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陳世明先生有關「絞(ká)」、「人、儂(lâng)」閩臺語本字个討論 @ 鹿津遊子-許嘉勇 ê 沓沓滴滴(ta̍p-ta̍p-tih-tih)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201211181055答陳世明先生有關「絞(ká)」、「人、儂(lâng)」閩臺語本字个討論

    多謝陳世明先生个指教。


    陳先:「軋米,普通話寫作『碾米』。(辭海•鐘文出版社)Google關鍵字『軋米』。碾米廠,在大陸湖北省還有許多『軋米廠』,因為『碾』就是台語『軋』的意思。Google關鍵字『碾軋』。軋米,倒裝句叫「米軋」。」「儂,蘇、浙一代的方言(吳語),是“我”的意思(南一書局、鐘文出版社等出的辭典均相同解釋)。此處拿來當“人”使用太牽強,字義也不合,文獻也無此用法。」「其實我不是針對許先生,但身為一個教育工作者,對文化傳承要有責任感。我的理論很簡單,一直以同義字的關念解釋,因為同一個漢字台、客及國語發音皆不同,意思一定相同,而台灣卻以國語來湊台語的音,難怪會很離譜。」

     

     

    我毋是研究臺語漢字个專家,以下是我粗淺个看法:


    一、華語个『碾米廠』,臺語號做「bí-ká」,漢字寫做「米絞」。照歷史來看,「米絞」是日本人來則有个新式『碾米廠』,舊底个臺灣人是用「塗礱間(thôo-lâng-king)」。若摕湖北省个『軋米廠』來稽考臺灣「米絞」个用字,是「豬母牽對牛墟去」。1931、1932年《臺日大辭典》着已經共「bí-ká」寫做「米絞」,「ká」是「絞」个白話音,音義有合,寫做「米絞」是夠今(kàu-tann)上妥徹--个。


    咱翻頭來看「軋」--字,《廣韻》:「烏黠切」,對應現代閩語是「at」;1800年《彙音妙悟》:「干韻英母」→「at」;1869《彙集雅俗通十五音》:「觀韻英母」→「uat」;1913年《廈門音新字典》記「at」、「ut」,1954年《彙音寶鑑》記「at」、「uat」。歷來个韻辭書計是共「軋」--字描寫做「零聲母、入聲」,用「軋」來做「米絞」个「絞(ká)」,聲、韻、調攏無通,硬卜共「米絞」寫做「米軋」,着親像有人共「較車(kah-tshia)」寫做「軋車」sâng款,落落(lak-lo̍h)去用華語音鬥語音个思維。


    二、people語叫做「lâng」,在來个歌仔冊是用「人」--字而無用「儂」--字,「人」--字是訓讀字, 本字是「儂」--字,教育部个推薦用字窮實毋是本字个「儂」,國語會是推薦訓用字个「人」,另外共「儂」列做異用字。


    國語會个用字解析會做得通參考:「有學者研究認為『人』這個字的唯一發音是『jîn』,也就是說『人』字並沒有『lâng』的發音。『lâng』的正確用字應該是『儂』,因為樂府詩〈子夜四時歌夏歌〉中,『赫赫盛陰月,無儂不握扇。』當中的『儂』就是『人』的意思。『儂』不但有『人』的意思,也有『lâng』的發音,所以應該就是『lâng』的本字。但是因為『儂』不是現代華語的常用字,多數民眾看到『儂』不知道這個字的意思是『人』。為了顧及多數人的閱讀理解習慣,我們認為把『lâng』、『jîn』都寫作『人』,不但筆畫簡單,理解容易,在臺灣閩南語文中也不會有任何衝突、困擾。只是為了顧及部分喜歡使用本字的人,推薦用字把『儂』收入了異用字。如果有人喜歡使用本字,要把『美國人』寫成『美國儂』,也是可以的選擇。」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