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冽的烏托邦 @ 冷冽的烏托邦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推文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1209010000冷冽的烏托邦

    冷冽的烏托邦」 這個部落格標題,兩年前就想好了。那時在瑞典待了快兩年,自許有些小小的心得,想要把自己對瑞典生活的經驗和觀察分享給台灣的朋友。雖說我家夫人也對這個 標題讚許有加,點頭同意把文章借她的部落格發表,慚愧的是,自命名之後頭一篇文章就難產至今。原因有三: 一是無法避免的懶散;二是自許文章要有點品質,為昭公信參考資料不可少,所以難度稍稍增加;第三,則是有位大學長每每在我高談闊論之後,潑我冷水說道: 「台灣社會各界的教育程度和文化共識參差不齊,要學習北歐人民在較平均的文化背景下所養成的生活習慣和社會制度,不切實際...」云云,說的也有道理。於 是也就懶得寫了。

    上 個月回台灣,有個機會和高中社團的朋友們歡聚,這是個很獨特的社團,老老少少延續了 32 屆,最長和最幼的跨越兩個世代還有餘。我是第10屆,算是老人了,許多小學弟妹們才剛出社會,我們完全沒見過面,但是卻有共同的語言和記憶,那個記憶不是 共同實體經歷的,但卻像是彼此在兩個次元、不同時間軸向裡發生了共同的故事,主體和環境不同,意識卻相仿。於是,隱隱有個感觸,虛擬的內在文化,強過時空 環境,這應該就是社團文化的力量。

    到 瑞典之前,以為所謂「歐美」文化都是大同小異。來了之後,就深深覺得北歐和我們熟習的英美社會,其實有很大的差別。許多瑞典人不承認,但在我這個外來者的 觀察,楊特法則(Law of Jante)是社會民主主義在這個地區得以實行,很關鍵的因素之一。有這個潛藏在文化底蘊下的共識,平等均富和非菁英的社會制度才能夠被接受和實施。台灣 社會文化的形成和北歐當然不同:數百年來一直無法自主的政治狀態、不平衡階級和資源分配、沒有共識的國家認同,以及在溫飽中掙扎度日的歷程。若要改變現在 高度菁英化、非常資本主義的社會和法制,重拾起禮運大同篇,我很悲觀,只能說回不去了。(悲觀的好像也不只有我,在瑞典待了七年的一位朋友說她今年本想搬 回台灣工作和生活,回去大選順便待了幾個月,就搖搖頭毅然決然回到瑞典了。)

    話 說回來,很不幸地 (恕我用這個形容詞) 台灣還有下一代。所謂個人造業個人擔,這一代多少也得處方設想,多塑造點較理想的社會文化和共識,算是為下一代積德留福利。所以,在瑞典待滿四年的我,決 定開始寫我的網誌,說點我認為台灣可以借鏡北歐的地方,就從2012年9月1日開始。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恰如其分的平庸下一篇恰如其分的平庸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