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11810宅爸宅媽購買法2018!Decole_concombre_枝上的白文鳥○好評○

Decole_concombre_枝上的白文鳥

這樣太危險 買太遠 對你刷卡片 我們飛太遠 衝上雲端 敗家沒有極限→Decole_concombre_枝上的白文鳥







商品規格
尺寸:62*25*36mm
材質:樹脂
產地:越南




超Q療癒小物 你不可不知的日本超人氣療癒小物?




時事分享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他夫人安倍昭惠一同走進兒童紀念館,被納粹屠殺的600萬猶太人中有100萬兒童。一旁,猶太少女們開始用希伯來語合唱淒涼的歌曲悼念犧牲者,昭惠女士心疼得直抹眼淚,安倍摸摸後腦勺……』

新浪網據南韓《朝鮮日報》報導,記者在一篇報導中,如此描述此前一天來耶路撒冷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參觀的安倍夫婦。大屠殺紀念館是安倍此次以色列之行的重要一站,在這裡,他還發表簡短演說,宣講他的和平觀。

『我今天認識到,歧視和仇恨,會讓人殘忍到何種地步。這場浩劫不能再度發生。』安倍稱。拜訪大屠殺紀念館,原本是外國政府首腦訪問以色列的『規定動作』,但這次安倍來訪,卻被媒體『讀出』一些不同尋常的意味。

首先是安倍政府對兩場大屠殺的不同態度。在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安倍對70多前納粹的暴行『深有感觸』,夫人甚至流下眼淚。然而,就在幾天前,安倍內閣的官房長官菅義偉卻拒絕坦白承認70多年前發生在南京的大屠殺。

在15日的記者會上,菅義偉對南京大屠殺30萬大陸人被日軍殺害表示『異議』,他聲稱,雖然日本政府承認在南京存在殺害非戰鬥人員的行為,但『很難確定遇害者的具體人數』。

安倍並非到訪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的第一位日本首相,2006年,小泉純一郎也來過這裡。但日本首相卻從沒有到過南京大屠殺紀念館,並痛感『人為何會變得如此殘忍。』

安倍夫人為被屠殺的猶太兒童掉淚。

批判納粹卻不提二戰日軍罪行

記者還注意到,安倍在參觀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時,似乎完全忘記了日本在二戰中與納粹德國一樣,也是『加害者』。安倍隻字未提日本軍國主義政權在同一時期的相同罪行。

在報導中說,『19日,很多常駐在以色列的外媒記者前來猶太大屠殺紀念館,對安倍進行採訪,其中大多是大陸記者。有一位記者說:這裡是悼念二戰猶太人犧牲者的地方,(安倍)肯定會對日本過去侵略歷史發表言論。但是,他的預想落空了。』

在參觀紀念館時,安倍談及對猶太人所受苦難的同情,談及日本對和平的決心,也談到了二戰中的日本,但不是反省加害他國的歷史,而是稱讚一名日本人在二戰時『維護人權』——當時一名日本外交官不顧日本政府禁令,為逃亡美國的猶太人發放簽證。

與安倍的態度形成對比的是,2006年,德國總理梅克爾在參觀大屠殺紀念館時,自稱羞恥。『德國為在二戰期間的納粹大屠殺滿懷羞恥。我要說對不起,因為德國當時只有少數正直的人』。

梅克爾當時還在紀念館留言簿上寫道:『只有那些承認自己過去的人,才會擁有未來。』 值得一提的是,參觀大屠殺紀念館是歷屆德國政府領導人訪問以色列時的傳統。

另一個二戰加害國——義大利政要在參觀大屠殺紀念館時,也以自省言辭為主。2003年,時任該國副總理的菲尼在參觀紀念館後譴責義大利二戰時推行的法西斯主義,『我們對義大利歷史上的可恥一章表示譴責,義大利必須承擔墨索里尼執政時期犯下的罪行。』

但是,19日同樣參觀紀念館的安倍,卻自動『遮罩』了70年前的那段歷史。『安倍否定日本侵略東亞地區的歷史,且尚未對日軍慰安婦問題正式道歉,這樣的他卻訪問猶太人紀念館,並談歷史悲劇,只不過是一場「政治秀」』。

安倍19日參觀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小泉曾於2006年到此。

中俄韓構建對日『壓力聯盟』

安倍參觀大屠殺紀念館有『政治目的』,這並非僅為南韓媒體的看法,日本媒體也有『同感』。在安倍此行當天,《讀賣新聞》就報導稱,安倍此次在紀念二戰悲劇的標志性地點發表演說,也暗示了一種『反擊』,因為中方最近『總是將納粹德國等同於戰前的日本。』

安倍此次訪問大屠殺紀念館並發表演說,是希望『消除』外界對其『歷史修正主義者』的評價。報導稱,不僅中韓,歐洲也有不少媒體批評安倍的歷史修正主義態度,美國國會一個委員會甚至出台報告,將安倍稱之為『極端民族主義者』。

但是,實際效果是否真的如日本媒體所期待的那樣,這還得打一個大大的問號?分析人士認為,今(2015)年是二戰結束70周年,無論是否有日媒所言之效果,安倍此次大屠殺紀念館之行,更是其在面對中俄韓朝等國在歷史問題上向日本右翼政權聯合施壓時『突圍戰略』的一環。

在日本政壇右傾嚴重的背景下,今年東亞、乃至整個亞洲地區在歷史問題上的氛圍,將讓安倍政權感到『如芒在背』。5月份,俄羅斯將舉行衛國戰爭勝利70周年慶祝活動,屆時將邀請包括金正恩在內多國領導人參加;中俄去年即已達成一致,將共同舉行系列活動,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暨大陸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蒙古也受邀參加;而在中韓之間,在多次首腦會晤的推動下,各個層次的共同紀念活動也在籌劃之中。

這種紀念活動還拓展到國際組織範疇,一向以安全為主題的上海合作組織也於不久前透過決議,共同慶祝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東亞歷史觀博弈才剛開始

面對亞洲多國『不能忘記歷史』的主流呼聲,安倍卻企圖借二戰結束70周年之際,為擺脫『歷史包袱』造勢,實現東亞『突圍』。觀察人士認為,『轉移視線』是安倍的『突圍』策略之一。

在東亞因錯誤歷史觀、參拜靖國神社而備受指責,但在歐洲,安倍卻熱衷扮演一名『歷史態度積極』的領導人。不僅19日參觀猶太人人大屠殺紀念館,去(2014)年3月,安倍還在訪問荷蘭期間,深夜造訪紀念《安妮日記》作者安妮?弗蘭克的博物館,表明自己的『歷史態度』。

除了到歐洲表明歷史觀,安倍政府還試圖『扭轉』二戰結束70周年『注重紀念』的主題。安倍首先借力的是美國。本月6日,日本外務大臣岸田文雄與美國國務卿通電話,強調二戰結束70周年須『面向未來』,即日美兩國『協力一致,繼續為世界和平和繁榮作出貢獻。』雙方還確定:在今年上半年完成日美防衛指標的重新修訂,以進一步強化日美軍事合作。

更為重要的策略是,安倍晉三計劃今年8月日本戰敗日時,發表有關歷史問題的『新首相談話』。對於這一談話,安倍謀劃已久,此前也早就透過各種途徑放出風,企圖拋棄此前『村山談話』、『河野談話』中所體現的對歷史道歉和反省內容。但在國內外、尤其來自美國和鄰國壓力下,安倍本月5日終於表態:『新談話』將繼承戰後歷屆政府在歷史問題上的立場。

但是,數天以後,官房長官菅義偉便開始為安倍的上述承諾『背書』。他稱,新談話不可能和之前的一模一樣,否則就沒有發表的必要。菅義偉強調,新首相談話還要包含日本的『未來志向』。一言蔽之,即戰後70周年不能『只談過去』。

觀察人士認為,隨著二戰結束70周年各種紀念節點的陸續到來,圍繞要『牢記歷史,還是擺脫過去』,一場暗流湧動的外交博弈,可能將在東亞、乃至更廣泛地區更趨激烈。安倍的大屠殺紀念館之行,只是開端。

延伸閱讀


AF31A2A207079763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