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50523二手繪本的祕密

   最近開始著手深入樂齡繪本,開始一間間出版社蒐尋合適的繪本。為了減少開銷,我也四處蒐尋二手書,一開始是搜尋想要的繪本是否有二手書,後來直接搜尋二手繪本。當繪本一一收到後,我發現:二手書店的繪本,通常都是因為搬家、孩子大了而清出,書頁通常有明顯的翻閱痕跡;但通常網站上賣的二手書況都不錯,許多書都像新的一樣。

   由於家中空間有限,有時我也會清出一些繪本去義賣。清出的書通常是為了論文研究而買,完成後自覺自己並不很喜歡,也覺得將來不會用來當學生教學教材的書。但在我搜尋網路二手繪本時卻發現,許多竟是多年前非常夯,或是得獎的繪本,不僅推想,是否這些繪本是在人云亦云、或是課程配套教材、或是講習後為內容而心動的狀況下購入,購入後卻因種種原因被束之高閣。

本次我選購的繪本方向其一為有趣有戲劇感的故事,第二為富涵哲理意義,可供樂齡探討的繪本。因此從這些到貨的書中,我發現了一些被變成二手繪本的特色。分述如下:

 一、親友死亡的議題描述很敏感

繪本會變成二手書,通常是成人的決定,成人在考量是否淘汰繪本時,大部分都是因為用不到了。對於死亡議題的繪本台灣其實出版過不少,一種是面對寵物的死亡,一種是面對親朋好友的死亡;對於寵物,離開了可以再養一隻,但親友不可能重生。

日本繪本作繪家宮西達也的繪本在台灣出版的非常非常的多,網路二手書通常出現的都是較早期出版的繪本,近三年內出版的繪本竟然只有「不要命的死神2」這本書,為什麼呢?

宮西達也共有「不要命的死神1」和「不要命的死神2」兩本書,在第一集中,大野狼盡全力搶救小豬,致自己跌落山谷,最後死神被其精神感動讓它們倆都免於一死。這樣的情節很符合我們社會的價值觀且是符合美好幸福的結局。

  • 「不要命的死神2

在第二集中,小豬和兔子因誤會而分開,兔子死後小豬懊悔的一心求死,死神於是告訴小豬兔子的遺言,終於打消小豬的念頭,並表示會將小豬的話轉告小兔子。這個故事本身是良善美好的,但在文字描述上,作者很直接的寫:死神大人啊,我好想死喔!」、「死神大人,求你把我帶到小兔子那裏去吧!」。相較於第二句的敘述,第一句求死的描述非常的直白,這句話成人不會想聽到孩子說,也會禁止孩子說,這樣的語句出現在孩子可自行閱讀的繪本中犯了家長的忌諱。

繪本中常有重複的語句,說演故事時我們也會把對話內容加強語氣述說。有一次故事講到一半,一個孩子突然不住的大聲重複剛剛故事內容中的一句話。原來這是個自閉兒,也因為這孩子一直大聲重複這句話,這一整天都可以聽到全班的孩子在模仿這句話。因此,對於給孩子看的東西,包含繪本、戲劇,對於文字語言的表現,我認為應該更為謹慎處理。


  • 「爺爺的寶盒」

「爺爺的寶盒」是圖畫書獎的得獎作品,內容敘述爺爺去世了,留下一個鐵盒子,裏頭有爺爺人生中的重要照片、證書,父子倆藉著這些東西開始去了解爺爺的一生,也更了解自己從哪裡來。這本繪本的故事很美,透過爺爺盒中的寶物和圖像,可以探討的議題相當多,但在繪本的第一頁就讓我嚇了一大跳

它的文字簡單的說:爺爺走了。爸爸說爺爺去和他的爸爸、媽媽團圓了。圖像內容是跨頁的畫出大大的別著白布大花的遺照、左右對稱的兩瓶白菊花、兩盤供品和插著三炷香的香爐。

 

自己剛開始接畫插畫時,有次應文字描述「連祖先都氣到從墳墓裡爬出來罵人」,我畫了座墳墓和鬼魂,結果業主還是把墳墓和鬼魂全部刪除,只留下罵人的後代子孫。這讓我了解到文字可以描述到讓你充分想像,但不表示願意讓這個畫面直接的赤裸呈現。

 

一本讓我原本非常想拿去作故事分享的繪本,卻因為圖面的呈現實在太直接,讓我很不想看到這一頁,這個畫面也是長者們很忌諱的畫面,衝擊大到讓我想立刻動手把這一頁黏起來。


二、題材內容或描述口吻偏向成人經驗

目前在各大網路書店的書籍分類中,繪本都是在童書的分類中,可以了解到繪本在大部分的人心中繪本仍是孩子的閱讀物,成人會閱讀繪本,多是基於為孩子而讀,對於文字較多的繪本,繪本後面也是標記:「自行閱讀」。因此繪本的取材是較屬於成人經驗的,自然孩子較難離解與喜愛,若在閱讀過程中又缺發成人的引導與解釋分享,看完後自然就會被束之高閣。舉例如下:

  • 「彈珠的約定」

「彈珠的約定」是圖畫書獎的得獎作品,內容敘述是一對住在鄉下的好朋友,在其中一位將隨家人搬去都市時,將自己的彈珠和紙牌留給鄉下的朋友,並相約以後回來要繼續比賽;轉眼兩人已長大,有天住在都市的那位回鄉下了,但兩人才見面不久,都市朋友就又被忙碌的電話催逼回去公司,離去前,鄉下的朋友將一個鐵盒交給他,但忙碌的都市生活讓他將這鐵盒遺忘在角落,直到年紀大了,整理東西才發現這個鐵盒,裏頭裝了滿滿的童年回憶,於是出發回到鄉下,兩人在廟前月下聊天喝茶。
這是本非常適合樂齡分享的繪本,很棒的故事,文圖的表現都佳,為何會出現在二手繪本呢?這是一本使用第三者敘述的繪本,對成人,尤其是樂齡長者來說,就像重現人生的過往,充滿可以探討的話題,但對孩子來說,若沒有成人引導、討論,自己閱讀是較沒有感覺的。


  • 「水蜜桃阿嬤」

「水蜜桃阿嬤」的故事原型為台灣的社會事件,當事者都還在。但既然已消化成繪本故事,有些過於瑣碎赤裸的部分其實就可以捨棄或轉化,在這書中,故事的啟示是一種敘述風格,講到水蜜桃阿嬤的部分時,剛開始是繪本故事模式,後面卻有點像在看周刊報導;單看每一個跨頁都非常好,但連續翻頁卻是一直跳躍、令人頭昏。這在新聞記憶仍清晰時可以閱讀,一但新聞較久遠,就會變的難以理解。


就以上案例來說,是否這些書就不適合閱讀了嗎?其實,就「爺爺的寶盒」這本書來說,就會像前述所說,先加工把敏感的那一頁黏起來。其他幾本,其實只要先透過講述、討論,再自行閱讀;在講述中,自然就會就會讓不適宜的句子消失,讓說不清楚的地方明白,讓每一本繪本都散發出它的價值。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