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805隔壁的那個男人

從我搬到他的隔壁已經一年多,我們從未曾有過交談,倒是他的父母過來小住時,和兩位老人家寒暄過。昨晚,一向早睡的老人家凌晨2點還在忙活著什麼,熱切高亢的話語聲清晰的傳進我的耳朵,似乎是在討論“車幾點到,在哪裡扎鮮花”。我隱約捕捉到什麼。早上七點半出門,有意看了下隔壁,一向灰暗陳舊的小房間佈置的光鮮亮麗。床上鋪了大紅色床單,沙發換上了嶄新的沙發套,牆上貼上了“喜”字,閃閃奪目的綵帶隨風飄蕩,新郎官正坐在沙發上等待……永遠舊舊T恤加仔褲打扮的他今天穿起西裝看起來格外的精神抖擻、帥氣無比。今後,她應該不會讓他每晚3、4點才睡了吧?她應該不會讓他夜夜在走道上燃盡煙灰了吧?她應該會在他失意時陪伴帶給他希望吧?婚姻總是會讓人對新生活有無限期待,就連我都感受得到,對他和她燃起期待,期待他們幸福。拙於表達的我竟不知說些什麼去祝福新人,只希望我送去的鮮花能表達我“愛情甜蜜、百年好合”的祝福。

(繼續閱讀)

201205042333小河流金又流火

老屋的前面有一條小河,源於兌山,蜿蜒流淌於上溝、徐坪和幾家獨戶三四里之後,納入了另一條大河。在別人眼裡,這三四里地的長度,充其量野溪一條,叫它小河有點虛浮,可我卻從未這樣想過。從大學畢業到開始工作十多年了,儘管和故鄉的山山水水聚少離多,可這條河在我心裡卻早已切鑿成歲月留痕,綿延流長於記憶的深處。小時候家裡窮,爸爸、媽媽基本上沒有給我們兄妹幾個買過玩具,即便是偶爾有吧,也是玩過幾天後便不再搭理了。倒是那條小河,一年四季都在,成了陪伴我們兄妹和村裡的娃娃們永遠的玩伴,慰藉著我懵懵懂懂的童年。春天到來時,隱隱綽綽的草色裡,迎春花梗開始著上一層淡綠,像是在為報春進行事先的渲染。色彩雖然是淡了點,卻正好投合春來時的那種節奏,娉娉婷婷地,如乘著微風,隨一場小雨,就會全然將春天的奼紫嫣紅抖落了出來,把不甚寬廣的山溝裝扮得異常美麗。在這個時節,大地開始解凍了,父親的農活也就開始了。父親收工回來時偶爾會在小河邊上折些柳枝給我和哥哥編個小涼帽,或者是給妹妹編一個綴著野花的花環。那時候對於父親送給我們的小禮物,我們很是喜歡但卻並不珍惜,戴不了多大一會就隨手丟棄,可幾十年過去了,冬去春來時,小河邊楊柳新葉的葉片上,至今好像還映著父親的面龐,綠汪汪地,清晰如鑒。小河的夏天總是風風火火地,當山坡上的柿子樹、核桃樹、李子樹、野山桃掛上青果,布谷鳥就開始了吟唱。從這個時間起,小河便也開始熱鬧起來,大人、孩子們喜歡到小河裡去洗澡,河水不深,卻也形成了一些大大小小並不很深的水潭。這些小水潭大抵是因為河水沖走了連山石上的土沙而形成,所以潭水清冽,魚翔淺底的景致沒什麼稀罕,倒是騎“水馬”的孩子往往會引起過路人的好奇。“水馬”其實就是孩子們嬉戲時的一種遊戲,是在水中玩的。小時候孩子們戲水時把褲子脫掉浸濕,用馬蘭紮住兩個褲腿,再倒扣在水面上,待裡面的氣體把褲子撐開就可以騎上去了。孩子們騎上“水馬”撲騰不了幾下子就沉了,遠遠比不上今天的游泳圈管用,只是這種童趣是游泳圈無法替代的。就像是初春時機,折一枝柳枝做一隻留底,麥收前耗一隻麥稈做一支麥笛兒吱吱呀呀信口吹起來,不成曲調的音符正好也融入了那的天籟之音,顯得越發古樸而清新。父親從未給我做過柳笛,也不知道是他不會做還是不願意做,在我的影像中,父親很喜歡種樹,我家院子裡的桃樹、梨樹、核桃樹

(繼續閱讀)

201204302313能否借我你的肩膀靠一靠

喝著喝著就醉了,想著想著就心碎了,聽著聽著就哭泣了,一切都是這麼的不經意,如果這杯烈酒可以讓我忘卻一切的悲傷,那麼我願意一口將它飲盡。只是它活生生地在我的生活裡演繹了,讓其中的一筆一劃深深地刻印腦海!擦去臉上的淚水,卻帶不走心中那種痛楚的感覺,故事再美卻總還是要收場!能否借我你的肩膀靠一靠,讓那早已負重許久的主機大腦,暫停一些讓心受累的運轉。不需要你的肩膀有多敦實寬厚,只是想借個肩膀短暫地靠著休息一會,讓我不在感到我的疲憊。能否借我你的肩膀靠一靠,讓那早已感到乏累的心房線條,暫停一些讓思緒困惑的延伸,不需要你太多話語給我安慰,只想借個肩膀安靜的支撐起我的脆弱,讓我不再感到我的孤單。能否借我你的肩膀靠一靠,讓那早已半熱半冷的記憶血液,暫停一些讓心寒刺骨的輸送,不需要你知道太多關於過去,只想借個肩膀灑脫地洗滌泛黃的記憶,讓我不在憶起那些俗事。借的總是要還的!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有借不還再接困難!嘻嘻!也許若干年後,我也可以求得那個肩負得起我所有的快樂與悲傷的肩,累的時候可以依靠,幸福的時候更可以依靠。而我的肩膀,也會是你躲避暴風雨的地方,雨後的彩虹會是我們幸福甜蜜的微笑。楊心遠的BLOG |七朵蓮花盛開 |Navrot's Brigade |《淑媛》雜誌 |高雪松的心情軌跡 |你的健康我們來關注 |雨揚居士-Yohofate好運到 |

(繼續閱讀)

201204230721蕭瑟的深秋

我一直對蘋果的平板電腦充滿著孩子般的好奇,我視它為掌上的奇物,眼見著周圍的年輕朋友們人手一台,沒事時就悶聲坐在一旁鼓搗著,且樂此不疲,偶爾,我會湊上前去拿來一試,它似乎除了正經寫作無所不能,從那時起,我就一直盼著有朝一日亦能擁有一台,方便我上網,亦方便我在微博上寫下快餐文字,至於上面的各類遊戲,自然很容易讓我重返童年,我的頑童心態就是在它的刺激下得以宣洩與重溫。終於朋友將這一神奇的玩意兒交付於我了:王老師,你沒事拿著玩吧,她說,這讓我大為興奮。我一直覺得這個小玩意兒並不簡單的是一台便於隨身攜帶的特殊電腦,更在某種程度上無形中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節奏乃至方式,它的誕生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我的這一判斷目下僅只是停留在朦朧的意識中,但我預感它將會給二十一世紀的人類帶來一種變化。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打開機箱,點開機關,可是除了一個充電的箭頭表示之外,什麼功能均未能顯示,這讓我沮喪,趕緊打電話詢問朋友莊眾,他笑著回說還需要“越獄”,才能裝配上各類軟件。於是我對“越獄”這一詞語發生了興趣,我覺得這一稱謂就像是一神秘的隱喻,似乎在冥冥之中指向了人生的某種境遇,於是我在我的微博上發出如下感慨:一會兒就要為平板電腦越獄了,其實人生的旅程何嘗不是一次次越獄?這個語詞太富有象徵性了,我不知它是否來源於美國的那部風靡一時的電視劇,喻示著我們在人生的大風大浪中,探解令我們困惑與迷茫的世界時,我們需要一把解開生存之秘的密鑰,一旦打開我們將會越獄,然後再入獄再解密,這就是我們所要遭遇的人生過程。第二天,莊眾如約而來,帶上我奔了藍島邊上的百老匯,只須100元就可以讓這台小小的平板從幽閉中穿牆而出───它復活了,我當然知道這是一種犯罪行為,可國人在此問題上似乎從來沒有過羞恥之感,就像我們津津樂道地看盜版的電影DVD。窮則思變,這是中國人的邏輯,這就像窮人才會舉旗造反是一個道理。其實任何振振有辭的辯護都無法改變一個事實────我們在用“卑劣的手段”盜取別人的知識成果,可這又確確實實是我們的“中國方式”。陽光明媚,深秋季節了,金燦燦的樹葉在陽光映射下泛出一道道刺目的光芒,偶爾一陣微風吹過,會有幾片枯葉飄然而落,預示著一個殘忍冬季的即將來臨。我一時想拍下深秋的落葉景象,它會給予我一種說不上來的奇異感受。記得幾天前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