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300429長頸鹿和青蛙的馬祖旅行

在寫完上篇文章「看繪本,你看到了什麼?」一文後,我把文中提到的繪本「長頸鹿和青蛙-你有聽我說話嗎?」(維京國際出版,2018)拿給老公看「想了解一下他對這本書的感覺。他很快的把書頁翻完還給我,我趕緊補充:封皮內的蝴蝶頁也要看。然後我問:有什麼看法?

他毫不思索的回答:就長頸鹿都不聽青蛙的話亂走啊!

我說:你不覺得長頸鹿走到哪玩到哪隨遇而安也不錯嗎?青蛙一直執著於找正確的目標:結果什麼也沒玩到嗎?

沒想到這席話突然打開了天秤座人的話匣:開始跟我辯論:青蛙都訂好目標了當然要跟著走:不然怎麼找到沙灘?

我;重點是他們是要去玩的;沙灘有沙有水可玩,長頸鹿亂走,也在沙漠玩到沙,北極玩到水;既然都是玩沙玩水;為什麼到了有沙有水的地方不玩;整個旅程只為了最後目標,過程都沒享受到。

先生:是啊:長頸鹿就像你:出門都不用花腦筋的,哪像我都要思考行程。

我:既然是旅行就是要放鬆:幹啥那麼在乎要去哪?

先生:如果當初沒說好要去哪當然可以走到哪玩到哪:可是他們一開始就說好要去沙灘:講好就要照行程啊。

二天後,我們出發進行馬祖的自助旅行。旅行前,他看好景點、路程、時間與天氣規劃行程,我只是爬爬文歸納我想看、想吃、想去的景點。

到了南竿當地民宿後,我們和老闆領了一張地圖和機車就出發了。

到了第一個景點的地標下車,我馬上被樹上滿滿的鳥巢吸引,一棵一棵樹的一直往右邊走,邊走邊興奮的說,這可能是什麼鳥的窩。

先生冷不妨的用手捉住我的肩膀將我轉向:長頸鹿,目的地在左邊。

我笑了笑跟著走進雕堡地道。裡頭錯綜複雜,我開心的喊:哇,好大的螞蟻窩!然後堅持每條支道都要走到底,出洞看看到了哪裡。竄了幾條後,我已搞不清出口在哪裡,他又拍了拍我肩膀說:長頸鹿,聽青蛙的話就對了!




我們就照著他的行程一個個景點逛,景點果然全走玩了,但我們倆都累翻了。第二天我們到北竿,沒有氣象預報的好天氣,下了整天的雨,由於全島路都是陡坡,民宿老闆不建議騎機車,我們只能搭計程車前往芹壁喝下午茶。

看到芹壁像地中海的石頭屋聚落,我探險心大爆發,見到樓梯就往上走,看到小縫就往裡鑽,手機更是拍不停,完全不理老公一直在念老闆介紹的餐廳應該往哪裡走,等到我把想走的地方都走過一遍後才開始往餐廳的方向走,結果我走進了另一家完全沒客人的餐廳。老公說:老闆介紹的那家還要再往前面走。

我回他:那家人滿滿的,又擠又吵,這邊沒人很安靜,多好。因為沒其他客人,老闆給我雙倍份量的巧克力歐蕾,還和我們聊天,介紹這邊的景點。離開後,我說:看,聽長頸鹿的話不錯吧!



到了晚上,雨愈下愈大,老公哀怨的說,明天若下雨就不能騎車,叫計程車很不划算,明天就走長頸鹿的行程吧。

第三天一早依舊下雨,他問我還要去大坵島賞鹿嗎?我堅定的說:要。然後就穿著雨衣搭船前往。

到了島上,沒見著半隻鹿,他說我們就環著島走好了,我卻直直地走上陡陡的石梯,眼看一路上連鹿屎都沒見著,他說:我們回頭吧。我卻說:長頸鹿要找梅花鹿,找鹿就要往上走,聽長頸鹿的沒錯。就在我們走上最高點的草原時,十多隻的鹿群在我們眼前出現。我說:不是有「鹿頂()記」嗎?所以找鹿就要往山頂走。之後,我們不只看到近百隻的梅花鹿,也看到很壯闊的山海景觀。

回到北竿,離搭機返臺還有好幾個小時,老公問:長頸鹿,現在要去哪?接著我們騎車去逛了北竿島一圈,然後又回到芹壁喝下午茶,到老闆介紹的那家店,這天是星期一,裡面只有二位客人,我們坐在面窗的位置,悠閒地吃著點心。




旅程結束後一邊整理照片一邊思考,青蛙的行程好還是長頸鹿的行程好?老公說:跟團就是要聽青蛙的,自助旅行就聽長頸鹿的。旅行的第一天,我們走的是青蛙的行程,很有效率的走完,很豐富但非常的累,第二、三天走的是長頸鹿的行程,沒有走很多點,但很快樂、很放鬆。

經由「長頸鹿和青蛙-你有聽我說話嗎?」這本繪本,我們倆開啟了一個探討兩人不同的思考特質,並在旅行中了解到其實青蛙與長頸鹿的思考模式各有長處,只要彼此尊重,讓兩種特質互補,旅程會更有意思,生活也會更有火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