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0419[日GO][翻譯] 2017聖誕節 第五節翻譯

翻譯公正推薦打招呼(打爆人)翻譯 這節偷偷撒了一些洋蔥,是走過第七章的人才感觸感染到的洋蔥味。 明天加班&出差,第六節翻譯會慢一點。 -- https://youtu.be/lLN7zweoMG4
冥界的聖誕節 第五節:勸進邊真個摺痕 基爾迦美什(賢王) 「吾跟」 阿緹拉聖誕 「聖誕的」 兩人 「為什麼呢烏魯克,要最先了唷—!(*1)」 阿緹拉聖誕 「烏魯克王。 希望此次能教
華碩翻譯公司有關艾蕾修卡的事情。 雖然我知道她是冥界的女王,但除此以外的事情華碩翻譯公司都不知道。 如同是誕生時就被交付了冥界,因此,在冥界有著絕大的氣力……翻譯 具體來說,她有著怎樣的權能呢?」 基爾迦美什(賢王) 「很好的問題,聖誕的翻譯 艾蕾修卡是阿誰,不管什麼都想要的強欲女神(伊思塔)的姊妹神。 就像伊思塔那樣子,艾蕾修卡也有著能夠取得眾多權能的存在規模(規格)。 但是,那是若是本人希望的話,才會翻譯 艾蕾修卡是不會讓本身的欲望被人看見的女神。 勤勞且是盡力家,是對他人的眷注及責任感構成的結晶。 自負心高且刻毒,但不知為何自我評價很低。」 阿緹拉聖誕 「……?自尊心高跟自我評價低,這是可以兩立的東西嗎?」 基爾迦美什(賢王) 「固然可以翻譯在眾人面前不會被看到軟弱的一面,做為冥界之主尊貴行動著。 但在其內面隨時都對本身抱著牢騷翻譯 那是對本身的能力感應不安而盡力的類型。 伊思塔那傢伙是蝗蟲的群及沙嵐,還有孩子的噴嚏掃數混在一路的女人…… 但艾蕾修卡是蜜蜂的糊口體式格局跟雷雲,和少女的純潔,不知道為何可以兩立的女人翻譯 蘇美的神祇們聚在一路都沒有便宜心,相對來看、 艾蕾修卡是賣力且有著合適統治冥界的本質。 嘛,冥界的女主人(艾蕾修卡)也是有産生過取得權能之事翻譯 但那是將方圓笨伯們鬧熱熱烈繁華後的善後處置懲罰啦。 如許吧。此次就把那些故事之中的個中一個,冥界之神內爾伽勒(Nergal)的故事跟翻譯公司 說說吧。」 阿緹拉聖誕 「內爾伽勒……我有據說過哦。 在神話當中,是艾蕾修卡的丈夫……的樣子…… 但誰人艾蕾修卡,我不認為她能交到情人……是偽裝婚姻嗎?」 基爾迦美什(賢王) 「哈哈哈翻譯這傢伙啊。哈哈哈。 優異的窺察力有時刻是很殘暴的。適可就好。 內爾伽勒跟艾蕾修卡做為同格的冥界之王而被眾人知曉,但正本是掌管太陽之神。 在蘇美世界中,太陽雖然帶來恩德,但同時也被人們看成致使眾多人類滅亡的暴威。」 (說故事中) 內爾伽勒(畫像僅是想像)(*2)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吾乃太陽化身,偉大的內爾伽勒是也! 吾之神威乃人們所怕懼最強的權能,戋戋艾蕾修卡根本不足為懼! 掌管眾多“滅亡”並不是冥界,而是吾太陽之熾熱!吾天空之威光! 冥界乃像那種湧出幼蟲的棺材翻譯 應連忙封閉,建造興奮不已太陽遊樂土才對!」 基爾迦美什(賢王) 「內爾伽勒會吐出如此妄語的故事配景是,為了回敬將天空爲所欲爲的伊思塔所做的。 籌算將伊思塔半身的艾蕾修卡的評價弄臭,藉此取得天空的安排權哦翻譯 人類們固然如斯,就連諸神們都默默無視內爾伽勒的增進翻譯 因為內爾伽勒是壯大的神明。 可是——— 原本以為會哭著在棉被裡假睡的艾蕾修卡,從冥界對內爾伽勒發來了傳達。」 艾蕾修卡 「『切實其實,在地上沒有能勝過太陽的恩德翻譯 但在吾地下冥界亦沒有太陽的恩德,就連諸神也會有意外的局勢而終將逝去。 貴身到訪冥界時,將謝絕貴身,把所有苦痛都苛責於那身軀吧。 ————具體來講,給我疾苦一百萬次以後去死啦!』」 基爾迦美什(賢王) 「聽到這就連內爾伽勒也冷汗直流。 被認為是受欺侮體質,陰晦體質的艾蕾修卡,其根本跟伊思塔一樣是“生氣就會去幹的 女人”。」 阿緹拉聖誕 「神與神的戰爭要入手下手了……是嗎? 內爾伽勒做什麼了嗎?」 基爾迦美什(賢王) 「固然,趁還在世的時刻自動出擊啊! 如果忽然過勞死看看,以後可會很可駭啊!(*3) 因為腐化冥界的最後,不知道艾蕾修卡會做出怎麼樣的復仇啊! 內爾伽勒跟恩基神借了14個病魔做為護衛,前去冥界。 籌算在本身不當心掛掉之前攻下冥界,用這招解決問題啊翻譯 然則在進入冥界的那一刻起,他就輸了翻譯 內爾伽勒那傢伙,最後被變得跟蝗蟲一樣小翻譯」 阿緹拉聖誕 「本來如斯。 豈非說他是笨伯嗎?」 基爾迦美什(賢王) 「別這麼說。 就當作是冥界的系統太甚強硬,放過這件事吧。」 內爾伽勒 「咕……竟然會在王座之前使全力氣了…… 萬物萬象,盡不在吾手(*4)……吾,在此大檢討。 對到今朝為止的暴言,謝罪…… 冥界比吾所想的還要嚴酷啊……」 基爾迦美什(賢王) 「在這邊能夠吞下屈辱,自己檢討也能夠說是內爾伽勒的長處吧。」 艾蕾修卡 「……好吧,對冥界污辱一事就放水流吧。 殺掉你對我也沒有好處,地上如果落空太陽人類的糊口又會衰退。 但是!若是檢討的話,做為那證據把你力量的一半給我留在這邊!」 阿緹拉聖誕 「本來如斯,為了不讓他再次為非作惡,而削減內爾伽勒的氣力啊翻譯」 基爾迦美什(賢王) 「沒錯翻譯做為救他一命的價格,艾蕾修卡她 1 把氣力的一半放在冥界一事。 2 一年的一半時候要來冥界檢討一事。 命令內爾伽勒這兩個前提,內爾伽勒也不甘不肯的服從了這個誓約。」 艾蕾修卡 「(水唷,華碩翻譯公司!只要有內爾伽勒權能的話,在冥界也能做出太陽也說不定……! 如許就能讓靈魂們稍微更暖和些了……!)」 內爾伽勒 「了解了翻譯一年的一半時候就到冥界來吧。 還有,將吾之權能的一半讓渡給妳吧。 只是———這個權能是跟恩基神借來的疾病之力,病魔.災厄的權能啊!」 艾蕾修卡 「欸、怎麼如許啊———! 上當了——!正本想要暖氣(燒爐)的,卻被塞了災厄捏他過來了啊——!」 (故事竣事) 基爾迦美什(賢王) 「就如許,艾蕾修卡固然接管了內爾伽勒的權能,但那大部分都是跟疾病相關的工具翻譯 無法使用主要的太陽權能,做為冥界的女神暗黑屬性卻愈來愈深的結末…… 以上就是內爾伽勒跟艾蕾修卡的故事唷。 有成為參考了嗎,番邦之女啊?」 (阿緹拉颔首) 基爾迦美什(賢王) 「很好很好翻譯下次就是另外一個故事,有關強欲女神跟其丈夫,跟妳說說可憐牧羊神的故事 吧翻譯(*5) 在那之前,此刻就臨時好好享受降下冥界之旅吧。 也別忘了雜種那傢伙的護衛啊!」 (故事竣事) 阿緹拉聖誕 「———有著如許的故事呀。 聖誕白叟的紙人形劇第一回,結束了,竣事了。」 1:冥界也有其他的神啊…… 2:好猛的品質啊……← 阿緹拉聖誕 「因為華碩翻譯公司什麼都辦的到啊翻譯 第二回有準備其他演員哦翻譯」 (金鐵交擊聲) 阿緹拉聖誕 「唔。方才,從地面上傳來了像劍戟的聲響…… ……仿佛有什麼在戰役的模樣啊,御主。 然則感受不到神性在。仿佛不是艾蕾修卡跟守禦在戰役……的模樣。 唔唔……感覺不太到殺氣…… 打鬥……是嗎。 不可以翻譯在聖誕節情緒欠好是壞的文明。 做為聖誕不仲裁的話……!」 (切幕) 牛若丸 「欸欸,好冷!沒法忍受的冷啊! 正本就很冷了,竟然還下起雪什麼的!」 (衝上前連擊) 弁慶 「義經大人,還請多加忍耐。 因為很冷所以想活動,這類設法貧僧能曉暢。 但為什麼會跟對貧僧用八艘茄子斬有聯繫。關於這點,怎麼想都不明白。」 (繼續斬擊) 牛若丸 「疏忽這點吧,這是我流的戀愛表示啦! 並且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早上就連冥界紅豆的食品都沒有! 艾蕾修卡那傢伙,命令華碩翻譯公司們岩山整地卻忘記食品在搞什麼鬼啦! 縱使說是對做出之事贖罪,此牛若,對看不到終點的勞動沒法忍受! 假如想要開墾的話先把土質變好啦,土啦! 鄙人也是,總之營養不充足啦—!」 (繼續猛砍) 弁慶 「哈哈哈。如許看來,義經大人不是還很有餘力嗎。 總之營養不足夠,什麼的翻譯唔哈哈哈翻譯 差不多該留意到就算成長了也沒法變得跟賴光大人一樣了嗎?」 牛若丸 「很好翻譯就在這邊建造你的墳墓吧。 農田或許沒法完成,但如果是墳場的話今天以內就可以落成了吧。」 弁慶 「這還真是失言!可是義經大人,如許的話別說刑期會削減,反而會增添啊……!」 1:那是……牛若丸跟弁慶……! 2:弁慶師長教師露出極度難受的臉色啊……!← 阿緹拉聖誕 「OOO熟悉的人嗎? 像狸貓一樣的少女劍士,用華麗的措施和過份的話語進犯如牆壁的大男。 大男固然只是單方面的防戰,卻難以想象的很美。 那就是武士的演舞吧。華碩翻譯公司可知道哦翻譯 然則……雖然想一向看下去,卻沒那時候翻譯 御主,可以去打聲號召嗎?」 1:可以唷。 2:打號召對吧。快點解決吧翻譯← 阿緹拉聖誕 「……很好。如許的話……我帶我帶。(穿上白鬍子) 來來,那邊的大孩子們。 打鬥到此為止了,聽聽聖誕白叟的話吧翻譯」 (戰役 - 弁慶&魔神狸牛若丸) 牛若丸 「原來如斯。那奇妙的妝扮本來是聖誕白叟啊。 要送禮品給那冷峭、逞強、小氣、畏懼孤單的艾雷修卡、是嗎…… 在這寒空當中能為了他人到處飛來飛去,並不是常人能做的工作。 此牛若,感應十分欽佩。 但是……並非因為憂郁我而來,而是別件事情嗎……去。 嘛沒關係啦,反正華碩翻譯公司也沒什麼在檢討。 我也不想跟如許的木頭人,而是跟相互貼心的女性們一起慶賀聖誕節翻譯」 1:給我等一下 2:方才,妳沒有變得全黑嗎!?← 牛若丸 「是翻譯公司眼睛的錯覺! 賭上源氏之名才不會惡墮啦!」 弁慶 「哈哈哈翻譯 看來牛若丸大人身上還沒有把毒氣去乾淨的模樣。 請諒解她幾許的蠻橫,OOO殿下。 可是……方才聽完了所有工作了,妳豈非是…… ……唔嗯,失儀了,妳們哪裏是第幾年的聖誕節啊?」 阿緹拉聖誕 「2017年,12月的聖誕節。 那又怎麼了嗎?」 弁慶 「本來如斯,是這類事啊。 會跟我們的意識有所分歧也是天經地義的。」 牛若丸 「?怎麼回事弁慶。 用我也聽的懂得來咬耳朵翻譯」 (靜靜話時間) 弁慶 「(也就是啊……目前冥界的時候是…… 固然不知道緣由,多是……) (……而艾蕾修卡祛除時,不是在烏魯克戰爭結束後立刻的話……) (所以說,義經大人,這件事請還請保密翻譯 要是隨便說出口可能會讓很多事情變得更複雜之故。)」 牛若丸 「是華碩翻譯公司知道了。」 (兩人分開) 牛若丸 「……可是,腦筋不測的好啊,你啊。 就算敗北也是神仙,也許就是這樣吧翻譯」 弁慶 「在說什麼啊。貧僧是怪力無雙的武藏坊。 仙術什麼的,一點緣都沒有的漢子是也。」 牛若丸 「……哼。嘛算了。 正本的話我們也有許多事想與妳聊聊的,但看來你們背負側重責大任的模樣。 所以說,請快點把工作竣事吧翻譯 請別客套,OOO殿下。 來來,快快翻譯 有阿誰對吧,那個。 聖誕節的例行舉止。 就連哭泣的孩子都會笑,華碩翻譯公司所喜好的般若湯!」 阿緹拉聖誕 「這當然。 看起來穿戴相當溫暖的少女劍士唷翻譯 妳的話……嗯,這個吧翻譯 這張印刷製品應該能知足才對吧。」 (☆5 遮那王流浪譚:對茨木終究刀兵) 1:好帥的牛若丸……!← 2:好棒,沒有失! 牛若丸 「……對不起,這有點…… 我,該說是已經看膩了這類東西了嗎…… 描繪牛若丸活躍的畫已吃膩了翻譯 因為跟山一樣多。妳想,我,是天才嘛。」 弁慶 「這也過分惋惜了! 那麼就由貧僧收下了! 這張構圖的英勇,描畫鎧甲的細緻,凜然的視野及氣焰……! 牛若丸的繪卷雖然數目很多,像如許把義經大人使人失望的成分掃數去除掉的繪很少啊 ! 哦哦哦竟然在冥界能碰到這樣的奇蹟啊! 此弁慶,將隨身不離的帶著它……! 感謝妳,謝謝妳聖誕老人殿下!」 阿緹拉聖誕 「咈咈咈。 是聖誕唷。 然後把握狀況了。 假如喜歡火伴的照片的話,這張怎麼樣。」 (☆3 白紙的勸進狀,抽酒吞的人應當凸滿了) 弁慶 「哦哦!這摩登的畫風,如活生生的漢子! 令人會聯想到那北齋的究極名畫出來囉!(*6)」 牛若丸 「啊,這我不需要翻譯 就連擦汗都用不到。」 1:是、是如許嗎……← 2:那要什麼才好呢……? 牛若丸 「是這樣呢…… 若是這類類型的工具的話,有一個。 聖誕白叟殿下。借一下耳朵翻譯」 (兩人暗暗話) 阿緹拉聖誕 「如許嗎。 阿誰的話我也想要,這次就讓給妳吧。 那麼就收下吧。 有很多種類,妳想要哪一個?」 牛若丸 「固然,瑪絮殿下也一路拍進去的東西。 ……那是對此愚笨之人來說太過虛耗,美好的回想翻譯」 (☆4 2017送的舉動禮裝:Cheers to 2017,畫面是GD子、GD夫跟瑪絮一起穿新年和服開 心攝影的照片) (門開啟) 1:門打開了……! 弁慶 「仿佛是如許呢翻譯 有什麼被拯救了,應當是這麼一回事吧。」 牛若丸 「話就到此為止翻譯 因為現在的冥界很不安定,一刻都沒法躊躇翻譯 再會了,OOO殿。 敏捷的,朝下一個門動身吧!」 弁慶 「恰是。不用在乎吾等之事。 翻譯公司們是從聖誕節來的話, 這個事實就是無可取代的吉報。(*7) 也就是能讓人安下心來的器械。」 1:……? 牛若丸 「沒什麼。剛剛的只是塗壁入道的戲言,當沒聽到吧翻譯 有緣的話,就在與分歧的我相遇吧!」 (牛若丸直接把主角摔往下一個階層去) 阿緹拉聖誕 「等一下,OOO! 一小我很危險啦!」 (阿緹拉跟上) 弁慶 「離開了啊。 ……然則,有那麼一點點心痛呢。 OOO殿下將這個異變給解決,只要冥界安甯一切都會恢復原狀了。 固然不知道OOO殿下怎麼樣,但華碩翻譯公司們已不會記得這件事了翻譯 ……哦呀,義經大人? 怎麼這麼高興的笑著呢?」 牛若丸 「不。華碩翻譯公司感覺是很棒的笑容啊翻譯(*8) 她們似乎迎來了很棒的新年啊翻譯 那樣的話,我們會變得怎麼樣都是瑣碎之事。 直到個體的罪過所有清除為止。 到那為止好好的隨著我吧,武藏坊。 若你真的述說,你是我的從者的話。」 弁慶 「———這是天經地義的翻譯 此弁慶,在大人您朽碎之刻為止,都會在您身旁做為鐵壁侍奉的———」 -- *1:機動戰艦撫子的梗,至於為什麼要用這個梗,因為此次講的是Nergal的故事,而卡 通中開辟撫子的公司,名字就叫做Nergal重工。 *2:太陽關係,因此請法老金來演了翻譯 *3:第七章梗,彷佛有個過勞死的賢王哦? *4:法老金的技術台詞梗:萬物萬象,盡在吾手的調動。 *5:第三節出來的金色羊跟牧羊神同名。 *6:葛飾北齋。 *7:第七章沒有跟我們奮戰到最後的弁慶與牛若丸,因為我們從2017聖誕節來的關係, 透露表現已平安渡過烏魯克的危機了。 *8:這邊一樣是時序列梗,在烏魯克之戰惡……變黑的牛若丸,也沒能見證戰役的始末 ,而看見新年禮裝主角們燦爛的笑臉,知道主角們沒事而安心了翻譯

以下文章來自: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513686304.A.293.html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碩翻譯公司02-23690932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