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20456松蘿湖的中年歐巴桑掙扎



這篇是老王指定要看的!!

松蘿湖,其實高度不高,就1000公尺出頭,讓人難以親近的主要原因,是路況太差。從登山口到湖畔,必須穿過森林層層包夾的林道,既然森林層層包夾,日照就少了,於是這段林道,天氣好的時候,也是泥濘不堪,因為太陽無力把所有的水分蒸乾;天氣不好的時候,就很慘啦!聽嚮導說,會有朔溪的感覺,也就是走在小河流上的感覺。

出發前的幾天,天氣似乎不怎麼理想,滴滴答答的落不停就算了,偶爾還要呼天搶地的倒個幾盆水,都快要忍不住打電話問嚮導:雨天備案是什麼?行程會不會取消?不過,後來才知道,打了也沒用,因為答案會是:沒有雨天備案!行程不會取消!現在想想,也對!下不下雨路況會有差,不過是「慘」和「很慘」兩種狀況而已;而雨天目睹松蘿湖,煙雨濛濛的,應該是另一種驚世動人的美吧!

 


 

出發了,天氣從前一天開始放晴,這天早上太陽公公還慈祥的笑著,心裡不免燦爛的笑了,想說這一路應該不會太困難吧!但是出發沒多久,就發現這完全是錯誤的期待,森林層層包夾的林道,沒有堅硬結實的路面,比較多的是黃土依然泥濘的路面,比較多的是青苔密佈的大石頭,滑壘成功,在這一路上也就屢見不鮮。

腳傷初癒的小蟹子,一路走的小心翼翼自然是一定要的,一路上登山杖,扮演第三個支撐點,也是一定要的;遇到看起來不怎麼理想的狀況,一點都不掙扎,完全不考慮弄髒衣物的問題,直接一屁股給他坐下去,先降低重心再說;然後坐穩了,找到施力點了,才把腳伸出去,邁開下一步,由於這招策略成功,所以一路上山只摔了一跤,算是相當順利的。

凡夫的狀況就慘烈了。因為要完整體驗的17歲少女的心境,我們決定在湖畔過夜,重裝就是必要的啦!帳篷當然就進了凡夫和同行Connie家老爺的背包啦,除了重量增加以外,重心也就更加的不穩定。於是,煎餃下鍋的畫面,就一再上演囉!被小蟹子發現的至少有四次,沒有發現的就不知道啦!很快的的他的登山褲已經看不到原來的顏色了,只有厚厚的一層泥。有趣的是:小蟹子褲子最髒的是屁屁那一片;凡夫的是兩條褲管皆墨囉!

 

老天爺似乎對我們特別偏愛,讓我們在比較晴朗的路況下走到湖畔,卻也希望我們見識一下泥濘的路況囉!

扎營湖畔的那個夜裡,凌晨下起了傾盆大雨。第二天一早慶幸自己帳篷搭的好沒有進水,高興驕傲的笑容一上路就不見啦!本來有點滑的路,這下像是淋上濃濃日式咖哩醬,只覺得腳好像也入菜,根本看不到地面是有滑的,還是有青苔。採取低重心政策的小蟹子已經完全不顧形象了,完全四肢著地、配合屁屁和登山杖延伸的第五和第六個施力點,一路爬下山。揹著吸過水帳篷的凡夫,繼續更勤勞的下煎餃。

有一段大崩壁的山路,前一天上山石壁乾乾的,還可以辨識出哪裡有青苔、哪裡有乾爽的和石縫可以當作支點,雙手拉著繩索,還可以勉強通過;回程的這天,崩壁已經吸飽了水,不乾燥、也找不到可以施力點。響導大哥只好自己先下到山谷,伸長他的玉腿,以腳掌當作我們的支撐點,配合繩索盪鞦韆一般的晃過去。

 

還有更多的路,是已經找不到路了,只好在猜測中前進,很多時候,一腳踩下去還會繼續下陷,很恐怖勒!於是,原本應該比較快的下山路,我們竟然用了跟上山差不多的時間,漫長到有幾度,小蟹子嚴重懷疑自己走錯路,被困在山中,回不了家了。

因為腳傷,好久沒有去登山的小蟹子,在復健師宣佈可以畢業後的幾天,收到了要去松蘿湖的通知,心裡想,如果不去試試,大概永遠不能確定我的腳是不是又像從前一樣生龍活虎,可以行萬里路了。於是,松蘿湖,成了小蟹子重出山林的第一步。

 

跟好友Connie阿姐報告這項決定的時候,真的只是單純的報告(一點都沒有邀請的意思喔!),沒想到沒有爬山經驗,甚至不怎麼運動的她,竟然興致勃勃的要參一腳勒!而且,這還不是輕裝上路,是要野營過夜的重裝豋山勒。可憐兩家的老爺,幫我們添購裝備事小,還要負擔兩位弱女子負載不起的裝備,一路「提」、「攜」兩個跌跌撞撞的阿桑,真的是辛苦了。

回來之後笑問Connie阿姐:下次還敢去爬山嗎?她說:當然敢啊!只是下次要找好走一點的行程囉!

 



更多凡夫的照片,請看:http://photo.xuite.net/betty.eric/2448191

 


回應
回到首頁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宜室宜家的巨蟹座,卻有不安於室的靈魂;只好以處處為家的姿態去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