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152警惕噪音污染 專家警告噪音可致創傷性耳聾

儘管基因、衰老等多種因素均會導致人失聰,但在當今嘈雜喧囂的社會環境中,因噪音超標導致的創傷性耳聾患者日益增多。專家提醒人們要更加警惕噪音污染。   據西班牙《國家報》網站日前報道,法國蒙彼利埃大學教授雷米·皮若爾針對噪音創傷解釋說,噪音會影響感觀接收細胞,減少 神經元之間聯繫,進而使纖毛細胞減少,最終導致這些細胞和位於內耳的神經節神經元死亡,造成耳聾。  皮若爾還表示,如果不採取適當措施保護聽力,如佩戴頭盔、避免待在喧囂場所和使用藥物治療等,那麼,現在多發於65歲左右的老年性耳聾將出現在35歲,過去在80歲時才會遭受的聽力損傷將會提前到50歲。  報道稱,目前在聽覺創傷的治療方面也存在問題。現在人們所使用的口服或注射類藥物往往需要很大劑量才能到達耳部,同時會產生副作用。  目前,人們正在積極研究應對策略。最新研究顯示,可以採用直接作用於耳朵的局部療法阻止聽覺喪失。《藥理學》月刊近日刊文表示,若在耳部受傷後立即採用鼓膜移植療法,其保護作用幾乎可以達到100%;6小時後使用這種治療方法的效果為50%;12小時後為25%。此外,這種治療還能消除創傷之後的耳鳴。

(繼續閱讀)

201304111027那些刻骨銘心過往,是否別來無恙

對塵俗的洞悉,過於真實了,我迷惘了,然而會在心房裡騰出一寸的位置,寄居一闋純白的底色,以此來延續自己的淡靜,想起那些存於塵土裡的浮游生物,微細,朝生暮死,一季輪迴,而我,終歸只是一個平凡的人,試圖在繁雜的世界裡,安穩地過完這後半生,自然地生,也自然地老去。日復日,早出晚歸的生活,忙忙碌碌,不知因何而活,悲傷會在某個摸不透的時刻生起,半勺半勺地,在心底裡蔓延,走過橋鎮大街,淋漓滿目的霓虹映照下,自己的影子,不偏不倚地被踏在了腳下,插足在倒影與軀體之時,停步不前,三兩途人側目擦過身邊,我嗅到了來自孩子身上的一個熟悉牌子的百花香皂味,轉過身,看見了那雙明目,清澈見底,未曾投入世間的純粹,讓我忽而一陣感動。在公車站牌下等候的時間裡,看見了那個一年前穿著紅花圖樣衣服精神失常的婦人,如今已是滿目瘡痍了,衣衫襤褸,破爛不堪,鬢髮髒亂,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在路邊,時而會對著路人癡傻地笑著,攸關於她癡傻原因的猜測早已傳遍大街小巷,我只記得,多年前的那天,她慈眉善目地兜售著自己的商品,帶著兩個孩子,在十字街角,喜歡靜靜地微笑,存在於記憶中的兩個影像始終無法重疊,而它們毫無防備地被捻起,仿如一層白糖糕的厚度,度量了她的曾經與現在。多天的閒適,生活在一片忙碌的景象中得以安靜,思量多時,踏上了去往朋友帶我去過的小鎮的車,長久的車程,路過了大片青綠的原野,那時,你們的話語,縈繞在耳際,逐漸清晰,漫漫的行走,是一場回憶,絲絲線線,如我曾無數次努力要編織完整的圍巾,環環相扣,扣在了心上,不著邊際地蔓延四散。我曾去過的那個小鎮,是靈氣清秀的地方,路過的人,盡對我報以微笑,不能抗拒的溫暖,悄然無聲地透過我的心房,走在石板路上時,我感受著屬於你們曾存在過的氣息,這個年份伊始,你們帶著我,跋山涉水踏足了這座幽僻的小鎮,你們說,它叫活鎮,出生於此的你們,眉目淡然,你們笑著訴說起孩童時的記憶,那些山與水之間的貼合,幸福而滿足的過程,讓我幾度沉迷於這個有你們快樂回憶的小鎮。寂靜地走完了這一段路,我開始安心想念了,青春,終歸要走到最後的,我習慣了自己一成不變的沉默而平淡的樣子,不過分喜,也不過分悲,白天,忙忙碌碌,一個人走,一個人吃飯,夜晚,安安靜靜,一個人閱讀,一個人寫字,日子簡單地過著,然而當暮色臨近時分,心便一室空曠,習慣走進水果店,買下看一眼就喜歡的食物,喜歡擁有它們時的那份溫心的感覺,至少讓我不至於

(繼續閱讀)

201206151435有能採花蜜的鳥嗎?

  有的,這種鳥叫蜂鳥,體重只2克,在花叢中採食花蜜和捕食花上的小昆蟲,還能和蜜蜂一樣傳播花粉。 文章來源:Adventures in Motherhood - 慈林部落格 - 孟昌明的BLOG - 整形醫生 趙綱 整形美容 - 來自第十九層的趙凱 -

(繼續閱讀)

201204272040是幸福與我隔岸相望

我未曾得到的幸福,就算能藉著你的眼望一眼也好。我和B定的約定是。我們永遠不談這個人了。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切就變成如今的令人難堪的局面了。我原想在原地,遠遠的望著,可是所有的人都在推著我,於是身不由己的得到了自己預料中的回絕。我不是有所期待。不是,其實,我是有所期待,這是我有史以來做過的最蠢的事。一向認為所有挽留和哀求的姿態都是最難看的。可是如今我在做的並無不同。甚至說了,從前我是在爬珠峰,到了一定的高度就有了高原反應,呼吸困難,幾欲死去。而後,下了山,回望身後浮雲退去,覺得也許平原和江南才是最適合我的。可是,還是沒死心。我是灰心,但並未死心。縱然反覆的同自己說不可。C說我沒有骨氣。她不知道,我僅僅是在她面前表現我的無骨氣,肆無忌彈的。她是我如今可以賴以信任的人。何況我相信她的記憶和魚一樣,只有七秒。我其實在眾人面前表現的,只不過是又一朵浮雲過去了。我不能同B談論這件事。除了B甚至誰都可以。可是她也是我喜歡的人。我曾想,倘若是她,也許我可以接受的。可是果然還是不行。那天像強迫症患者一樣反覆的看來訪者。他當然沒有來。他像八月陽光讓我目盲。我闔眼也只能感覺幻覺般的血紅色。鮮血淋漓。突然想起了《邊城》的最後一句。那個人,也許明天就來,也許永遠不來了。是他,也是未來的那個人。你不要讓我等太久。我真的很灰心。姝然的故事你不懂 |植物誌 |營養與食品衛生的BLOG |寶兒殤無天天空之城 |吳寬之(水則堂團隊) |美麗飛天豬的藍色天空 |

(繼續閱讀)

201204222307我只是一片葉子

窗外蕭瑟的風,吹著,沒有來處,沒有去處,只是那麼散散地吹著,吹來了一地的落葉與殘香。在這個屬於風的季節,心中不免漾起幾縷幽幽的傷感或惆悵相聚和離開總是那麼如影隨形。我彷彿那片被風吹來的樹葉,輕輕地落入河面。學生是魚,一群悠遊於自己的小世界中的魚兒。落入他們的世界中,是打擾了他們的生活,還是增添了他們的色彩?我不得而知。但是,作為樹葉的我,在魚群的推推攘攘下漂著、游著,算是目睹了一番未曾在大樹上領略過的景致。曾幾何時,我也是那條如葉的魚兒,在純真、快樂的世界中悠哉、樂哉。可是,秋風是有魔法的。在他左右翻飛的手中,我被幻化成了樹葉,離了水、離了魚,竟掛在了河畔枝頭,成了一片葉子。我的身影雖倒映清晰,但終究探不到沁人的河水。如今的一陣秋風又是冷冷地刮過。我得了願,回到河中,但時間這條河太深、太長,幾經流轉,一切早已是物是人非。我只是一片零落的葉子,再也成不了遊戲的魚兒。我只是那麼看著、望著、等待著。或許等待秋風再一次將我吹上枝頭,或許等待著河水將我衝向某個岸口,停滯,然後腐爛。

(繼續閱讀)

201204100941痛苦的回憶

弟弟離開我們已經快7年了。每年回老家去給祖母上墳,都要去他的墓前去看看他。墳上的草已經長的很長了,想想他在世那些日子,想起他去世前那半年的一些情形,恍如就在眼前。我真的好想一個人在他的墳前放聲痛哭一場!7年前的臘月初,已經準備殺豬過年了,到處都充滿著就要過年的喜氣,然而,他卻選擇了喝農藥結束了自己僅僅36歲的生命。撒手丟下一雙兒女和年邁的父母,丟下眾多兄弟姐妹,一個人獨自去了。我的弟弟是我們六姐弟中最小的,從小在父母的呵護下成長,在眾多姐姐和我的關注下生活。應該說是無憂無慮的,但是溫室裡的幼苗經受不住風雨,本來很聰明的他,讀書成績不好,僅僅15歲就離家去成都打工。不管他在那裡,都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攙扶著他,都有一雙眼睛在死死盯住他,都有一張嘴在不斷叮囑他,那就是父親對他的過分的關心,70多歲的父母幾乎所有心思都在他身上,他想擺脫都沒有辦法!漸漸染上喝酒的習慣,整天一副醉態,看見他的那副形象,很讓人揪心!我的弟弟是一個很講義氣、很直率的人,對人的熱情是很多人給她共同的評價。然而就是那樣充滿熱情、就是那樣熱心熱腸的人,怎麼就在一夜之間要選擇死亡呢?我記得他跟著我在占山讀書時候,每天很早起床去山腰去提水(那時占山場上經常缺水);晚飯後常常和幾個來自老家的同學打籃球;籃球打得很好的。要是有人需要做什麼,他二話不說,很熱心的幫忙;1982年9月,祖母去世了,我們兄弟倆僅僅用一個小時就從20多里以外的學校趕回家裡,祖母對我們的關愛的一幕幕出現在眼前,我無法抑制內心的痛苦,失聲痛哭,弟弟看見我那樣悲傷,也跟著哭起來。在成都的那些日子,弟弟飽嘗著思念親人的痛苦。每年回來幾天又要匆匆離開。  弟弟在成都有三年時間,什麼技術也沒有學會,憑著舅父的關係,先後在工廠上班、再跟著一個劃玻璃的老闆當學徒、接著在地質招待所上班、然後到新都農村的一個木廠學木工……流離顛沛,最後還是回到老家當農民。幾次戀愛都沒能如願,最後只有聽天由命,結婚、生孩子,接著第一次婚姻失敗,再婚,和一個沒有感情的女人在一起馬馬虎虎的生活著。多年的奔波勞碌把他鍛造成一個木偶一樣的人。沒有能力主宰自己命運,也把自己很多的痛苦深埋在心底,沒有人知道他心中的痛苦,也沒有人能夠為他排解心理負擔,他就這樣默默承受著。每天忙忙碌碌的奔波在老家到縣城那幾公里的鄉村公路上,可以說是披星戴月,早出晚歸,在那條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