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51825木麻黃與金門

作者:楊政峰

一、前言

金門相關的社群網站,每逢出現砍樹話題時,總是掀起正反兩方論戰。正方雖站在樹木成林不易,景觀優美的立場為木麻黃辯護,但總是缺少科學的元素;反方則以人命與經濟發展反駁。在下不才,不敢妄稱專家,我也不希望金門如此無止境地砍樹與「林相更新」,但以本人生物學系與植物學碩士的背景,在政府的保育機關工作經驗,加上曾於戰地政務時期的服役生涯,撰文論述,希望為保護金門的行道樹,乃至觀光發展的未來,提供專業的見解,希望大家理性與情感並重地思考這個重要的生態課題。

本文列出各項主題,逐步闡明木麻與金門的關聯,並為金門的發展提供一點建言。

二、木麻黃與戰役文化

我在戰地政務的尾聲抽中金馬獎,雖是尾聲,但依法仍在戰地政務的實施期間,有幸可以見識曾經「軍政合一,全民皆兵」的金門,其中與木麻黃關係最大的,就是國軍的造林。

大陸赤化,國軍倉促撤退來台,一個古寧頭戰役讓金門意外成為「反攻復國的跳板」。由於在瞬間變成戰地,防禦工事、營舍都很短缺,而且金門地勢一馬平川,沒有廣闊的樹林遮蔽。據歷史記載,金門應該原本有大片的天然林,例如牧馬侯陳淵初來金門時,「水草豐沛、土地沃腴」;金門曾為鹽場,以古法燒材煮鹽;明鄭時期,鄭成功短暫停留金門以為反清復明基地,破伐林木造戰艦無數。歷史上稱煮鹽與造船皆有可能使金門從茂密山林變為童山濯濯,總之,金門原有一定面積的森林,但不管是何原因造成森林消失,那是史學的部份,不是本文討論的重點,我要探討的是以生態學的觀點,談論木麻黃、行道樹對金門的重要性。

總之,以史書上的蛛絲馬跡,金門的氣候條件是適合形成森林生態系的。就算把它砍光,不管自然演替或人工造林,都可以恢復原貌。前段談到,地勢平坦的金門若沒有森林、植被作掩護,對國軍的防衛相當不利。金門不像馬祖,地形險要、易守難攻。因此積極造林成為國軍首要工作之一。

但長期的墾植與曝露,金門土地可能十分貧瘠,而且軍方的造林也以「效率」為出發點,所以木麻黃成了首選。木麻黃屬陽性樹種,不耐庇蔭,但適合全光照的環境,陽性樹種也有耐旱、適應性強、生長迅速的特性,加上木麻黃葉片退化,以綠色的小枝條取代光合作用的功能,在抗風上也優於其它樹種。

我服役的時期已脫離木黃麻造林的主要時期了,但造林仍是軍方重要任務之一,只是政策改為以光臘樹取代木麻黃的「林相更新」。因為軍方考量木麻黃老化、衰退的可能,看上光臘樹葉片反射光線可混淆營區輪廓的特性,因此進行林相更新。至於木麻黃是否老化衰退,後面的單元會以專業的角度探討。軍方的林相更新並沒有完成,因為實施沒幾年戰地政務就結束了,接著金門便進入開發的狂暴時期。

但是不管木麻黃造林或是光臘樹林相更新,軍方的實施方式都是一致的。防衛部透過林務所發放各連隊樹苗,數量經清點確認後由各連派卡車載回種植。部隊的每一個政令都是軍令,所以造林也是「軍令如山」。凡發放各連隊的樹苗,必須全數種活,造林後一段時間上級單位會來驗收,若存活數量少於當初發放的數量,則連坐處分,從輔導長到連長、甚至營長都會被記過。每逢每年312日植樹節之後,就是造林的時期,也是我們阿兵哥最痛苦的時期,為了存活率百分之百,基層被禁假、管制休假,大部份時間都在營區、外圍「參觀道」種樹、澆水(當時幾條環島公路及伯玉路又被部隊稱為「參觀道」,亦即門面形象之意),並扦插彭騏菊使其覆地生長以防水份蒸散。工作完成後又得每日巡查,發現苗木死亡又得去「生出」一株來補植,如此折騰數月後才得以放鬆。

 

戰地政務時期的造林:苗木發下後,每一株都得存活


各位想想,在造林時代,以此戰戰競競加上木麻黃生長快速的特性,金門的造林怎麼可能會不成功。不到二十年,全島已成木麻黃樹海,每條大小道路皆成綠色隧道。成林的木麻黃讓營區得以掩蔽,在秋冬阻擋了風沙,盛夏隔絕了烈日。它不但改善了民生與國防,也成為戰地特色的一部份。在那個時期服役的軍人,不但離家遙遠,通訊不便,且退伍前只有兩次的返台假,苦悶、思鄉、兵變的情緒常在夜間風吹木麻黃細枝條的莎莎聲中被強化,木麻黃樹海搭配的地下化營舍景觀,僅有戰地能見;此外,掉落地面無數的枯枝,不論軍方民間,都利用為燒熱水、煮飯的火種。

 

營區內大都林木蔥鬱,這是國軍造林成功的見證


 

二、森林生態學概述

一個地區若能成為森林,氣候條件必是溫暖多雨,熱帶雨林的環境條件是年雨量2000~4000公釐,年均溫25~29℃;溫帶闊葉林則為年雨量700~2000公釐,溫度落在0~35℃之間。即使森林被砍伐殆盡,沒有人為干擾下,先天的條件必能使森林原地重生,金門也是如此,只不過軍中命令加速了這個過程,並改變了樹種。

森林的形成步驟如下:未形成森林前的荒地,因為土壤不足,缺乏養份,則以一年生草本植物入侵,草本植物循環快速,每年重覆死亡後再生的生活史,死亡的植物體經腐化分解,慢慢變成土壤。如果大家有養過鍬形蟲幼蟲,就會發現飼養的木屑,時日愈久顏色愈深,顆粒也愈來愈細,最後變成「土」,就是這個道理,當然有的土壤是礫石層風化碎裂而成的。當土壤開始分層,肥力足夠時,較長命的灌木叢開始生長,一段時間後,陽性樹種開始入侵變成疏林狀態。最後因大喬木變多,土地的遮蔭增加,陰性樹種又取代了陽性樹種,變成森林最終林相,這時已是一個穩定成熟的森林生態系了,不會再有變化。


陽性樹種與陰性樹種的定義皆以小苗的萌發、成長環境定之。

陽性樹種:需強光、耐貧瘠、耐乾旱、生長快,但不耐遮蔭,所以在森林未形成前的空曠地適合小苗的生長,如木麻黃、赤楊、大多數的針葉樹。

陰性樹種:弱光、需土壤肥力大、生長慢,耐遮蔭,因此是森林演替後期出現的樹種

 

中山紀念林的濕地松,就是陽性樹種



森林生態系與珊瑚礁生態系同是地球上生物多樣性最高的兩大生態系,森林不僅供養林木,他所形成的立體環境與上中下層的微氣候差異,宛如一個天然的生態公寓,分別棲息著不同種類的生物,這棟生態公寓還包括數層地下室,從地表到地底數公尺,都有不同的生物棲息。即使是枯死的樹木,也有生物必須利用它,不應任意移除。

 

在台灣,五色鳥必須利用死亡的立木挖洞築巢


 

三、木麻黃砍伐史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句耳熟能詳的話,意味著植樹造林之不易。金門在將士用命下,讓一個滾滾黃沙的海島搖身一變成海上公園,不管居民們對軍人的成見有多深,這點辛勞總不可抹煞。

我將金門環境破壞的時期分為四期:

()戰地政務解除:那是一段金門急於變成「台灣化」的狂暴時期。在軍管下被禁錮了數十年的金門人,希望生活機能、觀光設施、交通建設能趕上台灣的腳步,於是向台灣學習,高樓迅速竄起、保齡球館興起,金門人深信開放後定有大批台灣觀光客湧入金門,一探這戰地堡壘,因此遊樂設施、旅館要增建。既要蓋許多東西,就要取得許多土地,那麼首先遭殃的,就是木麻黃與遍布的濕地。各大環島公路拓寬為四線道,綠色隧道就得退出。旅館、大樓一間間蓋,連民間都搬出舊房子,用他們在戰地政務賺的軍人消費「蓋新厝」,如此,森林一片片倒下,濕地一塊塊填平。

 

戰地政務剛解除時的開發狂暴期


殊不知,當時台灣朋友想來金門,是為了一探戰地的景象,路要原來的水泥舖面,樹要原來的綠色隧道,而那處處串連的島嶼水鄉,也是重要的點綴。旅館更是多餘,可惜金門在多年後,才開始發現傳統古厝也可以經營民宿。而那探索不盡的陣地、營區更是戰地特色的主角。

簡言之,金門必須留存那份戰地的神秘感與氛圍才能吸引人,因為人們不會為了寬廣的馬路、豪華的旅館、以及與台灣一個模樣的設施千里而來。花費數千元的機票,加上數千元的旅費,看不到他們所要的東西,這個買賣很不划算。

當然,除了環境與特色的破壞,還有諸多因素,比如商業服務,仍未改戰地政務時期的哄抬、輕慢,這讓已習慣以客為尊的台灣旅客卻步不前。以前阿兵哥是不得不消費,所以生意隨便做都可以,開放了還是這個態度,誰會理你。

所以這不到十年的時間,金門觀光大起大落,迅速轉衰。

 

熱潮退燒後的金門


() 小三通時期:觀光衰退的金門不知檢討事實,還怪發展得不夠,所以腦筋動到了小三通。大家都知道,一旦直航實施,小三通必然委縮,數據會說話,事實就是如此。如果小三通只是單純化地作為金廈兩地往來的門戶,則料羅港便已足夠。但金門執政者心太大了,也許是為了選票的考量,這個小三通犧牲了水頭美麗的沙灘、后豐港的漁村文化、鱟的重要棲地,連鄭成功校閱水軍的點將石也跟著陪葬,最後無法行駛大船,還負成長。水頭鱟消失的幫兇,還是一個中央研究院的前研究員,辦的是哪門子的「為小鱟搬家」活動,一個專家為了背書,竟做一件門外漢才會做的事。

 

水頭沙灘原貌

 

 

建造商港開始填平沙灘

 

犧牲水頭沙灘、后豐港建成的水頭商港


可怕的是,伴隨這個時期的還有離島建設條例立法下的離島建設基金,這似乎是一筆花不完的錢,五大離島建設方興未艾,例如蘭嶼變成一村一漁港,金門則不斷出現重覆一做再做的工程,或是根本無關緊要的汰舊換新,例如金城鎮公所前的人行道、各村落的石板舖面、金城車站蔣公銅像榕樹改為草花等不勝枚舉。而馬山聯外海堤道路與機場外奇怪的中山路圓環、地下道就是在此時開闢。

 

金城蔣公銅像無意義的工程

 

幾乎沒有車輛的馬山聯外海堤

 

 

開闢中山路腰斬了中山林

 

 

車流極少的桃園路與機場交接口,竟設圓環,並挖地下道,只為了與台灣一樣,人家有的我也要有


台商是生意人不是觀光客,他們來往金門大陸,時間上分秒必爭,不可能在金門停留消費,所以除了航運業、航空公司外,金門大部人並未因此受益。當時的金門看似建設得光鮮亮麗,經濟可比任何時期還要蕭條。我那時在金門工作,可以觀察到金門人氣最旺的是西南隅的金城一帶,然後愈往東北愈落寞,到了青嶼,只見少數老人獨守祖宅,村落毫無鮮活之氣。

() 丹恩颱風時期:經過了戰地政務與小三通時期的金門,由於民生無法起死回生,建設似有趨緩,砍伐木麻黃也不再那麼激烈。但木麻黃的命運卻在一個中度颱風過境中終結。


1999年台灣只有三個颱風,最後一個便是丹恩,他直撲金門而來,中心點距金門僅五十公里,當時殘存的木麻黃路樹大多迎風而倒,數量之多讓陸上交通中斷一個月。縣政府除了清理倒木外,再以「老化、衰退」,「老化的樹倒了會壓死人」的罪名加諸剩餘的路樹,一時金門島成了木麻黃的殺戮戰場,除了環島北路,再也沒有綠色隧道。

() 浯江溪口事件時期:這是近幾年發生的事件,因為一個浯江溪口填土抗爭事件,糾出了李沃士縣長暗中進行的十數件BOT案,太湖出現金湖免稅商店、中山路就是為了金獅商圈而開闢。這時房價、地價都不合理的飆高,金門人改住公寓,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當然,這種荒腔走板的建設方式,只是讓金門表面看似進步,實際民生退步而已。


 

四、平反木麻黃

木麻黃原產澳洲,它除了具備陽性樹種的特性外,它也是深根性樹種。台灣多將木麻黃用在海岸防風林,木麻黃的樹幹堅硬緻密,耐旱抗風確是防風林的不二首選。但它的根系會愈長愈深,因為多種在海岸,當三十年或五十年一到,根系已碰觸到海水,這時便有枯萎、衰退現象,因此才有「木麻黃三十年便老化衰退」的說法。


任何木本植物都很長壽,活個百年千年都不成問題,木麻黃也不例外。在金門由於土壤下面是花崗岩層,木麻黃並未有碰觸海水的機會。任何生物不論動物植物,老化意味生育力的降低。但金門的木麻黃年年開花、年年結果,而且到處有萌發的小苗,何來老化之說。

各位可以在每年的四、五月間觀察金門的木麻黃,它是雌雄異株的植物,你們會觀察到紅色的雌花大量開放,雄花則是淡棕色的長穗狀葇荑花序。它的果實則是像彈珠大小的毬果。

 

木麻黃的雄花

 

 

 

木麻黃的雌花

 

四處可見木麻黃小苗,可見更新良好


過去戰地政務時期金門常有颱風來襲,比丹恩強大的不在少數,卻未像這次造成大災情,但這並不是老化造成的,這是大量砍樹的後果。

戰地政務時期,造林成功讓金門島成為綿延連續的樹海,比鄰的林木就像團結的筷子,當風吹襲時,有扶持緩衝風勢的效用。可是當週遭的同伴被移除了呢?行道樹都變成孤立的了,遠近數里又無連續的森林遮蔽,風勢長趨直入下,木麻黃當然應聲倒地。只要是孤立的樹,不論榕樹、樟樹、檸檬桉都會倒,連電線杆也會。所以沒有所謂倒木會壓死人的顧慮,意外不會只有樹造成的。

除了傳統的種子繁殖外,木麻黃的再生能力也很強大。它的主幹被砍了,只要根部還在就會再長新枝,最後成為大樹,這叫「根株萌芽」,各位可以去觀察最近或過去砍代過的木麻黃,它的樹頭若還在,必有這種情形。

 

木麻黃的根株萌芽


木麻黃還有一個更強大的再生能力,就是「萌」。一株木麻黃主幹被風吹倒,若根部仍相連,那主幹上朝上的枝條會開始茁壯,枝條下方靠土壤的部份則會萌發新根,最後枝條間的樹幹分解,各枝條變成獨立的樹木。

 

萌蘗現象


有官方說許多木麻黃樹心中空,會有倒塌的危險,這便是欺騙人民不懂生物學了。各位可以到台灣的山林去觀察,凡有一定年齡的樹木,樹心常有中空現象。植物的莖部形成層,往內長成木質部負責輸送水份,往外長成韌皮部負責輸送葉片光合作用產物。隨年齡成長,樹心的木質部愈老,最後變成死細胞,這就是所謂的「木材」。韌皮部往外撐破,這是所謂的「樹皮」。木材既是死細胞,久了被真菌吃掉而中空也是自然的現象。

 

后豐港被填平的新生地,自然萌發的木麻黃,這是更新良好的證據之一




木麻黃砍伐後,林務所實施所謂林相更新,但所用樹種甚為不當,尤以伯玉路的「小葉欖仁」為甚。小葉欖仁為庭園景觀樹,樹形優美,但它枝葉稀疏,冬季則會落葉。金門夏天最需樹木遮蔽烈日,冬天更要樹木擋風,小葉欖仁完全派不上用場。

 

不當的林相更新:小葉欖仁

 

 

失去戰地特色的道路景觀


此外,金門道路兩側原是自然原始,但金門縣政府用了許多經費,將道路兩邊規劃了草花與變葉木,或是修剪成各種字形的景觀樹種。這不但要再撥一筆經費維護,也失去了戰地特色。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提供了許多工作機會。 

另外常有人提到的車禍問題,金門的車流量真的不算高,金門人應該來台灣見識什麼叫真正的「塞車」。車禍的原因到底是樹木擋路還是不遵守交通規則,其實已經很清楚了,道路再寬也不可能使車禍發生率下降。

以木麻黃在戰地文化中的地位,加上他強大的適應力,金門仍應以木麻黃為行道樹首選。而且誰都希望在金門騎車,能徜徉在涼爽的綠色隧道中,冬天的寒風吹不進內陸。而且連綿的樹海,對地形平坦的金門,也有風景的加分作用,不是麼?

 

有木麻黃點綴的金門,才可稱為「海上公園」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