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90100Enigma 謎

Enigma!謎一般的音樂……
Enigma!一種難以形容的聲音……
Enigma!帶來令人神往的意境與旋律……

  NewAge音樂愛好者都應該非常熟悉「Enigma」這個標誌性的音樂品牌,但大多數聽眾卻很難對Enigma的音樂輕易地來一次概括或者下一個確切的定義。或許另外還有一些朋友並不知道Enigma是何方神聖,不瞭解他們的風格,但是一旦屬於Enigma的熟悉旋律響起,您一定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Enigma源自於希臘文,英語解釋為「謎,不可思議的東西」,因此很多聽眾甚至媒體將Enigma稱之為「謎樂團」或者「英格瑪樂團」。其實這個稱謂並不確切,Enigma只是一個「project studio(策劃製作組)」,而非由若甘固定演唱成員組成的樂團。但是這個project studio卻有一個唯一的核心——Michael Cretu,Enigma系列的幕後製作人。所以瞭解Enigma,先要從認識Michael Cretu開始。

  Michael Cretu原籍羅馬尼亞,常駐德國,所以被認為是德國音樂人。他於1957年5月18號出生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1965年,Michael Cretu進入當地的一家音樂學校「LYZEUM No.2」學習,這是一所專門培養年輕的音樂人才的學校,主修科目是鋼琴。1968年,Michael Cretu又去巴黎學習了5個月的鋼琴。1975年,Michael Cretu和全家移民到原西德的Hamburg(漢堡),並考入法蘭克福音樂學院。1978年畢業後開始在一家音樂室工作。在1979年他在Polygram(寶麗金)旗下出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Moon,light and Flowers》。辛勤的工作使他在1980年獲得第一個獎項,這是他作為製作人職業的不錯的成績。1983年在Virgin唱片公司旗下發行了專輯《Legionare》,把Michael Cretu推向創造者和製作人的位置。他負責製作了Sandra(後來成為Michael Cretu的夫人)第一首國際性單曲《Maria Magdalena》和另一張SOLO專輯《Die Chinesische Mauer(The Chinese Wall)》。隨後推出的一些專輯如《The Invisible Man》和《Die Chinesische Mauer(The Chinese Wall)》差不多,只不過是英語歌曲。1985年開始他作以製作人的身份,同Moti Special、Tissy Theirs一起工作。1987年通過Sylvie Vatan認識了Mike Oldfield,並協助Mike Oldfield製作了專輯《Islands》。在Mike Oldfield的鼓勵下,Michael Cretu開始更多地從事音樂寫作工作。這段經歷對他而言是至關重要的,音樂學院的學習使他有著的完整的古典學院派洗禮的經歷,讓他懂得了樂理,合聲,對位,曲式等各種基礎知識,奠定了他日後在編曲方面的深厚功底。此後Michael Cretu逐漸開始自己的「project studio」生涯,集聲音取樣、錄音工程以及音樂製作與一身。

Image:Sandramichaelcretu.jpg  Michael Cretu的夫人Sandra Lauer,他們是在音樂製作過程中結識並相愛的,並在1988年2月7日正式結婚。而夫人Sandra是Enigma另外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Enigma專輯中許多女聲演唱都是由她來完成的。Sandra Lauer 1962年5月18日出生。12歲時,她就推出了個人單曲《Andy,Mein Freund(安迪,我的朋友)》。16歲時,她與2個女孩子組成了「Arabesque(阿拉伯風格)」演唱組,在當時的日本非常走紅。1985年,Sandra開始了單飛生涯,在Virgin旗下推出了專輯《The Long Play(漫長的演奏)》。1987年出了她個人的第一張編輯版本專輯《Ten On One》 ,並開始與Cretu一起合作,在美國和加拿大地區發行發行了《Everlasting Love(永恆的愛)》專輯。1988年她發行了新的錄音室專輯《Into a Secret Land》。1990年在「Enigma」推出首張專輯之前,她還推出了熱門專輯《Paintings in Yellow(黃色油畫)》。實際上原本Sandra Lauer並不是Enigma計劃中的一部分,只是在製作Enigma首張唱片的時候需要一個唱法文的女聲,在唱片公司老闆的建議下才決定由Sandra來扮演這個角色。在Enigma一炮走紅之後,Sandra又在丈夫的協助下先後推出了3張專輯,但影響力卻反而不如Enigma了。

  就在兩人新婚後不久,Michael Cretu和Sandra Lauer便到IBIZA(地中海的一個小島)生活。他們在那裡有一個古老的農場和一個錄音室(A.R.T. studios)。Michael Cretu還特意在老房子的地下室建立了一個旅店,以便經常邀請朋友來做客,他在那裡生活的很快樂。1989年,他開始在自己的家庭錄音室種禁閉不出,Michael Cretu開始製作屬於自己理想的音樂!如此這般的與世隔絕的生活維持了將近十年,Enigma的一首首單曲和專輯就是在這樣的背景和環境下誕生的。

  Enigma究竟是一種怎樣的音樂呢?雖然我們習慣並籠統地將之歸入「NewAge」,但卻很難描述Enigma的獨到特色。製作人Michael Cretu曾經道出過其中的玄機,事實上Michael Cretu一直想走出歐洲傳統流行音樂的束縛,他所鍾愛的音樂風格偏向於Pink Floyd和Yes,但這類非主流音樂類型在日益商業化的市場中已經越來越難聽得到。Michael Cretu便開始朝著自己理想的王國邁進,自己寫作,並且在不少作品中動用了兩種非常奇特而且不為世人熟知的聲音——秘魯風格的排蕭和由修道士演唱的類似格裡高裡聖歌風格的旋律,編曲上再襯以灑脫、懶散的Disco節奏,由此構成了Enigma極富個性的基本框架。因此在Michael Cretu所營造的獨特音樂世界中,我們即可以隱約感受到古典嚴肅音樂的影子,又可以直接感受到通俗流行的電子配器;能聽到最悠遠的少數民族部落自由而悠長的吟唱,又能夠欣賞到教堂唱詩班莊嚴而宏大的和聲。也因為這些,Michael Cretu拒絕掌聲和榮譽以及別人給Enigma「定制」的風格上的定義。


1990年12月,首張專輯MCMXC a.D. (「公元1990年」)出爐,由於其中單曲「Sadeness (Part I)」,該專輯給Michael Cretu帶來了首次商業性成功。在這張專輯發行之前,Michael Cretu很為其反響而擔心,因此決定隱去多數參與者的真實姓名,並將自己化名為「Curly M.C.」。唱片封套中也幾乎沒有提及音樂團體的背景信息。這些反而為專輯製作者的身份添上了「謎」一般的神秘色彩,人們也開始關註謎究竟是個人、樂隊、還是某個群體。

1993年,Michael Cretu受電影《銀色獵物 (Sliver)》製片人之邀,為該電影配樂,但他未能接受這一邀請。取而代之,他創作了《卡莉的歌 (Carly's Song)》與《卡莉的寂寞 (Carly's Loneliness)》以供該片使用,並被加入到了影片的原聲配樂中。在隨後的一年裡,第二張專輯The Cross of Changes (「變幻的十字架」) 發行,並獲得了更加熱烈的公眾反響。然而,這兩張專輯 (MCMXC a.D.與The Cross of Changes) 皆由於取樣自其它音樂作品而引起了法律糾紛。

1996年,發行專輯Le Roi est Mort, Vive le Roi! (專輯名原文為法語,意為「國王死了,國王萬歲!」,也有譯作「改朝換代」和「王者風範」的版本。) Michael Cretu意欲將這第三張專輯製作成前兩張的「小孩」,因此含有相似的格裡高利聖歌 (Gregorian chants,又譯「格列高利聖詠」等) 與部落歌謠 (tribal chants) 元素。雖然這第三張專輯也像前兩張一樣,由Michael Cretu親自操刀精心製作,但卻並未獲得如後者那般的成功。正是因此,該專輯中原計劃作為單曲出版的三首作品中,只有兩首發行,第三首「The Roundabout」(「環形路口」,又譯「輪迴」)的發行在1998年被秘密地取消了。

1999年,發行專輯The Screen Behind the Mirror (「浮世鏡」),其中4首曲目包含來自卡爾·奧爾夫《布蘭詩歌》的取樣。這張專輯裡格裡高利聖歌的成份大大減少,但仍保留有一些其它謎的標誌性特徵。該專輯中,只有「Gravity of Love」(「愛之重要」) 與「Push the Limits」(「挑戰極限」) 作為單曲發行。安德魯·唐納茲 (Andru Donalds) 與來自Olive樂隊的露絲安·博伊爾 (Ruth-Ann Boyle) 也首次在這一音樂團體中露面。

2001年,新單曲「Turn Around」(「迴轉」) 出版。同年出版發行的還有兩張精選輯:《愛·欲·情原音精選 (Love Sensuality Devotion: The Greatest Hits)》與《愛·欲·情混音精選 (Love Sensuality Devotion: The Remix Collection)》,作為其計劃中謎第一階段的結束,並在慕尼黑天文館 (Munich Planetarium) 舉辦了一場相應的雷射演唱會 (laser light show)。

2003年,發行的專輯Voyageur (專輯名原文為法語,意為「旅行者」) 被認為是該音樂團體的一次重大轉變。事實上,所有謎原先的主要特徵元素 (如異域風情或格裡高利聖歌等) 都未在此專輯中使用,從而導致許多原來的樂迷一時難以接受這一嶄新的風格,發行量也因此而受影響。從統計學的角度來說,謎的每一張錄音室專輯的銷量都是其上一張的一半。但銷量只是衡量音樂作品成功與否的一個方面。當聽眾更加瞭解Voyageur後,這一專輯的價值得到了認可,並預示了Michael Cretu日後可能探索的新領域。

2005年8月28日,謎的經紀人 (Crocodile-Music.de) 宣佈將推出新單曲「Hello and Welcome」(意為「你好,歡迎」)。該單曲原計劃10月正式發行,但卻兩次推遲,直到2006年3月10日才在德國出版。如Voyageur一樣,該單曲與謎先前的風格大相逕庭。

2006年9月26日,<謎>的弟六張專緝A Posteriori (「因果論」),全球性發行,專緝中還包含新版本的Hello and welcome和新曲Goodbye Milky Way.雖然Michael Cretu曾經宣稱他並不會推出新的單曲. A Posteriori 較之前任何專緝更加著重電子音樂.這概念是基於天文學,物理,歷史和社會學之上。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機絲頭
Ricoh 500G Nikon FM2 Nikon F100 SONY F828 Nikon デジタル一眼レフカメラ D80 Fujifilm Klasse W Metz 58AF-1N AF-S DX Zoom Nikkor ED 18-55mm F3.5-5.6G AF-S DX VR Zoom Nikkor ED 55-200mm F4-5.6G (IF) Ai AF Nikkor 35mm F2D Ai AF Nikkor 50mm F1.4D Ai AF Nikkor 85mm F1.4D(IF) AF-S VR Micro Nikkor ED 105mm F2.8G (IF) Ai Nikkor 135mm F2.8S Ai Nikkor 200mm F4 Velbon QHD 71Q Velbon NEO 640 Velbon 343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