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219改變基因可使毒性土壤宜種農作物

一項基因上的重大發現讓地球上大片不宜種植的土地能夠種植農作物,潛在的減輕了全球人口快速增長帶來的最緊迫的問題之一。   據Wired Science報道,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科學家通過改變一種基因,讓作物能夠與有毒的鋁相容。40% 到50%的地球上因含鋁而被定性為有毒的土壤,通過此技術,可能栽培出農作物。   生物化學家拉森(Paul Larsen)說:「鋁的毒性是一個限制很大的因素,尤其在發展中國家,在南美,非洲和印度尼西亞。這些地區倒也並非寸草不生,而是不能生長農作物。重要的農作物都不具備兼容鋁的結構。」   全球現在可用於種植食物的土地日益減少,而同時,科學家們指出,全球不斷增長的人口(預測在未來五十年有大幅增長)會超過食物生產的速度。發達國家已經沒有多餘的土地用於種植;對種植土地的需求因此加劇了拉丁美洲和非洲的雨林減少;而通過使用農藥工業種植技術增加世界糧食產量的綠色革命之限制也日漸凸現。面對種種問題,農業學家指出,亟需一次新的革命。   為了改良現今貧瘠的土地,科學家們已經嘗試分析鋁的毒性的基本構造,試圖找出對毒性有抵抗性的食品農作物,然而成果甚微。發表在週四當代生物學雜誌上的拉森的研究成果可以改變這一現狀。   他確認了在擬南芥(一種在基礎植物研究中用來做結構模型的花)中有一種基因,會影響植物對鋁的敏感性。如果對這種基因進行一些改變,那麼新幼苗,不同於原來幼苗會在含鋁豐富的土壤中死亡,反而會很好的成長。   目前還不能保證這種對基因改變能夠成功並且安全,一旦證明了,可能為數以百萬的人口提供食物。   拉森和博士後學生若茲(Megan Rounds)用對鋁特別敏感的擬南芥品種進行試驗,他們用了一種誘導基因突變物質培育出了20萬株經過不同突變後的幼苗。其中一些幼苗可以在含鋁環境中生長,檢查後,他們發現這些幼苗有一個共性:含有一種被破壞的基因,名為AlATR。這種基因能夠產生一種?,當接觸到鋁時,就會停止細胞分裂,從而阻止根部生長。   「一直以來我們都是這樣認為的:一旦鋁進入到這些不兼容物種的組織中,根部就「完了」,它會積聚毒性效應並停止生長。現在你改變了一個基因,減少了一種蛋白質的作用,然後突然間你發現,大多這種農作物可以在含鋁毒性環境中生長。這個發現是驚人的。」   康奈爾大學的植物生理學家科其恩(Leon Kochian)說「人們研究鋁的毒性已經很

(繼續閱讀)

201205041854思念苜蓿的味道

在人的記憶深處,珍藏的不一定都是奇異的事物或者有意義的大事,有時候,一種很平常的東西,一件小事,在別人眼裡也許算不了什麼,可卻能給自己留下終生都難忘的記憶,我對野菜苜蓿的感覺就是這樣。記得童年在故鄉的時候,每當陽春三月楊柳舒梢之後,村外本來光禿禿的土坡上、田埂邊就會兀然萌生出些許新綠,小巧而圓的葉子綠油油的,鬱鬱蔥蔥,在下過濛濛細雨之後,新竄出的綠芽更是鮮嫩無比。每當這個時候,放學以後,自己便會和小夥伴一起,拿著小橛頭去挖苜蓿。剛冒綠芽的苜蓿根深埋在土裡,挖出來白白長長的,非常鮮嫩,做菜味道鮮美誘人,非常好吃。苜蓿嘗鮮時令性很強,僅在三月中旬至四月初苜蓿芽鮮嫩可食,過了季節便嫩芽不再,味道差了很多。奶奶喜歡用苜蓿芽包餃子、炒雞蛋和煎苜蓿餅。苜蓿芽包餃子味道最為鮮美,但賣豬肉要到鎮上去不方便,另外那時候的生活條件不是很富裕,也不能經常吃豬肉,所以吃餃子的次數不多,最常吃的是苜蓿芽炒雞蛋和煎苜蓿餅。苜蓿芽炒雞蛋的做法是把苜蓿芽切成段,先炒好雞蛋盛出來備用,然後再炒苜蓿,最後再倒入先炒好雞蛋翻炒幾下,就做成了一道黃綠白相間、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餚。煎苜蓿餅做法則是把苜蓿芽切碎後放到白麵碗裡,加上鹽和水攪成麵糊,在炒菜鍋裡少放點油煎成小餅當菜吃,味道也很好。當然了,煎苜蓿芽雞蛋餅會更好吃一些。苜蓿屬於豆料多年生草本植物,在很多地方作為牧草大面積栽培,在我的故鄉只是一種野菜。苜蓿還具有藥用價值,可用於對疾病的食療。苜蓿是清涼性的蔬菜,進食之後,能消除內火,尤其在燥烈季節,用以佐膳,功效不錯。從現在生活的角度來看,苜蓿是一種綠色食品,有條件不妨經常吃一點。不過那時候家裡人並不瞭解這麼多,只是作為一種野菜食用。苜蓿俗稱三葉草,有一種苜蓿的變種四葉草,被稱為“幸運草”,大概一萬株三葉草中才會有一株是四葉的,所以西方人認為能找到四葉草是幸運的表現。離開家鄉多年了,還沒有機會再見到過苜蓿,所以常常思念那的苜蓿的味道。

(繼續閱讀)

201204301822夢見父親

昨夜,夢到父親。醒來,是沒有眼淚的沉默和傷痛。他睡在一間大而雜亂的東屋裡,睡在一張雜亂的堆滿被褥的床上。我看不見他的面容,只能望著他身上厚厚的被子和熟悉的後腦勺。他累了,就這樣暖暖的睡著,直到我醒來,他還在安然的夢中。只是,父親是多麼愛整潔的一個人啊,怎麼不收拾一下屋子呢?在那邊,也很累嗎?父親的墓塚,在村東的樹林裡。每次上墳,遠遠的就看見那片樹林,遠遠的就望見那堆黃土,遠遠的,心就開始疼痛的縮成一團……春天裡來,看見父親的墳上冒出了小草的綠芽,旁邊的楊樹皮又泛出了青色,而柳枝,早已婆娑。我蹲下來,在酥軟的土地上劃個圈,看燒紙的火苗在淚光中跳舞,我會輕輕問父親,這麼好的春光,爸爸,你怎麼捨得那麼早就走?夏日裡來,父親的墳前已是濃蔭遍地,但草長的太旺,反而更添荒涼。哥哥給父親點上四支煙,在輕煙裊裊中,香煙總是會飛快的縮短,哥哥笑著說,爸,你慢點抽,小心別嗆著。是啊,父親,酒少喝點,煙抽慢點,你看這夏季裡的世界,到處都在生長,到處都是活潑潑的生命,為什麼,你要早早的,把自己的身體瘦成這墳上的一根籐……秋季裡,樹葉開始飄落,墳前覆蓋了一層,我知道,它們在為你擋住風中的涼意。姐姐帶來了你喜歡吃的,我看著那一籃子東西,不知道你的世界裡,有沒有飯桌上的色香味。父親,生活這麼甜美,你留給我們的,卻只剩眼淚一樣的苦澀。冬天裡的一場大雪,嚴嚴實實的遮住了一切,當我走近,當我蹲下,我的熱淚掉在雪地裡,悄無聲息,在這個冰封雪凍的世界裡,眼淚的力量和思念一樣蒼白無力。我忽然有一種刻骨的悲傷:父親長眠在這冰冷堅硬的地下,冷嗎?黑嗎?孤獨嗎?爸,家裡有熱炕,桌上有老酒,膝下有重孫,你,只能在牆上的那張照片裡,無言的微笑著看我們嗎?父親無言,他還在睡著,永不醒來!雷頤的BLOG |清淨心 新浪部落格 | 趙永久 情感教練 |

(繼續閱讀)

201204230429長久於心的幸福

成長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一件事,就像我們生而被賦予同等的軀體與人格,而多年之後,之所以我們會長成不同的生命個體,在於每個人客觀遭際的人生環境與主觀經受的思想歷程的迥異。最妙的成長,在於自我覺知。曾幾何時,我們愛吟誦一些美麗的句子,比如“聆聽花開的聲音”,其實是我們正在含視一朵花的成長,如此,花開便多了深一層意義,或者說,具備了更瓷實的厚度。而作為獨立生命體的我們,每時每刻也都是在成長的——成長其實更可被看作是一種生命屬性,覺悟了的那一刻,便是成長。曾有詩人說,人在睡覺時趨近於一種死亡,可見人的成長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思想的蔓延。親情友情愛情,是人類歷史中永恆的母題。倘若把個人的成長契入這三個母題中,不失為一種階段性印證。於親情,“血肉相連”四個字比任何證據都來得有說服力。只要是血親,他們的身上總有一些細微的相似性,比如神態、站姿、思維方式,等等,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在如今愈加冷漠的現世,有一種類似襁褓般的溫暖。最親是父母。到了一定階段,比如當我們的翅膀終於硬了、有能力在遠方自給自足時,平生的漂泊與孤獨感,會令我們倍加思憶曾經被父母小心呵護的日子,也會在靜默中堅信,哪怕世界變異、人心不古,但到底還有父母令自己覺得人世美滿,如此,真心關愛父母的冷暖、盡力讓他們開心則成了我們此生最重要的使命,這是一種鐵的憑證。於愛情,成長表現為一種看似不確定的確定性。確定,是因為在這一路走來的跌跌撞撞中,我們已大體知道自己需要找尋一個怎樣的伴侶,個人的習性如靈魂一般附著體內,要改變是很難的,那麼與其求變,不如求全。找尋一個與自己相似或互補的伴侶,生活會容易一些。不確定,是因為要遇見一個合適的人並不易,生活中有那麼多與自己相似的人,但最終是否能夠走到一起,則要看各自的造化,如孟子所說的“天時地利人和”皆備,方可。我們確定自己需要怎樣的情感來泅渡人生,目標就很明確了,不會在一些混沌與曖昧的迷霧中兜圈子。因為愛情終究是生命的一種承載,媒以愛情,我們更容易抵達生命的真實、人生的彼岸與思想的涅盤。於友情,我們開始樹立一條原則:善待他人。善良是人人應有的德性。善良像是一扇窗,贈人玫瑰手有餘香,真誠而友善的交往,在快樂之餘,可以引發我們思考人生中的其他命題。如此,人生便具有了一種從容不迫的連貫性。有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