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遊情緣] 笑與淚 @ 夢想天堂 ˙ 旅行 詩歌 愛情 部落格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自我繪描

    沒什麼好說。

    Blog列表

    Bassanio有5個Blog,風格與主題各異:

     夢想天堂 ˙ 旅行 詩歌 愛情

     浪漫奇境 ˙ 風景 人物 攝影

     烈焰煉獄 ˙ 評論 八卦 文字遊戲
                               

     凡間 ˙ 美食 音樂 心情
                                
     甜蜜競技場 ˙ 瀏覽 分享
    ↑↑↑↑↑↑
    點小圖直接進入Blog

    本人所有blog之內容,音樂僅供試聽,不供下載。音樂及註明原作之作品,智慧財產權皆為原著作權人所有,其他圖文相關作品,智慧財產權皆為本人所有。無著作權保留聲明之作品,如欲非商業用途轉載或引用,請註明完整出處。

     

  • 訂閱夢想天堂
  • 把 夢想天堂 加入你的書籤,或者利用RSS Feed訂閱最新文章請按下方按鈕


  • 推薦文章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我的5個部落格
  • 夢想天堂
    浪漫奇境
    烈焰煉獄
    凡間
    甜蜜競技場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200503220608[歐遊情緣] 笑與淚
    情人的笑靨
    Bassanio

    [情人的笑靨]

    走在淡淡的綠茵一片,空氣中瀰漫著雨後的新鮮,彷彿剛孵化的小雀,搖晃卻又興奮的窺探這個世界。微寒的風不讓春天的嫩芽寫出誘人的詩篇,倒像個小賊在身邊搖舞迴旋,不放過下手的小小空間。那年一月,初遇你於聖母院,我們從陌生無言的靦腆到穿街走巷的你躲我現。你的小手溫潤像六月,我渾然忘記要抓緊大衣,只一個下午就解除防備,不知道已經被偷掀了秘密的藏心櫃。

    再見你,已經五月,尼斯的白沙遭我們踐踏卻沒有怨悔。潮來潮去只是依然不變的地平線,我卻以為自己離開了人間,才能在夢境之中幸運與你再次相見。彷彿回到巴黎神奇的那一天,你的笑聲從未停歇,我的腦海一直翻頁,不停捕捉你的嘟嘴眨眼。沙堡還沒堆尖,落日卻告訴我們鬧鐘從未停歇,響個不停的是你家的神仙老爺,無奈他為何不放假睡個好眠?匆匆揮手道別,不但帶走我心房的另一邊,步步進逼的浪花也搶走了你寫下號碼的留言。

    窩在屋簷下偷學小貓的蜷卷,卻躲不了阿波羅的狂傲撒野,融化的冰淇淋落得滿地白花點點,墨鏡遮不住我靈魂之窗的無言。關不了,開不全,經不起一再示威的浮雲幻現,你的身影像拼圖掛滿整片天,我落難在聖母百花大教堂門前,彷彿吉普賽人在要點小錢。卑微的是從未散去的想念,只為了兩次邂逅而肚掛腸牽,我低頭隱瞞心中的不鳴之怨,直到你蹦進眼簾,媽呀,我的天,總算得到瑪麗亞的眷戀。

    從沒喝過如此甜美的拿鐵,只因你正坐在我的面前,從滿客到關門時間,聽你細數你的181天,我只能狠狠的忍住垂涎,避免太過激動或傻笑發顛。走出咖啡店,開始我們在威尼斯相遇的第一夜,縱使放開你的手指片刻也不願,就怕你又幻化於一眨眼。一會兒我走左邊,一會兒我轉右邊,只因總看不夠你的眼,我要把你深深藏在心裡面。河畔飄香,那不是綻放的杜鵑,是你的髮在月光下起舞翩翩,而我的心,跟著你的烏黑拉動無聲琴弦,譜著我們的奇緣愛戀,那是莫札特也寫不出的情人的笑靨。


    戀人的眼淚
    Bassanio

    [戀人的眼淚]

    一句生日不快樂把我從書堆中拉回,抬頭看見你在嘟嘴,我才想到原來還在博物館內,埃及法老為何要使這麼多心眼,害我連情人生日都忘記赴約。你手中晃動的是我們在基輔贏來的戒,記得那夜我連喝十三杯,才力退北極熊都畏懼的俄羅斯爺爺。一樣是秋天,卻遺失了不久前的青春歲月。不對,一年,兩年,三年,原來時間早跑得遠遠,難怪你總叮嚀我不該放縱腰圍。

    攬著你經過唐寧街,12號小屋依然燈火亮眼,緊緊擁著你的肩,輕聲在你耳邊說Happy Birthday。接著祝福的是耳尖的警衛,我們相視而笑,一起對他說謝謝。一溜煙,快跑過橋奔向倫敦眼,你跑我就追,你停我就歇。有多久,我們沒有這樣一起互相哈癢眨眼。挽著你,我們一起轉上天,在倫敦的眼中,腳下是蜿蜒的泰晤士河,對面是我誓言要攻佔的邪惡地界。但是這一刻,我只要我的寶貝。

    你問我火雞要後還是先,我一臉迷糊的反問,哪天是聖誕節?窗外飄著漫天飛雪,你的臉上掛著兩行清淚,我不知所措,像個打破魚缸的小孩,知道自己又惹了你紅眼,生活白癡是你封給我的官銜,沒想到我一年升一階,這次可能真的錯到得下跪。可我忙又累,每天做不完的研究跟教學,當然被你寵得變成什麼都不會。無奈,這次不該踩過界,忘記了我們終身相許的三年之約。

    哆嗦打在空蕩蕩的屋內,沒了寶貝像少了暖被,我該怎麼捱過平安夜?你說明年聘書來自北邊,從此以後晚餐要自己準備,還說別忘記每月準時繳電話費。你離去至今已經三天,我爆跳報警加刨雪,盼著你能想起忘記帶走大寶貝。電話響起,你說要見最後一面,我趕到車站,你已佇立在大鐘門前,伸手塞還我對你發的誓言,轉身走人,頭也不回,地上閃爍點點,只見柴可夫斯基也捨不得的戀人的眼淚。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