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茶戀曲] 童話中的雪花 - 康河細雪如夢之憶 @ 夢想天堂 ˙ 旅行 詩歌 愛情 部落格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自我繪描

    沒什麼好說。

    Blog列表

    Bassanio有5個Blog,風格與主題各異:

     夢想天堂 ˙ 旅行 詩歌 愛情

     浪漫奇境 ˙ 風景 人物 攝影

     烈焰煉獄 ˙ 評論 八卦 文字遊戲
                               

     凡間 ˙ 美食 音樂 心情
                                
     甜蜜競技場 ˙ 瀏覽 分享
    ↑↑↑↑↑↑
    點小圖直接進入Blog

    本人所有blog之內容,音樂僅供試聽,不供下載。音樂及註明原作之作品,智慧財產權皆為原著作權人所有,其他圖文相關作品,智慧財產權皆為本人所有。無著作權保留聲明之作品,如欲非商業用途轉載或引用,請註明完整出處。

     

  • 訂閱夢想天堂
  • 把 夢想天堂 加入你的書籤,或者利用RSS Feed訂閱最新文章請按下方按鈕


  • 推薦文章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我的5個部落格
  • 夢想天堂
    浪漫奇境
    烈焰煉獄
    凡間
    甜蜜競技場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200512281340[下午茶戀曲] 童話中的雪花 - 康河細雪如夢之憶
    昨日康河
    Bassanio

    [童話中的雪花]

    天氣越來越冷,合歡山該下雪了吧,很多人一定開始尋找暖暖包,而我也開始拿出了圍巾與帽子。很多人懷裡揣著暖暖包,心裡可能想著昨天的麻辣鍋,也可能想著去年冬夜一起取暖的人,而我,想起了如細絲羽絨般的雪花。

    在劍橋漫步的那個午後,一邊回想往事,一邊踱步來到了King's College。雖然天氣寒冷,有陽光的日子,卻還是很舒適。舊地重遊,雖然一切都模糊了些,但透過不斷對比記憶中的片段影像,我曾有過的Cambridge記憶,慢慢地拼湊回來。



    King's College的門前往來的人潮不少,進入門內,卻是一片靜謐,景色依舊。沈思的雕像還在沈思,站立的雕像也沒有偷懶。綠草如茵且寬闊如昔,古老的建築立面也依然被雨水刷得粉白而顯得有點滄桑。



    向著康河的方向前進,在記憶中,多年前造訪劍橋,似乎是連續兩日晴朗的好天氣,康河上滿是搖槳而過的小船,當然,我也在船上享受著碰碰船的樂趣。

    這一回,只剩我孤單一人,在寧靜的校園回憶往事。時間的河流,從來都不停歇,每一秒都是一個過往,過往就只剩下回憶。不知道當年的故人們都在何方?

    回望King's College的大門,滿天的烏雲蓋頂,整片草地都暗了,只剩下穿門而過的那道光,筆直鋪陳在草地上,像是一條黃金打造的神聖通道。才沒多久的時間,烏雲竟然已經將半邊的藍天吞噬了大部分;天上滿佈的烏雲及遠方努力抵抗卻不斷退卻的藍天,搭配大門內牆受光面的閃閃發亮,共同完成了一幅難得一見的畫作,一幅夢中都難以出現的神奇景象。



    我繼續向著康河走去,烏雲也有如萬馬奔騰一般,撲天蓋地而來,我還是被籠罩在烏黑的天地之間,只剩下建築立面的白牆還努力在抵抗著黑暗的力量。



    瞬間,羽絨碎屑從四方飄來,滿天都是。緩慢漂浮著,直到落至地面。這是哪裡來的羽絨,為何漫天都是羽絨?蒲公英似乎又沒有如此細柔,又為何落到地上就消失了,若是羽絨也該有些味道吧?

    是雪。

    我意識到了,這漫天飛舞的,是有如細絲羽絨般的初凝細雪。我心中一陣驚喜,竟讓我在這夢幻的康河畔,迎接這童話中的雪花。而且,我一個人獨享這一切。

    短短的時光裡,我走到了康河邊,站在橋頭,突然間,從天上灑下了冰雹。這不是我第一次體驗到冰雹,但是微小如原子筆尖的冰雹卻不多見。就如雪花一樣,這場冰雹也只浪漫了很短的時間,就留下我孤單一人,細細回味剛體驗的美妙時刻。

    在婚禮蛋糕大教堂裡頭做禮拜的人,可就沒我這樣的好運氣可以享受如此精彩的雪花迎賓慶典。

    冰雹很快就融化了,我仍佇立在橋頭,頭頂上的烏雲快速地往下一個目標攻城略地而去,一切都恢復平靜。天又亮了,綠草還在腳下,康河如昔,似乎剛才的所有變化都未曾發生。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一切都發生在瞬間,也消失在瞬間。



    走過橋,我沿著石道慢行,緩緩遠離康河及King's college,站在遠方,回望,如果雪花與冰雹紛飛之際,我人在大教堂裡,對我而言,一切是不是都等於沒發生,但是,確實發生過的,就曾經在眼前,雖然一切都已經雲淡天青。



    造訪過King's College之後,一如往常,緩緩走向隔壁的Trinity College,穿過兩道鐵門,我又來到了康河畔。當年,在劍橋讀書的情侶友人在橋上甜蜜留影,拜日光之賜,我也留下了一張酷似女孩的靦腆獨照。但是當下,康河上的鴨子悠閒划水,樹柳迎風飄逸,我眼中的一切都是那樣自然,我的心中卻多了雪花翩翩。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