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12328行政訴訟法模擬試題

6-3 起訴

1.      行政訴訟法105條規定,起訴應以訴狀表明下列各款事項,提出於行政法院為之:一、當事人。二、起訴之聲明。三、訴訟標的及其原因事實。蓋依處分權主義,行政法院不得為訴外裁判,故原告應於訴訟上表明訴訟標,以具體化其要求權利保護之範圍。

2.      訴訟標的之表明,在學說上有從寬、從嚴認定等不同學說,惟不論何種學說,基於訴訟經濟及紛爭解決一回性的要求,當事人若已陳述與本案訴訟標的有關之原因事實時,行政法院基於當事人給予事實,法院即給予裁判」之法理,即應就該事件予以審理。

3.      欠缺訴訟標的之表明,行政法院應依行政訴訟法第107之規定,以起訴不合程式或不備其他要件而以訴訟不合法裁定駁回之。惟如其情形可以補正者,審判長應定期間命其補正

4.      行政訴訟法第4條第1項後段(訴願機關未於期間內作成訴願決定而提起撤銷訴訟之情形),是否有起訴期間的規定,條文並未明文規定(請注意與行政訴訟法第106條第1項之區別)。因此,多數學者主張應類推行政訴訟法第106條第2項中三年之規定

5.      行政訴訟法1061項規定,撤銷及課予義務訴訟之提起,除本法別有規定外,應於訴願決定書送達後2個月之不變期間為之。但訴願人以外之利害關係人知悉在後者,自知悉時起算。且同法同條第2項規定,若自訴願書送達後,已逾3年者,不得提起之。

6.      行政訴訟法第106條第3項規定不經訴願程序即得提起第4條或第5條第2項之訴訟者(如行政程序法第109條經聽證程序作成之行政處分),應於行政處分達到或公告後2個月之不變期間內為之。

7.      行政訴訟法第89條第1項規定,當事人不在行政法院所在地居住者,計算法定期間,應扣除其在途之期間,但有訴訟代理人住居行政法院所在地得為期間內應為之訴訟行為者,不在此限。因此,當事人有關起訴期間之計算,若符合上述三要件時,需先扣除在途期間後,始計算是否遵期起訴。

8.      行政法院848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認為,若代理人遲誤起訴期間,而改由本人以自己名義提起訴訟,計入在途期間,若仍在起訴期間內者,以本人名義之起訴,行政法院仍應予以受理。

9.      訴願法第90條規定,訴願決定書應附記,如不服決定,得於決定書送達之次日起2個月內向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10.  訴願法第91條規定,對於得提起行政訴訟之訴願決定,因訴願決定機關附記錯誤,向非管轄機關提起行政訴訟,該機關應於十日內將行政訴訟書狀連同有關資料移送管轄行政法院,並即通知原提起行政訴訟之人,且視為自始向有管轄權之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11.  訴願法第92條規定,訴願決定機關附記提起行政訴訟期間錯誤時,應由訴願決定機關以通知更正之,並自更正通知送達之日起,計算法定期間。訴願決定機關未依訴願法第90條規定為附記得於訴願決定書送達之次日起2個月內提起行政訴訟,或附記錯誤而未依前項規定通知更正,致原提起行政訴訟之人遲誤行政訴訟期間者,如自訴願決定書送達之日起1年內提行政訴訟,視為於法定期間內提起。

12.  行政訴訟法第91條規定,因天災或其他不應歸責於己之事由,致遲誤不變期間者,於其原因消滅後一個月內,如該不變期間少於一個月者,於相等之日數內,得聲請回復原狀。前項期間不得伸長或縮短之。遲誤不變期間已逾一年者,不得聲請回復原狀,遲誤第106條之起訴期間已逾三年者,亦同。第一項之聲請應以書狀為之,並釋明遲誤期間之原因及其消滅時期。

13.  起訴生訴訟繫屬之效力,而訴訟繫屬之效力終於判決確定。因此,就某一事件縱經法院終局判決而未確定前,仍有訴訟繫屬之效力。

14.  行政訴訟法第115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規定,當事人不得就已起訴之同一事件,於訴訟繫屬中更行起訴。

15.  訴訟繫屬之效力,在於不許就同一事件重新起訴,是否為同一訴訟,而構成重複起訴,應就訴之三要素比較觀察之:亦即以1)當事人(2)訴訟標的(3)訴之聲明加以觀察,若前後二訴訟三要素皆為同一時,即為同一訴訟,而構成重複起訴。

16.  行政訴訟法第110條第1項規定,於行政訴訟繫屬中,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爭訟中之標的物或權利)雖移於第三人,於訴訟無影響。但第三人如經兩造同意,得代當事人承當訴訟。採當事人恆定主義

17.  行政訴訟法第66條規定,訴訟代理人除受送達之權限受有限制者外,送達應向該代理人為之。但審判長認為必要時,得命送達於當事人本人。

18.  行政訴訟法第67條規定,當事人或代理人經指定送達代收人,向受訴行政法院陳明者,應向該代收人為送達。但審判長認為必要時,得命送達於當事人本人。

19.  行政訴訟法第68條規定,送達代收人經指定陳明後,其效力及於同地之各級行政法院。但該當事人或代理人別有陳明者,不在此限。

20.  行政訴訟法第73條規定,行政訴訟文書寄存送達之生效日期,自寄存之日起,經10日發生效力(不因受送達人有無領取或何時領取,而影響其送達生效時間 ),與民、刑事訴訟文書為類似規定處理,係導因於釋字第667號解釋。

21.  期間可分為裁定期間法定期間法定期間顧名思義即由法律規定之期間,有不變期間通常期間之別;而裁定期間,即係指除法定期間外,由行政法院或審判長酌量情形而定的期間。其次,不變期間指該期間一屆至,無待法院介入即生失權效果遲誤不變期間可聲請回復原狀;再者,通常期間指非不變期間之法定期間,惟遲誤通常期間者,尚非直接生失權效果,而須待法院介入裁判時始生失權,故法院未以訴訟行為不合法駁回前,當事人之補正行為縱逾通常期間,仍為有效,通常期間不得聲請回復原狀。最後,裁定期間係指由法院或審判長酌量而定的期間,且該期間屆滿後需法院介入始生失權效果

6-4 行政訴訟之程序標的

1.      程序標的非固有意義之訴訟標的,指作為訴訟基礎之系爭行政處分訴訟標的則是指固有意義之訴訟標的,乃是作為關於客觀的訴之合併,關於訴之變更以及判決之實質的確定力所及範圍等問題之基準。

 

6-5 行政處分之可分性及部分爭訟

1.      可分的行政處分,其處分之一部分若不生效力、無效或不合法,其他部分則仍然有效存在。而在不可分的行政處分,其處分之一部分不生效力、無效或部分違法,將導致整個行政處分不生效力、無效或違法。倘若可分的行政處分之一部分違法,則得僅就此一部分予以撤銷、撤回(廢止)或廢棄。反之,一個不可分的行政處分,於違法時,則僅能將整個處分予以撤銷、撤回或廢棄

2.      有關行政處分之可分性,下列敘述何者錯誤?(1)於行政處分具有可分性,而其可分離之構成部分作為獨立的行政處分,仍可維持其存在時,其處分即可予以部分撤銷。(2)對於可分的行政處分,可以僅對於行政處分之一部分內容爭訟。(3)如果對於行政處分之一部分提出爭訟,則其餘未爭訟部分,實務上認為全體處分之全部仍然尚未確定,並未先發生不可爭力。(4)以上皆屬錯誤。

 

6-6 行政訴訟之訴訟標的

1.      行政訴訟之訴訟標的,係指行政法院之審判對象。探討訴訟標的內容為何,具有下述實益:(1)原告於起訴時,應特定訴訟標的範圍,以便行政法院審判2)原告於起訴後,訴訟繫屬中,如就同一訴訟標的重行起訴,即有一事不再理之問題3)在同一訴訟標的範圍內,有關攻擊防禦方法之追加變更,不涉及訴訟標的之變更,毋庸得被告之同意4)法院對於訴訟標的範圍進行裁判,原則上就既判事項發生既判力

2.      撤銷訴訟之訴訟標的理論,概可區分如下:(1實體法說,此說從實體法觀點,探討行政處分撤銷訴訟之訴訟標的理論,又可分為:a.行政處分撤銷請求權或撤銷權說b.行政處分之違法性說c.行政處分違法並損害原告權利之權利主張說2訴訟法說,此說從訴訟法觀點,探討撤銷訴訟之訴訟標的理論,又可分為:a.二分肢說(亦訴之聲明以及事實關係共同構成訴訟標的)b.一分肢說(訴之聲明構成訴訟標的)

3.      若採撤銷訴訟之訴訟標的,係原告要求行政法院撤銷系爭行政處分之權利,或係原告要求行政機關撤銷系爭行政處分之請求權,則由於行政處分並非訴訟標的,故有關行政處分之違法性乃是裁判之先決問題,只有其處分違法時,原告始有撤銷系爭行政處分之權利或請求權,則由於行政處分之違法性僅屬先決問題,因此不發生既判力之效力,從而在嗣後國家賠償訴訟上,並不受先前撤銷訴訟判決有關行政處分之違法性裁判的拘束,而對於行政處分之違法性問題,仍得為不同之判斷認定。再者,由於判決只對於行政處分撤銷請求權為裁判,因此,有關實體上法律關係之裁判,並不發生既判力,而得為重新提起訴訟之標的,此為本學說遭受非難之處。

4.      一分肢說者認為行政訴訟之訴訟標的乃是在訴之聲明中所表示裁判之要求,而與民事訴訟上一分肢說見解相同。

5.      二分肢說者認為行政訴訟之訴訟標的乃是由訴之聲明及原因事實關係所構成。

6.      最高行政法院9712月份第3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課予義務訴訟之訴訟標的,依行政訴訟法第5條規定,應為:「原告關於其權利或法律上利益,因行政機關違法駁回其依法申請之案件,或對其依法申請之案件不作為致受損害,並請求法院判命被告應為決定或應為特定內容行政處分之主張。

7.      在確認之訴的訴訟標的,則為一個特定的法律關係存在或不存在或一個特定的行政處分無效的主張。或有認為是確認法律關係之存在或不存在之原告的請求權。

8.      行政訴訟法第4條第1項規定:「人民因中央或地方機關之違法行政處分,認為損害其權利或法律上之利益,經依訴願法提起訴願而不服其決定,或提起訴願逾三個月不為決定,或延長訴願決定期間逾二個月不為決定者,得向高等行政法院提起撤銷訴訟。」195條第1項規定:「行政法院認原告之訴為有理由者,除別有規定外,應為其勝訴之判決;認為無理由,應以判決駁回之。」由上述規定可知,撤銷訴訟之訴訟標的,乃是「系爭行政處分違法,並因此損害原告之權利

9.      釋字第368號解釋認為行政機關應受行政法院撤銷判決所持法律見解之拘束

10.  有關行政訴訟之訴訟標的,下列何者錯誤?(A)訴訟標的於撤銷訴訟、課予義務訴訟,即係當事人間所爭執之行政處分。(B)訴訟標的係指法院之審判對象,且在判決確定後,將生既判力。(C)在撤銷訴訟,法院之審判對象為系爭處分違法並因此損害原告權利之原告的權利主張。(D)無錯誤選項。

 

6-7 行政訴訟上之審理原則

1.      我國行政訴訟上,支配行政訴訟上之原則概亦有:1)處分權主義(2)職權探知主義(3)言詞直接(4)公開審理原則(5)言詞審理主義(6)法律上聽審原則(7)證據自由評價原則(自由心證)。

2.      處分權主義,係指指訴訟當事人對於訴訟標的及訴訟法律關係之處分權限而言。換言之,即當事人得1)決定訴訟之開始(2)決定訴訟之審判範圍(3)決定訴訟之終結而言。

3.      職權探知主義,係指法院應依職權探知事實關係及依職權調查證據,而不受當事人之主張陳述以及證據聲明的拘束。行政訴訟法第125條第1規定,  行政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事實關係,不受當事人主張之拘束。

4.      公開審理主義,係指訴訟之辯論及裁判之宣示,應公開法庭行之。但有妨害國家安全、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之虞時,法院得決定不予公開。

5.      言詞審理主義,有廣狹二義,狹義係指法院作為裁判基礎的訴訟資料,專以當事人及訴訟關係人的言詞陳述為依據;廣義係指關於訴訟審理的當事人及法院的訴訟行為,均以口頭行之。

6.      直接審理主義,依行政訴訟法第188條第2,係指法官非參與為裁判基礎之言詞辯論者,不得參與裁判。即指受理訴訟的法院本身,自己進行聽取辯論及調查證據。

7.      適時提出主義,當事人在訴訟上的攻擊或防禦方法,除別有規定外,應依訴訟進行之程度,於言詞辯論終結前適當時期提出之(第132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196條第1項)

8.      集中審理主義,為促進訴訟經濟,以減輕訴訟勞費,有關訴訟之本案審理應盡可能使程序集中化,並以開一次言詞辯論期日即可終結解決法律上爭議為理想。

9.      真實義務原則,在言詞辯論時,當事人就其提出的事實,也負有真實及完全的陳述義務(第132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195條第1項)。

10.  證據自由評價原則,行政訴訟法§189規定,行政法院為裁判時,應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依論理及經驗法則判斷事實之真偽。但別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11.  聽審請求權,賦予參與訴訟程序之當事人享有對於法院裁判基礎之事實關係,乃至法律問題,在法院裁判之前,有表示意見之機會,而法院亦僅能以已經給予當事人表示意見之機會的事實及證據方法,作為裁判基礎。

12.  聽審請求權只要保障當事人有陳述意見機會即為已足,因此如一方當事人於言詞辯論程序中突然提出新事證,則法院僅需當場給予他造當事人表示意見機會即可,不必再給與相當期間表示意見機會,以促進程序進行。

13.  自由心證主義,即證據自由評價原則,係指法院為裁判時,應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證據調查之結果,依論理及經驗法則判斷事實之真偽。故行政法院判決認定事實,原則上得自為認定,不受刑事確定判決所認定事實之拘束。

14.  鑑於當事人乃行政訴訟之程序主體,訴訟制度之設計自應兼顧程序主體權之保障,是以就訴訟程序、事證調查與審判等事項,我國係採當事人進行主義。

15.  行政訴訟程序中當事人提出攻擊、防禦方法之時點,依行政訴訟法第132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196條之規定可知係採適時提出主義,而非隨時提出主義,此乃基於訴訟經濟之要求。故而在當事人因重大過失,逾時提出攻擊方法而該當民事訴訟法第196條第2項之情事時,行政法院自應依法準用系爭規定,賦予該方當事人失權之法律效果。

16.  直接審理主義之意涵在於使受訴法院親聽辯論、親為證據之調查,是以基於訴訟經濟而生之準備程序,乃單獨由受命法官主導,實與直接審理主義之精神扞格,故而準備程序之進行應從嚴限縮在訴訟關係之闡明,受命法官不得於準備程序中為證據之調查,以兼顧直接審理與訴訟經濟之要求。

17.  關於行政訴訟程序上之處分權主義,下列敘述何者錯誤?(A)訴訟程序乃為當事人解決紛爭而存在,是以當事人作為行政訴訟程序之主體,原則上自應掌有程序之主導權,故採認處分權主義。(B)縱行政訴訟因為監控行政行為之合法性而具有濃厚公益色彩,其程序是否開啟仍應由當事人決定,亦即行政機關如作成一顯然違法而對公益高度危害之行政處分,如未經人民合法訴請撤銷,行政法院亦不得職權撤銷之。(C)有認為不告不理原則可自處分權主義推導而出,從而在採取處分權主義之行政訴訟程序,行政法院原則上就未經當事人聲明之事項,縱認有事理之關聯性,亦不得基於公益之需求而職權擴張審理。(D)在原告非屬行政機關時,除於被告已為本案之言詞辯論且拒為同意者外,基於處分權主義,其得自由為訴之撤回以終結訴訟程序,此舉亦有益於訴訟之經濟。

18.  關於行政訴訟上之集中審理主義,下列敘述何者錯誤?(A)當事人在言詞辯論前,應先交換準備書狀與答辯狀,以使原被二造得先行釐清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有益於訴訟之促進,此即書狀先行程序。(B)法院得於書狀先行程序終結後,由受命法官召開準備程序,並命當事人協議簡化訴訟上之爭點。(C)為避免反覆召開言詞辯論庭,浪費訴訟資源,法院就訴訟關係之事實上、法律上、證據上之爭點,應分別集中為之。(D)當事人在準備程序中,應將所有訴訟資料一併提出,如待言詞辯論期日始提出新事證者,除經他造同意外,為免對他造造成突襲,且延滯訴訟之進行,法院應逕自駁回之。

19.  行政訴訟法上的聽審請求權,是憲法上人性尊嚴的保障以及法治國家原則的具體實踐。

20.  聽審請求權是賦予訴訟程序之當事人對於裁判基礎的事實關係(包括事實及證據)及法律問題,在法院裁判之前,有表示意見之機會。

21.  有關行政訴訟之審理,下列敘述何者錯誤?(1)行政訴訟與公益有關,原則上應依據職權調查事實及證據,不受當事人主張之拘束。(2)行政法院認定事實,本於自由心證,原則上不適用證據法定主義。對於行政處分之前提要件事實之存否,得獨立認定,原則上也不受刑事判決或民事判決認定事實之拘束。(3)法院依據職權調查得知之事實證據,毋庸給予兩造當事人表達意見之機會,即得為裁判基礎。(4)以上皆屬錯誤。

 

6-8 事實及證據上之調查

1.      行政訴訟因涉及公益,如行政法院就事實關係,須受當事人主張之拘束不能依職權調查,將有害於公益。故行政訴訟法第125條第1,規定行政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事實關係,不受當事人主張之拘束,採取所謂職權探知主義

2.      由於行政訴訟多涉及公益,為發現實質的真實,因此行政訴訟法第133條規定行政法院於撤銷訴訟,應依職權調查證據;於其他訴訟,為維護公益者,亦同。採取所謂「職權調查主義」。

3.      在行政訴訟中,證人有據實陳述之義務,惟若因其據實陳述,而致自己或與其有下列何種關係受刑事訴追或蒙恥辱者,得拒絕證言?(A)親屬關係。(B)婚約關係。(C)監護關係。(D)以上皆是。

4.      有關行政訴訟程序上證據之調查,下列何者錯誤?(A)當事人有聲請調查證據之權利。(B)法院應依據職權調查。(C)被告行政機關應負調查事實之責任。(D)無錯誤選項。

5.      關於職權探知主義,下列敘述何者錯誤?(A)相對立之概念為辯論主義,即當事人提出主義,二者係處理作為裁判基礎之事證資料應由誰負責提出之問題。(B)行政法院對於受訴案件皆應職權探知事實關係,並依職權調查證據,以排除行政行為之違法狀態,賦予人民有效之權利救濟。(C)行政訴訟係採職權探知主義,故而行政法院並不受當事人主張之拘束,縱於當事人就他造主張之事實自認者,亦同。(D)在撤銷訴訟中,法院因職權探知主義之要求,就行政機關處分之作成是否合法一事,必須探究出實體真實,其結果雖可能否定行政機關原先之決定,亦不將與權力分立原則相違。

6.       

 

 

6-9 行政訴訟上之舉證責任

1.      客觀舉證責任,係指某一事實於存否不明時,其一方當事人即須負擔以該項事實為要件,而對自己有利之法律效果之發生不被承認之危險或不利益。

2.      主觀舉證責任,係指判決基礎之事實由當事人提出,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並為使法院形成心證,須聲明提出證據,如未提出證據,法院即無法加以斟酌,而可能受到不利判決。

3.      規範有利說,係指在事實不明的情形,其不利益原則上應歸屬於由該項事實導出有利之法律效果的訴訟當事人負擔。換言之,主張權利或權限之人,於有疑義時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原則上應就權利發生事實負舉證責任,而否認權利或權限之人,或主張相反權利之人,對於權利之障礙或消滅或抑制之事實,負舉證責任。

4.      事件性質說,係指應依當事人之公平、事件之性質、關於事物之舉證之難易等,就具體案件,決定那一方當事人應受不利之判斷。其認為舉證責任之分配之問題,應從最符合正義與公平之要求來考量,在撤銷訴訟上之舉證責任,應謀求公益與私益之調整,斟酌以實現正義與公平為目的之行政法規及其所規律之行政法關係之特殊性,顧及行政處分乃行政法規之具體的實現之特質,合併考慮訴訟上舉證之難易,找出符合正義公平之要求之舉證責任分配之想法。在此想法下,有待累積具體案件之適正妥當的判斷,亦即在行政法之各個領域,由於各自情事不同,案件有異,因此應就個別具體案件,考量舉證責任之問題

5.      權利限制、擴張區分說,係指在行政訴訟之領域,亦同樣於自由權之侵害成為問題時,亦應受刑事訴訟上相同原則(即罪疑惟赦原則)之支配。在請求撤銷限制國民自由、課予國民義務之行政處分的訴訟上,通常行政機關就其行為的適法性,負擔舉證責任;在國民對於國家,請求擴張自己的權利領域、利益領域(駁回處分之撤銷)的情形,原告就其請求權之基礎事實,負擔舉證責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