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226當初愛你的單純,現在愛你的淺薄

當初,愛上你的單純,源於單純是一種可愛,一種不存心計的明朗。木已成舟,當婚姻成為板上釘釘的事,年輕的可愛,年少的淺薄,就不再那麼可愛。柴米油鹽的事,就注定我們不能一輩子,活在淺溥中,以前那個不愛亂發脾氣,言聽計從的人,不再那麼的老實。有了家庭後,就要控制自己的脾氣,為生活,全力以赴,努力上進,而不再嘻嘻哈哈,不再一味的淺薄到底。成熟的代價,就是讓自己看上去,越來越不可愛,這也證明,我們開始慢慢遠離,那個叫淺薄的詞,那是以前的事,三十年河東的事,往事不可再提,我們現在能做的事,只有全力以赴,一心一意為生計,要深沉,懂事,我們不再是孩子,我們已經成長,慢慢地成熟。當然,我們並不那麼容易的改變,但不改變不行,當初的淺薄,可愛,已經變成我們前進的絆腳石,已經阻礙我們的成長,已經變得一點也不可愛,變成我們小小的累贅,有了家庭,有了孩子,我們在尋求改變。我很高興,你能為這個家,盡最大的努力,儘管常常被我默視,但我心裡知道。你把它看成兩個人的家,而不是一個人的家,這至少說明,我們有了一點小小的變化,但我們的變化更快,我們的認識,往往更滯後,不到位,這妨礙我們的認識,以至影響到我們的行動,不斷產生新的矛盾,一切都在說明,我們的心智,遠沒有成熟,我們還活在淺薄中。假如當初你的淺薄,是因為你的年輕,不經事,那麼現在的你,還是那樣的淺薄,那樣的無知,那是因為你的不思進取,或許家庭的羈絆,讓你困擾於一日三餐中,使你分身乏術,你盡心盡力,但得不到別人的尊重,你在這樣的沮喪中,一年如一日,三十媳婦熬成婆,付出了全部的青春代價,那是我很感激的。我說你不熱愛學習,依然故我,從來不想改變什麼,那是錯的,那是對你最大的識解。你不是倒退,不是駐立不前,不是淺薄,而是一種生活的無奈,更不想承受生命之重,那是一種輕鬆的解脫,和心性的自由,別說我淺薄到底,還翻那些沒有份量的書,看那樣的嬉嬉哈哈的肥皂劇,生活挺好,快樂就行。當我們倒退到只知道吃喝拉灑睡的時候,我們的精神卻是越發的荒蕪,越加萎靡不振,我們的天地,越發的窄小,那離世界的末日,也就不遠了,這不是很可悲嗎?但我還是那個我,我們需要的是溝通,但溝通變得越發的不可能,我們將越行越遠,這不是你提升到我的水平,就是我降到你的水準,這樣的溝通,似乎變得不大可能,性格的矛盾,興趣的取向,越行載遠,就再也沒有回頭路,那只有沒落一條。只是我想提醒你,假如你愛我,

(繼續閱讀)

201204302123柳哨,吹開了夢的面紗

四月匆匆,春深處,弦上夢憶。蘭鬧枝頭,彌撒淡淡幽香。縷縷陽光,雨露一剪枯枝嫩葉。那些恩澤爍爍,明媚了涵的芳菲。僅以此文獻給哺育涵成長的博客圈和可敬之人!花開四月,輕輕穿行夢徑是夜,樓外漆黑洞穿,炯深難度。萬物,遁離晝天繁華,漸漸歸於平靜。北斗,懸掛頭頂那片天,聚神凝望,仿若黑幕鑲嵌幾顆爍爍閃亮的珍珠,璀璨不減。此般景第,依稀多時不曾,一任思緒縈迴翻捲,在異地他鄉的春夜,心,純白空靈,往日糾葛的塵喧煩憂,屏蔽在居住的城池。清幽閒逸,稚趣重返,仿若又回到了單純無瑕的花季,無憂,無慮,追逐,放飛理想風箏,在湛藍的玉宇。奔著,笑著,瘋著,融已於自然,編織著絢麗多彩的夢……韶華春露潤花好,不等閒人庸自擾。柳哨吹開流韻四月,時光迷離於花瓣雨,蜂蝶翻飛,似乎尋覓藍色妖姬。窈窕淑女,芊芊湖畔,嫵媚桃花面,素裝星披,夜風掠過漣尖,凌波水湄,悄然點了壟上的花魂,濕潤含羞草的絳唇,次第攏蔥撥翠,點點嫩綠枝頭。幾分神秘,幾分夢幻,懷帶嚮往。尋向心中的曾經阡陌……煙鎖雲樓,無言落寞憑欄意曾幾何時,春秋愁度,依窗聽風雨,空看花飛花落,無心紅塵旖旎風光,淚濕衣襟空自流,低眉悲沉彈芳意。鎖魂數載,暗歎世態繁雜,徒有一腔宏圖志,無人問津橫階涼,隨筆塗鴉遣悲傷。時光暗換,蕭索綠枝,淡然人情憐顧。長夜慢慢對闕月,意冷心恢苦酒飲,問蒼天,世界歡娛之融融,卻置弱小女子被遺忘之角落。春花秋月竟風流,冷燭庭院深深處,唯有落寞憑欄意。清風拂面,雲破月來蝶留影夕陽映山魂,垂柳清風拂心柔。或許前人感染,素向淡趣文字的我,竟異想偶然墨香熏懷,竇趣素襟,尋向那片古色花園。簾卷西風,挑燈問硯,塵箋案幾。悲傷著過去的悲傷,憂愁著時下的憂愁,追憶煙雨江南一簾幽夢,流連那份清新高雅的文徑,凝眸博海的朵朵浪花,靜看銀鷺展翅西行。那些充滿靈性的字符隨紅杏一枝入箋來,風從溫暖中向我走來,我的夢,迷失在竹林的夢躍然眼前,細雨紛飛,緩步老巷,一把油紙傘迎面,驚喜掠過心的渡口,恍若以前在自己心靈棲息地擦身熟影,記憶甦醒,哦,他就是曾與涵曲徑擦肩回眸的翩翩君子---詩詞造詣頗深的老師兄台。人生初見,秋風丹青畫扇初入博海,友人引薦,尋向唐詩宋詞迷津指點,相遇如故,從此,戲詩逗意開懷,徜徉雨林,競相追筆流霞虹光,淡然笑墨水畫丹青。藝海深迥,初出茅廬的學子,不知天有多高,雲有多重。試足踏

(繼續閱讀)

201204230618要讓母親靠得住!

晚飯後散步回來,我佯裝很累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想單位的事。母親以為我睡著了,沒有叫我。我剛剛換了工作,頭三腳難踢啊!白天幹工作,晚上想如何跟新同事相處。我知道,其實母親是想讓我給她讀報紙,但是看見我好像很疲乏的樣子就沒忍心。我濫用著母親的愛心,一連幾天都如法炮製。我是有點累,但還沒有累到讀報紙的力氣都沒有。可我就是不想讀,不想扯著嗓子口乾舌燥地讀。我想一個人靜靜地躺著,假寐也好,讓思想遊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這樣做,我絲毫沒想過有什麼不妥,有過幾次這樣的經驗,給母親讀報,就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事了。有一天,那個送報的小伙兒直接把電話打到了我的手機裡:“姐,你家阿姨說下年度的報紙不訂了,是這樣嗎?”“怎麼不訂呢?訂啊!你明晚把發票帶來取錢吧!”放下電話,感覺很奇怪,家裡訂了二十多年的報紙,已經成為一種習慣,真不知道母親是怎麼想的。這時,我低頭看見辦公桌下前些天母親用舊報紙給我包的鞋子,報紙的空白處,有母親用圓珠筆寫的大大的兩個字“不念”。我恍然,因為這些日子我沒有好好給母親讀報,母親一定是傷心了,覺得訂報已沒什麼意義。喜愛讀書看報的母親,退休前是小學老師,也算是知識分子。從前,沒有眼病的時候,各種期刊雜誌、傳記、小說,當然還有當天的報紙,都在母親的涉獵範圍內。後來,由於父親病重癱瘓在床,母親不堪打擊,得了眼病,眼底黃斑變性,再後來父親去世,母親的眼睛更是每況愈下,讀書看報愈發吃力,接著,她的聽力也變的很差,電視廣播裡的綜藝節目、連續劇全都遠離了母親,她聽不清楚啊!所有的文化娛樂就只剩下報紙還能讓她聊以解悶兒。其實,母親也就只能看清大的標題,正文裡面的小字,看起來很是費勁兒。於是,她就在感興趣的文章上寫一個“念”字或畫一個對號;不感興趣的,單獨放在一邊,有時怕混淆乾脆直接寫上“不念”。母親那麼認真的給報紙做著各種標記,就是希望我下班回來,可以給她讀一讀,而我卻那麼輕易就忽略了母親的心思,讓她每天的等待時常落空。對於我,讀報是一件簡單的事,但對於母親,卻是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光。我有什麼權力剝奪母親的快樂?僅僅因為需要由我來幫助她去完成,我就可以隨心所欲嗎?況且幫助母親,讓她快樂,難道不應該嗎?我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想起小時候,我和妹妹天天晚上纏著母親講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