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82205丈夫性無能的婚姻

性與愛的交融

我是在24歲那年體驗到“性”是什麼東西。

那時,剛剛大學畢業的我,不甘心廝混在湖南的一個小縣城,鬼使神差到海口一服裝公司做銷售。

然後不知道天高地厚地愛上了比我小3歲的涵,當時她剛在叔叔的公司裡工作,消瘦而白皙。海南炙熱的陽光沒有將她的皮膚曬黑,但我如詩的情話卻將她慢慢融化。

涵的父親在五年前就離開了母親和她,除了每月定期支付不菲的撫養費外,早已在廣州另築了愛巢。涵那寡居的媽媽患有嚴重的甲亢,脾氣十分暴戾。

我常常在海邊用瘦弱的雙臂擁吻著涵說:“我要一輩子呵護你,給你足夠的父、兄之愛”。儘管兩人的相愛遭到了她母親的強烈反對,但涵還是死心塌地跟我走了下去。

1988年,我拿出打工的全部積蓄2000元和她借叔叔的一萬元錢全部投入股市。幾經低買高賣,滾動發展,不到兩年時間,我們就賺進了幾十萬元。

賺回了第一桶金,我們順理成章地結婚了。從苦海裡泡大的我明白股市上貪婪的後果,婚後我拋出了大部分股票套現,做起了文化用品生意。

那個時候海南還很落後,涵在深圳的姑媽經常會帶些時尚大方的衣服給她,加上她樂觀浪漫的個性,經常光鮮地成為眾人注目的對象。

在性愛方面,她也很會營造氣氛和情調,常在我披著滿身的勞累走入家門,用激情為我卸去疲憊。

當我趴在床上享受著她輕輕地揉捏時,那一瞬間,愛的感覺超越了生死。我們完全陶醉在性與愛的交融中。我只有一種感覺:生命中遇上涵,我每天都有一種“活著太美妙”的感覺。

“家醜”不願外揚

但是,長期在生意場上疲於應酬,飲食、生活無規律,這使我的身體不斷發福,血脂增高。我一直沒在意,一如既往海吃海喝。

4年前的一天,35歲的我因勞累過度住進了醫院,竟然查出了冠心病,雖然醫生說病情不重,但對於馳騁商場的我來說還是有一種末日來臨的感覺。從此,我戒掉了煙酒,對一切都變得小心起來,甚至對性生活也少了一絲激情。

如狼年齡的妻卻擋不住的熱烈需要。每次堅持做完之後,看到達到高潮緩緩睡去的涵,我心頭的負擔越來越沉重,曾是令我激情蕩漾的源泉,而今卻變成了一把利劍。

我不敢像昔日那樣無所顧忌,對妻只是應付而已,可腦海裡還是不斷浮現出住院期間心臟病發作、醫護人員緊張搶救的情景。有時候夢中還會出現死亡病人家屬的慟哭的場面,每當這個時候,我就不寒而慄。在性與命之間,惜命的我自然選擇了命。

果真不久,我發現自己“不行了”。我試了一次又一次,都沒有成功,越是著急越是不行,額頭上嘩嘩地往下淌汗,氣急敗壞的我沮喪到了極點,一夜焦慮不安。

妻輕聲地說:“大偉,沒事,你是太累了,明天咱們去看看醫生吧”,可我實在不願“家醜”外揚,第二天早早起了床,推說公司開會就溜之大吉。病就這樣拖了下來。

無性的生活讓愛降溫

儘管坐擁數百萬資產,現在卻成了一個無用的男人。我怎麼也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妻沒有過多埋怨,但黑夜中無聲的歎息卻使我深感憂鬱和自卑。男人的自尊令我越來越害怕回到那個曾引以為豪的家。

女兒在一所私立學校讀寄宿小學。過去,我總是儘快將工作打理完畢,早早回家享受妻的溫情,現在我盡可能延遲回家。

多少個夜晚,我坐在裝潢精美的辦公室,在網上玩“傳奇”至深夜,等妻子進入夢鄉以後,才賊一般偷偷溜進家門,悄無聲息地掀開被子一角,躲進另一個冰冷的被窩。

沒有性愛激情的日子裡,妻失去了往日的歡聲笑語,臉上露出憔悴的痕跡,我隱隱感到我們的愛正在慢慢降溫。

妻的偷情 喚回我自信

就這樣不冷不熱苦熬了一年多時間後,我發現妻又開始精心打扮和修飾自己,“出差”的機會也多了起來,連回家的時間也沒了規律。這時不祥的信號,我卻束手無策。

那天原本應該到上海出差,由於機械故障,我在美蘭機場逗留了三個小時之後不得不換乘第二天的航班。

窩了一肚子火的我悻悻而回,到家卻怎麼也打不門,原來房門裡面上了保險,一股涼意頓時襲上頭皮,心裡咯噔一下,本能地我用公事包一遍一遍地狠狠砸門。

門終於開了。妻披著睡衣滿臉尷尬地看著我。我不顧一切沖進臥室,床上一片淩亂,一個黝黑健壯的陌生男人正躲在陽臺上發抖。

我滿腔的怒火瞬間迸發出來,沖上去對高過我半頭的他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正在他猶豫時,妻沖上來抱住我,尖叫著:“大偉,讓他走吧,我錯了。”那人趁機狼狽而逃。

“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雖然我明白一向溫順的妻去偷情,完全緣於我的性無能,但我已經被怒火沖昏了頭,就把所有的憤怒全都發洩到她身上。

然而,就在這時,我感到一種征服的欲望油然而生,迫不及待沖上去把妻壓在身下……

天啊……我竟然成功了。久違了的激情之後,妻再一次領略了我的雄風。看到妻因了我的野性和瘋狂而過度興奮,近乎扭曲了面龐,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意襲上心頭,刹那間我又找回了自信。

妻捶打著我的背放聲痛哭,我能體會到她此刻的複雜心情。我們曾一往情深,我們曾相親相愛,如果不是我的無能,賢淑的妻又怎會紅杏出牆呢﹖

終於分手

摟著妻柔滑的身體,我潸然淚下,思緒萬千,心中開始原諒她。然而好景不長,事後我的性能力又不行了,而且從此陷進了一個怪圈。

只要我想到她偷情的場面,就會強迫她講述和那個男人做愛的點滴細節,就能正常勃起了,我邊罵她“這個不要臉的女人”邊和她做愛,否則怎麼努力也難以成功。

妻終於無法忍受我的身心折磨,今年五一前與我離了婚。分手晚餐我選在她非常喜歡的一家五星級酒店。

坐在寬大的沙發上她的淚眼地望著我,欲說還休:“大偉,你要照顧好自己……”話未完淚已滿面。

我的心如刀割,站起來離開了座位。她也不想聽見我的回答,或許這已經不重要了,沒有任何意義了。

15年的婚姻從此不復存在了。站在岔路口,路燈將我孤單的身影在地上拉長,拉長……為什麼我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我再也忍不住,放聲痛哭,不知是因為愛還是因為恨。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我的最愛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