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物」次字 ê 音讀 @ 鹿津遊子-許嘉勇 ê 沓沓滴滴(ta̍p-ta̍p-tih-tih)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202106300601「啥物」次字 ê 音讀

    〈「啥物」次字 ê 音讀〉,《歌仔歌年刊》創刊號,2021.06,p.77-78。

     

    許嘉勇

     

      ê  話有寡出現佇句尾 ê 詞,照講是無應當出現佇句尾 ê 句法成分(sîng-hun),種个(tsióng-ge)文句表示說話 ê 人有寡話並無講--出來,毋拄聽話 ê 人已經會用得理解,所致無需要繼續解說。只tsua̋i標示有話並無講明 ê 成分,會用得號做「言談標誌(discourse marker)」(盧廣誠,《臺灣閩南語概要》p.111-112)。可比講:我聽一下笑「甲(仔)」、人熱「甲(仔)」、人𤺪(siān) 「甲(仔)」、衰「甲(仔)」、我都食飽--矣「閣」、我都無錢--矣「閣」、人都死--矣「閣」、人都走去美國--矣「閣」、柳丁足甜--ê「講」、「姦(kàn)」。只tsua̋i句尾ê「言談標誌」實際計讀做變調。 

      「省乜」是咱 ê ê「基本詞彙」,照講,無 sâng 腔口 sâng 款是有共同 ê 底棧(underlying form),頭--字有「siánnsiám受次字聲母逆向同化)、sánnsímsénn銅山西埔說【省人 sénn-lâng】)、」各種變體,次字有 ê 記做陰入 êmih」,有 ê 記做陽入 êmi̍h」,閣有「mehê 變體,漢字照講著寫做「省乜」,在來 ê 歌仔簿(冊)寫做「省乜」也誠四常。

      「省乜」ê 次字就是頂一段所說 ê 句尾 ê「言談標誌」,佇「省乜」後壁已經斷句 ê「乜」--字,有 ê 所在 iu 原講做陰入本調,ex.三邑泉腔(陰入本調讀高促調[50]或者是喉陰入有略仔降 ê [540]基隆盧廣誠老師、漳南銅山ê五都腔(陰入本調讀中降促調[320]……

      毋拄現代多數 ê 腔口,「省乜」後壁已經斷句 ê「乜」--字,實際是讀做高降調 êsiánn-mi53」,照我 ê 淺見,應當是就是頂頭所講 ê 省略後壁話句 ê「言談標誌」,因為【乜 mihê 變調是「-h42」,所致實際是高降調 ê [53],只个省略後壁話句 ê「言談標誌」佇頂懸咱看-- ê 例,計是讀做變調,因此只个高降調 êmi53」就是喉束陰入(-h4) ê 變調[1],閣拄千符合同安腔陽入 ê 本調(目前臺語下半州腔 ê 主流),致使在來 ê 白話字定定記做「siánn-mi̍h」。只个省略後壁話句 ê「言談標誌」,因為多數 ê 腔口喉束音/-h/變調了後會脫落,造成現代人會感覺是次字陰上 êsiánn-mí」。

      「省乜」ê 後壁無斷句 ê 時,次字【乜 mihê 後壁接名詞,只个時陣【乜 mih】正常變調,普通腔是「-h42」,實際調值讀做次字次高平調 êsiánn-mi44 + N.」,一般人會記做次字陰上 êsiánn-mí + N.」,論真是虛詞輕讀再變調 ê 因端。咱 ê 話陰去、喉束陰入 ê 虛詞,定定因為語義虛化,致使 kap 後壁 ê 音節佮(kap)  khah 倚,以普通腔所講 ê32」、「-h42」來講,閣進一步產生第二次變調「21」,也就是「321」、「-h421」,實際語音定定弱化變做高短調,ex.【去 khì/khù/khìr】、【佮 kah/kap】、【甲 kah】、【較 khah】、【欲 beh/bueh/berh/boh】、【咧 teh/leh/tih/lerh/terh】、【閣 koh】、【才 tsiah/tsiànn】、【遮 tsiah/tsuah】、【遐 hiah/huah】、【煞 suah】、【毋過(koh/kò)】、【會用得(eh)】、【袂用得(eh)】。表面形式(surface form)--起來是「siánn-mí44 + N.」,究真次字 ê 底棧iu原是喉束陰入 ê【乜 mih】。

      另外,以筆者 ê 鹿港話來講,鹿港確實也有人是說做「siánn-mí55」、「siánn-mí35 + N.」,毋拄照我 ê 淺見來看,tse 是路尾 ê 變體,鹿港  iu 原有老大人是說「siánn-mih50/540」、「siánn-mih50/540/55/554 + N.」,只个次字讀做陰上本調 êsiánn-mí55」,照講就是原型「siánn-mih50」次字喉束脫落了後 ê 變體,進一步演變 kàu 後壁接名詞 ê 時,「what + N.」也變做次字讀中升調 êsiánn-mí35 + N.」。

      閣有幾个相關詞彙:【乜代(事) mih-tāi】、【何乜苦 hôo/hô-mih-khóo】、【某乜人 bóo-mih-lâng】,「whatê「乜」也計是喉束陰入 êmih」,《教典》共「某乜人」、「何乜苦」ê 次字孤記做路尾 ê 變體「」,顛倒無記本底正讀 ê 喉束陰入「mih」,日本時代 ê《臺日大辭典》就是記做「bóo-mih-lâng」、「bóo-mih-hiann()」、「hô-mih-khóo」。

      音變、音變,十音九變,尤其是常用詞閣 khah kuē/khuài 變。「省乜」次字  ê 表面形式(surface form)雖然各樣,因為無sâng ê 因端有無sâng ê 表現行為,毋拄咱若究勘伊 ê 底棧(underlyling form),伊 ê 本調窮實就是喉束陰入 ê【乜 mih】。

     



    [1] 頂一段三邑泉腔 êmih50/540」也會用得看做是變調,因為本調、變調 ê 調值sann-sâng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