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55搞笑的愚人節風趣段子

1、一身材尚好的姑娘上公車剛坐下,一大肚婆就站於她身邊。司機叫,這姑娘,給孕婦讓個位子吧。姑娘猶豫了一下,沒有起身。司機調侃道,現在女孩子長得漂亮漂亮的,怎麼這麼沒有公德心啊?姑娘憤憤的淚奔道,我也懷孕四個月了。大肚婆也來火了怒吼著,我不是孕婦。2、昨天坐車,邊上有一對基友,各種親昵與秀恩愛。後來安歇了好一陣子,小受 很驚奇地抬起頭看窗外,說:啊?老公!我們是不是坐過站了?攻:寶貝兒,早就過了,我們坐到終點再坐回去好啦。。。說完又把小受抱懷裡。我當時就被hold住,之後馬上也發現我自己也坐過站了... 臥槽!3、ktv唱歌,不知道哪個天殺的把麥沒關就放沙發上,本人大號回來意猶未盡,坐沙發上,只聽音響裡傳出響亮的屁聲,整個包間安靜下來。。。。。。4、整死一個人,最毒辣的招數,莫過於把他的身份證藏起來,讓他回家買不到票,快遞取不到貨,賓館開不了房,考試辦不了准考證。有木有!5、要不我們31號就全部走人,回家的回家,出去玩的出去玩 把所有教室的黑板上都寫上:老師 愚人節快樂!

(繼續閱讀)

201304111030有點兒累,有點兒空虛

真的有點兒累,工作,學習,交際……所有的一切都讓我覺得生活好累好累。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雖然覺得累,但是會覺得生活很充實,因為我有自己努力的方向,我有追求的目標,所以會大步的向前走,每天的生活都是那麼有意思,美好。可現在決不是這樣的,我開始變得越來越懶散,我開始會睡懶覺,我開始會熬夜,我開始會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我開始不知道看書,我開始忘記每星期給爸媽打個電話,開始覺得總有明天可以讓我重新開始……我一直活的很累,因為我往自己身上加注了太多。該我想的我想了,不該的仍在我的腦海裡徘徊。有時候想,我該是很幸福的孩子,不論親戚朋友都對我有無微不至的關心,那種關心都是發自肺腑的,想要讓我幸福,努力為我創造了良好的環境,讓我開心快樂的成長。可我的內心世界,他們從未真正的瞭解過,也沒有誰真正的走進我的心裡。或許是我把自己藏得太深了,或許是他們沒有努力,所以我一直認為我是孤單一人的。我不會為這個事情而鑽牛角尖,我想的很開,人與人之間總有某種利益關係吧,怎麼可能會有那樣無私的人一心一意為你呢。所以,面對任何事情我都能理解,都能接受,都會找到解釋它的合理理由,我解釋了所有的現象,也接受了一切可以接受的,可我的心裡總會有那麼一種空虛無聊,空蕩蕩的,怎麼填也填不滿。我狠狠地吃東西,我漫無目的的翻著書寫著字,我想讓自己忙些,或許我就會好點兒。我就是這樣一個無病呻吟的人。我是一個學生,普通學生,有著普通的家庭,自己的思想保守甚至有些封建,從未幹過任何出格的事情,一直以來循規蹈矩。但是這樣的結果不是內心更平和,反而是更波濤洶湧。我為何是如此狹隘的人呢?我想要做成功的人,我想要成為令人敬仰的人,我卻不知道怎麼辦,我已經一步步越走越迷茫,越來越彷徨了。難道只有好好學習我才能內心不用有愧疚感嗎?我從不覺得我是為自己而活的,我就是為了爸媽而活,他們希望我學習好,我就好好學習,其實我有那麼愛學習嗎,我是個好學生嗎?我也想把學習當做是一個娛樂,而不是一個成功的工具,可對我而言,除了這個,我還有什麼。除了比有些人多了這一點,我有什麼。我什麼也沒有,連這個唯一,我也好像離它漸行漸遠了。我很清楚為什麼我最近會覺得空虛,因為我把學習給放下了。只要這樣我就會害怕,自責,內疚。有點兒累,心累,想的太多,也太無聊;有點兒空虛,因為我真的找不到生命的真諦。文章來源

(繼續閱讀)

201205041120等我們老了……

等我們老了,陽光依舊會暖暖的照在樹杈上,那時的我們是否能安詳地坐在樹下聆聽花開的聲音。等我們老了,世界會比現在美麗許多,走在年輕時我們曾經奔波過的路上,望著我們用汗水建築過的城市。也許,那時在心頭湧起的不僅是一種自豪,而更多的是欣慰和暢然。等我們老了,孩子們都已經長大,我們的心態也會不在年輕。沐浴在陽光下,我們可以靜靜的在時光的隧道裡漫遊,那時的你,心中掠過的不知是那個熟悉的身影,不知是那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時間會改變一切,包括我們的容顏,包括我們的體態。等我們老的時候,步履闌珊,那時最渴盼的或許就是能有一個一路陪你走來的人,站在你的身邊,永不厭倦的聽你講你一輩子也沒有講完的故事。等我們老的時候,我們關注的已不再是人,而是自然。到那時,我們所有的愛,所有的情感,都會溶入到對大自然的無限崇尚之中。只有那時,才會有心境,才會有時間,靜靜地體味大自然的美與和諧。等我們老的時候,我們的心就像平靜的湖水,不再會驚起任何波瀾。到那時,我們會寧靜地望著藍天,用思緒去放飛過去的歲月,讓青春的風箏在心的沃野裡隨意飄飛。等我們老的時候,品一杯香茗,聆聽一曲歲月的老歌,我們會更加珍惜愛,珍惜親情與友情,珍惜每一個黎明與黃昏。生命就像是陀螺,不停的旋轉,我們終會從現在的風華正茂走到衰老的那一天。等我們老的時候,回想起今天每一個酸甜苦辣的瞬間,都會淡然的回首一笑。多少的樓台煙雨,多少的辛酸無奈,都會在這回首一笑中隨風而逝。每一次生命的輪迴都是一個花開花落的過程,花開的時候盡情的綻放,花謝的時候才會有一地的繽紛,才會有了無遺憾的青春。

(繼續閱讀)

201204272043心中有景 冷暖自知

我愛你,但永遠比愛自己少那麼一點,我曾經以為愛你超過了自己。我想你,但永遠離現實差那麼一些,我曾經以為想你超越了現實。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曾經以為我們能走下去,但只發現,你不在我的路上,我不在你的旅途,而我們,誰都不會為誰放棄,誰也不該為誰放棄。最後,我們都是活在自己的路上,遇見該遇見的人。幸福,每個人都會有的,這點不需要懷疑,只是最後,我要的幸福,不再是最初的模樣,而已。我的幸福,不是你的幸福,而已。你,活在我心裡。而我,只能活在現實裡。那種心動的感覺……此生有過一瞬,還有什麼不知足。沒有語言能夠形容那種美麗。某一時刻你回頭的傻笑,印在心底。生活,本就是一程倉促得來不及為愛停留的旅途……心中有景,冷暖自知。海鳴威的BLOG |陳丹青的部落格 |聯想的公主城堡 |馮克軍的藝術空間 |肝病科趙龍軍的治療中心 |美國所劉衛東的BLOG |桃花源 |cute西西的BLOG |畢詩成的BLOG |高永清的部落格 |

(繼續閱讀)

201204222309秋天的冥想

微風,微雨,輕輕地吹,輕輕地下。就像我此刻的心態,沒有思想,沒有慾望,沒有愛,也沒有恨,沒有歡樂,也沒有痛苦,沒有成功時的春風得意,更沒有失敗後的自暴自棄,萎靡不振,而是像秋水一樣,波平如鏡,清澈透明。靜靜地,淡淡地,在寂寞中,在孤獨中蟄伏。聆聽時光流逝的聲音,血脈流淌,電腦運行的電流聲。和《小石潭記》中的那個水潭一樣,潭底的游魚清晰可見。桌上擺著一杯濃濃的熱茶,飄著冉冉升起的熱氣和淡淡地清香,含在嘴裡微苦,但是喝下去,喝下去,肚子裡暖暖地,餘味無窮。那天坐在屋簷下曬太陽,可太陽卻像一個害羞的姑娘一轉身躲在雲層裡再也不肯出來。傍晚,看見一群群大雁從天空飛過,不斷變換著排列的隊形,漸漸遠去,消失在灰色的天幕下。等到它們再回來時,已是明年的春天了。而那些似曾相識的身影,恐怕已不是這一群大雁了。瓜熟蒂落,秋意漸濃,地裡的莊稼已被人們陸續收進儲存的糧倉,整個原野一下子變得蒼涼蕭索起來。中秋節過去了,國慶節也過去了,九月重陽,這個登高望遠的日子,正一步步像我們走來。恍惚間,我彷彿看見王維帶著他的弟兄們又一次登上了高高的山頂,吟詩作賦,把酒言歡,李白舉杯邀月,蘇軾迎風起舞,而柳永,卻只能靠歌伎們的接濟度日。“颯颯西風滿園栽,蕊寒香冷蝶難來。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野花開了,菊花也開了,但我看不見野花,也看不見菊花,我的野花,我的菊花,開在夢裡,開在記憶深處,日曬雨淋,風刀霜劍,傲然佇立,悠閒度日。比起黃巢的“報與桃花一處開”和林黛玉的“孤標傲世偕誰隱”,我還是比較喜歡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黃巢是農民起義軍首領,他看不慣人間的種種不公平現象,所以他希望菊花能夠像桃花一樣,在春天開放,希望處於水深火熱中的百姓像那些不勞而獲的達官顯貴一樣,獲得安康富足的生活。林黛玉是花中仙子,不食人間煙火,來人間一遭,也是為了用眼淚償還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情,美則沒矣,卻太過悲涼。而陶淵明是詩人,是隱士,更符合菊花的性格。至於李清照的“人比黃花瘦”,卻又是另一番境界了。

(繼續閱讀)

201204100943那個叫安安的孩子

「今天下午,你四舅家的丫頭……丟了!」那天是陰曆臘月十九,媽在電話那頭這樣說。  丟,是老家的說法,它的本意是:夭折。  我清楚記得,媽沉重的話語之後,我只是突然地心驚了一下,也只是很短暫地沉默了一下,很快,便感覺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輕鬆歡快了起來。因為我覺得,這並不是一件壞事。四舅四妗也一定會感到輕鬆的,我這樣斷定。  然而,我錯了。  兩年前的臘月十九,四舅匆匆地有了女兒,匆匆地做了父親。年過四十且一直鍾愛孩子的四舅滿心歡喜,下班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抱起這個四月齡的小東西,把沾滿煤黑的笑臉緊緊地貼到孩子泛紫的小臉上,然後在四妗的嗔罵聲中快活地忙碌。有了女兒,日子不再沉悶;有了女兒,便有了歡笑和希望。  誰也不曾料到,傷痛和失望來得如此猝不及防。  女兒進家門的日子一天天過去,她紫色的小身體非但沒有如四舅四妗預期地那樣變粉變白,甚至會經常張著小嘴喘息不止。睡覺之外的時間,她同樣泛著紫的舌頭總是長長地伸出小嘴之外。這紫色,原來並不是凍傷所至!從初時的喜悅中醒過神來,終於,四舅意識到了危險。  這危險被縣婦幼的大夫無情地證實了!肺部發育不完全,智力發育遲緩,還有更要命的,那就是孩子伴有嚴重的先天性心臟病。在會診醫生的搖頭歎息中,四舅做了決定:上省城兒童醫院!  奔波的結果可想而知,四舅得到的是更為確切的消息:心臟可以手術,但一次絕對不行,而且省城的醫院是不能列入考慮範圍的,即使這樣,最好的預計也超不過十歲!況,腦部的問題是人力無法解決的,醫學的束手無策冰冷而又無奈。  何止晴天霹靂?又何止是痛楚二字所能形容?  「送到福利院吧,養著,也只能是一個拖累。」  「或者,扔到火車站,總會有人管的!」  面對親友的「出謀劃策」,面對一片憐憫歎息,實心眼的四舅沉默不語。看著熱炕上已經熟睡的孩子,那只有此刻才能合到一起的小嘴正可愛地嘟著。不,放棄才是悲劇,這份緣是命運賜予的,這個女兒,要定了!  從此,女兒有了名字。不求花草的芬芳艷麗,不求唯美的浪漫詩意,只為平安,只求平安。四舅給孩子取名:安安。  安安八個月了,她不爬不滾不生乳牙,適齡孩子的能耐她看似一樣也沒有。倚在四妗的肩頭,她的頭總是軟軟的斜在一邊,有好事者拿了狗尾巴花癢她的脖頸,她也毫無反應。  安安一歲了,別的孩子開始蹣跚學步的時候,她還需要扶了四妗的手才能夠站穩。她少有哭鬧,也鮮有笑意,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