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01102鄉里的早晨蠻韻味

自己住的花園小區景色就蠻不錯。《鳥語,花香,琴聲》這篇小散文就是專為我的居住地所寫的。我的小區樹木常青,花香撲鼻,鳥兒成堆,風吹草動的時候更是把最新鮮的空氣傳入人的鼻息。這麼好的環境按理說應該可以留住人的,可是常年在鄉下生活的婆婆卻鬧著要回家。也許是對老人家招待不周吧!婆婆聽了卻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不是這麼的,不是這麼的。她連忙否認。那不是這麼的,你總要講個理由撒,我的個娘老子啊!她的些崽女不懂解,就只好有些發急的問她。也是的,她的崽女個個在城裡上班,雖然沒有大福大貴,可個個家裡的住房都很寬敞,況且她的老倌子也早就到黃土店報到去了,她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家孤身一人住在鄉下,哪有不讓人擔憂的呢?可她卻是這麼港的:我不可能去種棉花了,但我總可以聞聞棉花桃子的香味撒,我不可能餵豬了,可是我可以喂幾隻小雞,聽它們雞呀雞呀的叫著我的心裡就蠻踏實。唉反正跟你們港不清白,我反正是要回去的,你們硬要栽我在這裡,我不亞於是坐牢的。婆婆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哪個還敢違背她的心願呢?那天把她送上回老家的客車,她竟然高興得像個小孩。我沒有時間去看她,只聽說她過得不錯。前天她的兄弟討媳婦,她兒子身體不好,做為媳婦的我獨自坐車到鄉下去吃酒,順道也去看看她老人家。我很少單獨出門,她家又在離安鄉五十多里路的鄉下,到達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一點。因為是吃喜酒,免不了要和親戚們熱鬧一陣。不過並沒有感到有什麼特別的,舟車勞頓,顯得很是疲憊。早早的我就在婆婆家睡了,婆婆是個愛靈醒的人,被子漿洗得乾乾淨淨,屋子裡有幾個蚊子,婆婆也點著蚊香把它們熏走了,晚上睡得香噴噴的。一覺醒來已經天亮,一縷晨曦照射在明亮的窗戶玻璃上,我睜開眼睛感到特別的新鮮,聽到了幾隻八哥在唱著雞豆八果,田里的布谷鳥也在歡快的唱歌,田里更是蛙鳴蟲唱,吵鬧得不可開交,可是蠻奇怪,這麼多的吵鬧聲傳到耳鼓,心裡卻充滿著寧靜和舒暢。我聽得不過癮,馬上起床,稍微梳洗了一下就跑到了婆婆的菜園裡,婆婆還真勤快,菜園裡種滿了青色的小菜,綠油油的十分養眼。我開始站在菜園子的盡頭在細細的琢磨:是什麼在吸引著婆婆非得來過這種單調而孤獨的生活呢?難道就是幾隻小鳥和這些綠油油的菜蔬麼?好像不對啊!我再四周瞧瞧,我瞧出奧秘來了,原來婆婆屋子的周圍全是高大的樹木,那樹木的高度密度遠遠的超過了我們院子裡的樹木,也可以這麼說,這麼高大密集的綠色植物在城裡是沒法看到的,站在樹下,

(繼續閱讀)

201205040355大雨與家鄉的河

窗外,雨一直在下。滿世界濕漉漉的。我的眼睛穿過灰濛濛的天空,大片鐵灰色的樓房頂部,回到了幾百公里以外的家鄉。姐姐告訴我,家鄉在下雨,不停地下。可以想像的到,滿世界的水,可怕的水,街道上,田地裡,屋簷的水形成了水簾。河裡一定漲滿了水,泥漿似的渾濁的水,漂浮著枯枝落葉,興許還有南瓜籐蔓,傢俱,整棵的帶著綠葉的大樹,在水中掙扎沉浮,磕磕絆絆。抑或還有魚兒,當然只有大魚才被岸上的人們發現,它們翻著白肚子,被泥水嗆得直打噴嚏。每當這樣的大雨季節,人們總喜歡站在雨中的河岸上觀望大水,時不時便有人驚奇地喊:啊,快看哪,好大的魚呀!啊,你們看哪,那家的豬也給衝下來了!那充滿驚奇的聲音在雨中迴盪,刺激著人們的大腦。漫漫河水以一年中最難得的不可一世的姿態狂猛奔流,岸邊的草木被蹂躪得死去活來,直到雨停了,水也開始歇息了,太陽出來了,河水漸漸隱去,露出泥沙覆蓋的大半河床,幾乎窒息的草木慢慢甦醒,開始輕輕呻吟喘息。此時那河的面目一定猙獰極了,醜陋極了,可怕極了,不可一世地洶湧而去。沿途掃蕩肆虐,在惶恐的人們面前一路狂笑。河岸上一定站著很多心事重重的人們,他們心情沉重,如果這雨一直下下去的話,如果這水不退的話,房子就會有危險了。他們害怕去想像房子被連根拔起的景象,(在河邊蓋房子的人都是從水下立起的水泥柱子。)那樣的話一切都完了,一輩子的心血全都泡湯了。這個時候真的有些後悔當初不該在河邊建房子啊!這河充滿了憂慮啊!渾濁恐怖的河水,沉重的表情,東倒西歪的河柳,如電影片段般在我腦海裡閃現。我的家鄉啊!雖然相隔那麼遠,你永遠是我心中的牽掛,是我永遠無法釋懷的心結。願你在一場場雨水的考驗中平安度過。家鄉的河,我夢中的樂園,你是我心中那一抹永不褪色的綠色,總讓我魂牽夢繞。家鄉的河平素總是那麼溫順,可愛。我最喜歡在夕陽西下的時候,帶著女兒一起來到河灘上,女兒喜歡玩沙子,我呢,喜歡坐在那塊奇形怪狀的大石頭上,靜靜地享受這美好的安逸的時光,一天的疲勞便在無形中消散。看橘黃的夕陽籠罩下的河床,泛著金光的淺淺的河水,波光粼粼,靜靜流淌。河邊有些垂柳,柳條依依,在輕風中搖曳生姿。河邊比較潮濕的泥地上長滿了雛菊,蒲公英,益母草,時不時就有一隻小小的刺蝟,像一隻灰色的球在草叢中快速滾過。唉!這樣大的水,不知道刺蝟們是否來得及躲避!可惡的洪水,一定將它們的家全都淹沒了!早晨的河卻是最美的。勤快女人們喜歡早起去河邊洗衣

(繼續閱讀)

201204292259這一季,花開無語

五月,奼紫嫣紅時節,人們觀賞著美麗的薔薇,吟誦著:“當戶種薔薇,枝葉太葳蕤。”“榆莢車前蓋地皮,薔薇蘸水筍穿籬。”看榴花似火,花的公主,盡情綻放笑顏。陶醉在美的世界,欣賞靚麗的妝容。沒有誰會在意,山上的野花已開始爛漫,而你就在這樣的季節默默地燃燒著青春的火焰。  人們給你取了一個俗不可耐的名字,攜金帶銀,可實際上你的身價遠遠不及銅和鐵的珍貴;儘管你的名字裡帶著花字,可你更多的時候,是被當作一味藥材來使用。春風吹綠了小草,吹走了花開花謝,隨著初夏到來,你開始在荒郊野外,展示你生命的顏色。你是一棵夏季的小草,野火燒不盡,夏風吹又生,沒有人栽種培育,大多數時候,你就這樣自生自滅。柔韌的籐條匍匐在地上,絕不攀附於任何一種植物,你的花蕾很小很小,外形像一根小小的紡錘,你悄悄地汲取陽光雨露,悄悄地編織著長大的夢,由糙綠青澀而至瑩白飽滿,你把風雨中的歷練變成絲絲縷縷的甘甜,儘管這清甜很少有人發現。如同所有的妙齡少女一般,你積聚了一個愛情的夢幻,等著有人為你做一世的嫁衣。當你終於成長為瑩白的美麗,你甘願被一雙溫柔的手採下,到藥鋪做一味藥材。似乎這樣你就可以繼續你未完成的夢,若是有幸被那高雅的人兒帶回家,把你浸泡在水裡,你的芳心就會為他綻放,把清涼和甜美沁入他的心田,積蓄一世的馨香為他飄灑。而當你無望的開成了花朵,香消玉殞,有誰看見你眼裡盈滿的淚花,這一季的生命在靜默中完結,你的命運不由你掌控,你一世的落寞誰又能懂?這一季,金銀花兒又開放,你沒有薔薇花的美麗,你沒有石榴花的嫣紅,你幽幽的盼望,誰會懂得你的心語?誰肯為你做一世嫁衣?vivien邊走邊看 |地瓜豬寫給豬娃的閒言碎語 | 思人獨憔悴 |糖糖的甜甜圈 |

(繼續閱讀)

201204271810終究不能承認你是我生命中的過客

終究不能承認你是我生命中的過客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其實我不怎麼喜歡這些花和尚的話。頭髮長,見識短,於是,一旦去理髮店整個光頭就是智者了嗎?好像不是這樣的,這些花和尚的話好像也真是有這麼點意思。在現實生活中,每天都有許許多多人與我們擦肩而過,我們始終沒有去探究大家的前世有多少個五百次回眸,生命中的過客如此之多,來得匆匆,去得卻未必都匆匆。我們有時候為了親情愛情友情不停地“擦肩”卻始終不“而過”,從來沒有去考慮我們的前世回眸了多少個五百次後的脖子會歪成什麼樣。這好比有些大哥大姐上公共廁所,來是匆匆,去卻不“沖沖”。從來都沒有去考慮那些“後來即上”的難弟難妹的感受。我們都是自私的。生命中的過客如此之多,但是我終究不能承認你是其中一個。曾經以為你是一隻鳥,我是你唯一站得住的樹枝,無論你飛到哪裡,我最終是你的歸屬。現在終於明白,我錯了,你其實是風箏,我應該變成手中握著的那根線,無論你飛向何方,我都緊緊繫著你,而不是現在這個樣,縱使上百度也搜索不到你的去向。如果愛你,就應該給予你一點點束縛,而不是無限放縱你去自由,現實生活畢竟不是小說。說什麼只要你開心,我什麼都答應你,縱使你戴上了別人的戒指。一直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我會犯這樣的錯?是因為我太愛你,物極了,然後反了嗎?我想是這樣吧!還能找到比這更好的解釋嗎?錯得多了,也就明白了一些事,看得更透一些事,或許這就是那些錯誤本身的使命吧!上帝讓我們犯錯誤,是希望我們明白一些東西。只是在我們明白之後,我們還有改正的機會嗎?如果沒有,明白了又有什麼用呢?倒不如“百年糊塗”好!又好像不是這樣的。花和尚是怎樣練成智者的?是他們犯了太多的錯而比我們多明白一些東西嗎?是他們失戀太多而比我們領悟多一些愛的真諦嗎?他們明白了愛情,看透了愛情,於是,他們能放棄了愛情,安心做和尚,最終練成智者嗎?看來我真不是一塊做花和尚的料,因為我終究不能承認你是我生命中的過客。有個意識很久了,沒有清晰的輪廓,冥冥之中一直在許許多多的事情中穿插,是我永不放棄你的最後一根稻命草。它陪伴了我這麼多年,不是我在刻意,而是它塑造了我。明知道不會有結果,但還是拚命去追求,那是因為我有太多的不甘心嗎?我想不

(繼續閱讀)

201204241350秋天漫語

秋日的天空藍得純淨,藍得美麗,幾朵潔白的雲朵在飄飄悠悠。莊家已收割完,整個田野一片寂靜,只有地頭邊上的紫菊花還在怒放。溝渠、石頭堆上的枸杞樹上掛著紅紅的果實,如瑪瑙,格外顯眼。地裡的冬麥已有兩三寸長,泛著一片綠色,使成熟的大地頓時變得生機無限,絲毫沒有秋的蕭瑟。陽光暖暖的照著,在草葉上歡快的跳舞。清凌凌的小河繞著村子流著,嘩啦啦向前,搖響了一路的銅鈴。這條小河曾給我帶來了無盡的歡樂。無數次光著腳丫任河水打濕褲子,無數次捧著清涼的河水喝個痛快,無數次打過水仗……兒時的夢啊,已一去不復返。沿著石頭小路,我來到水磨邊。水磨已完成了它特定的歷史使命,在風雨侵蝕中懷念著青春的歲月,靜靜佇立在河邊。兒時和母親磨面的情形還歷歷在目,水磨吱吱悠悠地轉著,捲起一圈圈潔白的浪花,我摘下一束束野花往磨盤上撒,一朵朵五顏六色的野花隨磨盤旋轉,形成一個圓圓的彩色花環,美麗無比。母親在搭磨,白花花的豆面就被裝進面袋,我們就有香香的豆面攪團可以吃了。河邊一樹樹李子樹,葉子已差不多落光了,幾片未落的黃葉在風中飄搖。刺梅花已開敗,花開時的熱鬧與繁華已消失殆盡。想想盛夏時,刺梅花開得濃濃烈烈,朵朵不息,引得勤勞的蜜蜂忙個不停。花開花謝,自然規律,不必難過的。路邊,看見挖土豆的人,他們正揮汗收穫果實,望著散發著泥土氣息的土豆,莊稼人臉上露出厚實的笑容,這是他們勞動的成果啊!他們將希望交給土地,勤奮勞作,秋天,自有收穫。小村莊的房屋時今年災後國家撥款重建的,一色的青瓦白牆,剛剛粉刷過,遠遠望去,有江南水鄉的清秀與清新。冶木河繞著小村莊歡快的流著,用它甘甜的乳汁滋養著它河畔勤勞善良的兒女們,伴著祥和與幸福一路向前。啊,這個美麗的秋天……

(繼續閱讀)

201204222051秋天漫語

秋日的天空藍得純淨,藍得美麗,幾朵潔白的雲朵在飄飄悠悠。莊家已收割完,整個田野一片寂靜,只有地頭邊上的紫菊花還在怒放。溝渠、石頭堆上的枸杞樹上掛著紅紅的果實,如瑪瑙,格外顯眼。地裡的冬麥已有兩三寸長,泛著一片綠色,使成熟的大地頓時變得生機無限,絲毫沒有秋的蕭瑟。陽光暖暖的照著,在草葉上歡快的跳舞。清凌凌的小河繞著村子流著,嘩啦啦向前,搖響了一路的銅鈴。這條小河曾給我帶來了無盡的歡樂。無數次光著腳丫任河水打濕褲子,無數次捧著清涼的河水喝個痛快,無數次打過水仗……兒時的夢啊,已一去不復返。沿著石頭小路,我來到水磨邊。水磨已完成了它特定的歷史使命,在風雨侵蝕中懷念著青春的歲月,靜靜佇立在河邊。兒時和母親磨面的情形還歷歷在目,水磨吱吱悠悠地轉著,捲起一圈圈潔白的浪花,我摘下一束束野花往磨盤上撒,一朵朵五顏六色的野花隨磨盤旋轉,形成一個圓圓的彩色花環,美麗無比。母親在搭磨,白花花的豆面就被裝進面袋,我們就有香香的豆面攪團可以吃了。河邊一樹樹李子樹,葉子已差不多落光了,幾片未落的黃葉在風中飄搖。刺梅花已開敗,花開時的熱鬧與繁華已消失殆盡。想想盛夏時,刺梅花開得濃濃烈烈,朵朵不息,引得勤勞的蜜蜂忙個不停。花開花謝,自然規律,不必難過的。路邊,看見挖土豆的人,他們正揮汗收穫果實,望著散發著泥土氣息的土豆,莊稼人臉上露出厚實的笑容,這是他們勞動的成果啊!他們將希望交給土地,勤奮勞作,秋天,自有收穫。小村莊的房屋時今年災後國家撥款重建的,一色的青瓦白牆,剛剛粉刷過,遠遠望去,有江南水鄉的清秀與清新。冶木河繞著小村莊歡快的流著,用它甘甜的乳汁滋養著它河畔勤勞善良的兒女們,伴著祥和與幸福一路向前。啊,這個美麗的秋天……

(繼續閱讀)

201204100241南非豪特灣

豪特灣是開普敦最有名的海灣之一,它藏於兩山之間。乘船行十幾分鐘,來到一個叫德克島的海島附近,這個島離陸地只有百多米距離。小島方圓頂多幾千平方米吧,沒有樹,也沒見花草,光禿禿的石頭。島上全是海豹,據說有幾千隻。我們的船貼近海島慢速行駛,那海豹的各種姿態都看得清楚,有趴地安祥休息的,有爬來爬去的,有互相廝咬的,有縱身下海的,也有從海中正艱難爬上岸的。有的海豹又肥又大,勝過一頭肥豬。島邊的海裡,水清見底,也是海豹的世界,它們或躍出海面,或翹起尾巴擺水,或兩頭在一起嬉戲,或相互追逐,千姿百態,惹人喜愛。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