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李信齋論臺灣治事書 @ 鯤鯷工作室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201205120723答李信齋論臺灣治事書

      閣下兩知晉江,賢能懋(ㄇㄠˋ)彰;近移臺灣,實海外黎元之幸也。乃撝詞下逮(ㄉㄞˋ),盛執謙沖,諄(ㄓㄨㄣ)然以此邑之張弛(ㄔˊ )、施措之後先垂問。慚恧(ㄋㄩˋ)之餘,轉增跼蹐(ㄐㄩˊ ㄐㄧˊ)。顧瑩於此邦,有舊令尹必告之義,不敢自外。謹竭所知。

      瑩聞善治國者,如理一身,必使氣血流通,官骸(ㄏㄞˊ)運動,乃可以無病。苟一支一節,氣滯血凝,則病作矣。然投劑者,又必審其秉體之強弱與受病之淺深,量酌而用之。故有同病而異藥者,其奏效一也。又聞為政在乎得民,而得民者必與民同其好惡。閣下由泉州而之臺灣,臺灣民半泉州人也。泉州人之為病與其好惡,既習知之矣,若臺灣人之為病與其好惡,容或有同而異者。是豈可以無辨乎哉!今夫逞強而健闘、輕死而重財者,泉州之俗也;好訟無情、好勝無理、樗蒲(ㄕㄨ ㄆㄨˊ)女妓、頑童檳榔、鴉片日寢食而死生之,泉州之所以為俗也;臺灣人固兼有之。然而臺灣之地,一府、五廳、四縣,南北二千里,有泉州人焉;有漳州人焉,有嘉應州人焉,有潮州人焉,有番眾焉。合數郡番漢之民而聚處之,則民難乎其為民。一總兵、三副將、水陸十三營,為督標、為撫標、為水提標、為汀邵,為延建,為長福、烽火,為興化,為詔安、雲霄、平和,為金門、同安合九郡五十八營之兵而更戍之,則兵難乎其為兵。民與民不相能也,兵與兵不相能也,民與兵不相能也,番與兵與民不相能也,其日錯處而生隙焉。勢不能免。則安撫而調輯(ㄐㄧˊ)之者,難在和睦。

      臺之門戶,南路為鹿耳門,北路為鹿港、為八里坌,此官所設者。非官設者,鳳山有東港、打鼓港,嘉義有笨港,彰化有五條港,淡水有大甲、中港、椿梢、後隴、竹塹、大岸,噶瑪蘭有烏石港,皆商艘絡繹。至於沿海僻靜,港汊紛岐,多可徑渡;不獨商賈負販之徒來往不時、居處靡定,其內地遊手無賴及重罪逋逃者,溷(ㄏㄨㄣˋ)跡雜沓(ㄊㄚˋ)並至。有業者十無二、三,地力人工不足以養,群相聚而為盜賊、為奸惡,則所以稽察而緝捕之者難在周密。

      內地之民,聚族而居,眾者萬丁已耳。彼此相仇,牽於私闘,無敢倡為亂異者。臺灣之民,不以族分,而以府為氣類。漳人黨漳,泉人黨泉,粵人黨粵,潮雖粵而亦黨漳;眾輒數十萬計,匪類相聚至千百人,則足以為亂。朱一貴、黃教、林爽文、陳錫宗、陳周全、蔡牽諸逆,後先倡亂,相距或三十年、或十餘年,雖不旋踵而滅,然殺官陷城,生民塗炭,兵火之慘,談者寒心。糜國家數十百萬之金錢,勞將帥累月經年之戰討,而後蕆(ㄔㄢˇ)事。人心浮動,風謠易起,變亂之萌(ㄇㄥˊ),不知何時。其難在守常而知變。

      鳳山之民狡而狠,嘉義、彰化之民富而悍,淡水之民渙,噶瑪蘭之民貧。惟臺灣附郡幅員短狹,艋舺通商戶多殷實,其民稍為純良易治。然逸則思淫,一唱百和,官有一善,則群相入頌悅服;官一不善,則率詬誶(ㄍㄡˋ ㄙㄨㄟˋ)而為奸欺。故舉措設施,其難在有德而兼才。

      凡此皆邑之病也。知其病而藥之,則投劑必有其方矣。虛者補之,毒者攻之,捍格而不入者和解而通導之,雖扁盧無以易。此夫子所謂與民同好惡者,非為苟安之政、一切姑息也。其民既浮動而好事,非嚴重不足以鎮靖。鋤強除暴,信賞必罰之謂嚴。事有豫立,臨變不驚之謂重。威以震之,恩以結之,信以成之。大要盡於此矣。民惡盜賊而我嚴緝捕,民惡匪徒而我誅強橫,民惡獄訟而我聽斷以勤,民惡枉累而我株連不事。其同民之惡也如此。民好貿易而我市廛(ㄔㄢˊ)不驚,民好樂業而我閭閻(ㄌㄩˊ ㄧㄢˊ)不擾,民好矜(ㄐㄧㄣ)尚而我待之以禮,民好貨財而我守之以廉。其同民之好也如此。寬以容奸,而有犯必懲。惠以養士,而非公不見。調和營伍,平心以臻(ㄓㄣ)浹洽(ㄐㄧㄚˊ ㄑㄧㄚˋ);親接貧賤,廣問以達下情。防患於未萌,慎思以明決。文武同心,官民一體,則血脈自爾流通,百骸無所壅滯。尚何病之不治哉?

    ●作者---姚瑩

    姚瑩(1785年-1853年),字石甫,號明叔,又號展和、東溟、幸翁,晚號石甫老人,室名十辛齋、中復堂,安徽桐城人,官至廣西按察使。
    第一次來台:1819-1821臺灣縣知縣兼海防同知。1821-1822噶瑪蘭通判
    第二次來台:1823-1825襄助台灣府方傳燧
    第三次來台:1838-1843臺灣兵備道

    本文出自中復堂選集,推論應做於1823-1825年間。當時台灣府轄台灣、鳳山、彰化、嘉義四縣。澎湖、淡水、鹿港、噶瑪蘭、海防五廳。

    記台灣張丙之亂|日誌首頁|台灣分野上一篇記台灣張丙之亂下一篇台灣分野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