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306香榭麗捨大道歷史

香榭麗捨田園大道始建於1616年,當時的皇后瑪麗·德·梅德西斯(Marie de Medicis )決定把盧浮宮外一處到處是沼澤的田地改造成一條綠樹成蔭的大道。因此在那個時代香榭麗捨被稱為「皇后林蔭大道」。  十七世紀中葉,凡爾塞宮的風景設計師勒諾特(Le Notre)在對盧浮宮前的杜樂麗花園的重新設計中延伸了花園中心小路的長度,新的林蔭道從盧浮宮出發直至現今的香榭麗捨圓形廣場。太陽王路易十四可順著這條無任何建築物遮擋的道路觀看每天消逝在西方地平線上迷人的晚霞落日。  1709年兩旁植滿了榆樹的中心步行街的建成勾勒出了香榭麗捨的最初雛形。 這條街道也成了當時巴黎城舉行慶典和集會的主要場所。1724年,昂丹(Antin)公爵和瑪雷尼(Marigny)侯爵接手了皇家園林的建設管理,在此期間他們完成了香榭麗捨的全線規劃工作,從此香榭麗捨成為了巴黎最有威望最重要也最具誘惑力的一條街道。  18世紀末,香榭麗捨所在的那片田園水澤還分屬不同的所有者,其上還零零星星建有一些房屋和商店。1828年,這條大道的所有權全部收歸市政所有,後來的設計師希托夫(Hittorf)和阿爾方德(Alphand)改變了對香榭麗捨最初的規劃方案:他們為香榭麗捨添加了噴泉、人行道和煤氣路燈。  10月的香榭麗捨大道香榭麗捨大道的演變史同巴黎的市政發展史緊密相聯。據史書記載,1667年,皇家園藝師勒諾特為拓展土伊勒裡花園的視野,把這個皇家花園的東西中軸線向西延伸至圓點廣場,此為大道雛形。當時,道路兩側還是荒野和沼澤。1828年香榭麗捨成為市府的資產後,市府為它鋪設人行道,安裝路燈和噴泉,使之成為法國花園史上第一條林蔭大道。  第二帝國時期,拿破侖三世耗時18年(1851—1869)轟轟烈烈地擴建巴黎,他委任塞納省省長奧斯曼主持擴建工程。為在阻塞的城市重新安排交通,奧斯曼把交叉路口的廣場改為交通樞紐,為此擴建了許多街頭廣場,如星形廣場、巴士底廣場等。連接各大廣場路口的是筆直寬敞的梧桐樹大道,兩旁是豪華的五六層建築;遠景中,每條大道都通往一處紀念性建築物。這種格局使城市氣勢恢宏,車流通暢,當時即引得世界許多大都市紛紛效仿。用今天的眼光看,它仍不失為實用標準與審美標準相結合的典範。  正是這次擴建工程,使香榭麗捨大道真正成為「法蘭西第一大道」。奧斯曼將星形廣場原有的

(繼續閱讀)

201204282143愛,不用三思而行

愛,無需考量,證明是真心愛了,就勇往直前,害羞,怯糯在我看起來都是弱者的行為,彼此相愛,這是要很多前提基緣的,人家說,五百年的回眸才換來的一次擦肩而過,然而想想這五百年是多大的一個數位啊,期間的兩人會糟到多少磨難是難以相像的,所以我主張對愛往前衝,不畏懼,更無需他人的認可。愛了,不用三思而行,因為緣分天注定,是你的就是你的,想推也是種枉然。這分緣會跟你到天涯海角,直至人生的盡頭。想想世人在聰明,在有心機在狡猾,可終歸是紙老虎,耐不過天的。更耐不過緣這個字。所以緣分不能於強求,我想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那才是最完美的結局,人生也才沒有遺憾。如果沒有緣分的兩個人硬要扯在一塊。那麼相互間的磨擦隔閡都將使對方都覺得壓郁,浪費時間而已。對愛情要果斷而不是武斷。要感覺而不是感動,馬馬虎虎的感情在將就也是徒然。最終糾紛會使兩個人連朋友都做不成。形同陌路。多一個朋友少一個敵人。愛情做不成了,非敵非友是不太可能。所以只能是兩者取其一,當然了,寧願多個朋友多條路,總比過著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尷尬強,新新世界的人們都很明斷了,所以我想他們會極認真的對待男女之間的關係才是。否則這熟悉的陌生人可不好當。愛情,不能等,不能想太多,今日事今日閉,不要讓相愛的兩個人都因為一點點小事,讓對方都等到載貨而都謝謝了,才來體味其中的醉香。不要等到白了到才厚著臉皮說愛你。人生短短數十載,要做的事很多,如果連最能享受的愛情時刻都浪費了,那人生就少了分熱絡的溫馨話語,少了分激情的燃燒時刻。美好的明天就此人生脫節,豈不枉費緣分二字在人們身上的意義。愛情只能走走停停,不能消失,更不能長久緘漠。沒有激情相伴的愛情難以長久。可以寂謬不可以話了。相互間如果溝通都省下了,我想也就沒有什麼可以繼續了。留下的只是在一起的兩俱雕像,毫無生趣可言。這樣的愛情不要也罷。費時又費情。沒有人可以預測明天,所以只能把握今天。時間如手中沙。越想把它握抓住就流得越快。但時間同時也是海綿裡的水,只要擠就會有。關鍵是看人們怎麼把握這個度。怎麼看待它。可以的話,要適時的放開,適合的合攏。兩個人的愛情,就這樣的邊放邊開當中獲得情趣。珍惜該有的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這樣的愛情相揩白首了。醉裡挑燈看劍 |

(繼續閱讀)

201204231611漫溢的回憶

回憶在楓葉清晰的脈絡間綿延而出,暈染著“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的惆悵,隱約的聽見歲月滑翔的聲音,然後悄寂下來。石橋上那赭赤斑斑的圍欄和一襲嬌紅冉冉的輕綃,在一片淺黛色的記憶裡著一點嫣然欲滴的痕跡,教人揩抹不去。窗台上,一本久置的書本被吹得凌亂。然而這蕭瑟的秋風吹散的何止是這薄薄紙片,更是吹皺了記憶。心靈的羅盤因這褶皺找不到正確的定位,微淺的偏移著。它曾經指引著我們去看橫波流盼,翠黛含愁以及山水的旖旎,在那裡,我們以一顆寧靜淡泊的心靈與湖光山色相盤桓。偶爾的游神,霜空中的一聲雁唳,也收束起了我們的情思。多想再在江南的煙雨中漫步,著一襲秋衫單,閉上雙眼,聆聽雨滴與湖面接吻時的激越。撐一桿蘆蒿,任憑竹筏緩緩的在湖面上飄蕩,連同歲月也悠悠的自在。同裡小橋流水的雅致,在這清麗的雨後愈見清晰。傍水而居的人家,彼此接壤著,訴說著濃濃的鄉里情。像是一次次午夜夢迴,思念總被鎖錮在江南這片煙雨中。泰戈爾說:“我一路走來的世界,是由生活中的挫折,所滋潤”。的確,我們總會遇著那攔在半路的荊棘,有時膨脹的征服慾望會讓我們身體趔趄,然而退縮並不是我們腦海中迸發的詞彙。悲傷時,那些刻印在江南煙雨中的美好記憶呼之欲出,替你撥開惆悵的迷霧,還你一片明朗天空。風輕雲淡後,背上行囊,繼續前行。不管腳步走得多遠,江南的影像卻始終定格在那個雨絲飄灑的午後。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