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40308[東北歐] 愛沙尼亞Estonia: 文化&歷史篇

歷史背景:

愛沙尼亞Estonia(愛沙尼亞文Eesti)是北歐波羅的海三國之一(另兩國為拉脫維亞Latvia及立陶宛Lithuania),先民是屬於芬蘭烏戈爾人的愛沙尼亞族。這小國面積比台灣小一點,人口也只有二百萬,卻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所以彼此有自己的小屋不出奇。愛沙尼亞多次由北歐各列強統治,其中包括丹麥、瑞典、波蘭,最終被俄國吞并。及後1917年列寧發起俄國十月革命,愛沙尼亞爭取回復獨立成功。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與其他東歐和中歐國家(包括波蘭和東德)一起再次被蘇聯吞併,列為蘇聯國之一,俄國遷入俄國人嘗試俄國化,並實施「大鑊飯」的共產主義,食物配給限額,人民苦不堪言。

50年代強權的俄國領袖史達林去世後,蘇聯對愛沙尼亞的控制逐步有所放鬆,愛沙尼亞設立開通了塔林至芬蘭的輪渡。1989年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及立陶宛為了顯示三國追求脫離蘇聯各自獨立的決心,一起發起動員所有國民手牽手組成一個穿過該三國共600公里的人鏈向俄國和平示威,聲言蘇聯入侵佔領是不合法的 (而俄國強稱三國是自願加盟蘇聯!!),此事件場景震撼之牽動情緒令國內人民團結起來,也給予俄國國際壓力。1991年蘇聯發生政變,愛沙尼亞趁機與其他波羅的海二國宣告獨立,俄國自顧不暇,終於於8月26日發表聲明,承認波羅的海三國和其他加盟共和國的獨立要求,並指明對三國放棄要求修改邊界的權利,撤出所有俄軍。至今,愛沙尼亞已加入歐盟、世貿和聯合國,二零一一年更開始使用歐元(euro)。


回到遊記:

我們到達機場,他的妹妹駕車己經來到接我們,幸好她會說英文﹗愛沙尼亞文和芬蘭文我完全聽不懂呢﹗機場跟市中心很近,十分鐘就到了他在塔林的家,這 是我這三個月的落腳點。這裡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獨立屋,還有自己的小花園,自己的車子,空間比香港大得多。他家有兩層,廚房起居廳都廁所各有兩個… 最重要是,他家竟然有私家桑拿室﹗



後來才知道,和芬蘭人一樣,大部分愛沙尼亞家庭都有自己的桑拿室。他們特別喜歡寒冷的冬天焗桑拿,温度可達八十至一百度,他們會脫光光的用碌油葉做的扇子拍打身體(有助血液循環),焗五分鐘外出過冷河洗個短澡或休息喝喝啤 酒,甚至會跳進湖裡或雪堆上,然後再焗桑拿和過冷河,重覆大約4-5次,最後洗澡。


這種像童話故事的火爐,在這裡也非常普遍。他媽媽的手種蘋果汁和hand-made cake﹗


我住三個月的房間。




家裡的樓梯。


園子種的櫻桃樹。


塔林交通完善,有巴士、電車、火車等交通。車票eur$1單程,eur$1.2則一小時任搭。10張票eur$8,可在kiosk買票,或上車向司機買但會較貴。



愛沙尼亞主食是薯仔、黑麵包、意粉。也有buckwheat (tatar),一種像糙米但圓狀的穀類。食物主要味濃。他們每餐都會搭麵包吃,像丹麥那種open sandwiches一口吃菜一口吃麵包。飲品配搭是超便宜的牛奶(piim)和酸奶(buttermilk),或者ligonberry tea。



由於曾是蘇聯一部分,飲食也受到很大影響 (儘管他們很討厭俄羅斯人),俄菜深深滲入他們的日常餐飲分不開。俄羅斯沙律(材料切得很細)、seljanka濃湯等、酸青瓜等都很是普遍的愛沙尼亞主食。



緯度比丹麥主國還要北的愛沙尼亞,不少國民認為應分納為北歐而不是波羅的海國,先民自芬蘭人種愛而且其語系非常接近芬蘭,卻和拉脫維亞和立陶宛語系亳不相干,被瑞典和芬蘭統治期間也滲入該國文化。這裡和北歐五國一樣,每年冬天都是白雪愷愷,甚至有時會低至零下三十度,在夏天每個家庭都會預備木頭以便冬天燒火取暖(有些人會自己去砍有些人會買)。



他們也很流行辦Sauna Party,邀請一班朋友來邊焗桑拿(穿泳衣)邊聊天喝啤酒吃小吃,開開心心地分享彼此的日常生活小事。



焗完桑拿的人跳進河裡過冷河﹗

水上單車遊湖~


和駕車一樣,對於他們來說,在暖爐或桑拿中用乾木 和報紙起火,這是很基本每個人都會的技巧。他們的房子牆壁很厚,窗戶以兩層玻璃隔著空氣來保暖。


愛沙尼亞學生在夏天會有三個月暑假,每年9月開學,每個學生都會帶著鮮花上學,送給老師以表謝意。對我來說十分新鮮。


自 古以來,訪友送花是愛沙尼亞的傳統習俗,在愛沙尼亞送花必須是單數,雙數是吊喪用的,而送4朵花給人更是咒人死的意思。在愛沙尼亞的小孩,零下30度 才不用上學。我告訴他們香港低過5度有些孩子已不用上學,他們都大嚇一跳。而大人也一樣,嚴寒下也照樣上班,車子和室內都有暖氣,所以不妨礙他們的日常生 活。當然他們不怎麼喜歡日照短(11am日出,3pm日落)而又常常下雪的冬天,所以夏天來到大家都很開心(20-30度),冬天努力工作累積假期來在夏 天渡假。




夏 天人們會到海灘游泳和BBQ。他們的BBQ和香港不同,爐子是有煙囪的,用乾木和報紙兩三下就起了火,待沒有濃煙了就開始燒烤。燒烤這工作多只由一至兩個 人完成,將肉(超市可買到1kg一桶已醃好的肉非常方便)放上網子上燒,其他人則在旁站著喝啤酒聊天,待所有食物燒好,大家才開始開動在桌上一起吃。香港則是用叉子各自燒各的,享受燒食物的過程,而外國他們則享受大家坐下聊天的過程。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香港式的,不用待肉都放涼了才開動嘛﹗


他 們非常熱愛運動,更可以說是全民運動的一個國家。冬天滑雪溜冰,夏天人人都到運動徑上跑步、踏單車、滾輪溜冰、競步、游泳,無論風吹雨打都無礙他們對運動的熱愛。而野外 定向(Orienteering)更是男女老幼的大愛,他們對這運動的熱愛程度簡直超乎我想像。野外定向類似大學ocamp的treasure hunt,每人獲取一張沒有字的地圖,跑進森林(沒有路)尋找一個個checkpoint,鬥快跑到終點 (4-10km不等)。


幾 乎每兩天傍晚就會有一次活動,不論在職人士或者小孩長者也會大量大潮地駕車到森林會場作一番競賽。連八歲小孩也會一個人拿著地圖跑進森林裡,他們的父母都 很放心(父母也參賽),對我來說非常不可思議。我參加了三次,也覺得非常好玩。在陌生的森林裡一個人奔跑至終點,很具挑戰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