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番社考 @ 鯤鯷工作室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200806282247臺灣番社考

    這篇文章是清朝道光年間出生的鄺其照所寫的,他在1884年至廣東,協助張之洞處理中法戰爭的危機及勘察邊界事務。所以這篇文章應是這個時期的作品。全篇所介紹的番社並不多,主要以彰化九社及山後的崇爻八社為主,但其描述,提供了一些『原住民舊時生活』的訊息。

    臺灣番社考..............鄺其照(1836-1891).............錄

    台地幅員廣闊,地脈膏腴。熟番與華人所居十之三,生番所居十之七。第生番俱在臺灣之東,俗名山後,亦曰內山;地多山林,絕少平壤。

    而生番又分二種:

    一為平埔生番,居瀕海較平之地。地極腴美,厥田為上上,厥土宜稻、又宜茶,糖、榖之利甲天下。近海有煤、硫諸礦,而天氣又常溫和。

    生番多以捕魚為業,亦知煮海為鹽,尤擅駕駛船隻,以居常近海也;然亦有以紡織、耕耨為業者。

    其人軀長且偉,孔武有力;而衣服則效熟番。亦有文字,多難辨識;非儒、非釋、非道,不知何宗何教。惟於行歌互答時,譯其語音,雖啁啾如鳥語,而其詞意則多怨熟番之虐待也。

    一為巖穴生番,貌陋黑,人亦矮矬,以佃獵為業。男女俱無衣服,但以獸皮、樹葉蒙下體,而以五彩文身,作花草形。

    男子八歲即將左右車牙鍥去一、二枚,醜狀可駭。既長,則以輕健捷走者為能。

    所獵以糜鹿為多。常喜佩長刀,喜以獸骨、銅具、珠璣為玩好。喜用竹木鐵鎗;亦有弓弩、有箭鏃,鏃恆以鐵為之。

    喜殺人,以殺人多者為勇,不嗜殺人者為怯。有殺得熟番及華人者,即截其辮髮飾刀鞘以示勇。

    喜夜間結隊,篝火深林,以偵獸蹟。喜設機弩陷阱以伺虎熊,食其肉,寢其皮。亦嘗以皮與熟番易鹽、米、銅、布諸貨物,而皮角則麋鹿居多。喜食生獸,亦間有燔熟始食者。

    其屋則立木為架,蓋以茅;墊以草,高者為床榻、下者為几。人死則植立埋之,而以其平日常用之物為殉。有殺其同社番人者,則尋讎報復,輾轉不已;故熟番與華官恆深惡之。

    其地大山中多虎、狼、野彘、糜鹿之屬,深林中多彌猴,而種植,則山蕷、甘蕉、花生、椰子、菸葉、芒麻等類。物產則樟腦、硫磺、煤炭、茶葉、巨木、青藤等物,故外人多垂涎焉。



    彰化境中,其處於西偏者有九社:一曰大肚社、二曰感恩社(舊名牛罵)、三曰遷善社(舊名沙轆)、四曰貓霧束社、五曰岸裏社、六曰阿史社、七曰樸仔籬社、八曰埽束社、九曰烏牛欄社

    參閱地圖:彰化縣志(1832)之莊頭研究http://blog.xuite.net/ccy1217/Formosa/14723514

    自過沙轆牛罵社,屋宇隘甚。番室於牖外設榻,緣梯而登;雖無門闌,尚為高潔。屋前即山,而密樹陰濃,都不得見。惟有野援跳躑上下,向人作聲,若老人咳。又有老援如五尺童子,箕踞怒視。風度林杪,作簌簌聲,肌骨欲寒。瀑流潺潺,聲韻悅耳,或時修蛇出於踝下。大雨之時,嵐氣甚盛,衣潤如洗。山上時有番婦出沒,羵首瘠體,貌不類人;而有術善祟人。

    阿史諸社磴道峻折,溪澗深阻。番人皆矬健嗜殺,雖經內附,罕與諸番接。種山、射生以食。縫韋作幘,鹿皮作衣;臍下結以方布聊蔽前體,露背跣足。茹毛飲血,登山如飛,深林邃谷能蛇鑽以入,舉物皆以首負戴。居家則以裸,惟不去方巾;周身頑癬斑駁,腥臊特甚。番女亦白晰,繞吻吻皆刺細點而敷以黛,若塑羅漢髭鬚;共相稱美。

    樸仔籬、烏牛欄等社有異種狗,狀類西洋,不大而色白;(毛)細軟如綿,長二、三寸。披其毛,染以茜草,合而成線,雜織領袖衣帶,相間成文,朱殷奪目。數社之犬,惟存其鞹。

    諸羅山後壟,番女多白晰;牛罵、沙轆、水裏為最。惟裝束各異,髮皆散盤。

    岸裏等五社不出外山,惟向附近番社交易。而逼近內山,生番時出殺人。

    大肚諸社,屋以木為梁,編竹為牆,狀如覆舟;體制與各社相似。

    貓霧束諸社,鑿山為壁,壁前用土為屏,覆以茅草,零星錯落,高不盈尺。門戶出入,俯首而行。屋式迥不同外社。酒飯各二種,不拘粳稻,炊而食之。或將糯米蒸熟,舂為餅餌,名都都。用黍浸米水,越宿浸碎,和以麴,三五日發氣,水浸飲之。一將糯米炊熟,拌置桶內,逾三日發汁蒸酒,番極珍之。魚、蝦、獐、鹿,與南北投等社無異。

    沙轆、牛罵不食牛,牛死委於道旁。男婦頭貫簪,項懸瑪瑙珠螺牌。衣服皁白,俱短至臍;嫁娶著紅衣。

    貓霧束以下諸社,俱衣鹿皮;並以皮冒其頭面,止露兩目,睒睒向人,殊可怖異。

    收貯禾黍,編竹為筐,大小不一;或出作,則置飲食於中。無升斗,以準篾籃較,與漢人交易。近亦置床、榻、鼎、碗、檔、箸以為雅觀。

    婚姻先由男女私通,投契然後結褵成夫婦。男以銀鐲、約指贈女為定,女倩媒告之父母,因為主配,或娶或贅。屆期,眾設牲醪相慶。不諧,即兩離棄;婦不俟夫再娶而先嫁,罰酒一甕。私通被獲,鳴通事、土官罰牛一;未嫁娶者勿論。

    岸裏各社,完婚三五日,男往女家、女往男家,各以酒物相饋,不絕往來。番死喪葬及浴身入室,與南北投等社同,守服十二日,不出戶,親戚送飯。十二日後,請番神姐祈禳除服。婦服滿,任自擇配,父母兄弟不通問焉。

    山後崇爻八社,其地東跨大洋,在崇山峻嶺中。密箐深林,斷巖穹谷,有高峰削立萬仞,道路不通。土番分族八社:曰筠榔榔、曰斗難、曰竹腳宣、曰薄薄,為上四社;曰芝武蘭、曰機密、曰牡丹、曰丹朗,為下四社。

    八社之番,黑齒文身,野居草食;衣皮帶革,不種桑麻。其地所產有鹿麇、野黍、薯芋之屬,為番人終歲倚賴,他無有焉。

    自來人跡罕到。康熙間有陳文、林侃等商船遭風飄至,住居半年,略知番語,始能悉其港道。

    於是後有大雞籠通事賴科、潘冬等前往招撫,遂皆嚮化,附阿里山輸餉;計八社與阿里山社合輸餉銀一百五十五兩有奇。

    每歲贌社之人,用小舟載有煙、鹽、糖、鍋釜、農具往與貿易;番以鹿脯筋皮市之。皆以物交相易,不用銀錢。一年止一往返。

    其水程由安平鎮大港出口,沿海邊而行,喜西北風,歷鳳山、打狗、西溪、東港、大昆麓、加六堂、風港、琅橋至沙馬磯頭,水道一十二更(其俗以六十里為一更);又向東轉行山背,當用南風,過蟒卒、老佛、大紫高、蕭馬間、卑南覓山外,水道十更。復至薄辦社,水道三更:此皆鳳山縣界也。沿海北向,直至崇爻石門港口,水道九更。港內溪灘水急,須待天清氣朗、風平浪靜,用土番牽纜上灘,方入大溪寓灣,而大舟不得達。

    復由山道灣進武芝蘭,又三里至機密,又九十里至牡丹,五十餘里至丹朗四社熟番共千餘家,則近水沙連內山矣。

    至欲往四社,須從原路復出,下灘往北駕駛,水道二更,方至筠榔榔社,二十餘里至斗難社,又四十餘里至竹腳宣社,又二十餘里至薄薄社;四社熟番均約千餘家。其生番散處深谷,不通教化者約數萬之眾;規模風俗,不得而考矣。

    東北山外,悉皆大海。又當從水道沿山歷哆囉、猴猴,始到蛤仔灘,水道二十一更;南路船無有過者,惟淡水社船由大雞籠三潮而至云。

    近有赴生番中者,親歷諸社,計有十八名目:係牡丹社、薩巴里社、格司社、漫地耔社、加棲讓社、百多聽必社、巴格羅社、沙波力社、阿酸墮社、羅壩社、清拉加社、坭安六安社、必家社、百地久社、都拉閘社、甘黨社、鐵幾沙社、哥凹支社。餘社尚多,未詳。

    ——錄自王錫祺輯「小方壺齋輿地叢鈔」第九帙。

    作者考據:

    鄺其照,字容階,生於道光年間(1821-1850),卒年不詳。
    青少年時期出國謀生 , 在美國學會英語。
    1860-1860年間回到中國,加入北洋李鴻章幕府 , 並且在上海之留美幼童出洋留學局任事 , 負責幼童出國前之英語訓練。
    1868年編成一本中英對照字典 , 為第一代國人編纂中英文雙語字典者。
    1875年率領第四批幼童赴美留學。
    1882年返回上海。
    1884年至廣東,協助張之洞處理中法戰爭的危機及勘察邊界事務。
    1886年在廣州創辦廣報
    鄺氏著作最有影響力的當推其上面介紹過的《華英字典》 , 但其它著作還有:《五大洲輿地戶口物產志》及《台灣番社考》等幾種 , 均輯入王鍚祺編《小方壺齋輿地叢鈔正編》之中。

    版主認為本文應完成於1884年以後。

    噶瑪蘭廳志之輿圖研究(1852...|日誌首頁|新化斷層研究(1)上一篇噶瑪蘭廳志之輿圖研究(1852)...下一篇新化斷層研究(1)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