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192152瘋狂波斯菊之二

面對這綿延的一片,讓人急切想要找一個制高點,收纜全景,茶場提供的梯子,發揮了很大的功能,站到了這比人高的花海上空,看到了花海的邊際,才發現這一片波斯菊像是一張編織精細的地毯,有著鮮豔的花色、立體的圖案,鋪陳在這個山林之間。然後發現大雨清洗過的天空,藍的好亮、好鮮豔,而經過洗禮的遠山也是發亮的青翠,遠遠一排高聳的松樹,洽到好處的為藍天、綠山、波斯菊花海勾勒出一道美麗的邊框,站在花田邊向遠方望去,一幅莫內似的印象派畫作化,清晰的出現在眼前。突然間,迷惘了,竟然不知道,如何將這美麗的盛會,收錄在鏡頭裡。 

 

深吸一口氣,平靜一下心緒,又有新的發現,空氣好清爽、還有著淡淡的甜味。細細賞玩這些花,大多是白、淺粉紅、淺紫色的三色,八個花瓣構成一個簡單俐落的單層花型,中間在放上一束濃濃的黃色花蕊,沒有任何的繁複,但是一朵就是一種單純的美麗。多看幾朵,發現其實花的色彩,不只是單純的只有這三個顏色,花叢間,還可以看到少數幾多,白色的花輕輕的鑲上一比粉紅色的花邊;有的則是滾上一道厚厚的淡粉紅花邊,或是深粉紅花邊,這才明白,一眼望去的相同中,竟也隱藏了這許多精緻的與眾不同;這份不群,卻不會在團體中造成突兀,倒是有雅興細細品味的人,可以享受到一份特別的驚喜。 

 

眼睛忙著,手裡忙著,好一會兒了,才突然發現,皮膚隱隱的刺痛著,原來早上的雨,讓我們忘記了太陽、忘記了防曬,這時太陽正高高的掛在天上,用力的微笑,狂吻我們的肌膚,天啊,變黑沒關係,千萬不要紅痛啊。所謂一天四季,就這樣被遇到了。 

 

看完花,翻過中央山脈,繞過合歡山,來到台灣公路的最高點-武嶺,已經過了正午時分,一行人的五臟廟正在醞釀革命,所以從各自的車上,倒出庫存有爐子、鍋子、泡麵、罐頭,就地炊煮吃將了起來。片刻之後,大家的身、心、靈都得到相當的安慰和滿足,大有快意人生夫覆何求之嘆。下山的路上,體力已經不勝負荷(畢竟已經過了而立之年囉),朦朦朧朧、模模糊湖之間,不禁懷疑起這究竟是真還是夢。20小時,就這樣逛了半個台灣了,為了落葉前的最後綻放,為了蕭瑟寒冬前的最後一片花語呢喃,只能說,多情應笑我-就是一個「痴」! 

 

常常半開玩笑的說,交朋友要小心啊:一不小心會忘了年輕有一點遠,體力有一點遜,竟然熬夜飆車﹔一不小心會賣掉才開了一年的新車,只為能大步上山﹔一不小心會把還沒有到手的外快,換成單眼數位相機。可是就是因為這樣,可以在最短時間隨時出發上路(波斯菊不是第一次,司馬庫斯也是這樣去的)﹔可以因為幾朵盛開的花兒興奮狂喜(波斯菊不是第一次,三義的桐花、白河的蓮都是感動)﹔可以吃一碗武嶺停車場的現煮泡麵(波斯菊不是第一次,上次賞雪也是在這裡吃泡麵),而幸福充滿。對下一個不小心,又有了期待…..

圖:這是有滾邊的波斯菊,有自己的與眾不同,有自己的群而不黨,很有個性喔。



圖:單枝的白色波斯菊,掙扎的竄出花叢,像是芭蕾劇裡獨舞的天鵝,有自己一頁美麗的詩篇,要訴說呢….


圖:在福壽山農場的茶場停好車,迎接我們的就是這一幅巨畫,像是莫內的印象派畫作,在藍天綠地的畫布上,用粉色的畫筆,或濃或淡的點出這一幅花團錦簇的風景。

更多的照片請看http://photo.xuite.net/betty.eric/378162*2 (不用說,這些都是凡夫的作品囉!)

 

回應
回到首頁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宜室宜家的巨蟹座,卻有不安於室的靈魂;只好以處處為家的姿態去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