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032鍋盔情愫

一直想寫一篇有關鍋盔的文章,一次剛開了頭兒,就被幾位同事發現,嘻笑不迭:“那大似井蓋、厚如磨盤的乾硬燒餅有什麼情愫可言?”我只好抱以微笑。不知哪位文人墨客曾對陝西關中地區的風物民俗概括了“八大怪”,其中有一條“烙饃似鍋蓋”就是指這種麵食。對鍋盔的最終印象是在上小學,那時家中總會有些操著濃重陝西方言、“八桿子打不著”的親戚登門造訪,來人要麼帶一塑料袋辣椒面、玉米碴子,再有就是這體積大、口味差的鍋盔。時間稍一長,這鍋盔比水泥板還硬,偶然還會生出些綠霉,即使你振臂揮舞削鐵如泥的“王麻子”菜刀也只能在它表面留下幾條淺淺的印跡,每當看著老爸和老媽十分默契地享受美味,我就咬牙切齒:那些親戚帶這種東西來是讓人吃呢?還是讓人鍛煉身體。後來,家裡買了高壓鍋,老媽竟隔三差五的親手製作鍋盔,那時學校剛開始推行課間加餐,同學們大都帶些麵包、餅乾,而我的書包最底層通常是一塊老爸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掰開的鍋盔,我就像個干了錯事的孩子,總是獨自躲在教室的角落裡,小心翼翼地費勁咀嚼。不久之後發生了一件與鍋盔有關的節外生枝的故事。一次週末班會上,老師頗有感觸地說,看看曹晶同學,家裡條件並不比誰差,可人家一心撲在學習上,從不講究吃穿,每天課間加餐只吃干餅子……老師隨口而出的幾句讚揚對一個不諳世事的未成年人來說具有多麼強烈的“心理暗示”作用。從此,我總要牢騷滿腹地帶上鍋盔,以使頭上艱苦樸素積極分子的光環生根發芽,我開始對這玩意兒深惡痛疾了。小學即將畢業的一個冬天,我因患病住進了軍區總醫院,那時老爸在外出差,老媽便請假照顧我,每當吃飯的時候,我心安理得地吃著經過醫院營養科制訂審查的食堂病號飯,而老媽就拿出一小罐油潑辣子和乾硬的鍋盔,像我當初一樣小心翼翼地費力咀嚼。我提出跟老媽換換,她卻努力作出讓我相信的表情說吃不慣大食堂的飯菜。有幾次,我看到老媽每咬一口鍋盔,總會在雪白的咬面上留下斑斑的血痕,我不解地問老媽為什麼牙齒流血,她笑著搖頭說那是油潑辣子,後來開了生物課,我才知道那是長期缺乏維生素C的結果。時至今日,那鍋盔上鮮紅的斑斑血痕好像一枚枚迎風斗雪的紅梅花瓣,帶著偉大母愛的善意欺騙,伴著關中平原的淡淡麥香,深深烙印在我的心靈深處,像

(繼續閱讀)

201508040319伊瑪目清真寺

伊瑪目清真寺始建於1612年薩法維一世時期,1638年完成,又稱「馬斯吉迪·喬密亦·阿保西」或「國王清真寺」。清真寺裡外均由精美的瓷磚鑲嵌而成,其外形為壁競式的正門面向正北。清真寺的大門是鍍銀的,正門高達30米,門上寫有許多詩文,由當時著名書法家用漂亮的波斯文納斯塔利格體書寫。它的兩個門於側面的宣禮塔,高達42米;而聖殿邊上的宣禮塔則更高達48米。在正門內類似壁龕處的兩個鑲板上有精美的圖案。其前廳輝煌,呈八角形。它有四個「伊旺」,西邊那個「伊旺」有一個寬闊的前廊,廊頂建有—座宣禮塔。南邊那個「伊旺」是最大的一個,通向一座巨大的祈禱大廳,該廳有兩個圓頂,內高38米,外部總高52米。用大塊碧玉石或大理石製成的洗禮盆位於正門附近,東部和西部有兩座經學堂。伊瑪止清真寺是世上最精美的建築物,是伊朗在建築、木雕刻釉磚工程上的一個壯麗雄偉的典型,由於建築的莊嚴和華麗被列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建築物之一。牆壁上還有反映當時文化藝術最高水準的壁畫和裝潢。該寺佔地面積17000平方米,是伊斯法罕最大的雙層(層距15米)拱頂清真寺。建築宏偉,設計精美。清真寺拱頂上的尖塔正對著麥加聖地。位於寺院南側的大拱頂高54米,主要部分均為鍍金或鍍銀,輝煌奪目,光彩照人。   若站在正對著拱頂的回音石上拍手,即可聽到多次洪亮的回音。離拱頂中心越遠,回音越弱。在大拱頂的兩側,有兩個尖塔,高43米。寺內還有一個三角形的日晷 ,是當時人們用來測算時間的。在17世紀建寺時,該寺西側有講授神學的教室和講堂。現仍保留多處作禮拜和祈禱的地方。伊瑪目的定義  伊瑪目是伊斯蘭教教職稱謂。阿拉伯語意為領袖、師表、表率、楷模等。伊斯蘭教集體禮拜時丫在眾人前面率眾禮拜者。最早擔任此職的為伊斯蘭教的先知穆罕默德,以後是他的主要門第子。他們既是宗教上的領袖,又是行政區和軍事長官。隨著伊斯蘭教的廣泛傳播和清真寺的普遍建立,以及這些長官的軍政事務日益繁重,難以繼續親自率眾禮拜、解釋教法、宣講教義,從而改設宗教專職。率眾禮拜和主持一地或一寺教職工務的稱為伊瑪目,如清真寺伊瑪目、聖地伊瑪目等。同時,專門從事宗教研究並獲得一定成就,或聖某一宗教學科有突出貢獻者,也稱為伊瑪目,如艾卜·哈尼法·努兒曼為教法學的大伊瑪目,布哈裡為聖訓學的伊瑪目,泰伯裡為經注學的伊瑪目,馬斯歐迪

(繼續閱讀)

201204290146三月桃花紅

“三月桃花,四月杏兒。”每到三月,大地轉暖,還在小草正準備鑽出地面的時候,桃骨朵就虎頭虎腦的拱出了枝條,迎風搖晃。沒幾天,花苞漸展,鮮嫩嫩的桃花就盛開了。花瓣白中蘊紅,實實的充滿了生命力,一點也不顯得張揚,一朵一朵的擠在一起,熱鬧平和。我說不上為啥喜歡桃花的顏色,但它絕不像杏花一樣,白中帶紅,帶的有點兒勉強,更不像梨花一樣白得有點兒虛假,有點淒慘。桃花白中融紅,融得自然,蘊得柔和,讓人舒服,又紅得火一樣熱烈,教人提神。小的時候,我家的院子滿是桃樹。每當桃花盛開時,院子粉紅爛漫,花香四溢。在樹葉欲展未展之際,春天最早來到我家。我踮著腳,伸長脖子,細看桃花的芳容,看夠了,就拿著細棍追弄蜜蜂,成群的蜜蜂,嗡嗡的忙來忙去,腿上帶著一嘟一嘟黃色的花粉,叫上名的叫不上名的鳥兒,啁秋其間,蝴蝶是很少見的,也許還沒有成形吧?我曾無數次為愛美的蝴蝶錯過這美好的春色,而深感遺憾。桃樹花繁葉茂,裊婷伸展,有的臨伸到牆外,樹下狗跑雞叫,一幅田園桃花圖。而此時的田野,正值“草色遙看近卻無”的時候,柔柔的風中略帶一點涼意,桃花讓我最早看到春天的容顏,嗅到了春的氣息。沒幾天,花落葉展,滿身絨毛的小桃兒,便一嘟嚕一嘟嚕的懸掛在枝頭,虎頭虎腦搖晃著,笑迎東風,在我們這兒,這小小的桃兒也許是一年中最早看到的果實了。每每這時,我把家養小麻雀,駕落在桃枝上,我仰面躺臥在桃樹上,聽著鳥鳴,享受著桃樹的陰涼,幻想著滿樹滿樹的大桃兒,那份兒愜意,是大自然特別賜給我們農家孩子的,也是刻骨銘心的。桃兒漸大時,絨毛就悄悄地褪去,露在葉外的桃兒臉,漸漸的紅了起來,樹下就引來了成群結隊的孩子,仰臉數著,比誰數的桃子數又準又快,誰發現的桃兒又紅又大。每每此時,母親就來到樹下,告訴孩子們別把桃兒弄下,等桃兒熟了,保證人人有份。那時候,村子很窮,一年到頭,人們見到的水果只有村裡種的很少的桃兒杏兒,至於蘋果梨的,只在書中見過,當時,對孩子來說,桃兒是有很大誘惑力的。我母親說話是算數的,就連孩子們也知道,雖然村裡有桃樹的人家常常桃兒被偷,但我們家從未丟過,這完全是緣於我母親。每到桃兒熟好時,母親就讓我用木升子,端一大升子挑揀出來的又紅又大的桃子,挨門逐戶的送去,從東送到西,從南送到北。大街小巷,我樂此不疲。那段日子是我最風光最快樂的時光,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覺得給人東西比拿別人

(繼續閱讀)

201204231908堅韌的母親溫暖的家

我小時候最喜歡母親做的掛麵湯了。天濛濛亮,我們兄妹幾個還在酣睡,母親就起床了,摸索著,在灶台旁,添水、點火、拉風箱,於是那煙火、那水霧便升騰著瀰漫了全屋。屋子不再冷,母親做熟了飯,我們才開始起床。屋子裡我們唧唧喳喳又吵又鬧。母親微笑著,為我們穿衣疊被洗臉洗手,之後我們幾個圍著母親開始吃早飯。母親做的掛面柔軟而不爛,勁道而不硬,細細長長的,那湯放了蔥花香菜的,濃香不膩,鹹淡可口。喝一口,溫身熱胃,吃一口,入腸充飢。尤其生病的時候,什麼也不愛吃,但愛吃母親做的掛面,有時放一個或著二個荷包蛋。多少次,我從外地回家,知道我沒吃飯,母親就馬上端來一碗熱騰騰的掛面,我的週身登時便溫暖如春、香甜似蜜。再有吃的記憶是在鄰村的集會上。哪兒有母親的姨家,我小小個兒尾隨著母親去。母親一手拉我,一手拿了桿秤,肩背著一包棉洋子或者自己土地裡剛收割的綠煙片,到集市上買掉,換回我們兄妹上學書本費和一家生活的零用。那時母親高大美麗,我仰臉望她,一頭烏髮,藍褲筆挺。有時走累了,母親拿出手絹為我擦汗,之後再擦她的,有時我和母親就坐地上歇會,母親的臉黑兒透紅,是那麼得慈祥而美麗。母親把我放到了姨姥姥家,她就去集市上忙她的了。我便與姨姥姥的孫子玩,我們吃姨老爺烙的餅。那餅圓皮薄,捲上熏菜最好吃的了。我吃著,去找母親,看母親蹲在人山人海的街道旁,那包袱的東西還沒賣完,母親的汗流著,我偎依在她的懷裡,一邊用小手為她擦汗,一邊用小手把餅卷遞到她的嘴邊。母親吃一口,不再吃,吻我小臉,便又忙起來。日偏中午,母親才回來。姨姥姥心疼地望著母親,接過母親身上的包袱,歎氣道:“受罪了,我的妮兒。”母親笑笑,什麼也沒說。那時年輕的父親去世了,母親拉扯我們幾個生活。屋子裡,我隱約聽到親戚們勸說母親再成門親事,年輕的母親紅著臉,搖著頭。後來,姐上了初中出嫁了,哥上了高中參軍了,我上了大學工作了。我們都已長大成婚,母親卻老了。她,挺拔的身體佝僂了,滿頭的烏髮一片銀白。再後來,母親病在床上不能自理,我拿毛巾仔細洗擦著母親的身體,母親渾身瘦弱,但手腳粗大,那厚重的腳板有著層層繭子。那腳繭,我和妻每日洗拭,很久也沒消失。我抱著母親的厚腳,那一刻,我知道了母親一生的艱難和勞作。我的淚無聲地流下來……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