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50151愛情在夏天裡開花

小時候看梁祝的電影,為他們的悲情流淚,但那時我僅知道馬家的可惡,以及祝英台的家長是怎樣地不通情理,而不知道梁祝之間的堅貞愛情。當時,在露天廣場,竟有一些青年男女躲在某個暗角偷偷地抱作一團,唏噓不已。我們這樣的孩童遇到這樣的情形,竟然當成笑話到處傳播。漸漸地長大,才知道一種叫做“愛情”的東西。上高中的第一年。那一年的夏天,我和幾個同學約好去鎮上看《白髮母女傳》這部電影。說好的是一起回家,誰知有幾個竟悄悄地開溜了,只留下了我和一個她。沒有辦法,電影結束已經九點了,我們忍著肚皮,在一條近二十里長得坎坷的土路上步行回家。月亮早已懸在空中,把鄉村的夜晚打扮得那樣透明。路兩邊是稻田,田里有許多歌唱的能手唱著動聽的歌,此起彼伏。道旁樹撐起婆娑的外衣,沐浴著皎潔清澄的月光。我們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走著。路上也有其他的一些行人,都向我們投來說不清楚的目光。我轉過頭看她,恰巧,她也掉頭看我,我們的目光交織在一起,心莫名的一陣激動,燥熱“騰”地遍佈全身,我知道我的臉紅了。我立馬回過頭,看長勢喜人的稻秧。月色裡,青蛙正忘情地歌唱著,樹上的知了也開始應和,但我們的腳步卻慢了下來,彷彿地心的引力加強了。不知是誰先說話的,也不知是從那個話題開始的,不一會我們的話就多了起來。月色靜靜地趴在溪水上,像一隻巨大的金蟾,拱橋、樹木以及水邊上的灌木倒影在河水裡,我們在橋上的身影也再河水裡,大地似乎靜止了……那個夜晚,是那麼的迷人,但又是那麼的短暫。分手時,來到家免不了被家長的一頓訓斥,但我卻是帶著甜蜜進入夢鄉的。以後,我們在晚上見面的次數增多了,談話時的距離也在慢慢接近。月下樹邊,草地河邊,荷塘田壟……我們的足跡遍佈了鄉村的所有勝景,激動而又愉悅的言語裡放飛著青春的飢渴。有幾回我們被幾個孩子撞見,說:“他們談戀愛了!”我們都一驚,但又都很平靜,我們相視一笑,臉上升騰起羞澀和甜蜜。靜靜的夏夜,款款的月色,柔柔的草地,脈脈的稻香,孕育了一朵愛情的花!時隔多年,每當我在夏日的夜晚漫步,看到成雙成對的男女信步而行時,我的心底總會升起一種祝福:愛情在夏天裡開花!

(繼續閱讀)

201205010238情寄母校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轉眼間我已從母校畢業整整37年了。投筆從戎,30多年來隨著時間的推移,無數往事都已成為過眼煙雲,但唯有那悠悠的校園鄉情戀戀不能揮去,在我的心中留下了不褪不散的情緒。偶有閒暇,便會常常想起故鄉的洮兒河,還有坐落在河邊上那個美麗迷人的中學校園。我心中的母校,就是那高高的興安嶺,就是那清澈的山泉水,是那渾厚的大草原,是那日夜不息的洮兒河。在歲月與歷史的流程中,她賦予我的靈性與理念,如來自草原的諺語讓我終生感懷和受益。這樸實的思想和情感,似校園裡生長的植物和陽光,任何一種展示,都足以令我回味和咀嚼一生。當年敬仰的師長們許多已逝去了。但他們那撥動心靈的授課聲音,依然在耳畔錚錚流動迴響。言傳身教、授業解惑,傾情哺育,老師們在“文革”的困境中堅守的品格猶如岸邊的楊柳一般樸實無華,感人至深。而他們不求名利,默默奉獻的品質,更具有一種草原的精神。正是這種精神的光芒多年來一直照徹著我腳下的路,讓我無數次獲得巨大的鼓舞和勇氣。許久以來,我總是無比深情地懷念起那兩代師長。他們就是當年作為母校靈魂和形象的代表群體。毛林扎布、斯琴圖、特木勒、大哈斯、高巴圖、烏力吉、老哈斯巴根、白文魁、那順溫都熱、沃德勒夫、王革命、葛憲章……然而,進入這種敘述時,我卻被淚水模糊了雙眼,因為在這一群可敬的老師中,已有許多人離開了一生摯愛的講壇,留給我們的只是記憶中當年的形象和不朽的精神。另一群是年輕朝氣、滿腔熱忱的風華一代。他們是杜家樹、馬樹昌、鄭宗巖、趙雅潔、王善堂、麥拉蘇、楊虹……在時間的長河流淌逝去多年後的今天,在市場經濟社會金錢和物質的支配,使人淡泊了許多傳統道德的今日,有關這兩代老師的懷念依然佔據我心靈的空間。其實,我所要努力敘說的是關於那段歲月,那個群體,在那個歷史的過程中的那些個抹不去記憶的情致憂傷和樂趣。點點滴滴牽動我的心弦,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中。我真誠地感謝這群師長,能在那些重疊的淡泊日月,用自己心田的乳汁給予我們知識和力量。那緘默不語的耕耘,蘊藏著他們的追求和歡樂,也塑造了我一生不屈的倔強和執著。在我深情的懷念中,時常浮現在眼前的還有那粗壯的老榆樹環繞著的校園操場。月夜星光下,她見證了同學們求知的腳步和快樂的身影。 校園有我少年的夢幻;有割不斷的親情鄉情、同學情。有花香中發小間嬉戲的影子;有

(繼續閱讀)

201204230919秋天的故事!

夜已深,人不寐。窗外有寥落的幾顆星,皎潔的月圓滿著,卻是淒清,幽冷。明月哪會解人心中的離恨,兀自透過雲層將那萬點清輝漫散於高處仍蓊鬱蔥蘢的樹梢上,遠處連綿的山在夜色下更顯得冷峻蒼茫,依依的西風不經意的拂過籬笆牆邊白日裡翠生生的籐蘿。已是深夜了,看得見雜草叢中棲息的幾點螢火蟲,瑟縮著,許是做著一個關於夏季的夢吧。疏星明滅的夜空,居然飛過一隻雁,怕是離群失伴了,徘徊著,盤旋著,偶爾聽得一兩聲尖厲的鳴叫,劃破了夜的衣裳,突然急急掠過樹梢,倏然間消失了蹤影。這時耳邊隱隱約約傳來絲竹聲,側耳細聽,卻是那般的惆悵清冷,如大理石柱上斑駁的斜紋。是誰家的女子將那錦瑟彈響,低低的告訴我:秋天來了。秋天來了,洞庭湖水滿溢著秋潮,漲落間淘盡了多少英雄豪傑。雖說秋風是這樣的柔弱無骨,依然吹落了洞庭湖邊曾經枝繁葉茂的樹木,你聽:那墜落黃土的片片樹葉迴旋激盪的聲音是否如刀槍齊鳴萬馬蕭蕭?你看:那佇立水中的長衫少年衣袂飄飄的身影是否如玉樹臨風悠然從容?可是他的眉宇間為什麼會有淡淡的憂愁?是誰美妙的目光裝滿了他的心房?是誰曼妙的歌聲吸引了他的目光?是一位美麗的山鬼,披著荔戴著蘿含著醉吐著笑在不遠處翩翩起舞,可是她的嘴角邊為什麼會有恍惚的哀愁?是誰和誰的愛情讓她如此淒艷迷離?又聽見階下芭蕉被秋雨敲打的聲音,紅艷艷的,一點點,一滴滴,如泣如訴;又看見階下青苔被秋風吹亂的皺紋,綠幽幽的,一絲絲,一縷縷,如煙如霧。歸書如夢,歸鴻難及,歸心無寄,空有中天月色無人共賞,這個秋天有很多的冰冷,這個秋夜滿眼是紅樹,滿眼寂寂,又聽得清角吹寒,嗚嗚咽咽,空空蕩蕩,端的是素秋難敵,風雨愁煞人,不如懷念。那年春天,桃花灼灼。那年約定,梧桐葉落。愁人心上秋。那個紅樓中流淚的女子,在今夜慘淡秋風與秋雨聲中,獨對著一盞殘燈,聽秋窗外淋淋漓漓的雨細訴秋情,再把紅燭移向畫屏深處也遮不住更漏催促秋雨的暗語。花已萎地,草已沉泥,夢已枯敗,瀟湘館裡牽動幾多的風愁雨恨,紗簾外幾隻瘦竹伶俜的抖索著,間強間弱時急時緩的風雨可看得見伊人的孤單?薄薄的錦衾怎暖得住秋寒籠罩中伊人的香肩?不知這瑟瑟的風雨何時才能停歇,不知這漫漫的長夜何時才是盡頭。盼望著晴朗的陽光照耀的時候,再扛一把花鋤將風流盡掩,還它一個潔來潔去。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