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70005初至東引反共救國軍報到(下)

我官校二年級時,曾坐台澎輪從高雄到澎湖去探視中南半島難民,那一次坐船我暈船在船上吐的半死,因此對坐船心裡有些害怕。這一次要從基隆坐到更遙遠的東引,為了安全起見我上船前就先在碼頭買了幾顆暈船藥吃。晚上7點前就上了船,找到自己的床位,是四層式的帆布吊床,空間很小,上面的人躺下來後帆布底幾乎都快貼到鼻子。當時軍官和百姓有床位,阿兵哥則無床位,自己找地方躺著或坐著休息。晚上9點多時才開船,剛開始大家都站在船舷邊看基隆港的夜景,等船一駛進外海,馬上開始猛烈搖晃。

(中間是谷紀剛連長,帶我們去澎湖探視中南半島難民)

當年運補外島的船隻有兩種型式,2字開頭的戰車登陸艦(LST),能載人也運貨,我們稱它補給艦;另一種5字開頭的人員運輸艦(AP),我們稱它交通船。那年代每個月有三個航次,平均約10天左右開一趟船,交通船開時僅開一艘,補給艦開時同時會有四艘船一起開,分別運補東引,南竿、北竿和莒光,當然開船時旁邊都還會有驅逐艦在護航。

(網路照片-2字開頭的戰車登陸艦LST)

我第一次去東引就搭上補給艦,補給艦是平底船(因為要搶灘登陸卸貨),船一開進外海就馬上開始劇烈搖晃,這個搖晃不止是左右搖,有時又變成前後上下震動,台灣海峽12月的東北季風強烈的令人驚心,當時的海浪有多大,船就搖晃的有多厲害。我們的睡艙在船尾,下面是引擎,引擎燃燒的柴油煙味,加上船隻劇烈的搖晃,馬上就有人開始嘔吐,嘔吐聲及吐出來東西的腥味,和轟隆隆的引擎聲,讓人既難入睡也很難在船艙繼續待下去。

(網路照片-5字開頭的人員運輸艦AP)

我起身下床想到艙外去走一走,先要跨過躺在地下睡的東倒西歪的阿兵哥,才剛出艙門,凜烈的寒風及細雨,還有不時翻打上來的海浪,馬上就會打到身上,不得已只能退至艙門處呼吸一下新鮮空氣,遙望四週海上是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這樣待在艙門旁也待不久,船隻搖晃的實在太厲害,我也只能乖乖的再躺回吊床,想睡也睡不著,這一個海上航行的夜晚是很難熬的。(註:我在東引服務期間來來回回共坐了12趟船,這第一次坐船也正是遇到風浪最大的一次)

(網路照片-初見東引島)

我去東引之前,對東引一無所知,同學要捐錢給你,想必那裡一定是極艱苦地區,我把它想像成是「鳥不拉屎,雞不生蛋,烏龜不靠岸」,又寸草不生盡是一片貧瘠黃土的地方。經過了一夜海上痛苦的航行煎熬,終於天亮了,此時聽到有人喊說:「看到東引了」,大家紛紛走出船艙去看,只見遠遠的海上有一塊黑黑的島。看得到跟船開的到,還是有許多時間落差的,船雖然一直在開但速度很慢,能清楚看到島上的狀況,都已是七、八點以後了。

(網路照片-東引島)

我第一眼看清楚東引的樣貌時,心裡是很安慰的,第一我沒有暈船(註:我從此不管到那裡坐船,不吃暈船藥也都再也沒有暈過船),第二我看到島上有許多青山綠樹,這比我原來想像中的不毛黃土之地,狀況實在好太多了。那年代的東引,東引和西引之間還沒有搭橋連通,橋只搭到中間的中柱島,而東引港也沒有碼頭,是一片灘岸,軍艦是無法停泊的,不管是交通船還是補給艦,都要停在離岸好幾百公尺處下錨,等島上開出2LCM登陸艇來接駁。

(網路照片-東、西引之間的中柱島)

當天的海浪還是很大,LCM雖已靠至補給艦旁邊,但上下起伏落差還是太大,海軍人員搭好了木板,每當LCM浮起與補給艦等高時,要上島的人員就紛紛背()著行李跳至LCM船上,人員接滿後再開回東引岸邊。然後就是標準的搶灘登陸,當LCM靠近灘岸放下前艙門,大家就快步跑至岸上,動作稍慢鞋子馬上就會被海水打濕,或是不小心腳還會扭到。

(網路照片-LCM登陸艇)

我一到岸上,看到斜坡上停了一排軍用卡車,這又讓我一陣歡喜,「哇!這裡居然有車子呢」,我原來把東引想像的是極端惡劣之地,但一到島上卻沒有像原先想像的那麼差,心裡自然就會十分安慰。我到島上開始服務後,才知道島上規定平時軍用卡車是不准載人的,不過當天指揮部用了兩輛卡車把我們31位新到軍官,接運至島上高處的軍官俱樂部填寫資料。軍官俱樂部非常乾淨但很簡單,沒吃也沒喝的東西,只有幾張桌椅,我們早餐沒吃到這裡雖餓也只能忍耐。12月的東引很冷,戶外及山頭上的海風吹的令人只打哆嗦,我們能躲在軍官俱樂部內安靜無風,已是很難得的。不過這樣的享受也只是短暫的,資料填好後各單位紛紛派人來領回自己的人,我跟著砲兵營的人事官走出軍官俱樂部回到營上,這還只是東引艱苦的日子才剛剛開始呢!

(在東引我們每個部隊都有漆上「忠義驃悍」的精神指標)


回應
華興校歌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