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171221車輛的喧囂,路人的歡笑

我順著地圖的指引走到了離火車站不過幾百米的海邊。涼風微撫, 起伏不定的海水帶著壹種極有韻律感的潮聲壹次又壹次地拍打著海岸,傾而,在潮聲中會夾雜著幾聲海鷗的鳴叫,在天際的雲霞掩映之下劃下壹道道弧線。法國紅酒

我坐在岸邊的壹塊岩石上默默地看著眼前的壹切,看著這個自己曾經想象許久的情景,以至于對海風的侵襲也絲毫不顧。

海岸邊的行人也逐漸多了起來,車輛的喧囂,路人的歡笑,壹切的壹切都好像傳到了我的耳朵裏,又好像被我遺忘在了那微寒的海風裏。終于,天際的紅霞變得更爲燦爛,然後海面也變得更爲光亮,再之後就是壹片忽然散出來的霞光籠罩在了我所處的位置,進而籠罩了整個城市。

此刻,我心底勇出壹股難以明狀的激動,那種激動瞬間激發了我內心的壹種力量。我站在那塊岩石上,看著那仿佛觸手可及的朝陽,忽然像個瘋子壹洋大聲喊叫起來。

等到終于宣泄完了之後,我默默轉過身,然後走上了旁邊的棧橋,回過頭,靜靜注視著這個剛剛從夢中醒來的城市,人潮人勇,車輛如織。

後來,我就近坐上壹輛公交車,我沒有管它到底要去往何處,只是坐在窗前注視著沿途的風景。看著流動的風景,總會使人想起壹些往事,因爲物是人非的情形總是相同的,車上的人換了壹撥又壹撥,就如同在我記憶裏的過客,隨著站台的到達總會留在某壹個地方,然後另外的壹些人開始進入我的世界。也許,別人說的都是對的,有些人在生命裏注定是過客,即使我想留也留不住的。

但是時光真的留不住嗎?

我記得我曾經問過她這洋壹個問題,至于什麽時候,卻好像已經記得不太清晰了。但我仍然記得她的笑,那洋明媚的眼睛裏閃出壹種彎彎的弧度,原本緊抿的嘴唇開始緩慢地壹張壹合,“爲什麽壹定要留住呢?繼續往前走不是挺好嗎?”

“可是我不想!”The new battery

“呵呵,爲什麽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不想。”

“知道麽?記憶就像手中的流沙,妳握得越緊它流得就會越快。”

她說完便笑了,好像是覺得說出了什麽幼稚的話語,旋即再次低頭埋進了書本裏。我也笑,不知道是爲了什麽。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