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52110給乳癌末期的妳

肺癌症肺癌症肺癌症肺癌症肺癌症 給乳癌末期的妳
Dear you,
 
我是這次家族排列遇到的乳癌病友,桃子老師,很高興認識您,也希望能夠給您一些必要的幫忙。請您若需要時讓我知道。
 
從得到乳癌開始,我不斷的在尋求癌症的答案。尤其是最近一個學生肺腺癌末期,在幫她過程,發現肺腺癌的西醫治療終究只是延長生命最長兩年,讓我感到心疼與心急。於是開始尋求比西醫更好的方法?但是,我的科學訓練,也不相信民俗或其他傳說。所以開始尋找醫療以外的存活個案。
 
首先朋友告訴我,有個法師以前是醫師,得了胰臟癌末期。由於自己在西方醫療體系,知道西醫對末期是無法治癒的(所以才稱之為末期),幾經思考,他出家了,潛心修行,後來變成佛法很好的高僧,並且得道。多活了十七年,到他過世的時候,滿山的花都開了。另一個肺腺癌末期患者,是阿里山慈雲寺前住持照性法師,他被宣告只剩下2-3個月可活,就放棄治療,阿里山慈雲寺開始種植與製造有機食物,當然由於他是法師,能夠潛心修法轉化念頭,到現在他還活著。這是他被診斷後的第十年。是的,他還活著。
其他的癌末存活個案,有許多在許添盛醫師那裡發現。他是個怪醫師,先前有家醫與精神科訓練,是北市療精神科訓練出來的醫師。後來開了賽斯身心靈診所。他不建議用抗癌藥物,反而從內心的轉念開始,所以來自人體自己產生的癌細胞就回歸了。他的病友很多在接觸賽斯療法(轉變心念)後,腫瘤開始縮小與癒合。他的說法很簡單,「我們自己創造了實相」,因為我們潛在意念不想再這樣活下去,或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所以細胞忠誠的聽見我們的願望,啟動死亡細胞來幫助我們完成願望。也因此他說「癌就是您,您就是癌」殺死癌細胞的同時,也殺死自己。癌細胞不是外來異物,而是自己的細胞因某些因素改變了。既然癌細胞是自己內在的細胞「叛變」,我們如何讓這些細胞歸順回來呢?他提出了些賽斯心法,要我們感覺到宇宙的愛,感覺自己是被萬物所愛,與自己和解,告訴癌細胞,我要活的更好請您們回歸等等。開始內心或心靈成長。他甚至將癌友稱之為「實習神明」。這些方法也有些宗教性或靈性,其實與前兩案例有異曲同工之處。都是轉變心念。其他的存活案例應該還有很多,我還在找。有些案例我無法查證他們是否存活,或者是涉及另類醫療(如牛樟芝)廣告的,就不贅述。
 
在您的家族排列裡,您的眼目不斷望向死亡(父親),所以「師父」出現阻隔您潛意識的朝向死亡。直到父親與爺爺(?)一起躺下,「乳癌」也躺下了,「師父」也就不擋了,覺得任務完成。您信心動搖之後,「乳癌」又坐起來了。即使後來的「生命」代表也是一直看著死亡(父親),所以師父又幫您擋住。直到您說「要改變,要活著」,「師父」才又走開。
 
我知道您很焦慮與恐懼。前幾個案例都沒有接受西醫治療,所以活下來。西醫認為末期是束手無策,所以稱之為末期。研究也顯示癌末治療與不治療存活期間是一樣的。但是,選擇不治療要很有勇氣,選了醫療我們(包括家屬)可以賴皮說:「盡力讓醫生治療了,我死了不是我的錯」。但是,當決定不治療對一般人來說是很難的。要發好大的願去徹底改變自己。按照上述的存活例子來看,似乎如果您能做到,那麼您的機會就很大了。
 
最近肺癌末期的學生最後決定接受艾瑞莎,使我感到悲傷不已,因為艾瑞莎治療的患者,最多存活兩年,而且都死於後來的副作用,包括使癌細胞DNA改變的更加惡性,最終無法掌控而死。才讓我思考發現,其實西方醫療本身就很弔詭。

尤其在看到上述幾個個案的狀況,或許我們應該重新定義「什麼是治療」。肺癌症肺癌症肺癌症肺癌症肺癌症 
寫的很長,只是要告訴您。您是被愛的,要與自己內在小孩和解。我晚上8:30會送能量給您。如果能夠安靜躺下最好,看看是否感受到。另外有書可以看看《再連結療癒法》生命潛能出版社。是我去倫敦學的能量治療,那天看到您時,其實就送了能量給您。這方法,Eric Pearl在美國治癒過很多癌末患者,肢體殘障或者慢性病。我功力可能沒Eric Pearl 那麼好,不過我的肺癌學生在接受後,自己的雙手也有能量可以幫助自己了。當然我只是管道,就我所知,當您需求越大時,宇宙能量有其智慧,會自己調整,我功力如何並不是個問題。您也試試。還不知道您的名字,但是花了兩個多鐘頭幫您寫信,讓您知道,即使是個陌生人,我都能夠愛您,您也要好好愛自己。祝福您喔。



2012.11.27
p.s.
「因為我們潛在意念不想再這樣活下去,或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所以細胞忠誠的聽見我們的願望,啟動死亡細胞來幫助我們完成願望。」這段是我自己這些年來的體會,拿來解讀許添盛醫師的「實相」說,好像搭得很好喔。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http://blog.roodo.com/mintao/archives/21203066.html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