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1851愛著你的苦難

一好吧!我承認,小時候,我是個頑皮的孩子,打架彷彿是我的家常便飯,一天不吃就餓得慌。那個秋天的黃昏,我又在放學的路上挑釁了干林。干林比我高一個頭,時常欺負班上的男孩子和村裡的女孩子,我很早就想找他干一架。我故意拿起一塊石頭,從背後準確無誤地擲中了他。戰爭一觸即發。干林,這個早熟的勞動力,他比我更需要一場真正的戰爭,並在一場真正的戰爭裡確立自己的地位和威信。那一次,我在自己的挑釁裡吃了大虧,嘴唇出血,牙齒掉了兩顆,胳膊和背部大面積挫傷……尚武的干林將我當成了一次試驗場,他把自己的功夫全都使了出來,如果不是一位好心的老人出面阻攔,那個黃昏,干林肯定成了殺人犯。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這一回,對我失望之極的父親終於勃然大怒,他操起準備好的拖把,向我揮了過來,我雖然受了傷但反應卻是敏捷的,只一閃,父親的拖把就揮到了天上。父親的怒火愈加烈了,他衝了過來,我再次敏捷地奪門而出,逃進了田畈。父親暴怒的腳步一直追在我的身後,可那時候的父親畢竟已經年屆半百,而且長得虛胖,所以一直沒有把我追上。我原以為,父親大概也只是做做樣子,嚇唬嚇唬我罷了,誰知道父親竟然不達目的不罷休,他一直追了兩三里。那個濃如墨汁的夜晚,我終於領教到了父親的固執,現在想來,在這一點上,我和父親多麼相像——暴烈,固執,冥頑不化。跑了兩三里地之後,腳下已經沒有了熟悉的道路,然而身後的父親還在追趕,他呼呼地喘著粗氣,像牛在噴著響鼻,這種明顯是從胸腔裡噴發出來的聲音,一下子把我擊垮了,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等待著父親的憤怒的拖把。追趕上來的父親果然揮了過來,拖把裹挾著暗夜裡的風,發出沉悶的響聲。寂靜的夜裡,這沉悶的一聲宛如平地起驚雷,父親愣住了,他停了下來,似乎是想摸摸我,手停在半空,試探著,嘴裡喊著我的乳名。我們站立的地方是一道灌溉渠,試探的父親突然失去了平衡,他一個趔趄,一頭紮了進去。渠裡的水大約齊腰深,我聽見父親在水裡掙扎,像一條牛,水花濺了我一身。我的大腦一片空白,自始至終,我都沒有伸手拉一把父親。落水之後的父親掙扎在長久的絕望裡,他不是跌進了一道灌溉渠,而是跌進了暮年。那一次有驚無險的落水的經歷,在我的時間概念裡前後不到10分鐘,然而在父親那裡,彷彿大半生。最後,父親終於爬了上來,我能感覺到父親的顫抖,他獨自轉上了回家的路,甚至連拖把都沒有要。我默默地跟在

(繼續閱讀)

201204301819我的夢

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一天沒有打電話而已,為什麼我會這麼狠狠的想他,安靜下來會想,空閒下來會想,總會想,難道就這麼輕易的喜歡上了嗎?我不確定,可以確定的是,照片上的人中他最合我意,可以確定的是,喜歡他笑起來的樣子,似有括弧出現……他就像我的夢,竟然成真了,卻又擔心有一天夢會碎……我不知道怎麼說關於我和他,他的名字中有“朝”,我的名字中有“超”,我們同是閏五月出生,難道這就叫緣分嗎,在我想他的同時,是不是就是那種所謂戀愛的感覺,想到他,總是會不自覺的嘴角上揚,又會有點發愁,怕他跟別人跑了怎麼辦,怕他訓練的時候會有危險,怕他會出很多狀況,我到底是怎麼了,何時變得這麼婆婆媽媽,擔心起別人這些事情。有時候躺在床上,想我們的關係,我們算什麼,是朋友?男女朋友?我也搞不懂,可我卻知道,如果我在這裡喜歡上別人,就是不道德,是對他的背叛。好想他就在我身邊,又不相見到他,不想讓他看到我這個蠢樣,還真是矛盾。mm180的BLOG |時尚 SHOW | 九州出版社 |Daisy 人在紐約 | 今天我做熱女人的BLOG |The Corner | 孟昌明的BLOG |凌霜降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30428幸福的滋味

疲倦之後、傷感之後、在微醉微薰之後,靜靜地面對著一杯酒,深寶石紅,清澈著,暗含著一抹看不透的幽深,輕輕地啜一口,甘甜凜冽,純正的果香在蔓延。這是幸福的滋味吧?旁邊還有一杯酒,琥珀色,深藏著琥珀跌落時的傍晚,深藏著一路紛紛擾擾,最後沉醉在我掌邊。靈性的酒漿滑過舌尖,濃郁優雅卻是不甜,這也是幸福的滋味吧?緊握杯腳輕輕旋轉,酒漿漾成紅色裙擺,並且像極一位佳人回頭一笑。這宜人是怎麼樣釀成的呢?終於有了一個機會,我得以窺視了一下這個躲在暗處、深藏不露的秘密。在全國最大的石榴酒廠——安徽省成果石榴酒釀造有限公司,我見證了一杯酒的誕生。一進大門,就見一二十輛拖拉機一字排在路邊,上面全整整齊齊碼著半人高的網袋,紗網裡的石榴正透過網眼向我們看。石榴成熟了,不僅是當地石榴,外地的石榴也被送到這裡來,這裡就成了一個石榴展示的大舞台。這邊石榴被抬下打秤過鎊,那邊石榴就被另外兩個工人熟練地抬到輸送帶上去,石榴緩步走向車間,石榴正向我們告別,我們趕緊跟著石榴一塊進了廠房。解除了束縛的石榴在清洗槽中接受波浪的層層沖洗,水從天上來,水從地下流,沐浴過的石榴閃著聖潔光,經過短時間吹乾,石榴進入下一道工序,密封的裝備吞沒了眼前的果實,在隆隆的機器聲中石榴皮被源源不斷地吐出,片片石榴皮沿著輸送帶默默退出生產流程,它們將在陽光的暴曬下變成另外一種珍貴資源。紅色的石榴汁從機器下面奔湧而出,它們經過管道被運送到下一個裝置,在這裡石榴籽被拋干水分,兩個工人正手腳不停地從機器的齒輪裡取籽、裝籽,半干的石榴籽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並且泛著微微的紅暈,它們被成麻袋裝出,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多、這麼潔淨的石榴籽!被取了核的石榴汁純潔地流著,在管道裡繼續向前趕路。在這裡我深緩了一口氣,剛才是一系列的物理過程,現在是化學過程,旁邊這個車間擺滿了連通器,像是一個複雜的化學試驗室,只不過這些儀器不是玻璃易碎品,全是不銹鋼的,這些巨大的不銹鋼罐、不銹鋼試管密不透風地串連在一起,石榴汁將在這裡接受改良、殺菌、添加酵母發酵、澄清,生成石榴原酒,然後接受調配。不要以為我們喝到的酒就是剛才石榴釀造的,我們喝到的酒是上一年的石榴釀造的,石榴汁在這裡要呆一年。站在巨型機械下,我們仰望著並且幻想著,石榴汁在這裡時兒沉思、時兒慢步、時兒歡唱,當然更多的時候是寂寞、恐懼、煎熬、是喘不過氣來的靈與肉的摧殘。它日日夜夜臥在黑暗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