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51409銘記與忘記

席慕容說:“生命是一條奔流不息的河,我們都是那個過河的人。”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記,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銘記。我們乘坐著各自獨有的船在左岸與右岸穿梭,才知道――忘記該忘記的,銘記該銘記的。

行走在人生路上,我們笑看窗外花開花落、葉枯葉落,靜觀天外雲卷雲舒、風停風起。在路上,我們經歷著太多太多悲喜交集的事,在生命之河的航行過程之中,我們學會了忘記該忘記的悲歡之事,學會了銘記該銘記的點點滴滴。

東坡披髮仰天大呼“大江東去”,他面臨的那些煩心瑣事頃刻之間沉入滾滾波濤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踪。壯闊的滔滔江水讓東坡選擇忘記,忘記那些失意、悲傷,忘記那些仕途的不得意。陶潛伴著“莊生曉夢迷蝴蝶”中的翩翩起舞的蝴蝶在東蘺之下悠然採菊。面對南山,淵明選擇忘記,忘記那些官場的醜惡,忘記自己遇到的所有不快,這是心靈的選擇,這是過河人在“河”的兩岸所做出的明智的選擇,這更是明智的“擺渡”。

人們在河的左岸停留著,在這之外,同樣又有在右岸快樂生活著的人們。

坐在池邊亭下淚流滿面的獨酌的易安居士,用她的文字告訴我她永遠銘記著這一生之中所經歷的點點滴滴,那是她在“爭渡”途中所做出的選擇。海子用“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告訴我“從明天起”他將記住所有的人生之“水”,因為那是他用於“澆灌”他的“花兒”的“玉露”。三毛用​​她的文字永遠地記住了撒哈拉的靈魂。凡?高用《向日葵》永遠記住了他的“船”……

這些是生命之河兩岸的人生,這是​​忘記與記憶的選擇。風吹起花瓣如同陣陣破碎的童年,決荒的古樂詮釋靈魂的落差,躲在夢與記憶的深處,聽花與黑夜唱盡夢魘,唱盡繁華,唱斷所有記憶的來路,由分明的笑和誰也不知道的不分明的淚來忘記該忘記的不快和瑣碎,來銘記該銘記的深刻與永恆。

煢煢白兔,東走西顧,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航行於“生命之河”中,坐在自己獨有的船上,知道――忘記在左,銘記在右,中間是無盡穿梭! !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希望每天都是HAPPY天


對自己剩下ㄉ一點時間
選擇對的
我不要一隻紙鶴帶來幸運,
我不要一顆流星帶來我的願望。
我只要一點光,
我只要一點亮,
我只要一點希望。
就可以帶來無限的動力,
即使沒有方向,
一點光,一點亮,一點希望...就足夠了

我想就在不遠的前方。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歌曲"

新資料夾
雙中好友!!
website stats133
雙溪!(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