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51622老公外遇的心碎經歷

7號週五,老公一如往常來公司接我回家,在公司樓下正好碰見賣栗子的,我特別想吃,就纏著老公給我買,那天老公有點反常,甩開我的手面露難色,我還以為他怕在我公司門口怕看見熟人不好意思,還取笑他什麼時候學會害羞。當晚回去他上網去了,我在客廳陪公婆看電視,去上衛生間路過時瞥了一眼,一句話躍入眼中:我也要吃栗子,還要吃你!

很難描繪當時的感覺,心驚肉跳,真的是,心跳劇烈,到了衛生間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很久之後婆婆叫我,我才竭力收拾好自己出來。他還在上網,婆婆嗔怪了他一句,他含糊了一聲,過了十來分鐘也出來看電視了。坐在我身邊還掐了一下我,笑嘻嘻的。

看了一段時間,公公跟老公談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看他們談的投機,我突然就想到了老公和那個人的聊天,就藉口進去換衣服,到房間去並把門反鎖了,老公在外面聽見門鎖的聲音還喊了句:反鎖門幹嘛啊,老夫老妻的了。

電腦沒關,心跳的相當快,老公QQ也沒關,我翻出最近連絡人,一個個看過去,一個叫“紫檸糕”(下面簡稱紫吧)的,頭像已經暗了,才看了幾句,我便確認了自己的猜想。

下面是聊天記錄:

老公:你腦子進水了,鑒定完畢!

紫:我就是,身子裡也是水!

老公:我摸摸。

紫:滾。

老公:以後不許這麼胡鬧知道嗎?

紫:怎麼了,害怕我傷害XX(我的名字)啊?心疼她了?呵……

老公:別這麼說,你知道我很難。

紫:知道,我就是想看看她長什麼樣子。

老公:你今天差點讓我嚇死知道嗎?

紫:我不管,你今天給她買栗子了,我也要!

老公:你想要多少我都給你。

紫:嘿嘿,那要你呢?

老公:COME ON。管他的栗子呢。

紫:我也要吃栗子,還要吃你!

……

 

一陣天旋地轉。

老公在期間喊了我幾次名字,大概是讓我快出來,我猜想他是怕我看他的聊天記錄吧。我故意把衣櫥開開關關,眼淚卻止不住的掉下來,當時還沒有卸妝,怕花了妝我就那樣垂直著臉讓眼淚掉下來。

和老公結婚三年,我們之間的感情一直非常好非常好,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他,公婆也特別喜歡我,我覺得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的,可是突然的,它就這麼到了,而且從他們的聊天記錄看來,有發生過關係了。

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老公一直喊我,過來敲門,我趕緊平復自己,換上衣服就出來了,他們沒發現我有什麼變化,大家都在看電視,是趙本山的小品重播,公婆和他都笑的很開心,我也陪著笑,心裡卻抖個不停。

當天晚上我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去睡覺了,晚上他洗漱完過來上床,抱著我說了聲老婆晚安就睡了。我忍著心痛,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忍住,畢竟公婆在家裡不能夠爆發,可是身體卻一直在抖,老公大概發現了什麼從背後抱住我問你怎麼了,他一摸枕頭發現濕了,就打開燈就關切的問我怎麼了。

我當時就拼命忍著,說沒事,就今天上班遇到了一些不開心的事情,拼命的咬著嘴唇,一直在抖,他慌了,抱著我不停的問我怎麼了。

就在這個時候家裡的電話響了,婆婆當時還在廚房裡(公婆都有晚睡的習慣)接熱水給公公洗腳,我就去接電話,還沒拿起電話,電話就掛了,公公出來了讓我趕緊上床去,我穿著單衣,一面絮絮叨叨說怎麼這麼晚還有人打電話過來。老公也出來了,說可能是打錯了的,緊接著老公放在臥室廳裡的手機就響了,婆婆也從廚房裡出來了,說:天天忙的,這個時候都有電話。

老公就進去接電話了,聲音壓的很低我沒聽清楚,公公站在門口說:快點睡覺,不要明天早上又起不來。

我那個時候就突然特別不想進門,往常的這個時候我是從來不會去在乎誰給他電話的,可是今天我突然覺得,打電話的就是那個紫。

我假裝什麼都沒聽見的走進房間,老公就說:不要鬧了,我關機了。說完就把手機給關了。然後跟我說是公司的下屬有點小矛盾,然後讓我睡覺。

我就定定的望著他,突然覺得他很陌生,腦海裡又突然浮現出一些不苟的畫面,眼淚就直直的出來了。

我問:“紫檸糕是誰 ?”

話出口我就有點後悔了,起碼我覺得自己應該搞清楚所有的事情才對,至少讓自己掌握一些主動權,可是沒有辦法,話已經出口了,老公愣了一下,隨即就是沉默。現在是三月,晚上仍然很冷,我穿著單衣手足無措的站在那,放佛是我自己出軌而不是他一樣。

然後他說的一句話讓我幾乎崩潰了,歎氣一聲後,他說:你都知道了啊。

儘管我已經知道,但看著他親口承認我整個人都坍塌了。

隨後發生什麼我快忘了,那一晚我都沒睡,他不停的解釋說和那個女人只是一夜情緣只是她一直纏著他而已。我批了一件羽絨大衣坐在沙發上一直就這麼看著他不停的解釋不停的解釋,他解釋累了還去廚房倒水喝,看著他喝水的那個杯子我突然覺得特別噁心,那是過年的時候我送給他的一隻萬象的保溫杯,我當時覺得特別好看就買了送給他,現在覺得他那張吻過別的女人的嘴唇碰到杯子的時候,這個杯子就被玷污了。

就這樣到了淩晨,我冷靜了下來,說現在公婆在家裡我不想過問更多的事情,你讓我冷靜冷靜。

就這樣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加班了,給家里弄好了稀飯就出門,其實單位裡沒有什麼事情,可我大概是想要去逃避,就主動要求去加班了。

一整天都沒有接到他的電話。

中午也沒胃口,透過窗子還看到樓下那個賣栗子的還在,當時就覺得特別恐懼,因為週五下午那個女人有來過這裡,就在某個我看不見的角落窺視著我的生活,我當時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好像身後就有個女人,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就準備掐死我一樣。

晚上我一直在朋友家,不想回家,九點左右,婆婆來電話了,問我什麼時候回家讓我給公公帶些煙嘴上來,我說晚些回去。婆婆就囑咐道說讓老公去接我,不要弄的太晚了不安全。

果然十分鐘以後老公打電話過來說讓我回家,問我在什麼地方過來接我,我說了地址之後就一直等他過來。很快他就有開車過來,看到那輛熟悉的白色別克車我突然一下很不願意上車,想那個女人是否也坐過這輛車,甚至在這輛車上做過什麼。

惱人的幻想讓人不能自拔,我站在車門前一直恍惚,他過來一把摟住我說你別這樣,什麼都不要說我們回家再談。當時眼淚就不爭氣的下來了,我冷冷的推開他就鑽進車裡去了。

在車上開始大家都沉默,到了家樓下他停好車,並不下車,突然說:我跟她攤牌了,我們分手了,以後我不會再和她一起,請你原諒我,我真的錯了。

我聽到之後心裡沒有太大的感覺,只是覺得,怎麼事情會這樣,我還像個傻子一樣被蒙在鼓裡,他們什麼時候開始的,有過幾次關係,諸如此類的細節問題一個個冒了出來。

我沒理他,就直接上了樓。當天晚上我就有些發燒了,迷迷糊糊,就這樣睡到了一大早,然後戲劇性的一幕,讓我至今都有些瞠目結舌的事情,就這樣出現了。

昨天早上我還在睡覺,老公發現我發燒了,一量嚇一跳,燒到39°了,就趕緊起床翻箱倒櫃的找藥,公婆都起床了,一面埋怨著老公這些天沒照顧好我讓我生病,一面也去找退燒藥。沒找著老公就下樓去買藥,婆婆就坐在我床頭,心疼的看著我,說我工作太辛苦了。當時我也特別心酸,看著老人心疼的臉,我一面安慰著一面說沒有大問題。

期間老公的手機響了好幾次,都是短信音,我沒理會,到最後直接電話過來了,婆婆說可能是什麼人找讓我接一下,我拿過來看了看,顯示的是一個男客戶的名字,我知道這個人,老公常提到,是業務上很密切的一個客戶,我就順手接了,還沒說話,就聽見一個女人的聲音說:你下來讓我見我一面好不好,你下來一趟,讓我見最後一面,就一面好嗎?好不好?

我立刻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老公手機的外音很大,婆婆也聽見了,婆媳倆就這麼怔怔的看了一陣子。我的眼淚掉了下來。

我輕輕的跟話筒裡的那個女人說:你好,我是他的妻子。

對方沒說話,掛了。

這個時候老公就進屋了,看著我們兩個,似乎有點慌,有點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我把老公的手機給他說:剛有個人打電話過來,我給你接了。

老公翻了下手機,迅速的掃了一眼很快就沒看了,大家一下子陷入了一個很尷尬的境地。公公倒了開水進來,詫異的問:怎麼了?

老公說下樓一趟,婆婆似乎明白了什麼,氣急敗壞的說:你要敢下樓你就不要回家了。

家裡當時氣氛很緊張,老公梗著脖子站在旁邊,公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婆婆一個人回房間去了,好像是在哭。我坐在床上默默的掉淚,老公就說:你把事情跟媽說了?

我沒說話,事實上我什麼都沒說,婆婆是個很聰明的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辛苦了老人,在這裡說一下婆婆是個很開明也很好的女人,她待我就像親女兒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門鈴響了,公公去開的門,跟老公說有人來找了。

那個女人上門了。

老公出去房間,婆婆也出來了,沉默了一陣子,突然聽見那個女人一陣哭,哇哇的說了一大堆話,大概意思就是說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父母在家,但我來了就說清楚吧,我懷孕了,真的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我當時就坐在床上,胸口一陣陣的翻江倒海。

事情發生的很快,今天週一我照常上班,昨天晚上我去了醫院打點滴,婆婆一直陪著,一直在我面前落淚,說著作孽,整個輸液室的人都看著我們兩個,不知道的人或許是覺得我和她是一對患難母女吧,可是誰能夠想到。

我有些出奇的平靜,大概是人到了承受到一定程度的痛苦之後,就有些麻木。老公那邊怎樣我沒打電話過去問,今天老公一直有發短信過來,如下:

“寶貝,不知道還能不能這樣喊你。事到如今我唯一想說的話就是我很對不起,很,非常,真的,原諒我……”

“你好些了嗎?頭還疼嗎?中午記得吃飯,你生著病不要去上班了回家好嗎?讓媽照顧你。我很想你,儘管現在沒有了想你的權利……”

“我想了很久,真的很該死,我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突然很害怕失去你,不要這樣,不能這樣,原諒我……”

我一條都沒有回。

我現在的想法是,努力讓自己先平靜下來,養好身體,春天太容易生病了。

下班了,不知道該不該回去,我該怎麼辦。

 

我現在所有知道的情況是:那個女人(一下稱為紫吧)是老公(還是稱他為H吧,突然覺得叫老公很彆扭)的大學校友,也就是他平時常常與我提到的那個關係不錯的業務很多的男客戶——想到這裡我都發笑,居然用了一個男性的名字放在手機裡代替她,而每天他們都有電話來往,而我卻那樣信賴毫無懷疑。

這紫現在是單身,前段時間跟男朋友分手了,河南安陽人,現在懷孕兩個月,是我老公的。

其餘我一概不知。

我現在基本冷靜下來,一直在克制自己不要哭鬧,覺得那真的很沒有風度,但是心裡亂的不行,而且總有種心悸的感覺,我現在只是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他在之前表現的一點都沒有,我相信是他在事情暴露之後立刻提出的分手,或許就是在8號那天,然後紫受不了,9號跑到我家樓下要來見他,但我接了電話,她索性破罐子破摔,上樓來找H,結果沒想到老人也在家。

還是很亂,我該怎麼辦?

我一直覺得他是好人,周圍人對他的評價都非常好。總結出來都是非常講義氣,很開朗樂觀,非常聰明、

我們是老鄉,從小就認識的,但到很晚之後才來電,雙方父母都比較熟悉的,戀愛了三年,結婚了這麼些年,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很想不通。

我是獨生女,但絕對不是那種嬌生慣養的女孩子,父母從小對我就很嚴厲。成績一直不錯,跳過級,也在上海不錯的大學裡畢業,現在在一家還算知名的國企工作,相貌當年在班上也是數一數二。可以說條件並不差,我現在只想知道,到底是什麼讓他出軌,是我對他不夠關心還是怎樣。

可我想來想去都沒有想清楚,這麼多時間以來我們一直很好,沒有任何的異常,不得不開始佩服起他兩面周旋的能力,不愧是高智商的人。

他剛才發短信過來了:

“在我心中,你的位置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你是我的好妻子,一生的伴侶。給我時間讓我去解決好,我只希望你不要拒絕我,看到你冷漠的臉,我幾乎都要崩潰了。”

我感覺自己不是幾乎,是已經崩潰了。

晚上,沒讓他來接我回家,自己坐地鐵回來的。平時都是他來接我下班的,很少乘地鐵,我上班的地方在徐家匯,地鐵有40來分鐘,看著滿車的人,有很多情侶,我突然就想,他們當中有多少是名正言順的,還是有多少是情人關係……頭要爆炸。

他也回家了,比我早到的,我進門的時候他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抽煙,公公看到我進門之後立刻就迎上來說:你回來了啊。他卻坐在沙發上看了我一眼就沒反應了,公公罵了幾句,說什麼沒聽清楚,大概是說我回來了怎麼都不迎接一下,坐在那裡裝什麼。

婆婆在房間裡睡覺,聽見我回來了就叫我進去,說了好長一段話,聽得我淚如雨下。 婆婆說了很多,但條理非常清楚,大意就是這樣:

1、這次不管怎樣,都是他的錯誤,婆婆說堅決和我站在一邊。說如果H不要我跟那個女人在一起的話,她就不認這個兒子,更不會認那個女人做媳婦,我是她唯一的媳婦兒,唯一的女兒。

2、希望我能夠安心養好身體,這段時間不要想不開。

3、希望我先暫時不要跟我的父母說,因為婆婆覺得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她兒子身上她覺得很無顏面。最重點的是希望我原諒他一次。

 

老人說到第一點的時候我就哭了,因為不管怎樣,我相信婆婆這段話都是發自肺腑的,她說出這樣的話的確讓我這個做媳婦的很感動,說到最後一點的時候婆婆也哭了,說她教子無方,不知道怎麼生出了這樣一個孽種,做出這樣不要臉的事情,還弄大了對方的肚子。

當時我就說媽你別生氣,別氣壞了身體,說可能是我沒有想到他工作中的壓力,讓他的心有了轉移,不管怎樣他都是你的兒子,我可以沒有這個丈夫但你不能沒有這個兒子。

婆婆就掉眼淚了。

回到自己房間之後,我開著電腦,桌面上還是我和他去年在廈門的照片,就覺得特別滑稽,他對著這樣一個桌面和另外一個女人調情……

他剛剛發短信過來說:我今天睡小房間,求你,好好蓋好被子,不要再著涼了,有什麼事情打我電話,我手機一夜都不會關機,等你……

我想起來了在今年過年的時候,他去接我的父母來家裡過年,當時還有我的小外甥,在車上他就接了那個“業務很多的客戶”的電話,說:過完年一起去泡溫泉,還故意問我要不要一起去,他知道我年後肯定是會非常忙碌的,我說我不去了讓他們自己去,還笑著說要陪父母。

年初八的時候他就出去過夜了,說在外面泡溫泉和客戶談生意,我現在知道那個時候他們在一起過夜……

想著就心疼。

還有紫說懷孕兩個月了,現在是三月,那麼就是在一月左右,發生性關係不止一次了,更甚……

頭痛。

怎麼會這樣。

 

我和老公是從小就認識,是同一個區的。但是不是很熟悉,只是知道有那麼一個人,小學時候同過學校,他原來是學校的廣播站站長,其實也就是下兩節課後去廣播室念一個稿子,我小姨當時在廣播室做勤查員,所以我也經常跑過去玩,會看見他專心的在那念稿子,聲音很好聽,我還記得小姨後來回憶說他的聲音有“一種力透紙背的感覺”……也不知道這樣算不算不規格的青梅竹馬,但真正戀愛還是在他大學畢業的時候。我比他低一屆,不同校。也不知道怎麼就戀愛了,和他考大學考在同一個城市,每年寒暑假回來的時候都和他一起,就這樣愛上了。

那段時間他剛找工作,一切都很不如意,我陪他找房子,打地鋪,每週末都去他租的小屋裡,學校去他家的公車,沿途的網站我現在都能背下來。那個時候他很樂觀,相信天道酬勤,一切都會好起來,他是個很聰明的男孩子,隨機應變很迅速,商業頭腦很好,人很講義氣,是那種平時不讀書,小考小玩,大考大玩,成績也能考到十名左右的。工作上也是一樣,對我也很呵護。

其實我們在相愛之前都有過彼此的戀人,因為種種緣故分手,在這一點上我們都很默契的很少提及,覺得倒是感謝過去的那些人,塑造了一個現在彼此深愛的自己。

想想有點恍若隔世的感覺。

婚後一直過的很好,父母和公婆之間一直相處的十分融洽。我們現在都是事業起步階段,雖然已經不錯,但是預備再過兩年要孩子,偶爾有提過幾次,但是都覺得現在還年輕,沒有做好要孩子的準備。

那個紫,是他大學的校友,具體怎樣我並不清楚。

他說她是個特別單純的女孩子,在家裡也是獨生女。這次懷孕,他沒有意料到,說很早就想擺脫,但是一直不忍心,說好是最後一次,就沒有用保護措施,以為會吃緊急避孕藥。但我總不想相信,因為我覺得如果是最後一次,他不會還在QQ上那樣輕鬆的與她開那種玩笑。

聽他的口氣很憐愛,很內疚。

我失笑。

 

現在我基本上能夠稍微的平靜下來。

我想今天晚上跟他談一談,我只想確認一個事實,他愛我還是愛她。

可我想,就算他說愛的是我,我又能怎樣,我原諒他麼?

孫燕姿唱過一首歌,歌詞有一句:有一種勇敢,叫做原諒。

想到這裡就難受的淚如泉湧。

 

他和我剛才的對話。

2008-03-11 11:04:09 老公

在嗎?

 

2008-03-11 11:09:08 fairier

恩。

 

2008-03-11 11:09:27 老公

你在哪呢

 

2008-03-11 11:09:31 fairier

公司

 

2008-03-11 11:09:37 老公

吃飯了麼?

 

2008-03-11 11:09:55 老公

身體還好嗎?記得吃藥。

 

2008-03-11 11:10:07 fairier

2008-03-11 11:10:44 老公

可以讓我說聲對不起嗎。

2008-03-11 11:10:48 老公

我知道遲早都會被你知道,但沒有想到這麼快。

 

2008-03-11 11:10:59 fairier

我只想問一句話,你愛她嗎?

 

2008-03-11 11:11:03 老公

不算愛。

2008-03-11 11:11:12 老公

不愛。

 

2008-03-11 11:11:19 fairier

那就是還是有一點的喜歡,總是有感情的對吧。不是我想問的那麼清楚,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2008-03-11 11:11:32 老公

你別這樣。你知道我心裡唯一的位置仍然是留給你,過去是,今天是,以後也是。

 

2008-03-11 11:11:54 fairier

除了唯一的那個位置,你仍然保留有給別人的位置。

我必須與別人平起平坐,享受同一個男人。

這不是規則,你想錯了。

 

2008-03-11 11:13:03 老公

她人太單純,也太極端,我不能見死不救。

孩子是無辜的。

 

2008-03-11 11:13:21 fairier

你還想把孩子生下來?

 

2008-03-11 11:13:26 老公

我現在也很亂,但我會說服她把孩子打掉。

孩子不能生。但她執意想要生下來。

 

2008-03-11 11:13:40 fairier

我不想聽這些。我就相信你一次,你解決好了再來找我。

什麼時候解決好我什麼時候回家。

我不想看到你,看到任何人。

 

2008-03-11 11:14:06 老公

別這樣好嗎?

我很痛苦。

給我時間。

 

記得他曾經問過我說,如果我們婚後都遇見了一個讓自己無法控制的人,會怎麼辦。我當時就笑著跟他說,要是你跟別的女人有染,我就一腳把你踹了,錢不給你,房子也不給你,車也不給你,孩子也不給你,讓你一輩子見不到我。

我現在就真的 有這種衝動。

很多朋友問我現在想要什麼,我現在冷靜的想想,我想要的是從前那種互相信賴,互相關愛的感覺,但我知道這種感覺肯定是回不去了。

不管他和她有沒有感情,這些問題我暫且不想,他雖然沒有親口承認,但我知道他和她一定會有感情,讓我心寒的就是這裡吧,為什麼平時我一點都看不出來,是他太狡猾還是我太愚昧。

這幾天我不準備回家了,去一個閨蜜家住兩天,他什麼時候解決好,什麼時候來找我。

他和公公剛給我電話了。

婆婆病了,心臟不好。

我說,我現在只要你一個結果,你把工作上的果斷交出來,給我一個結果,不論是什麼結果,你都處理好,交給我。其他的我不想過問。

老實說,我想離婚。

但這個詞彙,太沉重了。

是不是很不理智?

我該怎麼辦。

 

在這裡我突然特別想說一段自己曾經的感情。

我曾經在大學時候,愛過一個老師,他有妻子有一個三歲的女兒。但是我從來都沒有去跟他說明過,我知道這樣的愛肯定沒有結果,我不能背棄自己的良心去拆散另外一個家庭。

我是對感情特別專一的人,那段時間只是一心想要去喜歡他,但是克制自己不去做份外的事情,那個老師對我也很好,我的作業他總是批註的很多,也很喜歡在一起聊天,在他的辦公室裡玩飛鏢。也會去一起去吃飯,但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會喊上同學一起。

我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那麼喜歡他,崇敬他,就這樣愛了他整整一個大學。也不覺得這種單戀有多痛苦,不管我有多麼傻,直到後來我和現在的老公在一起。

畢業的時候,我讓他給我的紀念冊上留言。他拿去了整整一個晚上,第二天才還給我,上面的話讓我第一次痛痛快快為了這段大學四年的感情,去天臺哭了一場,是席慕容的一首詩,我現在還記得,說:“不是所有的夢都來得及實現, 不是所有的話都來得及告訴你, 內疚和悔恨,總要深深地種植在離別後的心中.你是聰慧如蘭的姑娘,我想你亦懂得我的內心,距離總歸是美,未來廣闊,你有比我更好的未來,更幸福的歸宿。”

老實說我特別感謝這位老師,他一定知道我很喜歡他,但他一直都保持著距離,引導我往正確的方向去做。

這段往事我從來沒有跟他說起過,我只是覺得,這就是我的愛情觀,你可以去愛,但是責任和義務,必須促使你去做一些不違背自己良心的事情,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別人的家庭,就對得起未來。

 

我不知道紫是怎麼想的,我想她一定知道他是有家庭的人,你可以去愛我的丈夫,放在心裡愛,我為此榮耀,因為證明他的優秀,但是既然有家庭,就請你退避三舍。

這時我收到了一條短信,應該是紫的。

“我不是你想像中無理取鬧的女孩,我很愛你的丈夫,他也很愛我,我們曾經很相愛,在你之前。但他愛你比愛我更多,我很清楚,我有自知之明,我會離開。但孩子我一定要留下,求你,我回自己的老家去,不再打擾你們,也請你不要責怪H,他是無罪的,是我情難自禁。對不起,我唯一想說的話。”

什麼叫做“我們曾經很相愛,在你之前”???????

我腦子充血了。渾身血都往上沖了。

是不是很不理智。

我要平靜,我要平靜,我要平靜。

這個短信我不想回復

我要回復嗎?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就是他很多帳號,郵箱包括網遊帳號什麼的,都是gzn後面加一串我看不懂的數字,類似gzn12345,gzn1980,gzn1314等等,還記得那個時候我有玩笑的問過他,這個字母是什麼意思,他說隨便在鍵盤上打的。

那個女孩的網名叫紫檸高,反過來的每個字的拼音就是gzn。

覺得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在我記憶裡,他大學四年有過戀愛,但是我一直沒過問。

也不想知道太多他的過去。

這些帳號是很早之前的,我記憶很模糊,但是現在他有個魔獸的網遊帳號,絕對是gzn****的,玩了很多年。

這個女孩叫高紫寧?還是什麼。

我在亂猜測。

下午他來公司找我了,四點多我和他出去,在公司樓下的咖啡館,從確認他出軌後,第四天,我們第一次面對面的坐下來認真的談到了這件事情。

但結果很不好,我知道了很多我不想知道的事情,很殘忍。

事情發生的很快,這四天中我真切體會到什麼叫做淚如泉湧。

我和他用“真心話大冒險”的形式來敘說了這麼多日子以來的前因後果。就是一問一答。他一直在抽煙,說公司的事情已經擱置下了,他只想全心全意的把家中的事情解決好。

我問他什麼時候開始的,答案好殘忍:去年的六月份開始的。

我很傻乎乎的問了一個你們做過多少次愛的問題,出口我就後悔了。結果他的回答讓我更抓狂:記不清了。

紫和他沒有戀愛過,卻是他大一剛進校時第一個喜歡的女孩子,他曾經追求過他,但遭到她的拒絕,因為那個時候她有個已經工作了的男友,因為這個,他低沉過一段時間。(這個我有印象,那時候我念高三,向他諮詢高考大學等情況,有聊到他的感情,他說那段時間心情不好,身體也很糟糕,我為了安慰他,還給他寄了老家的一大包特產回去)我問他那些帳號是不是她的名字,他遲疑了一下說是的,說用習慣了也便沒有去改。

我問他,怎麼和紫開始的。他說,紫研究生結業,請大家在學校門口吃飯,正好那時候他回學校參加了一個論壇,也在那吃飯,才碰到一起。兩個人互相留了手機號碼和MSN,後來聯繫上了,知道紫和那個男友分開很長時間了,說到了當時他追求她的時候,憶苦思甜,就這樣在一起了。

我問他是否愛她,他遲疑了一兩秒說,曾經愛過,現在不愛。

我問確定嗎?

他毫不遲疑的確定了。

我便說既然不愛為什麼在一起。

他的回答讓我覺得有點啞然失笑:為了彌補當年,為了證明自己。

我問,你證明什麼,證明你很有魅力,讓她後悔當年沒有選擇你嗎?我眼淚泛了出來。

他就不再說話。

我又問,那紫愛你嗎。他遲疑了會說,愛吧。

紫的確是懷孕了,至於是最後一次沒用措施這個問題我不想問,我知道他肯定是撒謊了,想到從他出軌到現在,他穿梭在兩個女人的身體當中,間接的玷污了我的真誠與信賴,覺得很痛苦也很骯髒。

我問他孩子打算怎麼辦。他說他一直在協調。問他協調什麼,說協調著一種讓每個人的傷害都降低到最低的方式。

我就有點激動了,說你有沒有想過這個事情裡面最無辜最受傷的是誰。

他的回答讓我很吃驚:每個人都很受傷。

我就有點火了,手裡那被咖啡當時很想往他頭上潑,但我忍住了,我含著眼淚問他:所以你要付出均等的力量去安慰這每個受傷的人對嗎?

他看到我有點激動,痛快的直揪頭髮(我現在已經不確定這種痛苦是不是裝出來的),說:你不要這樣,我們都冷靜下來好嗎?

我還沒等他說完就說,我這幾天還不夠冷靜嗎?

再然後就吵起來了,整個過程我都很痛心,從他的言語中我

確定,他對紫是有感情的。

我只確認了這一點。

覺得自己很失敗。

我很傷心的在他面前哭了,哭的很失態,很傷心,很窒息。整個咖啡館的人都看著我們。

他的眼睛也紅了,說我不能失去你,你打我罵我都可以,她的事情 我一定會去協調,孩子不能要,我會說服她把孩子打掉。

我什麼都沒聽進去,哭的頭昏腦脹。

出來咖啡館的時候我執意沒有跟他回家,今天早上我把洗漱的一些用品帶回來了,說去朋友家住,他說用車載我去,我也拒絕了,一口氣低頭沖回公司,正值下班的時候,電梯裡出來好多人,我低著頭走進去,在公司的辦公室,我看見他還一直站在樓下看著上面,一直抽著煙。

好可笑,他竟然去買了一袋栗子。十多分鐘以後他開車走了。

我坐在位置上,好惘然,愛情真的很脆弱,容不得半點背叛。

這時,他發另一條短信過來: 對不起,我愛你。接著他又發了一條過來。“突然很想在路上就這麼被撞死,但知道自己沒有勇氣。想起幾天前你膩在我懷中剝栗子給我吃的情景,心酸和痛苦一併湧上心頭,我知道自己讓你受傷了,受了很嚴重的傷,也知道很難得到你的原諒……我剛去買了一包栗子,如果你願意,我等你回來,一顆一顆剝開給你吃,可是我知道,這樣的機會已經很難很難了,對嗎?”

心裡好痛。

我沒有回復。今天晚上我不回家了,等我眼淚幹了,情緒穩定了我就讓我閨蜜過來接我,我跟她約好了,本來說今天晚上去逛街的,但看來我這個樣子是沒法去的了。

心裡隱隱的痛,一陣一陣。

為什麼會這樣子……

他是肯定沒法在外面過夜的,也很難晚回家,公公打電話過來說了,每天監督他早點回家,他是孝子,加上婆婆生病,他不會晚回家。

這兩天他和紫肯定是有聯繫的,我不知道會怎樣也沒有問

很多朋友讓我注意財產,我自己有一份高薪的職業,完全可以養活自己,房子的名字歸在他下面,但去年我在蘇州用自己的名字購了一套房子。財產上我不會為難他,他也不會為難我,這個我相信。

紫發給我的短信和他發給我的短信我都有保存,以防後患。

這樣做雖然很有必要,可我還是覺得很痛,什麼時候開始,彼此相互扶助的夫妻,要用這樣一種將來可能要對簿公堂的方式來監視。

今天晚上我是肯定不想回家的,現在頭疼的厲害。

媽媽剛才來電話了,我沒有告訴她,不想遠在千里的她聽到會傷心痛苦,她一直待H很好,總說我太任性要H讓著我一點……如果她知道了這件事情,會有多失望……當年是她親自把我交給H手上的。

 

身心極度的虛弱,覺得自己現在十分蒼白和渺小,昨天和閨蜜一同回她家,看到沿途的城市燈火通明,覺得人生不過一世,遭遇多少困難險阻以前都覺得是成長。

有種一夜老去的感覺。

現在是上班時間,沒有什麼事情可做,整個上午都過的很混亂,早上遲到了,但所幸的是老總沒有責怪我,他似乎知道這些天我身體不好,關照我可以在家裡休息幾天再來,聽到那個家字我強顏歡笑,覺得那已經不是我的家。我現在能去哪裡呢,什麼地方都不想去。

昨天晚上在朋友面前狠狠的哭了一場,她是朋友圈種這個事情唯一的知情者,然而她亦束手無策無能為力,只有陪著我在家中一同大哭很對不起她……哭完之後反而覺得舒心很多。

朋友是大學同學,算的上是我和他一同走來的見證人,她只能有心無力。

昨天晚上手機關閉,一大早起來,如我所意料中一樣,他的短信塞滿了整個信箱。

還沒有看完,他的電話如期而至,說知道我關機,但仍然打了一個晚上。問他什麼事情,他說沒事,只是想確認我有沒有事情,我不想提及紫,但還是失控的提到了她,我問紫怎樣了。

他說了一句,很不好。

我說我也很不好,他說他知道,所以一直打我電話。

心中十分悲哀,想問你是不是也一直在給她打電話呢,但話沒出口。

我上次有記下那個女孩的QQ號碼,和他們所有的聊天記錄,一直放在我的筆記型電腦裡,我卻沒有勇氣打開它,生怕裡面的每一句話都會腐蝕我的心。

中午沒有吃什麼飯,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辦公室裡,望著天邊發呆,期間公公有打兩個電話,在這個問題上他說不了什麼,只是不停的歎氣,婆婆仍然在醫院掉鹽水,有公公陪著他。他在哪裡我沒有問,應該是在上班,紫呢,也在一起上班吧,每天都要見面。倒是我這個妻子,見不著了。

我是倔強的人,我知道什麼都會過去,只要熬過這一段時間。可這段時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是個頭,我不敢想也不敢望,只奢求它快快過去。

老實說,我差不多也算是個80後,對待愛情的態度多少沾染了一些80後的氣息,然而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除了深深的痛苦與悲哀之外,我現在想離婚的年頭不停的不停的充塞著我的整顆心臟。

是的,我沒有辦法容忍以後互相猜疑,整天提心吊膽的日子。

可我下不了口,更決定不了自己的心。我知道自己仍然愛他,很愛,儘管他背叛我,但是他是我的丈夫啊。

感覺自己現在是在一個懸崖上,手腳都在流血,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我好想回家,回爸爸媽媽那,好想。

很多人要我做好提防,現在,紫對我的情況似乎很明確,知道我住哪,在哪工作,知道我的手機號碼,可我卻對她幾乎一無所知。

我僅僅知道她是個研究生,他原來喜歡過她,被她拒絕,知道她研究生結業後不顧一切,去了他的公司,他作為公司的主管有權有能力把她放在身邊。

剛才我去了他的公司網站,在員工活動中我看到了公司出去遊玩的照片,猜測著那麼多女人中哪一個是她,看到他,笑的那麼燦爛!

 

這是剛才和他的一個大學同學的聊天記錄。

我確認了有這樣一個人。

唐OO 15:10:53

知道啊,咋了,我一老鄉跟她同寢室,以前老一起吃飯,長的還行,比你差遠了。

後來好像念書去了。

 

fairier 15:11:48

恩。人怎樣

 

唐OO 15:11:55

說不好,特內向,但心機多,還特墨蹟。

大一的時候跟一男的要死要活的。

 

fairier 15:12:16

哦?

 

唐OO 15:12:30

不太清楚,反正是那個男的後來跟別的女人結婚了,已經上班了的。

她為了那個男的考到這裡來。

結婚的時候還請她去。

哭了一宿,狼哭鬼嚎的,我老鄉被她整的沒轍。

 

fairier 15:12:49

這樣,呵。

 

fairier 15:12:54

也挺可憐的。

 

唐OO 15:13:06

可憐個屁,那男的據說早就訂婚了的。

 

fairier 15:13:21

哦?

 

唐OO 15:13:45

幹啥呢你,八卦不是你風格啊。

不過也是據說。

搞不清楚。

我就記得原來我老鄉跟她吵過一架,因為一件雞毛蒜皮的事情。

不過老鄉看她可憐,沒跟她墨蹟。

但的確挺可憐的,大二的時候沒了娘,她貌似沒爹的。

 

fairier 15:14:28

恩!

 

唐OO 15:14:29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唐OO 15:14:32

哎,環境決定性格吧。

可能是從小沒了爹,有點神經兮兮的。

缺少父愛,喜歡跟大齡青年搞。

後來談的幾個都是社會上的。

 

唐OO 15:14:48

不過好像那會你老公對她有點意思,追過她一段時間,沒追到手,哈。

一心往那大齡男青年身上了。

都是過去事了。

跟你說過的吧,想起來還蠻搞笑,一大老爺們。

還是你好。

 

我想我基本能夠摸透紫的一些情況了。

H沒有騙我,他的確追求過她,但那個時候,紫和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就是我這個朋友說的那個已經訂婚了的。

有心機,內向,爹媽去世了。

或許這是她說要回老家生孩子的原因,爹媽不在身邊。

我突然很心酸,或許的確是她很可憐,我老公是個特別心軟的人,是那種路上見到乞丐,不管騙不騙都會去給一些錢和一些吃的人。

為什麼會這樣。

突然間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感覺,又很心痛,覺得他太傻了。

剛才我給他打電話了。

這些天第一次我主動給他電話,身不由己,只是忽然間,覺得這是個鬧劇,我和他都是鬧劇中的被害者。

他接的很快,似乎有些激動。

我約他今天晚上一起吃飯,希望能夠平靜的,認真的聊一次。他也承諾不再如昨天一般衝動,冷靜的面對。

我想,我不應該這麼消極被動的去等待解決問題。

我知道很多人關注我和他昨晚的事態,事情不好也不壞,因為就如一個網友回復的說道,沒有什麼可以稱為好,也沒有什麼可以稱為壞。

一個人心中似乎有一桿秤杆,我現在的出路無非兩種,一個原諒,一個離婚,在我心中的這桿秤,偏向的是離婚。

我很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趨於平靜,想離婚不是自己頭腦發熱,也不是什麼。

在反反復複的交談、沉默之後,我確認了一個事實,他是愛紫的。

“或許比愛你多,也或許比愛你少,最貼切的說法,或許是一樣多吧。這對你來說很殘忍,我知道。”

這是他的原話。一個字我都不會記錯,一個字都不會,一個字。

聽到這句話我突然很釋然。但眼淚還是很不爭氣的掉了下來,我看著他,看了很久,他迎接著我的目光,時不時的低頭。沉默很久以後,我對他說,那我選擇離婚吧,你帶著你的孩子,最好遠走高飛,越遠越好。

他大概不會意料到我說出這樣的話,猛的一抬頭,我看到他的表情很吃驚。沒等到他回復,我的雙腳就像被人指定一般,轉身就走了。

我想我是在逃避吧,那一刻我不想聽到他說任何的話,不論是挽留還是感謝還是吃驚還是任何任何,什麼都不想聽到。

我一個人哭著在路邊等的士,我知道他有追上來,或許因為結帳的緣故,我沒能等到他上前一把拉住我,鑽進的士的時候,車裡放著陶喆的歌。

“多想要向過去告別,當季節不停更迭,卻永遠少一點堅決……我瞭解,那些愛過的人,心是如何慢慢在凋謝……”

“心是如何慢慢在凋謝”,真的很恰當。

我昨晚直接回家了,司機把我送到門口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己向他報的是自己家的地址,婆婆聽到我回來了拼命喊我去她床邊,一把抓住我的手喊了聲“孩啊”,老人蒼老了很多,她說了很多話,我一句都沒聽進去。

最後我真的忍不住了,跟她說,媽你讓我自私一點,你讓我安靜一點時間,你自己好好保重身體,這幾天不要理我。什麼都不要再說。

我哭著回房間了,發瘋一樣聽陶喆的那首《寂寞的季節》,我以前這首歌聽的很少,這一刻突然覺得為什麼這樣貼合我的心。沒有目的地在電腦裡看我和他的照片,廈門的,南京的,結婚照。他進來的時候我還在看,他卻在我身邊跪了下來,臉色很倉猝,但什麼話都沒有說。

公公喊他出去了,外面鬧成一團,不知是公公還是婆婆,給了他好幾個耳光,聽到那個響聲我覺得自己好心碎,往常我會很心痛很心痛吧,但那一刻我拼命用耳機塞住了自己的耳朵,瘋狂的聽陶喆的《寂寞的季節》。

 

一直聽到現在。

我想昨天晚上的流淚,大概是這輩子最多的一次,到最後都沒有了聲音。他很晚進來的時候,坐到床邊一直攥著我的手,那一刻有很恍惚的感覺,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他聲音很顫抖,也很低的說:不要提離婚可以嗎,這兩個字聽到我心打抖。

我想他或許是真的沒有想到我會提離婚。我沒有再哭,或許是沒有眼淚了。

我告訴他,我不能容忍自己深愛的人同時徘徊在兩個女人之中,我不能讓自己的妥協來縱容你的心安理得,愛人只能有一個。我提出離婚不是為了成全你們,而是成全我自己的尊嚴,你以後的幸福與否都和我沒有關係。

他沒等我說完就打斷我的話,掉淚了,他說他絕對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更不會想到我會提出離婚。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很想撲到他懷裡說我不想離婚,但我忍住了。

我說今天晚上你別再睡外面,進來睡吧。整個晚上他都緊緊抱著我,我很想忘記一切和他做一次愛,但當他的身體碰到我的時候,我還是退縮了,不論他怎麼努力我的身體都向一塊石頭一樣冰冷,到最後我們都放棄了,他緊緊抱住我,感覺他的眼淚一直流進我的脖子裡,反反復複都只有一句話說,對不起,別離婚,我們可以像從前一樣。

我一句話都沒有說,心裡覺得很悲哀。即使不離婚,紫都會成為你心中一塊永遠都不能抹去的印記,我不想自己深愛的人心中留出一個位置給別人。我想,如果我走了,或許我能成為橫亙在你和她之間的一個地方,我需要尊嚴。

不管紫是會得意還是會怎樣,至少我確認了她的品格,如果她是這樣一個人,相信H和她也不會走多遠,我相信他會永遠記得我,在一起這麼多年,確認相愛到現在也有六年,他不會對我毫無感情,而至於他和紫的未來,我想說,看誰笑到最後,看誰能走的更遠,不論那個時候我會怎樣,至少我是正直的,也是勇敢的。

 

昨天,我問了他這些問題:

1、出軌是因為找真愛,還是追求刺激,還是?

2、那三是否真的愛你?抑或你只是替代品,或者下半輩子的救命稻草?

3、你是否能接受三成為你的妻子?(N手貨,汗一個)你的家庭能否接受那三?

4、咱們是否有點不孝順?婆婆被氣病了,你還猶豫不決,我也沒去照顧老人家

 

這些問題我都問過了。

他說的話儘管很殘忍,但是我還是很感謝他,畢竟他是真實的說出了自己 的想法,來讓我能更好更全面的去看整個事情。

他誠實的告訴了我,第一次出軌的時候,是因為他當年的初戀情節,但到最後,發現的確有慢慢的愛上她。

他說紫很愛她,為他付出很多,流過很多眼淚。

我想,強扭的瓜不甜。

 

我和他相處這麼多年,他很少掉淚,曾經和公婆們聊天的時候,公公還說過他小時候調皮挨打,一句也不哼也不肯掉淚的事情。

我相信他的眼淚是真實的。也相信他很痛苦。

有很多朋友問我是否還愛他。

在這裡我要認真的,很嚴肅的說,是的,我還愛他,很愛很愛,愛到自己難以自已。

但或許是因為這樣的愛,讓我不能容忍他同時愛著兩個女人,我的愛是自私的,是自己的。

我昨天去和他吃飯的時候,用MP4錄下我們對話的全過程。雖然到現在還沒有重新聽。或許以後會有用,也或許,我可以在老的時候聽聽,年輕的時候曾經有過這樣一次刻骨銘心的婚姻。

心好冷,我卻在笑。

我要微笑。

 

今天一天幾乎都在昏睡,他也沒有去上班,在家陪我。

期間電話有一直響,但他都沒接,他把手機關了。

公公也在照顧婆婆。

中午他還下樓買了很多水果上來,都是我喜歡吃的,草莓這個時節很多,我樓下有賣草莓的小販,很多。

去買水果的時候沒有帶手機,就放在離我不遠的地方,但我沒有去看。

他說這幾天他都不會再用手機了,他說只想一心一意陪我,不管是不是最後一次。

我告訴他說想獨自靜會,他和公婆在一起聊天,是我的事情,因為我聽到不時傳來的他們的罵聲和哭泣。

上海的天很陰,我住在十樓,很想縱身跳下去。

呵呵,說著的,我不會。

我要好好活著,我要健康,勇敢,漂亮的活著。

 

在家裡悶了一天,陪婆婆去醫院,一家人都去。

雨後的上海空氣也很清新,或許也不會那樣陰霾。

我需要自己的洗禮。

他剛剛跟我說,他不會同意離婚,就算離婚,也不會和紫在一起。當著我的面開機給老總請了假,然後把電板拿了出來交給我。

我沒有收,只是輕輕笑著握了握他的手,當作回應。

不管會怎樣吧。

可以失戀,但不能失愛。原來有看過一本書《只有分手才能幸福》,說過這樣一句話。

there is a pain inside,that you can't touch,that you can't get to.

that's mine.

about this passage,honest to say:life is mine,and it is not a lie.

i think i am safe here,but now i find myself in a world in which there is no place for me.

sorry,I can't tape Chinese.

thanks to all the friends who strongly supported me.i am very sorry to make all of you worry and dispute.

i am sorry,very sorry.

 

about my husband,we have divorced.

thanks.

dummy fish,rain

翻譯成中文:

這是我心裡面的痛; 你沒辦法感覺到,你沒辦法理解,這就是我。

關於這篇文章,我可以誠實告訴大家:這是我的故事,不是謊言。

我想我在這個地方不會受到傷害,但我發現這個世界沒有屬於我的地方。

最後,關於我的老公,我們已經離婚了。

謝謝大家!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我的最愛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