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826那些與美食有關的事兒

黃悶雞塊:一個人的八級廚師記憶中,很多事情都已事過境遷,不復當年,不過仍有些久久地佔據著心田,令我思緒萬千。我無法忘記最初做的黃悶雞塊,雖然只是件極小的事情,對我影響卻不同其它。我得說那是一種開始,是它讓我突然明白了飯菜並非為了裹腹那麼簡單,有些時候,人們對待美食的態度,其實也是對待生活的態度。那年冬天,為了做一道菜,我第一次下了廚房。之所以如此,一是為了來我家做客的鄉鄰、長輩,我不想讓他們覺得離家四年,什麼也沒學會。另外就是想給女友的母親留個好印象。此前,女友表情冷漠、口舌鋒利的母親已不止一次說過我,說連飯菜都不會做的男人,決不會是個好男人。她本就對我不滿意,女友又非常孝順,不願拂了母親的意思,只寄希望我能通過她的考驗讓她轉變觀念,成全我和她的愛情。那是我第一次做菜。之前,我從未做過飯菜,小時候只是幫姥姥燒燒火、端端菜盤、收拾桌子,連菜都不會切。到部隊後才有了進廚房的經歷,也不過是每週例行公事地到炊事班幫幫廚而已。儘管如此,我還是學會了擇菜、切菜、擺盤、調味等基本功,並在幫廚的中把炒菜的程序熟記於胸,自己動手炒菜卻是沒有過的事。我決定為大家做一道“黃悶雞塊”。雞在家鄉一直是道比較傳統、比較尊貴的菜,常常用來招待客人。在家鄉的酒宴上,雞是第一道大菜,雞做的好不好直接影響人們對接下來食物的心情。我以部隊所看到的程序進行操作,先將切好的雞塊用油炸至金黃色後盛出瀝油,再放入油將薑片、蔥段。因為在鄉下,佐料沒有那麼齊全,能代替的則代替,不能代替就捨棄。沒有料酒就用白酒,沒有生抽就用醬油,沒有香菇、筍片則以土豆應付。待蔥、姜爆好鍋之後,放入土豆,然後把酒和醬油等調好的湯汁加入,稍後把瀝干的雞塊倒入,並加蓋以小火燜煮,待湯汁近干可以出鍋前,我又別出心裁地取了兩個油炸的紅辣椒切成塊狀擺在盤邊,再把燒好的雞塊裝入盤中。就這樣一盤色澤金黃邊上點綴著幾點暗紅的黃燜雞塊就做好了。不知道我的“黃悶雞塊”是否成功,但是在那個寒冷的冬天,我的鄉鄰和長者十分滿意,吃得渾身冒煙,氣氛也格外熱烈。推杯換盞間,不僅把雞吃得一乾二淨,還在飯後藉著酒興以十分肯定的語氣說我學過廚藝。我不知該如何對他們說,只半開玩笑地說了句,“我可是個八級廚師哩”。我完全沒想到可愛的鄉鄰和長輩們竟然不知道廚師沒有八級,而我順口說出的一句話,也由此給

(繼續閱讀)

201205051059覺來簾外木樨風

一秋色,讓土地之夢美麗而又沉重,寄居在月光中的人們,匆忙打開心中飽綻的花蕾。誰白衣勝雪,手把銀桂?誰又夢過無痕,擔風袖月?當月濕窗簾時,我卻看見老桂樹,深深的紋路以及那些無法模仿的滄桑,在泥土中微微顫動。於是,星子們的呢喃擱淺在卵石上。月光下的溪畔,愛情的腳步輕輕踐約。那些沾滿月色的瘦風,請不要帶走蒲公英的小傘。因為那些遲開的花朵和飛鳥在小傘下邂逅時,它們傾吐的露珠淋濕了一串蟲聲。而我曾在秋天丟失的桂子,不知在那裡?二桂子花開的日子,多少詩詞,被各個朝代寂寞的朗誦著,使兩片不熟悉的葉子聆聽後靠在一起,風卻帶著另一片去往遠方。惟有桂花讓一闋飛來的月色,挾持了我的中秋,卻留下了風中的光、骨中的血和酒中的火。從此,我寂寥地拾起一簇桂花的芳香,掛在了心上。三晝夜交替。左手水色,右手天光,相愛的人呀,請不要輕易靠近桂香,那一簇簇的憂傷密集著月亮的本質和原色,一旦染一身金箔,終生難以洗盡。從此,窗欞總會疊滿懷念的影子。往往桂花攜著露珠起舞,微風將月光的豎琴輕輕彈撥,許多人都迷失在馨香裡,用一滴眼淚來收藏所有憂傷的眼睛。可今夜,大地已扶起圓月,為誰掌燈?四不必追問木樨風,秋天為何要脫掉大山的外衣?桂花為何悄然隱沒?月亮和愛情是誰的還魂草?多想提一盞月色,掛在多年前的桂樹上,明亮你那一串桂香的花影。多想把桂花、秋色、月影移到身外,屬於別人。並就著月光和花香寫下我的不悔。也許,多年後,那些秋天裡的舊事,隨歲月走遠。我卻一次次想起,那時的花開花香。但願,月亮永遠年輕。否則,我還要用最初的桂香,孤獨地撫養著因相思而虛脫的月亮。五這些年,多少桂花完成了一次次華麗的轉身,而我能聽懂的私語越來越少。今夜,窗外桂花傳來的私語,還會不會在我日漸蒼老的臉龐綻放已經不是很重要了。離開秋天成熟的月光,就已經注定我會用一生的眷戀,來呵護你盛開在心靈的花朵。我仍想一年又一年地拾起一簇簇桂花的落英和芳香,在花瓣上孵滿月亮晶瑩的祝辭,給天下渴望撫慰的心靈無限的溫暖。

(繼續閱讀)

201205010510情繞指尖,愛已成眠

是誰搖響了風鈴,清脆悠長,劃破了我的夢鄉,是誰彈起了琵琶,殤情哀怨,平增了我的憂傷,是誰跳起了舞步,華麗銷魂,勾起了我的幻想。是你,輕絲長髮,色染江南,是你,?香四溢,蝶舞翩躚,是你,風月柔情,蜜愛春飛。你靜靜佇立閨閣,獨欄憑望,我遠遠凝眸相視,溫情滿懷,是誰在你眸間閃過絲絲憂鬱,是誰在你眉間深深緊蹙,是誰在你含笑的臉頰塗抹了淡淡憂傷,我希望那個人是我,讓你如此牽掛。朦朧之中,你依偎著陌生的肩膀,從我夢前走過,我無力睜開惺忪睡眼,只能目送你們離去的背影,我想吶喊卻泣不成聲,日夜縈繞心頭的幻想就此停留,遺失在夢中。就讓這份情永遠冰封,就讓這雙眼癡癡凝望,就讓這滴滴淚珠化作祝福的音符,奏響在春天裡。沒有花香,沒有鳥語,我的世界只剩下對你滿滿的思念。三月,春風拂綠了江南,春雨滋潤了大街小巷,我帶著一顆迷離的心行走在煙雨江南,捕捉曾經的掠影,尋找它的歸宿,煙花易冷,物是情非,亭台樓榭,空洞萬千。你消失在我的視線裡,我憑著記憶嗅著空氣中殘留的淡香把你追尋,桃花落了香滿地,隨風漫舞,醉入紅塵,刺痛了惜花人柔軟的心房,片片桃花編織了一顆玲瓏剔透的心,一花一世界,花謝了心失去了光澤的外表,再美的世界也是一幅沒有著色的黑白畫面,你就是那迷人的色彩,填充了我空白的世界,絢染了我無華的生命。花終究是要落的,你注定是要淡出我的世界,習慣了你的沁香,習慣了你的淺笑,習慣了你隨風起舞的長髮,習慣了你傻傻的凝望,習慣了有你依偎在我身旁。你無聲的打破了我寂然的心,點化了少年沉睡多年的初開情竇,細雨臨風,暗香盈動,芬芳吐露枝頭,當我盛開之時,你卻幻化成無情的風將我一片片吹落。花落相思風不知,漫天飛舞隨風行,愛恨兩茫茫,天南地北香猶在,縷縷情絲醉風間,雁去斜陽落暮餘暉,江畔煮酒,孤舟獨行,天江一色,舟隨心動,沒有揚帆,沒有方向,只為靜靜想你。飲酒賦詩,撫琴映月,文字吐露了芳心,琴聲飄出了裊裊青煙,模糊了我的雙眼,今生只為你落淚,你就是那晶瑩的淚水,我緊閉雙眸不捨將你滴落,不忍你從我心底流出,淚盡了,心竭了,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消失在青煙裡,等待下一輪迴的相遇。風塵往事,留下的只是回憶,回憶裡甜蜜的過去有人分享,現實的傷感卻無人問津。打開記憶的閘門,那相遇,相識,相知,相守的畫面如洪水般氾濫,侵蝕了我的靈魂,屏住了我的呼吸,一幕幕場景已銷聲匿跡,唯有記憶將它深深銘記,鐫刻在心中。我將你雕刻成女神模

(繼續閱讀)

201204231059落花風雨總纏綿

昨夜裡,風雨瀟瀟,一場綿綿秋雨下過不停,豆大粒的水珠兒,打在屋脊瓦面上,發出滴答滴答的響聲來,就像一支無聊曲調,在重複地彈奏擾人的旋律。我返回南三島鄉下已經三天了,還是碰到了這麼一場碩大的秋雨。秋雨連連,情思綿綿,以致使我回溯起從前的一些舊事,遊歷在一條思念的河流之上。南三島,是一個沒有河流之島,水源稀缺。沒有大片森林,有的只是一些低矮灌木。這些灌木,並不成林,而是一小片一小片簇擁在一起,遠遠看去,高低起伏,零星錯落,在南三島鄉間四圍荒蕪的沙丘之上,隨處可見。這些低矮灌木,自然天成,細細的樹徑,彎曲的枝丫,間中還有野籐纏綿,如視小森林一片,也當屬無疑。秋天來時,南三島這些低矮灌木,就越發顯得生機盎然。在這片低矮灌木林裡,時常棲生著一群群海鳥,從遙遠北方飛來的候鳥,也常在這片綠色家園裡歇息,以致一時間,灌木林裡,鳥聲嚶嚶,小鳥啾鳴,清脆繚繞,迴盪在林間小徑,令人感到詩意無限。從前返南三島燈塔滘脊村,我要從田頭墟步行而去。經過白沙墟和木渭村,繞過蚊子江村和快活村,穿過土土包村邊,再繞過一片水田的田基向前走去,幾經蹍轉,才能到達滘脊村。從蚊子江村到快活村,兩旁低矮坡嶺上,沿路都可看見那些灌木林,它們一簇簇,相依相擁,靜靜地站立在風中,嫵媚含笑,在微風中發出沙沙沙的聲響來。在這些稀疏灌木林中,有幾隻南三島鄉親放養的小山羊穿行其間,它們偶爾發出幾聲咩咩咩的叫聲。這些黑色小山羊,軀體瘦嶙,在秋日陽光照耀下,顯得特別耀眼,總是給我留下很深印象。在南三島,鄉親們放養生羊,並不多見。每一次返南三島鄉下,經過這些灌木林,能看到有幾隻小黑山羊在悠閒地吃草,悠然穿行於灌木林裡,這的確也是一道不錯的養眼風景,為沿途寂寞時光,增添幾絲溫馨快樂。我起初見到這些小黑山羊,並不習慣。小山羊全身黑茸茸,它穿行在寂寞鄉野灌木林裡,悄悄然,了無聲色,有時在你不經意間,它又忽地從灌木林立鑽出來,就好像一頭黑色怪物,突然間出現在你面前,引起的那種恐慌。從形體上去看,這些小黑山羊,有點像傳說中的鬼。但傳說中的鬼,究竟是何等模樣?我沒有見過,只是一想起傳說中那些陰森可怕的故事,自然就把眼前這些小黑山羊與傳說中的鬼對比起來,心裡立時就感到恐慌。那時通往燈塔滘脊村,只有是一條彎曲泥濘小路,小路兩旁長滿了密密麻麻的木麻黃樹。木麻黃樹林背後,是一片低矮平緩起伏坡嶺,其間來往行人稀少,有時一人在這鬆散沙光小路上行走,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