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212256皮特拉斯山上的天籟

霪雨霏霏中來到山間小城-琉森(Lucern,說「山間」可不是形容辭,座落在瑞士著名的鐵力士山(Mount Titlis和皮特拉斯山(Mt Pilatus)之間,要拜訪這兩座山,可都得以此為出發點。預計在此停留一天半,當然就是為了去拜訪這兩座山囉。漫天飛舞的雨絲,讓五月的平地仍有陣陣涼意,心裡不禁嘀咕:3000多公尺的山上,氣溫不知道有多低;雲層壓的低低的,霧濛濛的一片大概也看不到什麼東西吧。

可是,都來了,不上山,也不知道今生是否還有機會一親芳澤,所以還是上山去吧!

 

將近30分鐘的纜車程,到了皮特拉斯山的山腰,纜車門一開,凍死人的寒風,撲面而來,果然冷的嚇人﹔環顧四週,白藹藹的一遍,層層積雪,堆的到處都是,這麼差的天氣,果然,連觀光客也都難得一見了,意興闌珊的逛著。

 

忽見一座小小的纜車,孤拎拎地運行著,好奇:它究竟通往何處呢?究竟如何搭乘呢?狐疑之際,身後一個溫暖的聲音響起,一個老爺爺熱情的跟我們打招呼,很紳士的示範如何搭乘這個小纜車。下了車,這位老爺爺更熱情的邀招呼我們同行,好像要帶我們去看一個什麼特殊的景緻。

 

 

 


帶著懷疑的心,用一定的距離,跟著老爺爺,不久來到一座小教堂前,不安的心才定了下來。這個教堂小小的,石頭砌的牆,木片狀斜尖角的屋簷,比起歐洲的名剎大寺,實在不起眼,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帶我們來看,究竟要看什麼。我們運氣實在好,通常這個時候,教堂是不開門的,今天因為神父(或是牧師)有事要處理,留在教堂裡,而我們恰得其門而入。

 

進了教堂,小小的講台在前方,然後是一排一排的座椅,就是一般教堂陳設,並無異處,只見爺爺這時脫下了外套,運動起筋骨來了!疑惑再度回到臉上,幾個簡單動作之後,爺爺告訴我們,這個教堂的特殊之處,在於回聲的設計,簡單的石牆木瓦,因著特殊的結構,使聲音在室內得到很好的回聲共鳴﹔白話文說:在這屋子裡的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清楚的聽到來自舞台上的任何一點聲響。

 

當然音響效果是「看」不出來的,為了讓我們體驗一下,教堂的音響效果,爺爺朝舞台走去,要為我們清唱一曲:一個中氣十足的音符,在屋子的各個角落同時響起;接著,清亮的歌聲,泉水一般,源源不絕的從四面八方湧出,在屋子裡不斷的激盪盤旋,嬝嬝環繞﹔古人說「餘音繞樑」此刻是真的深深體會了。

 

一曲唱畢,不知道是意猶未盡,還是我們的表情仍像是沉醉在不可自拔的夢境中,爺爺換了口氣,又唱起了另一支曲子:一支遙遠的天際,奔馳而來的萬馬大軍,雄壯的飛躍著,屋子裡的空氣,洶湧澎湃地翻騰起伏著,激烈運動散發出來的熱能,漸漸地溫暖了整個屋子。真的是想不到,一個人的清唱,也可以如此的豐富激昂,教堂的音響效果應該是很大的助力﹔然而爺爺誠摯的心意應該才是關鍵吧。

 

緩緩的走出教堂,爺爺解釋著兩首曲子的意境,才想起來還真的沒聽懂歌詞呢,連是哪一國語言都沒搞清楚。爺爺說,這是兩首祈福的曲子,一首是祈禱世界和平,世界大同之類的﹔另一首則是為我們這兩個小姑娘祈福,祝願我們能夠平安、喜樂、幸福,說完並給我們一個熱情的擁抱。好簡單平常的心願啊,可是卻令人動容,連眼框都是一陣的溫暖。

 

走回小纜車的路上,和爺爺聊著,他的女兒和我們一般的年紀(ㄟ!那應該要叫伯伯、叔叔或爸爸喔),最近要讓他破費一大筆,因為要辦婚事囉,他有點擔心這筆開銷、不捨女兒的離家、當然女兒的幸福還是他最大的期待囉!果然是一種百感交集的心複雜情緒,我想起吳晟那一句「最沉重也是最甜蜜的負擔」。

 

臨別前,爺爺特地摘了些山坡上的花,做成小花束送給我們,想要給我們更多的祝福,也當作是臨別的禮物,目送爺爺走下山去,(不要懷疑,他要走完我們剛剛坐了30分鐘纜車的山路,回家吃飯去了)心頭、眼框又是一陣暖暖的。

 

不過,小小的問題產生囉,如何處理這束嬌小美麗的花兒呢?如果在台灣,一點都不是問題,先供在花瓶裡幾天,感受一下美麗與幸福,然後拜託會做壓花的朋友,做成壓花藝品,就可以長久保存這份濃厚的心意了,這應該是最完美,也最能回報爺爺愛心的安排了﹔可是這裡是瑞士,仍有未來數十天的旅程要繼續,帶著這束花,可能在七手八腳的搬運行李過程中,把他給蹂躪了,這豈不太辜負了﹔更慘的是,根據xx農業相關規定,這植物是過不了台灣海關的,那下場只有「丟掉」一途,這怎麼可以。前思後想、反覆協商,還是把形體還諸天地,把盛情裝入腦海中帶走吧!

 

搭纜車下山,氣溫似乎上升了不少;冰天雪地、漫天濃霧似乎也成了濃濃的情意,不是那麼可以詛咒了!這趟還真是不虛此行呢。

 

 

 

 

 

 

 

 

 

 

 

 

 

回應
回到首頁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宜室宜家的巨蟹座,卻有不安於室的靈魂;只好以處處為家的姿態去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