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92250To See is NOT to Believe

20180203銀山溫泉.JPG - 阿狐阿狸赴日Long Stay 2017-18

20180201合掌村.JPG - 阿狐阿狸赴日Long Stay 2017-18
20180201搭乘高山本線.JPG - 阿狐阿狸赴日Long Stay 2017-18
20180204藏王樹冰.JPG - 阿狐阿狸赴日Long Stay 2017-18

一個半月前,因為台灣好友來日本自助旅行,我買了一張JR全國七日Pass跑去京都會合,跟她一起玩了三天。剩下的四天,我則一個人跑去合掌村、銀山溫泉、和藏王樹冰,一口氣劃掉「日本To See」清單上的三大景點。這段期間裡,我見識到日本冬季的壯觀雪景:每個景點、以及乘坐火車時的沿途景色—尤其是高山與富山之間的高山本線,都如同渾然天成的水墨畫,美到令人摒息、令人讚歎、......也令人不停地拍照(以致於照片多到快把256GB容量的手機給塞爆)。


到了第七天從山形搭車回東京的那天傍晚,我坐在新幹線上看到窗外雪景、依舊受到制約拿起手機狂拍照片、狂記心得時,突然意識到這種行為的荒謬—甚至失序。我不禁問自己:難道美景非得要透過照相和文字記錄,才證實自己來過、看過嗎?難道眼見不能為憑—非要透過手機拍下、從螢幕看到才算數、才心安嗎?我發覺這是一種拍照成癮的傾向,並且嚴重到讓我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

而且我發現,我不是唯一有這樣傾向的人。

弔詭的是,我們一看到美景就立刻無意識拿起手機拍照,拍完再透過手機屏幕觀看。像這樣放著眼前的第一手美景不看,卻沉醉在屏幕上頭的第二手「美景」裡,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心態?我們到底是在「觀看」美景?還是在「收集」美景(就像在捕獲寶可夢的神奇寶貝)?更誇張的是,這樣的做法明明荒謬至極,卻還是讓許多人一個個上癮。

英文諺語To see is to believe.說的是「眼見為憑」,但如今對某些人(我)而言,光是「眼見」是無法賦予他們(我)憑據或是安心感受的。非得要在中間多出一道步驟—在眼睛與眼前的景物之間,加入一項名為「拍照手機」或「相機」的工具,才真正幫助他們(我)看見、幫助他們(我)留下眼見的憑據。換句話說,對某些人(我)而言,除非未來有一天「see」衍生新的定義,否則To see is NOT to believe.(眼見不再為憑)。

不過,與其等著牛津或劍橋字典添加「see」的新定義:「及物動詞;透過手機或相機屏幕『看見』」,不如現在試著戒斷拍照成癮症—藉此把前一段裡的五個「(我)」拿掉,改用自己健全的雙眼去看眼前的景色,並將看到的美景深刻映入腦海。就算有朝一日因記憶衰退而忘記自己曾經來過這裡,至少此時此刻我曾經好好看過它們。況且,就算手機裡存下了「我來過這裡」的憑據,等日後記憶衰退時,我一樣不會記得自己曾經來過這裡、拍過這張照片呀!

因此,不如趁現在好好享受眼前美景,沉浸在它所帶來的震撼感受、以及摒息望著美景時自己身心靈的奇妙變化吧!我提醒自己,以後看到美景無意識拿出手機時,不妨先深吸一口氣(或好幾口氣),把它放回口袋。然後,善用自己的雙眼和其他所有的感官,抱持敬畏的心情好好體會美景。


(後記:至今一個半月,拍照成癮的傾向還在,但令我欣慰的是症狀已經減輕許多了。)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