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甲西社(2) @ 鯤鯷工作室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201809221118大甲西社(2)

    奏報臺灣大甲西社番亂情形摺(1732/1/3)

    福建廈門水師提督許良彬,謹奏。為據報奏聞事,竊照臣屬臺灣南北路地方,各社番黎感服我朝教化,願附編戶為日已久。但其性叵測,惟賴地方各官撫綏得宜。

    臣蒙皇恩,簡畀福建水師提督,日以臺灣為念,凡遇陞調臺營官弁,必每加諄囑留意防範。幸荷皇上福庇,各社奉法,俱各相安,地方寧謐。不意於雍正拾年正月初貳日午刻,忽接暫留臺灣鎮調陛,廣東潮州總兵官王郡文稱,雍正9年12月24日,北路營所屬有大甲西社番黎率類逞兇,擁射半線汛遊巡兵丁直至沙轆地方,將淡水同知衙署房屋放火焚燒,并將該同知張弘章之家人、胥役殺傷數人。 經分防半線汛守備王樊,率兵堵禦,尚不退散。北路營參將靳光瀚聞報,亦即親帶弁兵馳赴擒捕。現在遣撥鎮標官兵會同剿除,而新調臺灣鎮呂瑞麟,先經出巡地方并請星往該地調度等語。臣思臺灣府治尤為重地,鎮標之兵不便多撥。隨一面飛檄臺協副將祁進忠,就協標內挑出兵丁參百名,委官帶往,聽鎮臣遣撥接應。一面咨請督撫二臣,會飭該地方文武員弁,協力掃除,無致鴞張。其應剿應撫事宜,復移鎮臣就於軍前相機隨時處置。在此等兇番不過一時負頑,既經官兵併力討捕,不日自然消滅,可以無虞聖懷。臣仍密差赴臺偵探,如果番眾肆狂不戢,立即親統舟師航海廓清,斷不容此醜類,擾我地方,以負皇上付托海疆重任。至該社番眾,忽然行兇,僅焚燒淡水同知署房,仍殺傷其家人、胥役,則其起釁自非無因,臣身在廈,遠隔重洋,訪聞未確。容俟查實另具摺報合,將兇番擾動情形,先行繕摺奏聞

    雍正皇帝:覽

    雍正拾年正月初參日 福建廈門水師提督臣許良彬

    奏報官兵進剿大甲西社熟番事摺(1732/1/14)

    巡視臺灣工科掌印給事中臣希德慎、巡視臺灣兼理學政兵科掌印給事中臣高山,謹奏。為奏聞事,臣等因臺灣大甲西社熟番猖獗於雍正9年12月28日奏聞在案。今大兵既至,兇番各攜家口躲避內山

    前據彰化縣知縣陳同善具報,12月28日兇番在貓霧涑各庄,焚燒房屋,殺傷居民,該汛把總王來,被番射傷二處,兵丁亦有傷損,百姓逃至彰化縣城內者,絡繹不絕。該縣諭,保長居民砍伐竹木,於縣治四圍隘口堵截,并有原署彰化縣試用知縣路以周,協力固守。兇番未抵縣治。

    初貳日,北路營參將靳光瀚,鎮標左營遊擊王臣,領兵到貓霧涑地方,分路勦捕。 四更時有兇番前來窺伺,王臣即令放炮,昏黑之時兇番潛逃無蹤。

    初參日,鎮標中營遊擊黃貴,海防同知伊士俍,奉總督委查各營兵丁、軍器、炮臺,自淡水回至貓盂地方,黎明與兇番對敵,家丁帶傷者三人,有後壟社土官烏牌,率領番兵協力捍禦兇番,亦帶傷逃走,路有血跡。是日午刻,鎮臣呂瑞麟出巡亦回至貓盂


    初伍日參將靳光瀚駐扎岸裏社溪邊,據阿里史社通事林華、土官君乃等,僉稱作歹係大甲西社串通內山朴仔籬巴荖苑獅頭獅尾等社等語。 是晚密菁中搜獲番婦二名,供稱住在牛罵番婆庄,被大甲西社番放火焚屋拿去的。昨日番子吃酒醉了,我兩人偷跑的,聽見他土官蒲氏講,張太爺起造衙門,撥番上山取木料,每條木要番一百多名,又撥番婆駛車,番婆不肯,通事就拿籐條重打,十分受不得苦,故此作歹的等供,隨押送彰化縣訊供無異

    初陸日遊擊王臣,帶兵到大甲西社,搜捕兇番,早已先逃,僅存空寮,即時焚燬,絕其舊穴

    12日午刻,朴仔籬兇番數百下山,靳光瀚王臣各領隊伍,分為兩路飛赴擒捕,見兇番四散佈開對放弓箭鳥鎗王臣營內大炮打死兇番五名,又打傷穿紅衣番一名,收回箭矢二十四枝。靳光瀚營內大炮打死兇番一名,鎗傷兇番三四名,悉被拖回,收回箭矢二十一枝。 緣險溪深草未便窮追,暫且收兵。未刻,復分兵暗渡,合圍搜捕,兇番遠望潛逃,極力窮追。拾回大鑼一面,薄暮收兵。

    現今鎮臣呂瑞麟在彰化縣暫駐差,遊擊王臣,參將靳光瀚,臺協左營遊擊鄭良達,北路營守備王樊,署淡水營守備何期有,帶兵勦捕。一切調度機宜,鎮臣呂瑞麟籌之於外,撥發弁兵、軍器,鎮臣王郡應之於內,相機進兵,可撫則撫,可勦則勦。從前彰邑居民不無驚惶,臣等恐有奸宄訛傳煽惑,遍行出示曉諭,并嚴飭查緝以安善良。其貓霧涑被害逃竄百姓,已飭該地方官加意撫恤毋致失所。至被傷兵民,焚燒房屋尚未查明確數,現今居民相安,人心寧貼,理合據現今情形,繕摺具奏,為此謹具奏聞。

    雍正皇帝:知道了。

    雍正拾年正月拾肆日,巡視臺灣工科掌印給事中臣希德慎,巡視臺灣兼理學政兵科掌印給事中臣高山。

    奏報攻剿臺灣大甲西社兇番摺(1732/1/24)

    福州將軍署理陸路提督印務臣阿爾賽,謹奏。為奏聞事,雍正十年正月初四日准水師提臣許良彬,臺灣鎮臣王郡,轉據各營縣報,稱12月24日,牛罵社小番車駕巡兵12人,遊至大甲西社,遇番眾行兇,放箭射傷巡兵二人,旋即焚燒淡防廳署房,淡防廳率家人、胥役抵攩,被害者三四人,帶傷者二三人。

    25日淡防廳張弘章,協同半線汛守備王樊,彰化令進兵抵敵,大甲西社眾番,復號召沙轆、牛罵二社多番,現在犄角對峙。但番眾兵寡,分檄請兵緣由,經鎮臣提臣,各調撥官兵,分別安撫、查拿等情,移咨到臣。臣隨咨移觀風去後。

    茲於19日,續准提臣許良彬,准據臺灣鎮及各營縣報稱,正月初一日兇番串同樸仔籬等社,猖獗於綏斯寮沙轆牛罵貓霧涑庄社處所,官兵抵禦,殲兇番六人,而眾寡不敵,把總王來被射二箭,兵民共傷損數十人,燒燬貓霧涑庄社,并有牛罵等社,刁民詐番乘機搶奪。現在拿獲刁民林路娘等八名。 因淡防廳起蓋衙門,撥番車運木料徵糧十日一比,土官、甲頭一齊杖責致啟釁端等由。現經彰化令率領民壯人等,築籬謹守倉庫不至悚虞。鎮臣提臣各追本標屬將,備統領兵目隨帶砲位相機剿撫,並飭如有詐番,搶奪刁民,即請王命,就地正法等,因各到臣。

    臣叼任封疆付託之重,臺灣遠居海外,實不敢稍置中懷。查臺番向每循分,茲因廳員撫字無方,而內地奸民誘引為匪。調撥之官兵飛檄往來未及策應,而附近駐劄之官兵,一時寡不敵眾,以致傷害兵民。今提臣許良彬共撥水師所屬各營,官二十餘員兵一千九百名,赴臺剿撫。眾番自必解散無虞。 除臣咨移各衙門,仍不時留心外,事關臺番作歹,為此據實奏聞,伏乞皇上睿鑒,謹奏。

    雍正皇帝:覽,凡事不可輕視,以謹慎辦理為是

    雍正拾年正月貳拾肆日

    奏報大甲西社兇番攻燒衙署緣由摺(1732/1/24)

    總督福建臣劉世明,謹奏。為奏聞事,雍正十年正月初六日,准據水師提督許良彬,并臺灣鎮王郡,咨報臺灣北路營大甲西社番於12月24日,突集番眾,射傷遊巡兵丁,焚燬房屋及傷害淡防廳家人、衙役等情,到臣。臣劉世明,隨即差委臣標右營守備羅世正,齎持令箭星夜前往,督令該鎮,剋日剿捕,肅靜地方,并細查的實搆釁根由。 復知會提臣許良彬,酌撥船隻,梭織遊巡去後。

    又於正月23日,接准臺灣御史奚德慎高山,并據臺灣道府移報前由,並稱同知張弘章知有事端,竟不照料地方,但自單騎奔去等語。其因何起釁之處,亦未據有查敘。但既所燒者係同知衙署,所殺者係同知幕賓、家人,則釁由激變,必由同知而起。 除先將怯懦無能同知張弘章,另疏題參,并令勒押其協同兵役,挐捕孽番,嚴審搆釁根由從重究擬外,臣劉世明細查番情其性如犬馴擾靡常樂於羈糜憚於勞役歷屆相仍易於撫戢。臣劉世明等職任封疆,自當好為料理妥帖,不敢遠廑聖懷,為此繕摺奏聞,伏乞皇上睿鑒

    雍正皇帝:為此劣員容隱不言之督撫,亦不奏聞致生激此事端,深負朕之任用也。

    雍正拾年正月貳拾肆日

    奏報官兵攻剿大甲西社兇番摺(1732/1/24)

    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福建觀風整俗使劉師恕,謹奏。為奏聞事,雍正十年正月初四日准水師提臣許良彬,臺灣鎮臣王郡,各咨稱淡水同知所屬之大甲西社番眾,行兇射傷巡兵,焚燒同知署房,傷害家人、衙役數名,同知張弘章,會同營弁,進兵抵敵,而大甲西社番眾,復號召沙轆牛罵二社多番,現在犄角等語。

    19日續准提臣許良彬,鎮臣王郡,咨稱正月初一日,兇番串同朴仔籬等社,猖獗於綏斯寮貓霧涑庄社等處,官兵抵禦,眾寡不敵,損兵數十人。把總王來被傷,失去行營砲二位、劈山砲一尊、弓箭十九付、排鎗二十七、桿籐牌三面,貓霧涑庄社被其焚燒,居民逃散。又有牛罵等社刁民乘機搶奪,現今拿獲八名等語。查其起釁緣由,據各營汛稟稱,因同知起蓋衙署撥番車運木料徵糧十日一比,土官甲頭一齊杖責,以致番民怨憾作歹。又稱同知幕賓楊姓,常出署調戲番婦,其未曾作歹之先,即貼歌謠笑罵同知等語。臣查臺灣番民素稱安分,今此之舉,一由該同知不能撫綏,一由奸民從中誘串,幸鎮臣王郡,奉旨暫留臺灣。 當此之時,彈壓調遣,得資其力,新鎮臣呂瑞麟適巡北路,已到彰化縣之貓盂地方,逼近淡水,現在集兵攻捕。提臣許良彬,陸續撥兵接應,通計進勦兵已有一千九百餘名,兵威一振,兇番勢當解散,除檄飭臺灣道府協力辦理外,理合繕摺,據實奏聞,伏乞皇上睿鑒,謹奏。

    雍正皇帝:知道了。

    雍正拾年正月貳拾肆日

    奏報臺灣大甲西社兇番集眾鬧事摺(1732/1/26)

    福建巡撫趙國麟,謹奏。為奏聞事,雍正拾年正月初陸日,准水師提督臣許良彬,咨報臺灣北路營大甲西社番于上歲12月24日,突集番眾,射傷巡兵,焚燬房屋,并傷害淡防廳家人、衙役等語。 臣即移行臺灣鎮道,帶領兵役,相機擒撫,併防護倉庫、監獄,查明起釁根由去後。續據臺灣文武各官,報同前由。查大甲西社,係淡水同知張弘章所轄地方,該同知平日不能撫馭事發竟自奔逃,似此庸懦無能之員,臣現在與督臣劉世明會疏題參。至大甲西社,久係熟番向來安分,此舉必因有激而成,不日可以安定,臣自當會同督臣,料理妥當,不致上廑聖懷。至起釁之由,容臣查明確實,究擬外,為此先繕摺奏聞,伏乞皇上睿鑒。

    雍正皇帝:知道了。

    雍正拾年正月貳拾陸日

    ●後記

    1.許良彬,雍正七年,署福建水師提督,次年任福建水師提督。

    2.1759年的台灣府汛塘圖

    大甲西社事件後,清廷改大甲西社為「德化社」、牛罵頭社為「感恩社」、沙轆社為「遷善社」。


    3.大甲西社事件初期,清朝的文武官員列表。


    ●延伸閱讀

    臺灣府汛塘圖 http://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538632733

    大甲西社(1) http://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585401679

     大甲西社(3) https://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585408135

    大甲西社(1)|日誌首頁|大甲西社(3)上一篇大甲西社(1)下一篇大甲西社(3)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