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31953排球相關專業術語

排球運動的技術和戰術是多種多樣的,背快、背飛、背溜,這三項排球技術,也可以稱其為個人進攻戰術,共同的特點是進攻點都在二傳手的身後。  一般人認為,加「背」字的戰術都應該是在二號位,其實不然,「前」和「背」都是相對二傳手而言,在二傳手前面的進攻都冠以「前」,如前快球、前交叉等;在二傳手身後的進攻都稱其為「背」,如背快、背飛、背溜、背交叉等。即使二傳手跑到四號,傳在他的背後的快球,或是二傳手面對二號位,利用背傳組織的三或四號位進攻,都可稱為背快、背溜等等,這早已是排球場上約定俗成的說法。所以如果在一傳到位的情況下,二傳手插上傳球,通常帶「背」的戰術球大多是在二號位進行。  背快、背飛、背溜的區別主要是傳球弧度的高低、速度的快慢和攻手與二傳的距離不同。「背快」球弧度最低,如果二傳手採用跳傳,只要將球點到頭後,攻手幾乎與他同時起跳,用最短暫的時間將球扣出,即「迅雷不及掩耳」,達到偷襲的效果。「背飛」則多為高弧度的拉開球,傳球的高低與遠近,要視戰術需要與選手特點來定奪,攻手一般都「藏」在二傳手身體的前方或左側,待二傳手傳球後,在對方認為二號區無人進攻的時候,攻手迅速移動到二傳手背後,跨步起跳並在「飛」行中突然襲擊,常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背溜」是速度快、弧度低的拉開球,有些像背後的平拉開球。高水平的二傳手傳出的背溜球,可在球網上空與球網成平行飛行,以便攻手可選擇更多的過網點,甩開對方的攔網手。  在一次攻中,採用背快、背溜、背飛戰術的多為二、三號位攻手,特別是接應選手站在三號位接發球時,常常選用背飛,既牽制對方又盡快換位,達到一舉兩得的目的。  當今世界排球運動技、戰術迅猛發展,帶「背」字的戰術還有許多,加上三號位和四號位的一系列戰術,尤其是後排進攻趨於多樣化,與原有的前排戰術又組成了不少立體戰術。這些戰術交錯使用,便形成了令人目不暇接的精彩紛呈的快速多變的排球戰術。目前排球科技人員,還在不懈地努力,研究更加先進、實用、有效的個人、集體戰術。

(繼續閱讀)

201204291218遙遠的鄉村

江南的春天多雨,雨後的鄉村野草瘋長,在青壯年勞動力紛紛南下打工的時代裡,曾經熟稔的小路總被新來的時光腳印所覆蓋。每次回鄉,我都要在繁茂的的草叢中努力撥開塵封的記憶,才能覬覦到鄉村的舊模樣。上個世紀的七十年代,湖南的花鼓戲《補鍋》可謂紅極一時,生動地演繹了補鍋匠的酸辛與幸福。我們村的楚湘伯伯就是一個補鍋匠,他個兒五短三粗,總是慢騰騰挑著特製的貨擔,筐裡有一台小型的風箱,還盛著燒鐵水的小缽和鐵器具。他的嗓門極好,如歌謠般吆喝他的生意號子:“補——鍋子——爐鏟——不呢?補鍋子——爐鏟啊——”聲音頗具穿透力,彷彿喚醒了一個沉睡的小山村。然後他在村裡一處空地拉開架勢,支上風箱,不一會爐火旺旺,小缽裡鐵水熔化。楚湘伯伯一邊敲擊碎鐵,一邊搗泥,嘴裡叨念著:“爛鍋子、爛杯子、爛爐鏟蓋……都可以補好,快些拿來啊!”聽到楚湘伯伯的吆喝,母親便叫我趕緊去碗櫃底下找那個我們兄妹慪氣摔壞了的搪瓷杯子,外殼凹凹凸凸的,底部已有了兩個小洞。我興沖沖拿著走到空地,楚湘伯伯那鷹鉤般的鼻樑上壓著一副老花眼鏡,老虎一樣鼓著的眼珠子朝上一瞟,隨口說:“五毛錢!”母親在旁說,才兩個小眼,三毛錢吧?楚湘伯伯歎口氣說:“三毛錢就三毛錢吧,不過小傢伙要過來幫忙拉拉風箱。”我很樂意為他做這活兒,滑溜溜的,呼啦呼啦地響亮。只見他用磁勺子舀了一匙熔化的鐵水,放在左手捏著的厚草灰裡,慢慢呈到杯子壞了的洞口,上面右手再用一個布團一按,揉幾下再塗以泥巴,往地上一扔,不屑地說:“三毛錢,包管你用一年!”有次上屋一家兩口子吵架,把吃飯的大鐵鍋摔成了兩大塊,楚湘伯伯用竹篾條支架住,照樣修補得完好如初,還對小兩口說:“鍋子破了還可以補好,要是婚姻破裂就難以修復了啊,要珍惜啊。”望著疤痕纍纍的鐵鍋子,兩口子心情異常沉重,自此很少吵架摔傢俱了。補好的鍋子終究有個疤!幾年以後,當邵東的塑料製品大量傾銷在市場的時候,走村串寨的補鍋匠也就漸漸退出了時光的舞台。隨著村裡爆米花師傅的蕭條,許多鄉村的行當銷聲匿跡了。爆米花的工具比補鍋更簡單,就是一台黑咕隆

(繼續閱讀)

201204271338無聲的淚水為誰流?

從來未曾為那個男生或者男人哭過,至於我爸?我沒有多少印象。就連我如今愛的人,也沒有,反而愛我的人卻因為我流過多少次的淚水。而今天,我為他---我哥,哭第二次了。就像第一次一樣,無聲地哭,傷心地哭,不停地流眼淚,哭干了淚水還在哭。還好,我是在宿舍,有很多紙巾,不像上次在大街上在公交裡在媽媽面前,等舍友都出去吃飯了,我才可以哭出聲來,多麼淒厲的哭聲,連自己也哭傷了。我真的發覺我和哥有裂痕了,是因為她女朋友的事,也許是我傷了他在先,我被他教育到狗頭噴血,我發覺他還一直耿耿於懷,是我傷了他的自尊心了嗎?我一直不會說話,但我很善良!我有時候很直白,但我沒有邪心之念!為什麼他覺得我很可惡似的?他女朋友也沒他那麼小氣,說真的,我該謝謝他女朋友還是該恨她?是我太在意了麼?為什麼他不懂得我的心?為什麼他不讓讓我?為什麼他不像別人的哥哥一樣寵著小妹?為什麼我哭得如此傷心?“你我都不欠,行嗎?”為什麼還未懂我其中的話語?從來未曾為哪一個男生或男人真正哭過,如今我淚干了,還能哭嗎?我太高雅了 |世界小姐的小世界 | 瑤瑤的空白水域 |天下 | 易學與姓名文化盡在美名網 |無為設計的BLOG | 閒夢遠的BLOG |City Lights | 編劇李名 |

(繼續閱讀)

201204221641對不起,我愛你

很多時候很多事,也許我會一時的迷茫和不快,但我從來沒像今天這樣不開心過。淚水就像關不掉的水龍頭一般好累好累,今天我什麼都不想做。在失去他音訊的幾個月裡,我痛苦,沉淪,每天幾乎24小時的等待,我曾對他說,希望有一天每天可以把不重樣的茶點做給他吃,他說他期待著所以意面從南意學到北意,從優格學到和果子,別人都驚訝我的手藝,可是又如何呢即使我把所有日本名家的甜品全學會,他還是不會回來不會回來如果冷淡能消磨我的決心和意志,那麼他錯了他太低估了我對他的愛也許會有游移,也許會有糊塗,也曾想過放棄,但是我始終記得他叫什麼,而我愛他手機壞了,換了個新手機突然有一天我聽到鈴聲響起,上面閃爍著未知號碼的時候,我的心有多麼的跳躍,我以為是他,可是那卻是一個不知名的外地號碼我的手機裡永遠存著那個他曾經使用過的已是空號的號碼,換了新的手機,仍然不忍刪去,知道他不會也不可能再用,只是因為是他的。別人給了我一個更好的手機號,我不肯換,因為我的手機號要為他而保留我的頭髮大把的脫落,在健發中心裡,小姐問我,你每天睡幾個小時,我說兩到三個小時,在小姐的驚呼聲中我的眼晴開始濕潤,我沒有委屈,從來都沒有,只是你在哪裡,你還好嗎,真的好嗎 在小區裡又遇到了那個開著車向我問路的男孩子了,他已經是第二次問我他的家在哪,我覺得好笑,這一次我終於想聽聽他後面的話是什麼,當他說他和女朋友分手從美國回來時,我脫口而出的那句話居然是,“美國哪裡和上海有12個小時的時差?”當我對著他說,不要因為分離而分手的時候,當他說太苦了的時候,我的聲音早已走調。我知道自已有多失態。可是他不知道,我想說的是,如果我能像他那樣自由的往返兩個國家,如果僅僅是因為距離,那又算得了什麼。如果他那樣也算苦,那麼我連續幾個月24小時的守候又算什麼,苦得從來不是漫長的等,而是那始終的杳無音訊。他,忘記了,他什麼都忘記了,我曾對他說過,我會等他,等他回來。我知道,他要我以後一個人好好的生活,他要我樂觀積極的活著他要我走,他不要我等他如果這個結果是他想要的,我會給他,我從來都不會違逆他的意思只要他開心,我的朋友說,他怎麼可以這樣呢,怎麼可以不回來呢她慫恿著我重新開始新的感情。可是誰又會愛我呢,誰會愛一個心裡深藏另一個男人的女人呢從認識他開始,我就一直在等他,一直等,習慣了,他給了我慢長的時間去習慣其實許多許多事我都明白的,只是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