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21505 楞嚴神咒感應事例

 
楞嚴神咒感應事例
慈淚願海

我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女子,但六歲那年開始,卻有一段奇特的震憾,開始延續著不同的生活至今,一直以來都把它當故事,不願相信是事實:

六歲開始的一天,每當有時從睡眼之中覺醒之時,都會有驚惶之感,甚至無法控制自己的大腦,好象腦筋一片空白,接著會有一股力量要從我下方入我身體,而且自此之後,我的日子不太好過,因為這種事件的次數頻繁,但年紀幼小的我全然不知那是什麼....

一直到受了國中教育後,我的一切狀況未有改善,唯一有的,是我知道了每次從我下方要進入體內的力量是什麼,但知道了並未對自己的狀況有所改善,只是增加了罪惡感,因為那好象是一種淫欲,但可以確定的是:那不是出於自願,開始愈來愈緊張,愈來愈仿徨,但就算自己此時沒有能力去孝養父母,但也知不要增加家人煩惱,於是開始從算命,佛教,道教...種種方面去尋找可解決的方法,但始終無下文.

就這樣,因為拖延,除了每次那種力量來時,我無法抵抗,而事後卻每每只有懊惱之心,為什麼自己的定力如此差,為什麼沒辦法對抗那力量的侵入,隨著此種力量入體內的次數愈多,身子愈來愈差,直至長年需以中醫調養,但依然沒跟家人傾訴這件事.

到了出社會上班後,情況依然沒變,但有一段時間,我*著毅力,縱使身子體弱,但還是讓我以考試的方式得到一份不錯的工作機會,以為這些不快樂與驚恐會慢慢消逝,但並沒有,反而...,不知什麼原因,我本來是一個人人認為看了就開心的女孩,變成一個大家都討厭我,且還步步算計要把我踢走,我卻不自知,就這樣,很快的我離開了那個地方,至此之後,每況愈下,工作時有時無,但我還是認為這只是人生中不如意的其中小部份,沒關系,會過去的.

近年來,因為自己內心對於那種力量入侵,讓我產生罪惡之感太重,我開始接觸佛教,參加法會,自己也做定課,但此時的我,只是沉浸在自在的修行當中,對於佛教所說的修行,沒去做深入了解,某機緣下,也接觸了一位類似神通人士,他告訴我,這一切是我業力現前所致,開了符攜帶與飲用,隨其四處去念經與所謂會靈山,在此因緣之下,又開啟了我另一段慘痛的經驗.

剛開始,以為這位神通人士,熱心助人,慈悲喜捨,跟著他又可幫助人,我也非常熱心的想參與,但在某此帶我入一廟中,告訴我若要解業力,可以啟靈,所以在無知情況下,我答應了,但危機已然生起,怎麼在啟靈過程中,我的身體開始搖動,連參與法會,都會在廣場上聽到上空有具大的吼聲,但對方告知,那是正常,所以不以為意,就這樣,在回家後這數天以來,我身體照樣不定時搖動,頭開始麻,更奇的是,我聽見了一些所謂不應出現的聲音,還有每次那股力量,也出現了能表達言語的現象,此時在想我是應該慶幸快找到多年未解的答案,還是該更憂煩更糟糕的未來?

可是,自從我聽得見他們的話語後,我的狀況只有更糟,他們告訴我一些與他們的因緣,說前世是我拋棄他們,讓我開始愈來愈痛苦,本來念經後,我定力稍有,會抗拒他們,但知道這些他們形容的因果後,我開始心軟,覺得我對不起他們,而失去定力,就這樣我的日子裡,幾乎每天都有了他們,唯一不變的,二十三歲受戒後,知道一定要守戒,所以一切固執的我,本來寧願被戒綁死,也不願去犯殺螞之罪的我,每次都產生罪惡感.(而且每一次出現的聲音皆不同,似乎不是同一人)

不要這樣下去了....,我心中每每吶喊著,身子再也承受不了這種摧殘,忍不住鼓起勇氣跟家人說明一切,此時家人除了心疼之外,也開始幫我找尋可以決解的方法,就這樣我開始過著遍尋奇異人士及無業游民的生活,但日子卻沒更好過,除了這以”無形”相稱的力量所擾外,開始在人的方面,除了家人,其它人只要見了我,都開始針對我,連走在路上,都會被瘋子追,莫名的被所有左鄰右捨指責,最後連我的家中,也都能耳聞,但都針對我,

可是我卻依然每天只能守在家中小小佛堂之中,做著我的定課,念著經,雖然...現象沒有改善,也沒人能幫我指引我,也得每天聽著大家的責難,心中即使有如千萬把刀在割,仍然安慰自己,這是考驗,還有要學佛菩薩的慈悲心,不可以發怒,不可以怪罪他人,要忍...,對待這些無形的力量也是,我都當是真的虧欠他們,所以他們來了,對我不規矩,我都抱著原諒的心,到了隔天,繼續在定課之中,念經,拜忏,忏悔那些淫欲的行為,縱使不是自心所願,我還是當是犯了戒,誠心忏悔,很矛盾的,很多人告訴我要求佛菩薩加持,但較執著的我,還是本著無所求之心,告訴自己,一定可以的,只要誠心,一定可以感化一切力量.

在這裡,以上所述,是末學前半生的心路歷程,本來並無勇氣道出,但老實說,我道出這些,只是想讓大家知道,很多事情縱使很嚴重,但日子還是要過,既使我每天白天交給人,晚上交給無形力量,但這是身體的部份,可是我還有一顆要向十方諸佛菩薩學習慈悲喜捨的誠心,這顆心我有定力一定可以把持住,不會輕易放棄;同時,也想向這些其實平常就有淫欲之念的同修們表達,我這樣的情況,雖然沒熬過,但我也在做努力,而若你們情況並不致此,應該可以念經加毅力去修正過來的,不要放棄,要加油,或許末學永遠是你們的後盾~

在每一次他們願意與我言語傳達的同時,他們表達是對我的放不下,所以才會跟隨,此時我都會盡量不讓他們去想太亂的事,都跟他們說,若不然...我念經.念佛號,你們跟我一齊修,好嗎?他們卻跟我響應:我們不是念得慢,就是連四字洪名佛號都無法齊全,我不可思議,但不想去猜疑他們,所以還是對他們響應,是否盡力而為,如果真如他們所說,是為情而來,那是否就當為念經修行,他們響應:好,當然,我很為他們的精進心高興,至少他們願意,起初他們告訴我,他們想修藥師法門,我因他們的願力,去找了佛教師父皈依,並且請師父指引藥師法門種種,而剛見師父時,師父也隨順眾生的借著我的身體,對他們開示,他們也都點頭同意,
於是開始了藥師法門的修持,可是,很遺憾的,並沒有維持太久,他們述說:有時他們很掙扎,明明知道會傷害我,會有違對我的承諾,但有時都無法控制,但此時無論他們說什麼,我都相信,是無明也好,愚癡也好,我總是希望若一個小小的我的身體我的心,可以令一或二眾能得入佛門精進修持,那真是不枉此生,比自心精進還精進,所以每每聽到他們這些心聲,我很心疼,依然繼續鼓勵他們,縱使他們有使不太依我,也沒關系,我唯一心念,就是希望縱使最後我入地獄,也希望能對你們的成就有所幫助,就這一點點的心願,所以,我到現在都還在做努力.
若他們所言不虛,當眾生真的苦,苦到連佛號都無法念齊全,我們感念上天讓有我一個完整的色身修持,但也並不因此而只顧自己,縱使有可能整船都翻了,我還是想盡點最後的努力,希望誠心願力能有所感.

在未定下心來好好修持佛教定課前,於某一次尋找高人指點時,是藉由親戚的介紹認識的,這位親戚本對末學吃素不太接受,印象也不佳,認為執著,這位老師也同樣告訴我一些因緣,同時得知我茹素謹慎,但告訴我可不必全素,心具慈悲為要,不是要做表面功夫,因此,我把老師的這句話收下,而每每到這位親戚家中做客之時,這位親戚也主動勸說,不要吃素吃得那麼執著,不然,外出之時,多所不便,同時,也把這句話收下,所以每次只要到了這位親戚家中,只要他勸說吃肉邊菜,我欣然接受,但只要出了親戚家,就恢復全素,並且再行誠心忏悔大概去了作客三次左右,

不知是見我能接受他的意見,所以也慢慢接受了我,

不知是有所感於佛菩薩的安排,再於下一次親戚家中作客之時,親戚好意問我不茹素可有令本身狀況好些,我不知哪來的勇氣,跟他回答:其實我有試過不茹全素,但狀況依然,所以我現在恢復了全素,靠自力去克服一切,並且好好精進定課與拜佛,就這樣,這位親戚對我的態度依然善意,但卻去准備了素食給末學食用,而且往後的每一次前往作客,皆是如此,並且有外出餐館用餐時,他們也都說偶而吃素也不錯,也都跟著找素食的餐館用餐.

很多時候,因為這世界,不在如往昔人煙稀少,科技也進步很多,很多人事物的衍生,若非定下心來慢慢去感受,可能往往造成很多誤解與不必要的事端,更別說要不執著或想自度化他,但的確在每天慢慢精進定課的過程中,除了自己可以去除一些我執外,也有可能深深的傳遞給周遭一點蓮香.

回到末學遇到神通人士那一段,可說是除了在六歲開始那種慘痛迷惘的人生外,另一個悲慘的教訓.

這位修行人,他自稱屬於道教,生性單純加愚癡,起初我也不疑有他,但從未見於法會當中穿著正統道袍,總是以自制的服裝上場,當然,除此之外,他的表現很像要助人救人,所以當他希望我幫他一齊行所謂佛事之時,我也答應了,由於當時已接觸佛教經文部份,所以他要我幫他於法會中念經給眾生,我也跪著念,並且還是經文中每遇有佛菩薩的佛號時,皆要禮拜,可說誠心至極,這當中除了參與法會外,我依然會在身體狀況不佳之時,服用他所謂的甘露與符水,不下數十次,就在不必服用符水時,我開始只要入睡,即會夢見那位修行者,不是告訴我一些事,就是夢中參加廟會,還會有一些莫名的夢境,總之那修行者出現夢中頻率之多,前所未有,當然我遇此境,一定跟他反應,為何有此境,但他說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此時未免傷及和氣,也未再多問.

到最後一段時間,他告訴我,有場法會需在大陸舉行,需要我一同前往,雖然未曾出過遠門,心想是助人,在家人同意下,也一起前往,但在法會過程中,我持念地藏經,一共要三遍,可是在持第一遍時,就發生狀況,好似有股力量要進入我體內,令我眼前發黑並且想作嘔,於是他就筆畫個一二下,說那是我功力不夠,但已化解,要不不必罣礙,從那次大陸回程後,身體本來不佳的我,生了一場病,而至此之後,那位修行者也顯少與我往來,我前往詢問是否是做錯了何事,他說沒有,但就是漸漸疏遠.

更離奇的,當沒有幫他忙的這段期間開始,我的耳邊出現的是他的聲音,不斷的與我談話,甚至也帶侵犯,連家人之中也有能聽聞到其聲,我和家人找了很多人幫忙,可是總是無法勝過那聲音之來源一方,有朋友也為了幫我,產生了不好的反應,因此我開始不再麻煩認識的人,只有家人陪我打聽哪裡有方法可以化解,但皆是事倍功半,就在末學想放棄,心灰意冷之時,遇到一位師父,願意讓我待在寺中靜養,於是我入了寺中.

入寺的第一天,老實說,就有所謂被壓的狀況,我幾乎快發狂,也打擾到師父了,可是這位師父慈悲的以每日早晚課持誦楞嚴咒咒水來幫我洗淨身軀,結果真的得以入睡至天明.往後每一天,除了師父告訴我不妨把持穩楞嚴咒七至十遍,加上早晚課誦本中的定課,應可定心並且倘若遭人下待,此咒也有將符力彈回對方之力量,我見了昨日師父持楞嚴咒水的厲害之處,自至對於楞嚴咒誠心持誦,在寺中住了七日,一切狀況穩定,即回程家中.

回到家中,末學開始照師父所交待,日不間斷持誦楞嚴咒七遍加上早晚課誦本之功課,果然一個月內,皆能定下心而無有日前一切狀況,連那位修行者的聲音,也漸行漸遠.

在於狀況穩定後,發覺除了本身有了精進心,而且願持地藏經和無量壽經為每日定課,也會主動打開電視聽經聞法(因為剛修行時,只想著一直念經就可以修了),也稍微了解了原來以前會發生這些事,某些部份是自己太封閉,沒有深入了解何為修行,而跟著盲修瞎練,導致了更嚴重的後果.

地藏菩薩告普賢菩薩言:『仁者,此者皆是南閻浮提行惡眾生,業感如是。業力甚大,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是故眾生莫輕小惡,以為無罪,死後有報,纖毫受之。父子至親,歧路各別,縱然相逢,無肯代受。我今承佛威力,略說地獄罪報之事,唯願仁者暫聽是言。』

爾時地藏菩薩摩诃薩白佛言:『世尊,我觀是閻浮眾生,舉心動念,無非是罪。脫獲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惡緣,念念增益。是等輩人,如履泥塗,負於重石,漸困漸重,足步深邃。若得遇知識,替與減負,或全與負。是知識有大力故,復相扶助,勸令牢腳。若達平地,須省惡路,無再經歷。』

在此末學真誠的祝福各位大德,不論所遇順逆,皆應好好精進不退轉,必能保持清淨心,不為境界所動搖。
 (转自学佛网:http://big5.xuefo.net/nr/article14/139067.html)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