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01241靜讀村夜

鄉村的夜晚像一首詩,一首美麗又質樸的詩,描繪著遠去了車水馬龍的沉靜。這樣的夜晚,何須燈紅酒綠去妝點,它如同以為不施脂粉的少女,返璞歸真的本色便足以令人陶醉其中了。我在鄉間長大,因此我喜歡鄉間的一切,山野,街道,果蔬,蟲鳴和鄉間寧靜的夜晚。鄉間的夜,摒棄了繁華都市的花天酒地,既不妖冶也不張揚。夜,它勾勒著一幅朦朧又閒適的畫卷:月色臨水,靜影如璧;清風徐徐,樹姿婆娑;青草蟲鳴,花香四溢。夜,是與日相對應的,它的到來時輕輕地,不同於日光的張揚。日光,他彷彿是那東北的漢子,帶著十足的爽氣,清晨一至,他便盛氣凌人地撕開蒼穹,把萬縷利劍一樣的光芒普照在大地上。而月光卻和他大有不同,月光是溫婉的女子,來的緩,來得靜,宛然一滴濃墨落在宣紙上,而後慢慢地印染開來,當夜的帷幕籠罩四野,當整個鄉村在她安寧的懷抱中靜靜睡去的時候,正是你品讀月夜的最佳時刻。近日,連續的朗月當空,從天的東方升起,跑上山尖尖兒一路西行。當它達到最圓最亮的時候,整個村落都被點亮了。我喜歡有月色的夜晚,倘若沒有了月色,一切寧靜的美好都將會被埋沒,像渴望瞭解世界孩子叫人蒙上了雙眼,益發變得無趣了。賞夜就等於賞月,正因為有月,夜的美麗與靈動才得以釋放。賞夜是一件至雅的事情,需要欣賞者不急不躁,最好是懷揣一份高雅的性情。選一塊舒適的地方,窗前,或美人蕉的花簇下,而我多選擇後者。溫一杯香茗,將窗簾徹底的挽起,看漫天星斗華光閃爍,晶瑩剔透;看院子內的海棠樹捧出一串串雪色的白;聽門前河道裡咯咯作響的溪水和躲在草叢中蛐蛐和螻蛄的清唱,還要嗅一嗅撲面而來的夾著青草味的泥土芬芳。掬一杯似水非銀的清涼月色鋪在稿紙上,把滿肚子的詩情畫意沿著筆尖流淌出來。小村的夜,是童年的遐想,給予了我太多有關於夜晚的回憶。春天的夜晚,正是由嚴冬的寒冷漸然轉暖的時候,春寒料峭,卻無法撲滅夥伴們的熱情,在窄小的胡同裡捉迷藏,房前屋後的躲閃。石子遍地的土路上偶爾會殘留著未化的殘雪,踩上去咯吱咯吱的響,我們也會用手指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上面,以至於手指頭被凍得像透明的胡蘿蔔。然而這並不是最熱鬧的時候,最熱鬧的當屬夏天的夜晚,夥伴們有做不完的遊戲,大人們有談不完的閒話,天氣熱的緣故,人們往往會睡得很晚,坐在馬路邊的石墩子上納涼,趁著明亮的月色訴說著天南海北。我們做各種各樣的遊戲,抓人,攻城,跳十格,丟沙包……家長們就在一邊談論著家長

(繼續閱讀)

201205041000離別記憶,染指流年

說實話,習慣了懶散的生活後,才知道曾經我過得那麼充實。現在看來,我就是一盤散沙中的其中一粒沙子,既無力回天且只能每天等著被浪打。清晨,懶散地走在街上。那是考完中考的第二天。一般來說,除了去上學的時候,清晨的陽光與我無緣。這會兒是例外,剛去網吧通宵回來,飲了幾瓶啤酒,一夜無眠。六月中旬,五點多就出太陽了。仔細看看,才發現原來清晨的陽光也那麼刺眼。不過奇怪,我研究它幹什麼,果真是因為假期導致我極度空虛。路過間雜貨店,買了一瓶礦泉水,準備洗個臉的,卻發現一點力也使不上來,瓶蓋都扭不開了,情何以堪啊。不用這樣吧,康師傅礦泉水,給個面子,您稍微鬆點行嗎?去個通宵就累成這樣了,以往都不曾這樣過的,不過還好沒像我同學詛咒的那樣悲慘——猝死在網吧。看了看手機,六點四十分——上學時間。熙熙攘攘的學生往學校走去,畢竟他們還沒放假,但好笑的是,我在這個點回家睡覺。在幾天前,這個時間點我還急匆匆地去上學。但我很得意地告訴你們一件事,我清晨上學總是差點遲到就到校了,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那破學校沒有什麼華麗的裝飾,也沒有西方建築的風格,沒辦法,老古董學校就是這樣,沒有被判危房我都偷笑了。因為我記得,每逢下雨天,我們班牆上總會露點水下來,有時候露一灘,乾脆拿拖把來直接拖地板了。門口寫著“初三(2)班”的牌子,是我們一體的標誌。想當年,那還是“初一(2)班”呢,不知不覺我們就跟著這牌子老了三歲了。教室也換了幾次地方,不過我們與那棟教學樓有緣分,換來換去也只是換樓層的位置而已。記得老有些同學跟我抱怨上學苦、上學累、上學還要交學費、當個民工都乾脆……對此我笑而不語,因為有時候我其實也挺贊同這個說法的……雖然說這裡是傳說中的尖子班,但是女大十八變(男人也一樣),或許初一時候的你還算是個佼佼者,到初二後你就只有做前幾名的份了,當然,倒著數的。平時寫下小說散文什麼的只是個人愛好,在學校寫作文時卻寫不出這些華麗的詞語了,可能怕跟不上時代的老古董們看了會鬱悶。不過這些都是題外話了,權當我吐槽吧。在這個魚龍混雜的大家庭裡,我的海拔不算高也不算矮,所以座位的地理位置還不錯,睡覺和說小話都挺踏實的。天天上課都盼望著早點下課,天天上學

(繼續閱讀)

201204271935原來到不了的地方叫遠方

誰陪我攜手夕陽,誰陪我到地老天荒,一直以為愛情就是全部。歌德的“我愛你但與你無關”我不是不明白,茨威格的一封陌生女子的來信,那深深的簡單的愛我不是不瞭解,可我還是固執的不肯回頭。誰說陪我到遠方卻忘記方向,誰說要選擇忘記卻固執的不肯回頭,也許我就是一個固執的孩子,固執的只是等一個信息或是一個電話。我不斷的罵自己:孫雨飛,你看菜根譚,讀紅樓夢,品老子莊子道德經,看余秋雨葉傾城雪小禪,讀培根尼采杜拉斯,為什麼還是執迷不悟,古今中外的書你看了多少,一點長進都沒有再看下去也是白看。是啊,再看下去又有什麼用,我還是想不開參不破。捲起楊花似雪花是幾月天的事,相似如有意,古塞莫飛霜有事何年的風景。為什麼所有人都能選擇離開,只有我自己選擇了留下,我不斷地懷疑又不斷的論證,可是結果是什麼我不知道。常常在想如果我是淚珠可不可以像她那樣的愛巴南愛的無怨無悔,我如果是杜拉斯可不可以想她那樣愛的絕望,破碎而炙熱,我如果是七月可不可以愛的那樣包容那樣柔弱。我不知道。茱莉——愛情交友婚戀課堂 |張檸部落格 | 舒雲的BLOG |辛唐米娜的BLOG | 謝浮名 |文者滄桑 笑向天涯 | Editor's blog |譚思禕的部落格 |

(繼續閱讀)

201204222223公交車

像一個頑皮好動的孩子,先是用樹影遮擋住三兩處字跡,看著不為所動,索性繞在身後伸手蒙住了眼睛,煙不用猜也知道,是夜色。便遂了它的意,合上書,把視線投向車窗外被越來越濃的夜色逐一點燃的燈火。煙總這麼在公交車上度過下班的半個多小時,秋天了,日子越發過得侷促,只能有一小半時間可以翻會兒書了。一起的同事常說,煙嫌自己的近視不夠哩。這常常讓煙記起十二三歲的時候。那會兒他還剛剛有些近視,也還從來沒有坐過公交車,儘管公交公司就在學校的對面。有時候會看著進出的公交車出神,以為能常常坐一坐該是無上的幸福了。煙不由得為自己有過這樣的理想失笑了,如果一切的理想都是這麼簡易該多好呢!煙現在每天都要很長時間的公交,因為自己飯碗是一個坐落在遠郊的景區。但幸福卻不在這公交車上,似乎有時候坐在車上假想自己還活在十二三歲,心裡會泛起一陣歡愉的電流,雖然只是極其微弱的一線。的確是件糾結的事兒誒!但說是糾結,彷彿也有些不對,似乎除了蒙娜麗莎之外,沒有什麼是耐得住不停面對的。就算是早晨洗罷臉,面對了鏡子裡的自己,也會突如其來地生出些面目可憎的厭惡,這個做什麼都狼狽的傢伙總會有對不住這麼好的清晨的尷尬;好在這一刻天色暗了,秋深得連黃昏都省略了,蜷在公交車最後一排角落中的煙已經被陰影接管了。總是不自覺地把自己放在最邊緣,好像隨時會跌落進別一個世界似的。煙總能清清楚楚看著身邊的一切,卻總覺得這一切似乎永遠和自己沒有太大關係,那種陌生的感覺卻真真實實地凸現出了幾乎常常被淹沒在喧囂裡的自我,煙喜歡這直接的面對,不管有過什麼樣的遭遇,似乎都可以抖落掉,自己還可以擁有不一樣的可能。朋友說,煙你這輩子不會有什麼出息的,因為你實在太不合群、太傲慢,又太消極了;煙也以為他說的有些道理,但煙明白自己其實不是傲慢,只是面對了這世界太不自信了,甚至是有點自卑,總是有點兒暗暗的怯。有了這麼一個聲色囂鬧、壁壘森嚴的強悍世界,自己能算個什麼呀?就算側身進去了,總是顯得太輕浮,總是徒惹人厭而已。平坦的路總是很難得,總有那麼多迴避不了的坎坷與曲折;但習慣了以後,一切的顛簸動盪最後都很意外地搖晃成一種節奏,有些輕飄,也有些昏沉。同事喜歡在車上小睡,但煙卻不喜歡這樣,儘管明知道其他的法子其實都不夠安逸。煙總以為,睜著眼睛自己才真正是自己的,當感受從體內醒來,有一種抽離出去旁觀的奇異,煙這才敢肯定,那二十一克的靈魂沒有死去。車窗該是天下最好的

(繼續閱讀)

201204100840逝去的青春情義

一  多年後,我仍記得那個場景。  媽媽提起包,轉身環視這個已經破敗的家。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眼裡閃耀著光芒。我站在那裡,依依不捨的看著她。媽媽扭過頭去,深呼吸,長出一口氣。她放下包,招手叫我過去,一把抱住了我。  「媽媽,你能不能不走?」我帶著哭腔說。媽媽沒說話,只是將我抱緊。  「媽,你別走,我不想讓你走。」我說著,淚下來了,繼而大哭。  哭聲在小屋裡迴響,孤單而蒼白。那時的我,無法控制自已。悲哀翻湧上來,胸口涼涼的,酸酸的。哭對我來說是個很好的解脫,可以讓我肆意渲瀉言語未能表達的情感。  我的嗓子變得嘶啞,失調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響著;我的眼睛已經紅腫,淚流下來,引起酸澀的滋味。哭過了,喉嚨會漸漸恢復,眼睛也會變好。只是這感覺,永遠的留在了記憶裡,揮之不去了。  我感到媽媽的身體也在顫抖,抬頭看時,她的臉上也滿是淚水。我伸手給媽媽拭淚,哀求說:「媽媽,你不要走,好麼?」媽媽鬆開我,抹了淚說:「小暉聽話,媽媽還會來看你的。給你買很多好吃的,很多漂亮衣服,還有很多的玩具。」  「真的麼?」  「當然是真的。」媽媽摸著我的頭說。她又一次緊抱了我,站起身往外走去。  「媽你別走!」我顫聲叫著,跟了過去。門卻「砰」的一聲關上了。  「媽你別走,我一定好好聽話。你別走,別走!媽……」我立在那裡咧嘴大哭,門外響起了腳步聲。自始至終,爸爸只是默坐著,嘴裡的煙紅閃閃的亮著。  那是小學畢業後的暑假。別的孩子因小學生涯的結束而興奮不已,準備痛快的玩上一夏天。而我只能縮在角落裡,腦子裡滿是混亂不堪的愁緒和未知的問題。我的心,酸且痛。我的曲折而又離奇的人生經歷就這樣開始了。  我當時很有些怨爸爸,怨他為什麼不去攔著媽媽。雖是這樣想,我卻不敢有任何不滿的表現。  爸爸是個貨車司機,正像那功率強大的機器一樣,平時靜默無聲,一旦發動起來便有股令人震撼的力量。他不愛說話,可沉默中自有股威嚴。爸爸從小生長在山區,通過自身的努力,留在了城裡。到目前為止,他是那裡唯一走出來的人。家鄉人對生活的態度,只希望能吃口飽飯,能有個媳婦,生幾個娃便是好福氣了。父親的成功讓他們眼紅,再加上又時常有錢寄回去。更讓他們羨慕不已,常誇爺爺奶奶好福氣。爸爸帶我回去過幾次,他說,讓你看看那裡的生活,瞭解苦日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回去後就要好好的努力。山裡景的色倒是不錯,可日子過的很窘迫。爺爺奶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