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418水鎮喬口樂如仙

一個心靜澄明、心胸闊大、延年益壽的人是最善於選擇居處的,也可以說是好的居處選擇了好的人,這是一個互等的過程,相依相息。而好的居處標準莫過於一個有水相傍的地方,“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水就是智者的代稱,人遇到了水,就如魚得水,過得愜意而安然,自然能使心胸更為闊大而滿懷善意。喬口就是這樣一個好的居處,一個水鎮之鄉。它三面環水,水脈依依,域面寬闊,其間溝壑相通,稻穀泛浪,青色連綿,真是好一處人間仙境。緣於一份心靈的牽引,我已是三入喬口,每次它都能給我不同的喜悅。聽聞杜甫入喬口時,正是晚年鬱鬱不得志之時,從岳陽溯流至喬口後,寫下了入長沙境內的第一首佳作,此詩既描繪了喬口江岸秀麗之景,又發了一通羈旅窮愁的感慨。可以想見,杜甫背負著身心的疲憊,來到那時他還不知道會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杜甫碼頭,從船上起身踏入喬口水鄉時,一定會起這麼個念想,那就是能歸隱於此,日飲三湘水,夜讀五千年,拋卻一個行者的匆匆,成為一個歸隱水鎮的智者,做一個高枕酣甜的美夢。這真會令人樂不思蜀呀!如果杜甫在此定居,必會活上百歲,成為一個將名字刻上“百壽宮”磚牆上的老人,可惜杜甫,卻依舊要行色匆匆,去趕赴另一場尚不知悉的行程,時隔二年,即喪命於客鄉了。如若時光能逆流,杜甫會作何種選擇呢?假若換作是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留下來,如今,我正是懷揣這種念想而入喬口的。有時一件事物是需要深入的,就比如現在我走向喬口一樣。我們在喬口漁都停下車後,一抬頭,就看到了一個全世界絕無僅有的門廊,魚的外形,狀如躍龍門的形態。且停且行,我們不停地深入古鎮,古鎮兩旁的房子全是白牆煙瓦,木窗上有魚兒正在跳躍,那是魚戶將魚兒隨手鑲嵌在木窗中了罷。“百歲牌坊”“萬壽宮”“杜甫客棧”等尚在修建過程中,古鎮兩邊都是商舖,街道上人來人往,甚為熱鬧。據查,喬口古鎮以前就是個商賈雲集的好地方,因它為四縣交界處,為入長沙水路的必經之地。想那時,尋常百姓人家上集鎮購物,所到之處,衣袂飄飄,打躬作輯,摩肩接踵,吆喝聲不斷,寒暄聲不絕,好一幅盛世昌平的景象啊!我們從古鎮後街轉入杜甫碼頭,此處青山簇擁著民居倒映於綠水之間,水面寧靜,略泛微瀾,岸邊菜地相依,綠籐相纏,黃色小花次第開放,石跳傍水扎根,跳上一美女伸展雙臂在水中搓洗衣裙,遠處一老翁撐

(繼續閱讀)

201304091000隨筆

總是會沉醉在這樣的夜色裡,因為心中的思念與牽掛,彎彎的月色和閃爍的星輝寄托著對你的想念。默默一聲無言問候,不知這流風有沒有給我送到你的枕邊?夢中的你是否心有所感?我柔情以對,思念將你的微笑做了伏筆,只待風沙四起,心緒湧來,便陷我與苦苦掙扎中……漠然,決然裡依然改變不了我愛你,我等你,等到你認可我……?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歲月不堪過往,?紅塵奈何滄桑!?同為斷腸人,何不以相溫。QQ:664314207文章來源:燕子的窩

(繼續閱讀)

201204291317三月陽春雪

今天是週末,我一大早醒來,帶著朦朧的睡意靜靜地走到透著一絲光亮的窗戶,將窗簾略微的拉開了一條朦朧的縫隙,那一絲的光頓時變的鮮亮起來了,我透過這一絲絲的光亮,順著縫隙看出去,轉移視線了?不,是這白茫茫的雪野用善意的謊言欺騙過了我暗存睡意朦朧的雙眼,我輕柔了幾下,瞪大了雙眼,啊,到處都是一片白色,潔淨的雪野,簌簌落下的雪花,田野和村莊在這雪的虛無縹緲中,略顯的那般沉寂和壯觀。三月的雪,來的多麼的及時啊!剛剛過去的嚴酷冬季,曾將滋潤大地的水分給凍的幾乎絕盡,你可以拿腳底下的泥土為證,深挖幾十厘米也不見濕的跡象,此時此刻的大地正放開了腮幫,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吸收著這陽春的雪賜予它們的恩惠。飄著雪花的早晨尤其可愛,晶瑩中不失光亮,飄逸中不失灑脫,悠然中不失沉穩,寂靜中不失生機。正是這樣的一場大雪,給春天準備復甦的大地以滋潤和生氣。三月的雪,下的多麼的浪漫啊!抬頭望去,遠遠的,噗噗的雪花兒,伴著輕柔的好像情人溫暖臂膀的風兒,洋洋灑灑的,它們好似在盡情的舞蹈,情人有節奏的節拍伴著她那清幽的舞姿,悄悄的沉寂在大地的懷抱裡。時而吹起的風兒,將雪花吹的滿臉都是,臉頰的皮膚親密接觸著這些花兒,絲絲暖意侵上心頭,不遠處的一對情侶正在雪地裡散步,他們的影子在雪景中朦朦朧朧,隱隱約約的開始變的模糊起來了。我只好眼看著他們朝著遠處走去。我回過神,輕輕的走到床前,坐下來,良思了好久……NBierma.com Notebook |化妝造型師溫狄的BLOG | 朱德庸的BLOG |牙科保健 | 山野 |茶馬古道之孫小美 |

(繼續閱讀)

201204271404遠一程再遠一程

最近在人人裡收到了你的好友請求,意外、欣喜、憂傷……往事在哪個晚上一次又一次的重現。曾經我對自己嚴正申明,把你忘記、把你忘記,可是,那些所謂的忘記只是把它潛在心底,輕輕觸碰便會浮出,留下模糊的印跡……這時也才發現我網絡上的賬號密碼都是你的呢稱加生日,原來,一些和我們一起依存的人人物物,早已在不經意間潛入了我們靈魂的深處根本無法忘記,不是嗎?那條我們天天一同上學放學的小巷,在你去其他地方讀書時,我又走了三年。每天晚上高中部的太陽燈依舊會開著,一直送我到轉彎處,只是不再有你和我一起,一起走過那條栽了兩行合歡的小道。那時才覺得原來你是那麼的珍貴。懿蔻,中考後我沒有給你留下我的聯繫方式也沒有告訴你我在哪裡讀書,更沒有去你家拿畢業照,這一切你不會責怪我無情吧,那照片也應該還在吧。當時我英文考砸了,分數連本校的高中部都不夠,那個暑假,我沒有膽量出門,更沒有膽量去拿照片,就連之後我都沒敢去尋找你、去打探你,只是默默的有點牽掛。那時我已成了本校高中部的建設生,感覺沒有任何顏面,每天就只是在家填些不成體統的詞,看些不太出名的小說。渾渾噩噩的度過的那個假期裡,你找我,我其實我都聽見了,但是沒有回答你,也沒有出去看過你,這些你現在都不會計較吧?還記得那初夏的合歡花雨嗎?走上面黏黏的,這幾年,每年的花開都讓我無奈,一個人走在花雨路上,老會不知轉彎呆呆的走下去……今年花又開了,沒有前些年的艷容,樹有些枯死的,都已換作了香樟,路面的紅色方磚也換作了長條青磚了,沒變的就剩下那面經常粉刷的白牆了。高考後的那個不眠的雨夜,和同學喝過酒後回家,還是那個小巷,還是那條花雨路,還是那盞太陽燈,卻讓我頻頻駐足。那一個個呆傻的駐足,在那個初夏的午夜,還有那盞燈,以及我應在白牆上的那個影子,又讓我回憶起那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場景——我們兩個人歡笑的談說著回家。三年裡,孤單像是那影子,一次又一次的侵襲我的心靈,其間我老說要把你忘記、忘記,可是除了在忙碌的高三中會突然停下手中的筆想一想你的模樣,其他幾乎每天都會記起你。而今,你找到了我,我們都不知說些什麼,也許你心中還有著當時的那種淡淡的依存和眷戀,可惜我們都已不再當初,我好奇的查看了你的狀態,才發現你上了一所比我差多了的大學,心裡暗暗的為你不平,似乎有回

(繼續閱讀)

201204221702將愛放飛

早上出門上班,當飄零的黃葉被風吹起,撞向了車窗,這才發現,秋真的來了!模糊視線的,依舊是眼眶中的淚!如果命運真可如這細細繁雜的掌紋,最終是握在自己的手中,我何須如此絕望與無奈?!我連愛或者不愛你,想或者不去想你,都無法控制。它們彷彿是一種感覺、一種思想、一種意識,而不管是什麼,都像是脫離我身體之外的一部分,統統不屬於我!而我半生吟唱的只不過是一個女子在愛情路上的不如意與無奈而已!只是我的身體在為那些不屬於我的思維部分所做的陳述罷了!你走了就是走了,而且永不回頭!就像這逝去的歲月與匯入大海的江水,怎會倒流?!或許在若干年後的某個夜晚,你突然將我想起:啊,曾經有個女子如此深愛過我……那時你是幸福的,我也是,這便足夠了!人生還需要更多的奢求嗎?是啊,我無須給你任何承諾,你也不需要我的承諾。我等或者不等你,都無法阻止你再次追求愛情的腳步!那些不屬於我身體的部分,且將它們叫作靈魂吧,我活著的時候,它們依附於我的身體,當我死去,它們便飛往另一個空間。它們愛或者不愛、想或者不想,都不再與我有任何的關聯……清靜了,準備迎接冬天吧!

(繼續閱讀)

201204092213劍客

一名劍客去拜訪一位武林泰斗,請教他是如何練就非凡武藝的。武林泰斗拿出一把只有一尺長的劍,說:多虧了它,才讓我有了今天的成就。 劍客大為不解,問:別人的劍都是三尺三寸長的,而你的劍為什麼只有一尺長呢?兵器譜上說:劍短一分,險增三分。拿著這麼短的劍無疑是 一名劍客去拜訪一位武林泰斗,請教他是如何練就非凡武藝的。武林泰斗拿出一把只有一尺長的劍,說:「多虧了它,才讓我有了今天的成就。」   劍客大為不解,問:「別人的劍都是三尺三寸長的,而你的劍為什麼只有一尺長呢?兵器譜上說:劍短一分,險增三分。拿著這麼短的劍無疑是處於一種劣勢,你怎麼還說這劍好呢?」武林泰斗說:「就因為在兵器上我處於劣勢,所以我才會時時刻刻想到,如果與別人對陣,我會是多麼的危險,所以我只有勤練劍招,以劍招之長補兵器之短,這樣一來,我的劍招不斷進步,劣勢就轉化為優勢了。   的確,優勢和劣勢有時候並不是絕對的。把自己放在劣勢,就是給自己壓力,為自己注入進取的動力,敢於把自己放在劣勢的人,最終就有可能把劣勢轉化成為優勢,從而取得勝利。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