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甲西社(3) @ 鯤鯷工作室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201809231300大甲西社(3)

    奏報剿捕臺灣大甲西社兇番情形摺(1732/2/3)

    福建布政使司潘體豐,跪,奏。為奏聞事,竊照臺灣地方遠在海外,民番雜處,全在守土各官撫綏得宜安輯有方,始無意外之虞

    詎雍正9年12月24日午刻,有彰化縣轄大甲西社番猖獗,將巡遊兵丁12名圍繞,射傷貳人,連結蓬山捌小社,擁眾至沙轆地方,直入淡水同知駐劄衙署,放火射死該同知金姓幕友、桂姓廚子貳人,又射傷家丁壹人,其書役亦有傷害者。該同知張弘章,單騎奔至彰化縣署

    25日彰化令陳同善,駐防守備王樊,並張弘章各領民壯兵丁,至大肚溪口抵截。

    26日北路參將靳光翰領兵前往堵禦。

    28日左營遊擊王臣,亦帶兵參百名應援,所有逼近兇番之貓霧涑一庄,房舍焚燬者甚多,營房亦被燒燬,被害兵民婦女約160餘名口

    本年正月初捌日,臺灣總兵官呂瑞麟親往督調,官兵分路夾攻,或截其歸路,或搜其巢穴,兇番多有逃遁者。

    於正月12日午後,有大甲西番同朴仔籬等番,共有參肆百個下來,參將靳光翰率兵放鎗,將兇番打死壹個,打傷肆個,眾番俱各逃散。未刻,復傷兇番壹個,遺棄竹箭數拾枝,鳥鎗、銅鑼各壹件,俱為我兵所獲。顧茲蠢類,雖一時烏合肆虐,今官兵雲集,搜拿不日自可蕩平。

    至一應軍需、口糧及犒賞物件,幸賴我皇上睿謨廣運,預令各府分貯存公銀兩,以備急切軍需之用。今海外猝遇不測之事,其一切費用,現在俱於臺灣府庫存貯之貳萬兩銀內撥動,各皆次第應付,並無遲誤,俟事竣查確報銷。

    再兇番急應勦威,而良番尤當撫恤。所有被難番黎,無辜遭困,情實堪憫,臣商請督撫二臣,現在設法安頓,並移行鎮道府縣,加意撫恤,務期安慰,勿致驚惶逃避,以仰副我皇上懷保如傷,不使一夫失所至意。近又聞水師提督臣許良彬,將臺灣總兵衙門存貯皇恩賞番給剩銀捌千兩之項,知照動用,為被難番民起蓋盧舍之資,於時事殊為有益。至該同知張弘章,平日既不能撫綏安輯,臨事又畏怯躲避,實屬溺職,業經詳揭督撫二臣,將張弘章先行題參離任委員,署理在案。其起釁根由,訪聞因張弘章起蓋衙署番黎勞苦難堪所致,除移行該道府,查確實情,另詳從重參究外,所有彰化縣大甲西社番猖獗及現在勦捕安撫情形,理合恭摺奏聞,謹奏。

    雍正皇帝:覽

    雍正拾年貳月初參日

    奏報臺灣大甲西社兇番聚眾鬧事之情由摺(1732/2/3)

    管理福建海關事務郎中奴才準泰,謹奏。為奏聞事,竊奴才於本年正月初旬聞得年前十二月底,臺灣北路淡水地方,有土番人等聚眾,將淡水同知衙門放火焚燒,殺傷書役,其同知張弘章奔走等情。

    奴才隨經密飭派管廈門稅口委主事常慶閒,散人李質樸探問,稟報去後。續據稟稱,臺灣回廈商船人等,紛紛傳說,緣淡水同知張弘章,起蓋衙署派累番民搬取木料又縱家人擾混番婦,等因由起釁,以致番人聚眾作亂。 現今臺灣總兵呂瑞麟,在北路督理軍務,勦除尚未寧靖等情前來,奴才正在繕摺具奏。

    於正月二十三日奉到諭旨,蒙皇上天恩,著奴才暫署將軍印務,陸續接准臺灣文武各衙門咨會報文,知上年12月24日有半線遊巡兵丁十二人到牛罵社,同社番行至大甲西社,遇有番眾藏在大甲溪邊行兇,放箭殺傷兵丁,十數人擁至沙轆,將同知衙署放火焚燒,同知張弘章單騎奔至彰化縣衙門, 該同知之內幕廚子等,被番殺死,家人、書役亦有中箭殺傷者,其兇番先止大甲西一社,繼則招串朴仔籬等社番眾,到貓霧涑庄肆行焚殺,人民逃避,該汛把總王來中箭抬回,續經總兵官呂瑞麟,率領遊擊守備等會合擒捕,及至該處,兇番先已逃避,而於附近大肚山後,岸裡等處一帶,相沿出沒無定, 亦有內地民人乘機詐作兇番,搶奪者經守備王樊擒獲六人,又被庄民擒拿二人,俱各送縣查究。又正月十二日參將靳光瀚,遊擊王臣,遇有番子打仗,經鎗砲打死番子七人,傷者三人,拾獲番箭四十五枝等情。

    查其起釁緣由,各咨文內稱,據北路營參將靳光瀚報稱,於菁林內搜獲番婦二名,詢據供稱緣同知起蓋衙署,撥番人上山採取木料,每根要番子一百多名才扛得起,又要派撥車輛,沒有番子,撥番婦駛車,若不肯去,通事就拿藤條重打,十分受不得苦,故作此歹事等語。 又據參將靳光瀚稟報內稱,同知張弘章,眾番恨入骨髓,二十四日被番人追至綏斯寮,幸飛馬得脫,有守備王樊回至半線,見百姓數百將張弘章圍住辱詈,經王樊喝止等語。據報現在臺灣總兵官呂瑞麟,暫駐劄沙轆地方,調度檄會各將弁,合兵圍捕大甲西社兇番,務期擒捕平靖。 又經廈門水師提督許良彬,差點遊擊千把等率領兵丁,駕船前赴軍前,接應各等情。俟有平靖報文到日,奴才另具奏聞外,謹將現在據報情形,及總兵官呂瑞麟寄達總兵官王郡調度緣由書扎,奴才一並抄繕,合先謹具,奏聞。

    再沿海各府州縣地方,去冬雨水稍缺,今自正月初間至今,各處不時得雨,甚是充足。現今二麥俱長發秀茂,各處米價仍平民情安貼,合並謹具奏聞。

    雍正皇帝:覽

    雍正十年二月初三日

    奏報剿捕大甲西社兇番情形摺(1732/2/13)

    總督福建臣劉世明,謹奏。為奏聞據報,勦捕社番近日情形事。

    竊照臺灣北路彰化縣大甲西社番於去年12月24日,突集番眾,殺傷遊巡兵丁,焚燒淡防廳官署等。因臣劉世明,於正月初六日,聞報當即差委守備羅世正,齎令前往,飛督鎮臣王郡呂瑞麟酌調官兵,并知會提臣許良彬,遣撥船隻,員帶弁兵遊巡。 又令澎湖協副將陳勇,預備策應貼防,並飭臺灣道倪象愷,臺灣府知府王仕任,備辦口糧,料理賞賚什物,復移請巡視臺灣御史臣奚德慎高山,就近相機,督飭所屬文武,便宜措置,不可遠涉重洋諮商,致多往返,岐誤疊次。 知照各在案自12月25日至正月初二日,緣官兵尚未到齊,兇番屢次拒捕,幸而官弁、兵民齊心協力,城池倉庫一切保護無虞,兼值鎮臣呂瑞麟,正在巡查邊界,聞警立即親往半線駐劄,彈壓調度,會合各路兵將,於正月17日奮勇入山,搗巢搜捕焚其穴積,梟殺兇番數十人,餘皆四散逃匿, 現在設法搜勦等由,據報到臣,臣思大甲西社乃係久歸聖化之熟番,完糧當差,向與內地百姓無異,只因同知張弘章徵比鹿餉過急,復以勞役不勻激生事端,既未干犯倉庫、城池,則若輩雖屬兇番,皆係皇上赤子,現經此番懲創,如能各知悔悟,盡將造謀為首兇番綑獻軍前,似可但究首謀罔治脅從,以昭布我皇上如天好生之仁者也。所有勦撫事宜,除一面移行巡臺御史及鎮道各官,就近相機布置措施,妥協完事之日,另再奏報。恐廑皇上聖懷,所有據報情形為此繕摺奏聞,伏乞皇上睿鑒。

    雍正皇帝:知道了

    雍正拾年貳月拾參日

    臺灣土番不法宜嚴防海疆嚴巡地方摺(1732/2/19)

    廣東總督革職留任郝玉麟,謹奏,為奏聞事,竊照廣東南澳潮州等處沿海地方,與福建接壤,防範尤宜嚴謹。臣不時嚴檄行查并諭地方官,凡有要務,密速稟報。 茲本年正月三十日及二月初九、十一、十三等日,據潮州鎮李萬倉,南澳鎮康陵黃岡協副將焦應林等,密稟探得,福建臺灣地方有北路土番燒搶淡水同知衙署,致傷家人、衙役,且有漢奸夥同土番,於正月十七日,竟與官兵對敵,閩省現在發兵勦捕等語。仰惟皇上天威遠播,似此不法之徒,刻日自必撲滅,但閩、粵連界,應行防範,以靖奸匪。臣查潮州所屬拓林雞母澳一帶,距臺灣南路之打狗郎嬌海島甚近,目今東風盛發,不須一日可到粵境,或有匪徒見官兵勦捕,逃竄粵洋,亦未可定。臣細加籌畫,其沿海設有砲台之各鎮協營,令其多備火藥、器械,嚴加防守,黃岡協所轄沿邊塘汛最關緊要。行令潮州鎮就近撥兵分佈協防,令黃岡協酌撥兵丁,選委備弁,帶往拓林雞母澳駐劄,協同原駐汛兵防守。行令南澳鎮於現在出海官兵之外,再行量撥官兵配駕船隻,遊巡拓林雞母澳一帶海面。 但大洋遼闊,照料難周,並令附近之海門達濠澄海等協營,亦於出海官兵之外,量撥弁兵協力梭織巡邏如遇奸艘立即擒拿解究,不得少有疏忽。密飭駐劄黃岡同知,嚴查各該地方面生可疑之人,並出入船隻。再諭文武各員機密妥協奉行毋得聲張,必不使奸徒逃竄入境。仍令潮州南澳二鎮就近督率稽察,分差齎文,星遞去訖。一面差探閩省勦捕、確信,臣當斟酌,見機料理所有據稟,臺灣土番不法情形,臣與撫臣鄂彌達密商辦理,因提臣張溥現在巡查公出,臣并逐一密咨知會外,理合繕摺,專差外委把總馬三奇,齎捧奏聞,伏乞皇上睿鑒。 臣玉麟,謹奏。

    雍正皇帝:有旨諭大學士

    雍正十年二月十九日具

    奏報剿捕大甲西社兇番情形摺(1732/2/25)

    巡視臺灣工科掌印給事中臣希德慎,巡視臺灣兼理學政兵科掌印給事中臣高山,謹奏。為奏聞事,竊大甲西社兇番猖獗情形臣等,已於本年正月拾肆日續奏在案。

    正月拾柒日,北路營參將靳光瀚,鎮標左營遊擊王臣,各帶弁兵前往朴仔籬,焚山開路,有兇番千餘迎敵,隨分兵追捕,兇番退走。靳光瀚由山北進發,王臣由山南進發,直抵社寮。 將其房屋、倉廒盡行焚燬,兇番躲在密林深坑內放箭,靳光瀚王臣各率弁兵奮勇攻擊,鎗炮並施,番眾敗卻。各打死兇番數十名,靳光瀚營內馘斬兇番一名,奪其首級。守備彭捷左腿傷箭陣亡,兵丁六名受傷,兵丁二十名收回番鏢一條番箭二百五十餘枝


    貳月初貳日,守備何期有蔡棨領兵由烏牛欄小路進朴仔籬後山,參將靳光瀚,遊擊鄭良達,守備王璋,各帶弁兵,由朴仔籬山前進口,分途上山,前後夾擊。至山頂大社,將其房屋、倉廒二百餘間,盡行焚燒,糧食、牲畜燒去無數,男婦老幼或死於灰燼或逃入深林。隨由山後小路下山,兇番放火攔截箭射如雨,軍士奮勇,血戰鎗砲,打死兇番甚多。番始敗北奔逃,把總葉龍受箭帶傷陣亡,兵丁四名受傷,兵丁十八名嗣准。


    鎮臣呂瑞麟咨稱,貳月初參日到烏牛欄駐劄,初肆日到阿里史地方觀形勢,有阿里史社番,埋伏暗處放箭,兵丁看見吶喊,番逃入山。因喚土官、社丁繳出弓箭該番不肯,令兵丁搜出弓一百八十六張有箭頭的箭一千六百一十枝無箭頭箭二千餘枝撒袋五十二副大鏢鎗六十桿小鏢鎗一百二十三桿腰刀五口內營兵腰刀一口鹿鎗二桿,社番俱逃入山。 初伍日,復帶弁兵到其地,見番在山坡,令親丁喚他下山,番遂放箭射死親丁二名。因鳥道茂林難以擒拿,將社寮焚燬絕其糧食等。

    因初拾日大甲東西等社歹番串夥,突出岸裏溪北,有岸裏社番墩後那,發箭射傷歹番一名,大兵放鎗,也有打傷歹番。因歹番眾多,傷者俱抬跑走,大兵得勝回營。

    拾貳日,參將靳光瀚率領弁兵至大甲東,兇番悉已逃遁入山,隨將社內房屋、倉廒盡行焚燬,燒去稻榖、小米、芝麻甚多。移兵直指大甲西社,將其房屋、倉廒一概燒燬。該鎮檄令將所帶兵丁駐劄南日,南堵截兇番歸路。

    拾柒日,守備何期有領兵往大甲東社山後坑底,見兇番藏匿米粟黍麻等項,隨令各兵放火盡行焚燬

    拾玖日,守備洪就帶弁兵番黎巡至大甲東舊社東北,遙見歹番在山頂探望,隨率隊伍追捕,四散逃匿,搜山下茅草內藏貯糧食等物甚多,令跟去各番儘其搬取餘剩者一概焚燒。現今大甲西大甲東朴仔籬阿里史等社兇番,潛匿深山,緣道路崎嶇,草木深密,現在設法擒捕。

    鎮臣呂瑞麟駐劄烏牛欄,統領澎湖調撥兵丁,并換班暫留,及提標出哨與臺地各營分撥兵丁共三千餘名,著令將弁分路防守,堵截要口,絕其裹糧相機進勦。其蓬山貓盂等社番眾,曾經安撫,今撫臣趙國麟,檄令臺灣道倪象愷至彰化縣。臺灣水師副將祁進忠至軍前,復加安撫,協力勦捕。查從前傷損兵丁五十餘名,被害男婦一百餘名口,被燒房屋二千五百餘間,現在地方官仍行細查確數,詳請賑恤,謹將現今情形繕摺奏聞。

    雍正皇帝:覽

    雍正拾年貳月貳拾伍日

    巡視臺灣工科掌印給事中臣希德慎,巡視臺灣兼理學政兵科掌印給事中臣高山,謹奏。

    ●後記

    1.大甲西事件:朴仔籬社形勢圖。


    2.大甲西社事件,清朝的文武官員列表。


    ●延伸閱讀

    大甲西社(1) http://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585401679

    大甲西社(2) https://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585404081 

    大甲西社(4) https://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585452984

    大甲西社(2)|日誌首頁|大甲西社(4)上一篇大甲西社(2)下一篇大甲西社(4)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