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14秋日看海

再次來到海邊,心莫名的被牽引,震撼。剎那間,我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包圍著,不想說話,不想觀望過往的人群,不想聽嘻嘻哈哈的笑聲和情侶們旁若無人的親吻聲。我只想靜靜看海,默默感受著湧自心頭的細微的點滴情懷。一直以來,我怕海,拒絕海,討厭來自海的那種讓我不得喘息的海腥氣,再則是懼怕海的深邃和博大吞噬了渺小的我。不敢靠近海,是因為海有一種神奇的力量,會讓我不由自主地投入他的懷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如若真的如此,那我的靈魂豈不是會一直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之上漫無目的地飄蕩?那種孤寂和寒冷,讓我每每想起就會心生一種驚懼感。今天,再次來到海邊,全然沒有了以往的那種時常讓我感到不安的想法,空氣中也沒有難聞的海腥氣。迎著海風,長舒了一口氣,清冽的海洋氣息吸入肺內,感覺沁人心脾,在吐故納新中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海風是那樣清新,心境也在瞬間變得寬廣;而我的思緒也隨著淺海區的小魚,自由自在地在海水中暢遊,心情也隨著魚兒搖曳成一朵絢爛的水中花。久久地佇立,靜靜聆聽海浪拍打岸邊的巨響,不想眨眼,不忍心錯過那一朵朵浪花在快樂追逐的情景;不去理會海風吹亂了我的發,只是傻傻地眺望著湛藍的天空,凝視著一朵朵潔白的雲,海天連接,不由得讓我暗暗在想,飄逸的白雲是否厭倦了天空,要與海中的魚兒追逐,相互嬉戲?一望無際的海,讓我的思緒飄揚,冷漠的情感在瞬間有了想抒發的慾望。乾淨的海水在陽光的強烈映射下,閃爍著迷人的色彩。一會兒是清新的綠色,讓我想起那一湖碧水,波光粼粼;一會兒是幽邃的藍色,瞬間將綠色吞沒。神奇的顏色交替輝映,爭相顯示自己的魅力。海水被風的威力驅動,接踵而來,一不小心就會被不經意湧來的浪頭打濕。鹹澀的海水打在身上,心裡卻會感覺甜甜的。海,帶給我的竟是這樣奇妙的感覺。迎著燦爛的陽光,在金色柔軟的沙灘上悠閒地漫步,還有什麼比這更能放鬆心情的呢?漫不經心,回頭看著留下的一串深淺不一的腳印,被爭相趕來的浪花淹沒。我微微一笑,張開臂膀,轉了好大的一個圈,仰天呼喊:海浪,你淹沒我的腳印,能抹平愛的痕跡?海風,你將我的呼喚納入你的巨大聲響中,能銷毀情的呢喃,心的傾訴?海,你在風平浪靜的時候,就像是一位柔情似水的情人,深沉睿智的愛人,安靜的只想讓人甜甜地安眠;海,而你在狂怒的時候,又將是怎樣的讓人不寒而慄呢?你是殺手,能瞬間打斷巨輪的龍骨,埋葬生機,淹沒家園。你是給予者,又是破壞者。而我呢?我要做駕馭者,如剛剛掠過你

(繼續閱讀)

201508040223迪拜塔

迪拜塔--世界最高的建築項目,2004年開始興建,預計2008年完工。目前建至512.1米。 項目由美國芝加哥公司的美國建築師阿德裡安·史密斯設計,韓國三星公司負責實施。建築設計採用了一種具有挑戰性的單式結構,由連為一體的管狀多塔組成,具有太空時代風格的外形,基座周圍採用了富有伊斯蘭建築風格的幾何圖形——六瓣的沙漠之花。這座將居住和購物集於一身的綜合性大廈最終高度將達到700米以上。迪拜塔加上周邊的配套項目,總投資超過20億美元。迪拜塔37層以下是一家酒店,45層至108層則作為公寓。第123層將是一個觀景台,站在上面可俯瞰整個迪拜市。建築內有1000套豪華公寓,周邊配套項目包括:老城、迪拜MALL以及配套的酒店、住宅、公寓、商務中心等項目。 正在興建中的阿聯酋"迪拜塔"近日已建至第141層,達512.1米,高度和層數已超越臺北的101大樓,正式成為 全球第一高樓。這個耗資10億美元的建築將於今年落成,屆時大樓高超過160層,最終高度818米。 據香港《文匯報》報道,"迪拜塔"自2004年起興建,其承建商Emaar集團一直都保持神秘,沒有透露任何建築計劃。根據高層建築暨都市集居委員會(CTBUH)的國際準則,無論是建築物結構高度、頂層地面高度、樓頂高度,還是包括天線或旗桿之類的高度,竣工後的"迪拜塔"都可謂舉世無雙。   "迪拜塔"不但高度驚人,連建築物料和設備也"份量十足"。"迪拜塔"總共會使用33萬立方米混凝土、3.9萬公噸鋼料及14.2萬平方米玻璃。大廈那麼高,當然需要先進的運輸設備。大廈內設有56部升降機,速度最高達每秒10米,另外還有雙層的觀光升降機,每次最多可載42人。  此外,"迪拜塔"也為建築科技掀開新的一頁。為鞏固建築物結構,目前大廈已動用了超過31萬立方米的強化混凝土及6.2萬噸的強化鋼筋,而且也是史無前例地把混凝土垂直泵上逾460米的地方,打破臺北101大廈建造時的448米紀錄。  迪拜塔」始建於2004年,計劃將於2008年底竣工,2009年9月正式對外開放。光是大廈本身的修建就耗資至少10億美元,還不包括其內部大型購物中心、湖泊和稍矮的塔樓群的修築費用。為了修建「迪拜塔」,共調用了大約4000名工人和100台起重機。建成之後,它不僅是世界第一高樓,還是世界第一高建築。而目前的世界第一高建築為553

(繼續閱讀)

201205042101陪我去看向日葵

結婚多年,男人愛著女人。男人最愛帶著女人到處走走,尋找巷弄裡的咖啡館,午後襯著夕陽海邊逐浪。事情發生得突然。女人下班回家,覺得身體不舒服,心想可能是換季時節的小感冒,煮了碗熱湯喝喝,躺在沙發就睡,等著男人下班回家。男人一進家門,看見眼前情景,簡直嚇呆了。只見女人嘔吐一地,躺在沙發上無法言語。男人急忙抱起女人,飛也似地將車開到醫院,一陣檢查之後,醫生搖著頭走出來,眉頭緊鎖,說要等明天切片報告。男人心慌,一夜沒睡,他坐在床邊,緊握女人的手,看著她憔悴的容顏,心裡有說不上的愁。病房門開,護士走了進來,拿著針筒抽血,順便叫男人去找醫生。男人一聽,看了女人一眼,起身要走,女人面帶憂慮,對男人低聲地說:“不許騙我!”長長的走廊,男人走得有點心慌。“是肝癌,已經有擴散現象。”醫生說。男人覺得暈眩,彷彿整個人轉了起來,回不了現實。“先做治療,阻止擴散,但是擔心併發症。”男人不答,醫生走了過來,撫著男人的肩膀說:“我能瞭解你的心情,但是她還年輕,面對它,積極治療,還是有希望。”男人激動得說不出話,過了許久,口中才勉強發出嗚嗚的聲音,問著醫生:“醫生,會不會……看錯了?”醫生笑了笑。男人覺得再受打擊。再問:“那治癒機會有多高?”醫生回答:“很難說,要看療程,以及惡化情形。”男人停了會兒,鼓起勇氣問:“最壞的情況是什麼?”醫生抿一抿嘴,直視著男人說:“最壞情況是半年,但是還是得看治療情形。”男人不語,覺得辛酸,忽然覺得人生整個扭曲變形。走回病房的路,好長好長。男人真的希望,病房內住的不是女人,而是他帶禮物看看就走的朋友。或者,這應該不是病房,而是家中的臥房,打開房門就可看見安心熟睡的女人,在他熬夜工作到夜半上床時,溫溫暖暖地將他抱個滿懷。走廊冷冰冰,病房門上貼著女人的名字,一個無法轉換的地點及關係,男人彷彿失去力氣,舉不起手推開房門。男人告訴自己,進去後千萬鎮靜,可以告訴女人病情,但是絕對不說嚴重性,要以樂觀的表情,給女人奮鬥的決心。男人推開門,保持一個安心的笑容。但是看到女人的臉,話才出口,卻是哽噎不成聲,眼淚控制不住地流下,人就這麼站在女

(繼續閱讀)

201204301917我和楊莊有個約會

我想在黎明的時候到達楊莊,因為我喜歡春天寧靜的芬芳。經過環山路的時候,有桃花杏花在麥苗做的寬敞的床上打瞌睡。麥苗上還籠罩著一層薄薄的霧露,那麼,在這個時候,在終南山還不太明晰的褶皺裡,讓我們的車子甲殼蟲一樣慢慢地爬行,然我車窗裡也流瀉著春天的聲音。我想在天色還未透出微曦的時候站在楊莊大寨村的十字路口。通往山徑的大路上所有的楊樹筆直地站立著,嫩軟的還沒有完全成形的樹葉在清風中翕動,他們就像失語的又在吊嗓子的演唱家。在通往庫峪和小峪河的官道上,儘管現在很寧靜,可是,我手上的生氣勃勃的精美畫冊,曾經萬頭攢動過。似乎我又看到春節剛剛過罷,這裡人山人海地耍著長安最具特色的社火。我似乎看見四面八方的人流擁簇著著清朝官服的牛老爺騎著秦川牛威風八面地踏著積雪而來。我真的想在第一縷火紅的朝陽灑下來的時候來到楊莊。有人說,高山上的湖水,是地球表面上最令人心醉的眼淚。那麼,就讓我坐在楊莊最高的山坡上吧。我要看陽光是怎樣一寸寸染紅照亮楊莊水庫中油菜花、桃花,麥苗的倒影。我要看水鳥怎樣用粼粼的波光攪亂長安這個最美的地方。在晨曦刺破天宇的剎那,我要感覺在楊莊我心情怎樣的從荒蕪變成溫暖,感受春天怎樣波亂我的頭髮,感受我的淚水怎樣濡濕我的臉顏。也許,我預約的不是這個春天的這個早晨,我只是想在著寂靜的春天,讀懂即將到來的炙熱和喧囂,紅塵萬丈,我只是一粒塵埃,可是啊,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有什麼在我的心裡猶如這桃花緋紅一片,在我心中依然有嚶嚶嗡嗡的蜜蜂繞著金黃的油菜花,有火紅的蜻蜓越過青青的麥苗飛到夏天的池塘裡去,有遠處終南山的水墨又靜靜地躺在雪舞如蝶的冬天裡,那些類似愛情的東西一直在我心中盤旋,那東西快馬一樣踏過輕淺的水面,飛濺起雪白的水珠,攜著半城桃花、半城油菜花,在我心裡久久迴旋。在楊莊的太興山上,我想徜徉扯袍峪,轉遍人頭山,我想看每一棵樹怎樣梳妝自己,想聽每一聲流水怎樣發出春天的呢喃,我想知道每一座山頭怎樣迎接春風爛漫的問候。在楊莊春風沉醉的早晨,我只想忘記我自己。漓江出版社的BLOG |高永清的部落格 |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