貴。《負暄録》曰:瑪瑙産有南北。南瑪瑙産大食,色正紅,無瑕,可作盃斚(ㄅㄟ ㄐㄧㄚˇ )。】
    琉璃【宋時以瓶及甕,盛物來獻。】
    天鵝絨【《本草綱目》謂:鵠為天鵞云。皮毛可為服飾。謂之天鵝絨。《華夷考》曰:海東青小而健。能擒天鵞。即此也。華人以絨織之沿為偽物。】
    瑣服【《一統志》名瑣服。曰:又名梭服,以鳥毳(ㄘㄨㄟˋ)為之,紋如紈綺(ㄨㄢˊ ㄑㄧˇ)。】
    兠羅綿【亦毛毳織,長者每疋至六七丈,今呼為哆囉嗹。】。
    即『哆囉絨』或『哆囉呢』。

    11.南海形勢圖

    12.荷蘭據澎湖以求市漳州,當事不許。1623年犯廈門,出沒於海澄浯嶼到漳浦禮是列島一帶。由下圖可以理解澎湖與廈門間,晉江到古雷間的形勢。

    13.荷蘭皇宮(位於Apeldoorm的Paleis HET Loo)

    ●延伸閱讀 

    澎湖廳志之輿圖研究 (1893) http://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35178286

    黑水溝http://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34953069

    1871澎湖廳圖http://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63816332

    雞籠山|日誌首頁|佛郎機上一篇雞籠山下一篇佛郎機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