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42200能高越嶺道上的人們

距離上次橫貫中央山脈的八通關越嶺古道後 ( 詳見 八通關越嶺古道 ),竟然有一整年沒有重裝上山了,過年前一直計劃去哪兒走走,但是山上人滿為患,各路線的山屋都客滿,該去哪邊呢?想起上回經過春陽部落,見到花崗山與遠方能高山藹藹白雪,啊!~ 來去能高吧。 於是家人三人揹起了大背包,到山上過年。

走過八通關古道  http://blog.xuite.net/blue.joe/joe/5401447
路過花崗山遙望能高http://blog.xuite.net/blue.joe/joe/9650091 

<屯原登山口的昔今>

年初四凌晨兩點自台北出發,高速公路免收通行費一路南下順暢,不過北上的車潮就很嚇人,在雨中經過四個半小時的車程,抵
達南投廬山部落上方的屯原登山口。

老爹一到登山口說怎麼不大一樣,沒走錯吧?屯原登山口有吊橋怎不見了?我們只看到可怕的崩壁......沒錯,這就是屯原登山口,前年(2005年)5月12日在這邊發生大山崩"台中速聯公司"山難事件,有兩名被活埋, 一名遺體迄今仍未尋獲,登山口至0.6K處,路基完全毀損。

回到家中老爹找出十四年前的登山口照片(見右圖),吊橋背景的山林是青翠的,如今(見下圖)只剩下高懸的水管與翻落的吊橋架,好幾十年來的古道在我們這代手上毀損的更嚴重,光禿禿的崩壁告訴人類大地反撲的可怕,也在此敬告各位山友不要輕忽任何山,天氣不好就不要去能高越嶺,即使沒有發生意外,下山時路坍了也是回不了家,山沒登成還可下次再來。除了弔念在此逝去的山友,一步一腳印,走在古道上更應該思考環境保育的重要。

背起了背包,我還多背了一個四人帳(好重),告別了屯原登山口,經過一年多來的整理,已經有高遶的路徑出來,目前並不難走,但仍應小心翼翼快速通過崩壁。

<能高越嶺古道的歷史>

幾百年前,居住在濁水溪上游的泰雅族賽德克族人,為擴大生存空間,翻越中央山脈至立霧溪一帶定居,故中央山脈東西兩側的賽德克本屬同源,能高越嶺道即是賽德克遷徙及交通貿易的社路,但日後因獵區的爭奪,形成敵對狀態,終至互不往來,橫跨中央山脈東西兩側的古道就沒落了下來。

日據時代1914年5月,日本人為了征服中央山脈未受控制的原住民,發動了「太魯閣征伐戰役」,日軍以龐大的軍力及精良的槍砲武器,從花蓮及霧社集結後,分東、西兩路,東路軍自銅門文蘭(今鯉魚潭邊文蘭村)分西、北兩支進伐,能高越嶺成為日本東西部隊攻擊太魯閣群的主要路線之一。當時泰雅族(賽德克人、太魯閣人)參與防禦戰的戰士僅有二千三百餘人,以簡陋的弓箭獵槍對抗兩萬餘配備精良的日方軍警,激戰七十四日族人不敵,從此這地區開始了日本統治的時代。日本人為達到控制山地的目的開闢的能高越嶺道及合歡越嶺道,於1917年正式興築警備道,1918年完成後,命名為由花蓮初音駐在所至霧社,全長81.2公里「初音奇萊橫段道路」為能高越嶺東段的舊道,並不是目前走的路線。

1925年,越嶺道蓋好才七年,日本人鑑於這路線須翻越海拔3307公尺的奇萊裡山,冬季積雪通行困難,於是於能高駐在所旁(今天池山莊),沿著山腹開路至2802公尺的鞍部,再東下檜林,切抵柴田溪、奇萊溪至天長斷崖。完工後,日本警察在步道上設置多處駐在所控制沿線原住民,並指定了五個宿泊所,包括屯原駐在所、尾上駐在所(今雲海保線所)、能高駐在所(今天池山莊)、東能高駐在所(今檜林保線所)及坂邊駐在所(今磐石保線所)。此一路線,正是現行登山的熱門路線─能高越嶺道路。

日本人當時不僅是開闢理蕃警備道路,還計劃籌建「東西橫貫公路」,路線及選擇能高越嶺線,並不是後來國民政府選的中橫路線,日本人於1940年動工開鑿這條橫貫路線,到日本投降為止,東段才自花蓮銅門修至銅里(今磐石附近),就是目前地圖上標示的台十四線。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日本人走了,1947年孫運璿奉命抵台擔任台灣電力公司的機電處長,負責修復台灣電力系統。1950年並升任總工程師,負責建設東西高壓輸電線,並在越嶺路沿途每隔約10公里設立「保線所」,做為架設東西高壓輸電線的基地。目前由西至東共有雲海、天池、檜林、奇萊、磐石、龍澗及銅門等八個保線所,保線所即是利用日本人的駐在所第地基改建的。也因此能高越嶺道有新的使命,維持到今日,是目前維護最佳的越嶺古道,還可通行機車。

<雲海保線所>

離開了屯原登山口的崩壁,之後古道的路況很好,路大緩上,但原本陰暗的天空開始下起雨來。雨勢越來越大,我們三人停在雲海保線所旁躲雨。

77 年前發生了轟轟烈烈的霧社事中,能高越嶺道上西段的駐在所,除了霧社分室與馬海僕駐在所之外,其餘均被泰雅族抗軍焚毀,其中包括櫻、赫哥、博阿倫、屯原、尾上、能高駐在所。事件結束後,日警重建越嶺道上的駐在所,且為加強山地控制,增設富士見與松原等兩駐在所。其中尾上駐在所,重建後的位置移至原舊址西邊約一公里的尾上山稜線上,即現今之雲海保線所所在位置。台灣光復後,尾上駐在所隨著山地警備事務的解除與台電東西向輸電線路的興建,而更名為雲海保線所,並負線路維修與保養工作迄今。

爬山的人總是那麼可愛,大家雖然都不認識但在同一屋簷下躲雨,還是有說有笑。

一起躲雨的還有剛剛自能高安東軍撤退的朋友,他們一行人大年初一上山,並前進到中央山脈主稜線上,那邊風大氣溫極低,還生動的示範了在稜線上走路被強風吹倒的樣子,惡劣的天氣使的過年期間的能高安東軍縱走隊伍幾乎都以撤退收場。很難想像他們在能高主峰上扎營,風大到站都站不起來情況,後來決定撤退了只有努力的"吃",把辛苦揹上來的食物吃掉,或是分給其他需要的山友。

我們在雲海保線所混了半天沒有前進,甚至考慮乾脆扎營住下來,中午見雨勢轉小,才決定繼續推進到天池山莊。一路上遇到能高安東軍縱走撤退下來的隊伍、重裝越嶺的登山朋友、輕裝消遙遊的遊客,最醒目的還是越野單車(XC),沒錯,能高越嶺也是單車族一個重要的路徑,沿途的大崩壁真的是考驗膽識的地方。

<兩輪的能高越嶺>

原本上午輕裝上天池的單車朋友們,騎著越野單車下來了,我趕快說來拍照拍照喔,這時一位穿淡藍色衣服的單車大哥說好阿,還特地退回去準備讓我拍.........


騎車朋友們,有誰認識這位穿淡藍色衣服的大哥,幫我通知一下,實在是很抱歉~
 

說時遲那時快,他竟然跌了下去,眾人一陣驚呼!!我趕緊過去扶他起來,幸好沒有大礙,檢查了一下繼續騎,我問了他今天有跌倒嗎?他說沒有,這是第一次,真是對不起啊......因為我要拍照害他跌倒,連聲跟他道歉.....

除了單車,天池山莊運補的原住民朋友騎野狼125上山,才是神乎其技的特技表演!越過崩壁與吊橋,一面是山壁一面是斷崖,上上下下的落差,車上載滿了保線所與山莊的運補品,腳都不落地直接騎過去,實在是藝高人膽大,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雨勢忽大忽小,告別了越野單車與野狼,我們還是揹著重裝奮力前進,雖然沒有其他人上能高時的晴空萬里,但是霧雨濛濛中更是別有風情,行至快到十三公里處,吊橋橫越過高聳的溪谷,每個人眼睛一亮,站在吊橋上看著.......篇幅有限,先賣個關子.......

<天池山莊之夜>

十三公里重裝奮戰後,抵達天池山莊,卸下背了一天的帳棚,快點搭起來,當天廣場上至少有30頂帳篷,有越嶺隊伍、能高安東軍縱走隊伍,當然也有像我們沒有目的純粹上來過年的朋友,各路英雄好漢齊聚一堂。等到大家各自吃飽後,天池山莊莊主吉他一出現,高山上歡樂的晚會即興展開..........

現有的天池山莊曾有過多次的歷史變遷,最早能高越嶺道興建完成初期,原本是一棟檜木建造的日式房屋,由於外觀美麗、設施齊全,曾有「能高檜木御殿」之稱;焚毀於1930年賽德克族人所發動的霧社事件中。1931年,日人重建檜木屋舍於原址,形制大概與尾上駐在所(今雲海保線所)相同。後改為為台電天池保線所,民國75年又遭焚毀,今日看到的天池山莊,為民國82年重建完成(就是莊爸去爬的那一年),由林務局管理,於山莊的左右兩側,還可見到舊時駐在所建築的屋基遺址,我的帳棚就搭在舊日的水泥地上。

天池的晚會很熱鬧到晚上八點(熄燈後還是繼續歡唱啦),快點躲入帳篷睡袋睡,高山上晚上還是很冷。深夜鋒面過境,打雷閃電,狂風暴雨直到天亮........真是個難忘的天池之夜........

從最早的賽德克族人遷移的道路、日本軍人征討路線、日本警察的警備道、東西橫貫公路、孫運璿台電的保線道路,到今日重裝的登山客與單車客,能高越嶺古道在各個時代因為的人展現出不同的風貌。走在古道上,千萬不要只貪圖好照片或是越野車的刺激,更應該好好的想想<古道>帶給我們的意義,你的心境是百年前的獵人、八十年前的征服者、五十年前的工作者、還是只是一個單純的旅人?期待下次的能高越嶺古道之旅.......

Photo and Text by JOE 2007, useCanon EOS-10D
上面的照片第一張除外都是 EOS-10D拍攝

能高越嶺道 三個人 三個大背包 三隻登山杖 無限的夢想與可能

也在此祝大家新年一切平安如意 順順利利!!

回應
BJPD in Facebook 按讚喔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台北市家人潤潤鐵道淡水登山日本台北縣睿睿ca單車空軍北海道古蹟台鐵老祖母國慶大稻埕平溪線山岳CK124平溪攝影花蓮鐵路雷虎陽明山美食蒸氣火車火車小芊芊瑞芳戰鬥機蜜月國防展演廟宇史奴比回教狗狗東北角松山金瓜石國軍京都捷運空中分列式天燈七星山蒸汽火車新北市more





Powered by Xuite
Information Table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