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31515復聯合新聞網「熱議題/國外經驗…美警執法 65%案件靠徒手技」

復聯合新聞網「熱議題/國外經驗…美警執法 65%案件靠徒手技」

 

聯合新聞網於109722日刊載「熱議題/國外經驗…美警執法 65%案件靠徒手技」一文,與實際警察訓練出入很大,茲以本文加以說明。

該文稱「調查發現,不論美國或英國,警察執法案件的百分之六十五都是使用徒手技能,十分重視體技訓練。」「格鬥技是台灣警方最需要強化的地方,很多格鬥技可以輕易的進入擒抱、碰撞,最後把人放倒、摔倒,達到制伏對方又不造成受傷的目的。」數據是正確的,但是引出台灣警察最需要強化格鬥技的結論是沒有根據的

首先,美國警察執法案件的百分之六十五都是使用徒手技能,其原因是警察處理派遣案件時,遭遇到的執法相對人絕大部份是不會攻擊警察的人,所以以徒手技術即可處理。這點與台灣警察街頭執勤狀況相同。

第二,該文說「格鬥技是台灣警方最需要強化的地方,很多格鬥技可以輕易的進入擒抱、碰撞,最後把人放倒、摔倒,達到制伏對方又不造成受傷的目的。」則是以偏概全。依美國警察使用強制力教材,警察遇消極抵抗(無攻擊行為)的執法相對人時,若雙方實力差不多時,警察應以徒手技術應對。其徒手技術有護送姿式、分心技術、擒拿、槓桿摔倒、衝擊摔倒及辣椒噴霧器;如果口頭溝通順利的話,根本也用不上這些徒手技術。這些徒手技術同等重要,視執法相對人的抵抗程度選擇使用,怎可獨沽衝擊摔倒(擒抱)一味呢?

第三,該文以「不論美國或英國,警察執法案件的百分之六十五都是使用徒手技能」為依據,引導出「格鬥技是台灣警方最需要強化的地方」的結論更是不知所云。警察訓練的比重應在造成傷害的嚴重性和使用比例之間作權衡。依據103年中華民國刑案統計,暴力犯罪(故意殺人、強盜)占了全般刑案的0.29%,其中有約13%是以槍械為工具、32%是以刀械為工具。換言之,103年全般刑案中只有0.13%是使用致命武器為犯罪工具。若依該文的邏輯,警察槍械射擊訓練時間只需占所有訓練時間的0.13%即可。豈不荒謬?因為我們都知道使用致命武力的結果非 死即傷,所以需要占去許多的訓練時間,使員警有能力在最短的時間內判定是否使用槍械,並訓練員警具有相當的精準能力,以免傷及無辜。這和執勤中使用的比率無關,和人的性命有關。

第四,依美國警察使用強制力教材,警察遭遇執法相對人徒手攻擊,在沒有武力懸殊的情況下,原則上應以警棍、辣椒噴霧器、電擊槍應對。其立論基礎以員警人身安全為優先考量,員警應永遠使用比執法相對人高一級的武力。警械使用條例第3條第1項第2款:「警察人員執行職務時,遇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使用警棍制止:二、依法令執行職務,遭受脅迫時。」足見我國法律亦支持此一論點。但該文卻引導讀者進入警察訓練應該結合空手道、柔道、劍道及擒拿徒手或持械互博的想像空間。這只是一種格鬥技的訓練,不是警察防衛戰術訓練。

第五,「台灣資深教官認為,台灣警察可能因雜事太多,訓練流於形式,且愈來愈嚴重。他說,美國訓練風格與亞洲迥異,美國警察有極大授權,情況危急時可直接採最有效率方式執法,巴掌、拳毆都可能使用。」台灣法律授權警察在遭受強暴、脅迫時可使用辣椒噴霧器、警棍直接制止執法相對人。巴掌、拳毆在強制力層級中低於辣椒噴霧器和警棍,台灣警察當然可以在遭受強暴、脅迫時使用,何來只有美國警察可以使用的說法?該文的敘述恐有對不明法律規定的員警產生不當制約作用。

警察訓練要在法的制約之下,以警察使用強制力為依據,符合容易學、容易維持、容易在高壓之下回想起來、有效等四個原則(4E原則)。若一味尋求比較何種武術才是警察體技訓練,那只是在海市蜃樓中尋找安身立命的處所。除了空虛,還是空虛。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